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玉泉河水

  玉泉宗建立在玉泉山脉,其中有一条玉泉河,河水呈现出一种淡淡绿色,却是异常通透清澈,口感甘甜。

  普通凡人喝了可延年益寿,祛病除灾,若是以此水冲泡灵茶、酿制灵酒,更是功效非凡,玉泉宗丈之酿造灵酒售卖,也成了宗门重要的收入来源。

  “这……”想不到此番来辞行,竟还能碰到这样一位前来邀请去做客的修者,让方逸也有些为难。

  有心要拒绝,可听赵宗主说,这位吴宗主已经在此等候了半个月,若是就此拒绝,也太过不近人情了,可若是答应,又不知道会耗费多少时间。

  似乎是看出了方逸的纠结,吴天宝道:“方师弟放心,此来,只是请几位道友品茶,顺便认一下我玉泉宗的山门,不会耽搁几位道友太多的时间,此前,我已经为几位道友准备好了洞天福地,便算做是报答几位道友使我玉泉宗免于被魔道修者骚扰的谢礼。”

  见方逸要说什么,吴天宝连忙摆手道:“我知道就连三大宗门都为方师弟你准备了洞天福地,和三大宗门想必,玉泉宗的确不值一提,不过玉泉宗怎么也要表示一下谢意,无论几位道友去或者不去,那几处洞天福地始终都会为几位道友保留。”

  “吴师叔,好歹方师弟是我昊天宗的客人,您这是不是有些喧宾夺主了?”

  赵宗主略微无奈,作为晚辈,本不该打扰吴天宝,可眼睁睁看着吴天宝就要把方逸等人给带走,赵宗主却是有些心急了,他还想问问方逸等人是否见到了诸葛老人,更想知道诸葛老人对于自己背弃信约是个什么态度,这件事情没弄清楚前,赵宗主的心头总似笼罩了一层阴影。

  “哈哈,是我太心急了。”对于赵宗主的无理打断,吴天宝倒也不恼,身子闪开半边,将位置让给了赵宗主。

  “你们可见到了诸葛老人?”赵宗主神识传音问道。

  “赵宗主,此来也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不如……”见赵宗主提及诸葛老人,方逸有意避开吴天宝,虽说可以通过神识传音交流,但吴天宝在旁,难免会有些猜忌,不如找个房间细说。

  “瞧我这脑子。”赵宗主一拍脑门道:“哪有让客人在山门处说话的。”又对吴天宝道:“吴师叔,您先稍后,我先为方师弟等人安排一下。”

  “也好。”吴天宝点了点头,说道:“本来就不该让几位道友在这里说话。”

  将方逸等人让进了之前几人住过的房间,方逸随手布置好隔绝神识和声音的阵法,对赵宗主道:“我们已经见过了诸葛老先生,赵宗主也不必担心,诸葛老先生并没有计较你背弃信约一事,早在三年前告知赵宗主我便是道门传人身份的时候,便已经算到赵师兄你会说出这件事情的。”

  “那就好,那就好。”赵宗主长出一口气,心中的确是怕惹到这位老爷子,如今听方逸如此说,也算是放下心来。

  “这么说,方师弟已经找到了道门所在,得到了道门传承?”赵宗主听闻方逸等人已经见过了诸葛老人,顿时眼睛一亮。

  “道门所在倒是找到了。”方逸摇摇头道:“不过道门传承却是还没有找到。”

  对于赵宗主,方逸也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述了一遍。

  “方师弟是打算先回世俗界?”赵宗主皱眉问道,在他看来,寻找道门传承才是当务之急,什么儿女情长都可以抛诸脑后。

  “实在是记挂妻女,让赵师兄见笑了。”

  方逸善于察言观色,又怎能不知道赵宗主心中所想,不过方逸却并不在意他如何想,继续说道:“反正宗门已经找到,等心中有了思路,随时都可过来寻找线索。”

  “方师弟所言也有道理,死守在那,也未必就有收获。”赵宗主点头,又问道:“吴宗主那边,你们打算如何答复?”

  “正要请教赵师兄。”说起那位吴宗主,方逸问道:“不知这玉泉宗距离昊天宗有多远,既然已经决定回去,我也不想再多逗留,以免节外生枝,惹出更多事情。”

  “只不过这位吴宗主,在昊天宗等候半月之久,言辞之间又颇为客气,若是断然拒绝,倒显得我们不近人情。”方逸道:“所以我想,若是耽搁不了太长时间,去一趟也无妨。”

  “距离倒是不近。”赵宗主笑道:“不过因我与你的交情,这位赵宗主直接在昊天宗建立了传送阵,并言明,若有麻烦,随时可以请玉泉宗帮忙。”

  对此,赵宗主脸上颇有得色,心中则是有些感慨,幸好当年有诸葛老人指点,让他尽量交好方逸,对于昊天宗这等小宗门而言,能得到中等宗门鼎力相助,算是莫大的福缘了,这一切,都要拜方逸所赐,更不要说方逸还亲手为昊天宗改造了阵法。

  现如今,若是方逸肯应邀前往玉泉宗一坐,也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日后两宗之间的关系必然会更加亲近。

  “那咱们便去一趟?”方逸看向彭斌和小魔王,征求两人意见。

  “我看行,听说玉泉宗的灵酒不错。”小魔王道:“咱们给了他面子,讨要些灵酒不算过份吧。”

  “对此,我倒是也有所耳闻,既然有现成的传送阵,走上一遭也无妨。”彭斌道。

  “既然如此,咱们也别再耽搁,这便随吴宗主去一趟。”方逸道:“至于灵酒,咱们自己花灵石照价买就行了,用不着讨要。”

  赵宗主又领了方逸等人来宗门正殿见吴天宝,方逸上前一步道:“承蒙吴宗主盛情邀请,晚辈便却之不恭了,只不过的确还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还望吴宗主见谅。”

  “哈哈,方师弟愿意前往,便是玉泉宗之荣幸,自不会多耽搁方师弟的时间。”吴天宝见方逸答应下来,自是欣喜,领着方逸等人来到了建立好的传送阵前,赵宗主一路相送。

  “赵宗主,这半月来,多有叨扰了。”吴天宝向赵宗主象征性客气一句,便开启传送阵,四人身影瞬间消失。

  再次出现时,周围一片郁郁葱葱,空气之中都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甜味,一呼一吸之间,都让人觉得身心舒畅。

  “这淡甜味便是玉泉河水的味道。”吴天宝向方逸等人介绍道:“也就是玉泉河水有限,否则,我们玉泉宗可占不了这块宝地。”

  这条玉泉河,宽约十丈,长近三十里,以无根之水为源,最终汇入一片人工湖泊,这人工湖泊仅仅比玉泉河岸低了两米,只有河水的水位高于湖泊的堤岸时,河水才会流入湖泊。

  吴天宝带着方逸等人在空中飞行,向方逸等人介绍道:“玉泉宗日常酿造灵酒、冲泡灵茶,都是从湖中取水,今日方师弟亲自登门,我已命弟子去取一些河水过来。”

  “吴宗主有心了。”方逸客气道。

  所谓无根之水,便是雨水,雨水自然不会有什么功效,这玉泉河水的种种功效,想必也是因玉泉河底有什么特殊矿物所致,也就是说,越接近河底的河水,功效越佳,而汇入人工湖泊中的水,则是最表面一层,功效自然最差。

  专门吩咐弟子去河中取水,这位吴宗主也的确是用心了。

  越过玉泉河,便见前方山峰建立着一座大殿,吴天宝继续介绍道:“那便是玉泉宗的正殿了,诸位道友随我来。”

  随吴天宝降落到大殿前,殿前还有一位金丹初期修者正在等候,这位金丹初期修者身形矮小干瘦,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这人叫做周兴,玉泉宗的副宗主。

  周兴见到方逸等人,连忙上前两步,先是略微躬身向彭斌道:“周兴见过彭师兄。”然后又对方逸道:“想必这位便是道门传人了吧。”

  方逸三人很好辨认,凭修为便能轻易分辨,简单客气两句,将三人让进了正厅落座。

  “听闻,玉泉宗的灵酒也算是修者界的一绝。”落座后,彭斌开口道:“不知道玉泉宗的灵酒是个什么价格?”

  小魔王的修为相对低一些,又没有方逸那道门传人的身份,询问价格这种事,彭斌更为合适。

  “呵呵,我们玉泉宗的灵酒可以不便宜。”吴天宝道:“十块中品灵石一壶,不满三位道友,灵酒的利润,也是我们玉泉宗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的确不便宜。”方逸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在连云海域,能卖上十块中品灵石一壶的灵酒也不多见。

  “当然,那只是我们对外出售的灵酒。”

  吴天宝道一招手,顿时有门下弟子拎了十只酒坛过来,放到方逸等人身前道:“还有这种,以玉泉河底之水酿造而成,并不对外售卖,只每年供奉给三大宗门几位太上长老,今日有幸请到方师弟登门,特为几位道友准备了些。”

  小魔王听说这些酒水只供应给元婴修者后,立刻眼巴巴的盯着那十只酒坛,口水都快要留下来,恨不得立刻打开一坛喝掉,不过还是看看方逸,等方逸决定。

  “这如何使得。”

  方逸闻言连连摆手,按照吴天宝所说,这种酒只供奉给三大宗门的几位元婴修者,如今却拿了十坛给他们,顿时让方逸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想要以灵石购买,可人家说这酒根本就不对外卖,自然也就没有价格。

  方逸刚要拒绝,却见吴天宝道:“若不是方师弟探查到魔道修者据点,安有我们的好日子过,终有一天也会被那些魔道修者欺上门来,到时候损失的又何止这些酒水,一点点心意,方师弟就不要推辞了。

  “那便多谢吴宗主了。”方逸见小魔王的眼睛似乎都要瞪到那酒坛之中,也就不再拒绝,谢过后伸手一扫,便收在了储物袋之中。

  这时候,去玉泉河打水的弟子也已返回,手中拎着两个大木桶便进了正殿,将两个木桶放到了青石地面上。

  吴天宝取来三只青竹制成的杯子,分别倒入玉泉河水递给方逸三人道:“三位道友可以先品尝一下清水,我这就命人将水烧开,玉泉河水,以慢火烧开效果最佳,灵茶已经备好,还请稍带片刻。”

  “多谢。”方逸三人接过青竹杯,顿觉一股香甜气息扑鼻而来,一口饮下,甘甜清香进入口中,流入体内,滋润腑脏,这一杯玉泉河水,若是给世俗界中人饮下,怕是可以延寿十年。

  “的确是好东西。”方逸赞叹道:“玉泉宗还真是占了一块宝地。”

  没多久,有弟子拎了烧开的水进来,吴天宝亲自冲泡了一壶灵茶,屏退门下弟子,待方逸等人将杯中冷水饮尽,又亲手为三人斟上热茶。

  顿时,一股茶香混合着甘甜味道散发出来,沁人心脾,三人各自端起茶杯,吹拂一下,送到嘴边轻抿一口,一点茶水进入五脏六腑,方逸只觉得神魂都跟着愉悦起来。

  不过只是片刻,方逸便察觉到了不对,那股愉悦感似乎有一种停不下来的感觉,神识都有些疏于防范,方逸连忙驱使天星净火,将那点茶水焚烧干净。

  “大哥,小魔王,这茶水有问题。”

  方逸察觉到不对的同时,立刻传音给彭斌和小魔王,彭斌刚刚喝下茶水,还没等药性发作,方逸的声音便已经在彭斌的识海中炸响,小魔王倒是没事,茶水入肚,便立刻被净化。

  “大哥,小魔王,不要做声。”

  这时候方逸一拍彭斌的肩膀,一丝天星净火已经潜入到了彭斌体内,笑着对吴天宝说道:“这趟玉泉宗咱们还真是来对了,有幸品到这灵茶,还要感谢吴宗主,咱们便以茶代酒,满饮此杯。”

  彭斌其实还没有感受到茶毒发作的异样,但是那丝天星净火进入自己体内,立刻便焚烧了那点茶水,也让他立刻意识到了问题,彭斌知道,天星净火专门克制一切邪祟,普通的东西,也没那么快被它焚烧干净。

  见方逸如此,彭斌自是配合,和小魔王一同举杯向吴天宝道:“多谢吴宗主了。”

  说罢,三人当真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