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修者界起波澜(上)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修者界起波澜(上)

  陪了妻女一夜,第二天一早,方逸便被柏初夏督促着闭关静修。

  “大哥,当年你闯荡连云海域时,有没有杀过太古宗弟子?”

  临闭关前,方逸特意找来彭斌和龙旺达小魔王三人,有些事情需要先搞明白,否则日后彭斌在连云海域走动的时候,免不得会碰见仇家,以彭斌的脾气,说不定又会发生冲突。

  “太古宗?”彭斌闻言想了一下,说道:“我都没听过这个门派,不过当初那顾得了什么宗门,许多不知道什么来历的修者,也杀不过不少。”

  “好吧。”

  方逸对此也是无奈,不过就算当年真的杀过太古宗弟子,以彭斌目前金丹中期的修为,也大可以一句‘他们冲撞了我’之类的理由解释过去。

  毕竟彭斌进入连云海域也才几年的时间,按照常识来算,几年之前彭斌最少也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出手灭掉一些冒犯自己的低阶修者,也算不上什么过份的事情。

  不过以防万一,方逸还是决定等自己识海恢复以后,再介绍彭斌和沈百川等人认识。

  “小魔王,这段时间你抽空去趟太古宗,告知沈宗主,等我伤势恢复后再去拜访。”

  方逸还记得当初与沈百川的约定,若是三年未归,沈百川便会来金鳌岛接柏初夏和方方去太古宗,如今自己即将闭关修养,时间未知,还是先让小魔王到太古宗告知一声比较好。

  “老龙。”方逸又对龙旺达道:“这段时间,你去找影宗,多打听一下卫哥和元杰的消息,并持续关注一下,那哥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到现在都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

  “呵呵,这事咱们想一块儿去了。”

  龙旺达呵呵笑道:“我回来后不久,已经找了影宗去关注了他们两个的消息,不过由于目标修为太低,有不知道在什么位置,需要的时间久一些,大概三个月时间才能给回复。”

  “嗯,等有了消息,便让影宗关注一下,出了什么事情及时通知给咱们。”方逸最后说道:“我这次闭关,还不知要多久,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有我们在,兄弟你放心。”彭斌拍拍胸脯,笑道:“在这片海域,只有咱们欺负别人的份,不可能被人欺负到头上的。”

  身为金丹中期修者的彭斌有足够的底气说出这句话,因为就连布衣岛的那只妖王也只不过是妖王初期的修为,元婴老怪不露面,没人能奈何得了彭斌。

  “大哥,你行事悠着点,千万不要惹事。”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交代完所有事情,方逸在柏初夏的陪伴下进入了密室之中。

  看着两人相伴离去的身影,小魔王突然道:“彭老大,有没有想那位灵儿姑娘。”

  “找打……”彭斌挥手打去,却见小魔王已经瞬移离开。

  “初夏,委屈你了,我虽然身在金鳌岛,却也不能陪你。”密室之中,方逸抱了抱柏初夏,轻声说道。

  “总比你到处跑,让我担心强。”柏初夏佯作嗔怒道:“告诉你啊,这次养好伤,一定要好好陪陪我。”

  “放心,一定。”方逸承诺道。

  等柏初夏离开,方逸深吸口气,从钧天鼎之中取出所剩的紫灵丹、五神养魂丹以及神魄丹和魂花,全部吞服进入腹中,随后盘膝闭目坐好,默诵起道经来,那些道经,似乎已经印刻在脑海之中,根本无需刻意思考,便能够默诵出来。

  在修者界那座上清宫之中,方逸发现,自己背诵道经时更容易使心神安宁下来,效果甚至还要好于一些静心安神的丹药。

  时间不长,方逸的心神逐渐平静,六识竟在不知不觉间全部封闭,心神彻底沉寂下来,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无他,无我,无世间一切。

  就在方逸进入这种状态后不久,上清天枢院印从方逸头顶飘出,悬浮在空中,洒下淡淡金光笼罩着方逸。

  修者界,飘渺阁,飘渺殿中,正有三位半步元婴的修者围坐于一张巨大的三角形木桌周围。

  这三位修者,均是中年模样,长期居于高位自然形成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三人正是三大宗门的宗主,飘渺阁的郑秋,紫霄宫的连智,归元宗的覃修。

  三大宗门的太上长老本就不问世事,一心修行,想要突破元婴境界的桎梏,到达下一个层次,只不过魔道修者太过猖獗,才引得几位元婴修者出手,现在这些魔道修者偃旗息鼓,这些太上长老们便又闭门修行,将这些俗事交给各宗宗主处理。

  居于正位的凌霄阁宗主郑秋道:“两位师兄,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归根结底,这件事情还要追溯到玉泉宗一案。”覃修说道:“当初月华宗处理此事的两名长老我已召见过两次,他们所说应该不假。”

  月华宗处于归元宗管辖范围,玉泉宗一事后,朱寿和江镇山将整理好的调查结果上报给了归元宗,起初这件事情并没引起归元宗关注,覃修也只是看过后便放到了一边,两个金丹修者的死算不得什么,从朱寿和江镇山上报的情况来看,也大概能判断出此事十有八九便是吴天宝设下的圈套,否则不可能两位金丹修者同时自爆。

  玉泉宗大殿被炸个粉碎,半个山峰被夷为平地,这种威力可不是一位金丹中期修者自爆所能达到的,综合来看,定是吴天宝和周兴同时自爆了金丹。

  这两人一死,再想探究事情真相已经不可能,覃修本以为这件事情便就此过去了,可没想到,事情过去不久,修者界便有了流言,说是道门传人仗着自己和身边同伴的修为实力,一言不合便斩杀了玉泉宗两位宗主,之后更是出手威胁月华宗两位金丹中期长老帮他们遮掩事实真相。

  这些消息一起,数十个中小宗门共同出面,要求三大宗门彻查此事,还玉泉宗一个公道。

  当然,还有一个版本的流言也同时传开,那便是吴天宝设下圈套欲要诛杀道门传人,结果阴谋被戳穿,自知不敌彭斌的情况下选择了自爆金丹,想要与那位道门传人同归于尽。

  两种流言在修者界迅速传播,而就在此期间,有修者打探到了,道门传人和他几位同伴已经通过跨界传送阵回到了世俗界。

  这一发现,立刻让诸多修者争论起来,倾向于是方逸主动斩杀吴天宝的修者们认为方逸是自知理亏,不敢继续留在修者界。

  也有倾向于吴天宝设下圈套想要坑杀方逸等人的,则是认为道门传人为修者界出工出力,落得被修者界设套谋杀的下场,已然是寒了心,这才回到世俗界之中。

  郑秋、连智以及覃修这三位宗主,起初对这些流言也并未重视,后来则是愈演愈烈,逐渐分化成了两派,三大宗门这才想要出面干涉,但是两边修者各执一词,均不肯退让。

  覃修先后两次召见朱寿和江镇山,从两次问话的对比来看,各处细节都没有什么误差,从而基本确定朱寿和江镇山两人所言属实,而从两人的描述中,彭斌所说的证据,竟也颇让覃修认同,因此在覃修看来,玉泉宗一事,肯定是吴天宝在搞鬼。

  “事发后,我这里还收到了昊天宗赵宗主的禀报。”

  覃修拿出一张信件,说道:“赵宗主上报细节中,倒是有一处细节和朱寿江镇山两人的奏报相吻合,那位吴天宝,的确是在昊天宗之中待了半月之久,确实有些蹊跷。”

  “我也询问过天元宗的徐元。”郑秋点了点头,道:“据徐元所说,当初还是方逸等人主动参与到古月宗一役之中,从几人的言谈举止看,那几人也不像是一言不合便会动手杀人的性情。”

  “天元宗金丹修者近二十位,更有一位元婴境界的前辈,他们就算有那个性情也要收敛。”

  连智有些不满的说道:“要我说,你们也太把那位道门传人当回事了,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筑基中期修者,你们还真指望他能够对抗魔道修者不成?”

  “可魔道修者那座据点你怎么解释?”郑秋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也多次围剿,甚至元婴前辈出手,也没有找到魔道修者任何一处据点,甚至都没办法阻止对方摧毁传送阵。”

  “可那位道门传人和他那两个朋友,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成功阻止了对方摧毁传送阵,更是在那处据点拼死守到了三位元婴前辈的到来,一举摧毁了那处据点,整个修者界才能够得以喘息。”

  “也可能只是巧合罢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的确算是大功劳。”连智道:“不过也不能因此就断定他们不是凶手,依我看,还是应该派人前往世俗界,将这几人请来详细询问。”

  “我量那彭斌也不敢拿对付朱寿江镇山那套说辞来糊弄我们,咱们身为三大宗门宗主,有必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去世俗界?谁去?”覃修白了连智一眼:“让你去,你敢去吗?”

  想当年,正林真人有言在先,任何人不得去世俗界惹是生非,如有违者,杀无赦。

  也许他们敢对方逸这个道门传人有所不满,却绝不敢忤逆正林真人丝毫,就算如方逸所说,正林真人如今身在雷海深处无法出来,这些人也不敢试探这位正林真人的底线,真若是惹恼了正林真人,怕是三大宗门加起来也承受不起正林真人的怒火。

  “这……”

  连智脸色有些不自然,道:“难道就任由这些流言祸害整个修者界不成?照此下去,我看不用魔道修者,甚至不用十万大山中的妖兽,要不了多久我们内部自己就要打杀起来。”

  连智所言也不是危言耸听,据他们了解,已经有部分修者因此事争吵动起手来,只不过双方并未动了真火,及时收手,并没有造成伤亡。

  “昊天宗赵宗主的奏报之中,说方逸神识受损,毕竟是道门传人,我们这个时候去打扰,的确有些不妥。”覃修苦笑了一声,说道:“另外,两位师兄有没有想过,区区两个金丹修者身死,怎么会引起如此大动静?”

  “我看主要原因不是死了两个金丹修者,而是因为涉及到了道门传人。”郑秋道:“我也在怀疑,是否有什么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这样吧。”连智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各自暗中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在其中搞鬼。”

  “另外。”覃修补充了一句,“也吩咐各大宗门,让他们压一压,咱们也公布一下比武大会的奖励,适当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

  “好。”郑秋道:“通往世俗界的那几处跨界传送阵也要严密盯防了,实在不行,可以暂时单向封闭,免得有人借此机会去世俗界生事。”

  对于玉泉宗一事,三大宗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暂时将此事压制下去,再去暗中调查,并且尽量转移这些修者们的注意力,希望以时间淡化这件事情的影响。

  “回禀左使大人。”

  修者界边缘那处被挖空的荒山之中,那位魔道修者属下单膝跪地,恭敬道:“经过这段时间的打探,已经确认,那位道门传人来自一处叫做地球的世俗界,修者界之中,总共有十三处跨界传送阵可以通往地球。”

  “另外,百年前,上一任道门传人解决了兽潮之后,曾明令禁止,任何修者不得在世俗界惹出是非,否则杀无赦。”

  偷眼看看面无表情的左使大人,那位属下继续道:“属下猜测,那处世俗界,应该是有些秘密。”

  “通往世俗界的传送阵,始终被人看守着,如今更是换了三大宗门的人,就算知道有秘密又怎样?贸然派人过去,只会损失些棋子罢了。”

  左使道:“玉泉宗一事,适当的可以让那些棋子们闹大一些了。”

  “是,左使大人。”那属下应道:“还有一事,已经尊左使大人吩咐,单独开辟出了方圆千里的凡俗世界,已经将近半凡人安置于其中,使他们恢复了神志繁衍生息。”

  “很好,想办法鼓励他们多多生育。”左使大人道:“既然他们将凡人国度全都保护起来,那我们就自己创造一个凡人国度好了。”

  “九九灭绝大阵的进度如何?”左使大人问道。

  “回左使大人,正在布置第十五座阵法。”

  “第十五座……”左使大人道:“尽量让他们的矛盾激烈一些,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大阵的布置要加快了。”

  “是,左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