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玉泉宗主

  然而一天的时间过去,方逸也没有发现上清天枢院印离体的情况,更不要说被什么金光笼罩了,那些道经似乎失去了之前神奇的作用,再没有任何异像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彭斌始终在一旁看着,问道:“方逸,你和之前背诵道经时感觉有何不同?”

  “也没有什么不同。”方逸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是我之前心无旁骛,背诵道经时心神彻底沉寂下来。”

  这一次背诵道经时,方逸的心神虽然同样静如止水,但却是留了一丝神识观察着自身情况,并没有能将心神全都沉浸进去。

  “你现在还能不能再次进入之前那种状态?”彭斌问道。

  “应该可以,我试试。”

  方逸再次盘膝闭目静坐,沉下心神,背诵道经,只不过,识海之中有个意念始终在干扰着方逸,总是试图去感知周围的种种变化,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完全沉寂下来的感觉。

  又几个时辰过去,方逸睁开双眼,摇头道:“不行,心神沉寂不下去,总是试图去感知自身的变化。”

  “算了,你刚刚知晓此事,难免心重,过两天可能会好些。”彭斌开口说道:“我先跟你说说修者界的情况。”

  “修者界能有什么情况。”方逸还没有意识到端掉一座魔道修者的源地会有多大的影响。

  “现在修者界几乎没有了魔道修者的踪迹。”

  彭斌有些兴奋的说道:“虽然各个宗门偶尔也有零星战斗,但基本上都是修者界的修者发现了魔道修者踪迹引发的战斗,这些天来,再没听说过有魔道修者主动杀上门的事情。”

  “哦?”方逸略感意外,笑道:“看来还真如诸葛老人所说,没有了种子来源,那些魔道修者也吝啬起来,不舍得再大量消耗了。”

  之前那些魔道修者动辄便是出动几十位筑基期修者,古月宗一战,更是派出了数百位筑基期和金丹期的修者,现如今没了种子来源,那些魔道修者干脆偃旗息鼓,整个修者界都平静下来。

  不过,从诸葛老人的话语中,方逸也可以肯定,那些魔道修者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只是不知道会蛰伏多久。

  “另外,三大宗门可是将这功劳大半都推给了你。”

  彭斌道:“发现魔道修者传送阵,甘愿冒险深入魔道修者腹地,身负重伤支撑到三大宗门的元婴修者赶到,一举摧毁了魔道修者的重要据点,直接导致魔道修者损失惨重,对修者界的种种计划被破放弃,使得修者界无数宗门有了喘息之机。”

  彭斌摇头啧啧叹道:“在三大宗门有意宣传之下,你都快成修者界的救世主了。”

  “不过你这道门传人的名头的确好用。”彭斌接着道:“我出去这几天听到的都是在说,有道门传人在,就不怕魔道修者兴风作浪。”

  “看来这道门传人还真是深入人心。”

  方逸苦笑了一声,说道:“自家人知自家事,那些魔道修者,甚至是金丹后期的修者也可以为了保守机密自爆金丹而死,由此可见,魔道修者的领袖,大概率也得是元婴境界的修为,对抗元婴修者,至少现在,我是想都不敢想。”

  方逸如今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即便有把握在将来渡过金丹大劫,却也没有对抗元婴修者的底气,尤其在观看过刘宗儒出手之后,更是对于元婴修者操纵空间的手段深深忌惮,那种差距,不是靠招式威力能够弥补的。

  等方逸步入元婴境界?那不知道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了,他能够等得起,就是不知道那些魔道修者能不能等得起。

  “另外还有件事情。”

  彭斌说道:“三大宗门为了提升修者界的普遍实力,正在联手组织一场比武大会,从炼气初期开始,一直到金丹中期,每一个小境界都会分出一组,最终成绩优异的,都能够得到丰厚的奖励,并且,这比武大会,每隔三年,都会举办一次。”

  “三大宗门还想出这种东西?”对此,方逸颇感惊讶,道:“看来魔道修者的出现,也让他们有了危机感。”

  三大宗门作为修者界领袖,无论修炼资源还是修炼功法,都远远超出修者界其他宗门,即便如天元宗那等大宗门也相差甚远,便是这种差距,使得三大宗门一直高高在上,无法被超越。

  如今,魔道修者的出现,让三大宗门开始意识到,只有修者界的普遍实力整体提升,才能够更好的对抗魔道修者,因此才肯拿出各种资源作为比武大会的奖励。

  一来可以培养那些优秀的修者,二来,也可以激励修者界的修者们更加努力修炼,如此一来,数十年或者数百年后,修者界的整体实力必然会大幅提升。

  很显然,三大宗门也知道那些魔道修者的蛰伏是暂时的,终有一日会反扑回来,而且也并没有如修者界诸多小宗门那般,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这个道门传人身上。

  “有没有兴趣参加?”彭斌面带笑意的说道:“以你和小魔王的实力,同级修为怕是没有对手。”

  “我就不参加了。”

  方逸摇头说道:“有白帝庚金剑法和公孙正前辈的阵道,我自己还能够炼制修炼所需的丹药,无论功法还是资源都不缺,现在唯一缺的便是道门的传承了,三大宗门可给不了我。”

  “那倒是。”彭斌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待在这里闷不闷,要不要出去走走?”

  方逸站在院中环顾这座道观,笑道:“出去走走就算了,和小魔王约定了一个月,剩余的时间我还是想待在上清宫。”

  “方逸,修行一途,也要有张有弛。”彭斌道:“我知道你急于找到道门传承,但有些时候,欲速则不达……”

  方逸却是抬手打断了还要继续往下说的彭斌,哭笑不得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学会讲这些大道理了?我待在这里已经觉得身心舒畅了,又何必出去走走,说不定还要惹些麻烦。”

  “好吧,我这不是怕你急功近利,走火入魔嘛。”彭斌一脸的尴尬笑了起来,他往日里行事向来都是肆无忌惮,还真没劝解过人什么。

  接下来十几天,彭斌每修炼几天,便会出去走走,探听一下修者界的消息,方逸则有时静心修炼,有时背诵道经。

  可由于彭斌所说的异象总萦绕方逸心头,令他始终有想要探寻的念头,却是始终无法再达到之前那种心无旁骛,彻底沉寂的状态,神识也没有再快速增长过。

  这种情况和之前神识爆发式增长相比较,也让方逸确信了彭斌所说的异象,说不定,道门传承便隐藏在这异象之中。

  一个月将近,小魔王准时回到了道观之中,从其意气风发的表情来看,方逸和彭斌便猜到了小魔王此行定是有不小的收获。

  “小魔王,看你这表情,定是有什么大收获吧。”彭斌上下打量了一番小魔王。说道:“看你外表和之前也没什么区别,还是筑基后期的修为,神识也没有什么增长。”

  “切,谁说非得是修为增加才算收获?”小魔王不屑道:“你们可知道雷海的秘密?”

  “你探寻到了雷海的秘密?”彭斌和方逸同时开口问道,小魔王若是真的探寻到了雷海的秘密,那还真是一个大发现。

  “你们看这个。”小魔王张口一吐,顿时,一大一小两颗雷灵珠碎片出现在空中:“小的那颗,是从无人岛上获得的,被我炼化了一些,大的那颗,是我刚刚从雷海之中获得的。”

  “我也是猜测。”小魔王继续道:“这无尽雷海,可能正是因大量的雷灵珠碎片存在才形成。”

  “那你岂不是发达了?”彭斌瞪大了眼睛,说道:“那么小一颗雷灵珠碎片便有如此威力,若是你多多收集雷灵珠碎片,形成如雷海深处那种级别的雷电,便是元婴老怪都不是你的对手吧。”

  “不行。”

  小魔王摇了摇头,说道:“目前来说,我还没有能力吸收炼化太多的雷灵珠碎片,而且我在收取这颗雷灵珠碎片时,冥冥之中有种感应,若是收取多了,怕是会影响整个世界,到时候天道都会对我出手。”

  小魔王现在想想还有些心悸,那种感觉异常玄妙,没有明确的语言,却是能够清晰感受到天道的威胁,那种感受,可要比面对元婴修者还要恐怖的多。

  “那你现在的雷电领域,威力有没有增加?”方逸问道。

  “那当然。”小魔王鼻子一翘,摆出一脸骄傲的样子,说道:“给你们感受一下。”

  小魔王说着,眼神之中闪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就听见‘喀拉’一声,一道如小树般粗细的紫色雷电凭空出现,一闪而没。

  方逸和彭斌对望一眼,均是有些震惊,这道闪电,怕是筑基后期修者被劈中都要重伤,两道闪电,足矣灭杀一位筑基后期修者了。

  只是多了一块碎片,而且还没有真正炼化,威力便提升到如此地步,若是小魔王将两块碎片全部炼化,那雷电威力怕是足矣威胁到金丹修者了。

  方逸和彭斌有所不知,小魔王此番在雷海之中,以天雷珠吸收了大量的雷电反补自身,原本那块雷灵珠的碎片又炼化了不少,这才导致雷电领域威力的大幅提升,要不是感觉到目前身体已经接近饱和状态,小魔王怕是还要让方逸再等上一段时间才肯回来。

  “还没完。”

  小魔王嘴角上翘,突然道观的院子之中被一道道大拇指粗细般的紫色雷电笼罩起来,就连其中的方逸和彭斌也未能幸免,彭斌还好,金丹中期的修为倒是不惧这些雷电,方逸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雷电领域劈的有些麻木。

  “厉害……”方逸身躯一震,镇散了周围的道道雷蛇,道:“连我都觉得身躯有些麻痹,这么大范围的雷电领域,都足以影响到半步金丹修者了。”

  “两颗雷灵珠碎片叠加起来的威力,的确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小魔王道:“可惜想要全部炼化,至少也要渡过妖丹大劫,晋级到妖王境界才行。”

  “你就知足吧,修者界之中,也有不少修炼雷法的修者,也没听说过谁取得过雷灵珠碎片。”方逸叹了口气,说道:“一月期限已到,魔道修者们也消停下来,我们去昊天宗和赵宗主告个别,顺别借助他们的传送阵回去吧。”

  “道门传承找到没有?”小魔王问道。

  方逸摇摇头道:“没有,不过也不用太急,道门就在这里,想来,随时都可以,不过也该回去了。”

  虽然还没有找到道门传承,但起码找到了道门,也将宗门修缮一新,没什么遗憾了,心中更加思念妻女,归心似箭。

  上清宫距离昊天宗近五万里,相对于庞大的修者界来说,这点距离算不上远。

  彭斌方逸三人也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便赶到了昊天宗,此时昊天宗也换了一副景象,门下弟子各司其职,灵石矿脉开采,灵田药圃的种植收获都有条不紊,有些弟子,为了即将到来的比武大会更是进入十万大山历练。

  这一次再来,却是赵宗主亲自出来迎接,同时出来的,还有一位中年修者,彭斌神识扫过,便知道对方也是金丹中期的修为。

  “哈哈,方师弟不愧是道门传人,仅仅筑基中期修为便为修者界立下这等大功,赵某实在佩服的五体投地。”

  赵宗主见到方逸等人,立刻热情道:“来,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吴天宝吴师叔,玉泉宗宗主,听闻我与方师弟有些交情,半月前便特意来到昊天宗等候,想要见方师弟你一面。”

  “有劳吴前辈久等了。”见对方金丹中期修为,方逸也没自持道门传人的身份,躬身行晚辈礼。

  吴天宝连忙扶起方逸道:“方师弟客气了,我们宗门能够免于魔道修者骚扰,还是多亏了方师弟你,再说,古月宗一战之中,方师弟便展露了可以诛杀金丹初期修者的实力,不管他人,你我平辈论交即可。”

  “这位想必便是彭师兄吧,古月宗山门前一战,彭师兄也是声名远播。”

  吴天宝向彭斌拱手,随后又面向小魔王道:“这位想必便是方雷道友了,筑基后期修为,便能以雷法干扰诸多同级修为的魔道修者,如此才俊,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吴天宝将三人夸了一遍,随后道:“吴某此番前来,是想邀请三位到我玉泉宗一坐,品一品由玉泉河水泡制的灵茶,还望三位赏脸。”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