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阵法改造

  最近一段时间,修者界到处都在爆发着魔道修者引起的小规模战斗,虽然大多都是针对有金丹期修者的宗门,还未波及到昊天宗这样的小宗门,但已是搅得人心惶惶,甚至已经有些低阶修者逃回了世俗界。

  昊天宗也不例外,现如今,还留在修者界的门下弟子们大多也都待在山门内,很少再有弟子敢在外走动,见这现状,赵宗主最终无奈决定,开启宗门防御阵法,让门下弟子们在宗门内部安心修炼。

  “赵师兄,有句话你可能不太爱听,就刚才那座防御阵法,莫说是那些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就算是我,想要破开也不难。”

  听完赵宗主的解释,方逸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就凭这种防御阵法,别说防御金丹期修者了,连一些厉害点的筑基后期修者怕是都能硬闯进来。

  这话说出来虽然不中听,不过也算是方逸给赵宗主提个醒,刚才被阵法阻拦住的时候方逸便用神识探查过,那防御阵法的强度实在不敢恭维,几个筑基后期修者联手便能够轻易破开。

  “我又何尝不知道。”

  赵宗主摆了摆手,苦笑着说道:“这座阵法,最主要的作用还是安稳人心,昊天宗宗门内部,还有一座高阶防御阵法,能抵御寻常金丹初期修者的攻击,不过要时刻开启着,太过消耗灵石了。”

  这座外围的防御阵法,保持开启状态,每天也就消耗十几块中品灵石,但是宗门内部那座高阶防御阵法,若是保持开启状态,每天就要消耗几十块上品灵石,两者之间的消耗几乎相差了百倍。

  对于昊天宗的积蓄来说,维持最外层的护宗大阵还能够勉强支撑,但若是内部那座高阶防御阵法,怕是掏空昊天宗的家底,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赵宗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原来消耗这么大。”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道:“安稳人心,倒是够了,不过就算是那座高阶防御阵法,若只能抵挡金丹初期修者的攻击,面对那些魔道修者怕是也没什么用,我见过那些魔道修者,其中不乏金丹中期的修者。”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些魔道修者,对我们这种小宗门根本不放在心上了。”

  赵宗主无奈的说道,这种将自身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要不是宗门难舍,赵宗主都想带着宗门中人躲入到世俗界去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有这种想法是不对的,真要被他们占领了大半的修者界,怕是谁都不好过。”

  “要不这样吧。”方逸想了一下,,说道:“方某略通阵法,若是赵师兄信得过,可以带我参观下贵宗阵法,说不定可以帮贵宗改善一下你们的防御法阵。”

  “哦?”赵宗主闻言倒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说道:“想不到方师弟还精通阵法,方师弟若是愿意帮忙,赵某感激不尽。”

  对于方逸所说,赵宗主丝毫都没有怀疑,在他想来,有正林真人指点,哪怕只学到一点皮毛,也要比修者界那些所谓的阵法大师们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了。

  “好,事不宜迟,还请赵师兄带路。”方逸做了个手势。

  “方逸,你不先问问赵宗主关于道门的事情吗?”彭斌之前还以为方逸是想以改造阵法为由头,问出道门之事,但眼见方逸提都不提此事,忍不住在旁开口问道。

  提到道门,赵宗主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尴尬之色。

  “无妨,待布置好阵法再说。”赵宗主瞬间变化的脸色并没有逃过方逸的眼睛,但是事关昊天宗生死存亡,方逸也不想以此事相要挟,还是决定先帮昊天宗改造一下阵法再行询问。

  “来人,带这几位道友前去休息。”

  赵宗主令人带了彭斌三人去客房休息,自己带着方逸查看宗门阵法,宗门防御阵法对一个宗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赵宗主信得过方逸这个道门传人,但对其余三人却是没有那么相信了。

  “宗门内部的防御阵法,笼罩了昊天宗核心区域,总共刻画了三十六幅阵图,每一幅阵图由两块上品灵石提供能量。”

  赵宗主带着方逸来到一处院墙边缘,指着墙壁中一块刻画着阵图的玉石说道:“这便是其中之一,这个法阵是当年我请的阵法大师布置出来的。”

  “阵法大师,布置的这么粗糙?”方逸看那阵图,与公孙正阵道中记载的诸多防御阵法相比,显得的太过简单了,很多地方都可以做出改动。

  “这样刻画阵图,简直就是在浪费灵石。”方逸心中评判,继续跟随赵宗主去看下一幅阵图,没用太多时间,便将三十六幅阵图看完。

  “外面的护宗大阵我也看看吧。”方逸看完了这三十六幅阵图,心中已经有了些想法。

  “好,好,有劳方师弟了。”见方逸还要再看护宗大阵,赵宗主连说两个好字,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昊天宗的护宗大阵,笼罩了整个山门,总共刻画了一百零八副阵图,每一幅阵图都由一块中品灵石提供能量,相比起来,方逸倒是觉得这座护宗大阵的阵图更为精细一些,对于灵石的消耗也更加合理。

  想来,为昊天宗布置这两座阵法的阵法师并不怎么高明,只对对一些低阶阵法的应用很熟悉罢了,完全配不上阵法大师这个称呼。

  “我们回宗门厅堂商议吧。”方逸观看完所有阵图,心中大致已经有了改造的方案。

  两人回到厅堂之中,方逸道:“赵师兄,恕我直言,贵宗的护宗大阵其实还好,稍加改造,也不用浪费更多的灵石,便可抵御筑基后期修者,而至于宗门核心的那座高阶防御阵法……”

  方逸顿了顿说道:“那高阶防御阵法在我看来,就是一无是处,还是重新布置的好。”

  “一无是处?”赵宗主脸上略有惊讶之色:“不至于吧,那还是我花了两百块上品灵石,专门请了尉迟大师亲手布置的。”

  赵宗主口中的这位尉迟大师,在诸多如昊天宗这种规模的小宗门中颇有名气,许多宗门布置阵法都是请这位尉迟大师出手,这百年来,倒也没听说过有哪座宗门对尉迟大师布置的阵法不满,因此听道方逸这句‘一无是处’的评价,赵宗主心里还是有些不满的。

  “如果我所料不错,就算那座阵法开启,也只能挡住金丹初期修者一时半刻,若是有几位金丹初期修者一同出手,那阵法怕是瞬间便会破碎。”方逸笑吟吟看着赵宗主道:“我倒是通晓几种防御阵法,就是不知道昊天宗家底如何。”

  “昊天宗这些年的积累,倒是有几千块上品灵石。”本来,一个宗门的积蓄,也算是这宗门的重要秘密了,不过赵宗主也知道,方逸是想根据昊天宗的积蓄来考虑更适合的阵法,所以也并未隐瞒。

  “几千块上品灵石,不少了。”方逸点头道:“我通晓一门小周天星斗阵,需要刻画八十一幅阵图,阵图的材质,用好一点的玉石便可。”

  小周天星斗阵,是周天星斗阵法的简易版,对于昊天宗来说,周天星斗阵还是太过奢侈了,每个时辰三百六十五块上品灵石的消耗,对于昊天宗来说是根本无法承受的。

  相对来说,小周天星斗阵虽然防御力降低,但是也能抵御金丹中期修者一时半刻,至于金丹初期修者,就算有几位一同出手,想要破开也难。

  最为关键的是,这小周天星斗阵一天下来,也就消耗八十一块上品灵石,只在战斗时开启的话,以昊天宗的底蕴,足矣支撑到别的宗门前来救援了。

  “道门传人出手,果然不凡,有方师弟帮忙,可保我昊天宗无忧矣。”赵宗主闻言心中大动,相比起现有的阵法,这小周天星斗阵,每天也就多消耗九块上品灵石,但是防御能力却是提高了一个等级都不止。

  目前修者界爆发出来的小规模战斗,魔道修者中出动的金丹修者都很少,攻打一处宗门,也就两三位金丹修者,就算真有一日波及到了昊天宗,赵宗主也不认为会有多少金丹修者过来,有方逸布置的这两座阵法,的确可以确保无忧了。

  “赵师兄,不知道昊天宗之中,有没有富裕的法器?”方逸道:“如果有足够的法器,我就再帮赵宗主在防御阵法中布置一座杀阵。”

  “想不到方师弟还精通杀阵。”赵宗主道:“不知道需要什么品级的法器,又需要多少?”

  “法器品级不限,凑齐天罡地煞之数便可。”方逸自然是想到了天罡地煞大杀阵,当初在太虚宗秘境中的巨石之上,以自己一百零八道锋刃为根基布下的天罡地煞大杀阵,便连金丹初期修者都能伤到。

  只不过驱使融入了庚金灵力的一百零八道锋刃,对于灵石的消耗巨大,换做普通的法器,一百零八块上品灵石就算支撑个一两天都不成问题。

  “不过我可事先说好。”

  方逸笑着说道:“你找来的法器品级越高,杀伤力也就越大,全部中品法器的话,就算是筑基后期修者,也要死在阵法之中,不过同样,法器品级越高,对于灵石的消耗也就越高。”

  “事关宗门生死,哪还顾得了灵石的消耗。”赵宗主摇了摇头,说道:“更何况这阵法又不需要时刻开启,就算是花费灵石去买,我也会凑足一百零八件中品法器。”

  “方师弟……”赵宗主欲言又止,心中颇为纠结,最后咬咬牙道:“关于道门之事,我的确知道一些痕迹。”

  “哦?”方逸眼睛一亮,自己所猜果然不错:“还请赵师兄解惑。”

  “只是,我曾答应过那位,绝不会透露半句。”赵宗主道:“赵某不想失信于人,还望方师弟体谅,所以至于阵法一事,方师弟也可再考虑一二。”

  赵宗主说出这话,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不得不说,方逸提出的阵法对于他来说的确是巨大的诱惑,本不想在此时便提及此事,但他心中又何尝不知道方逸所为何来,若是等方逸布置好阵法,那自己真就要陷入两难境地了,说出实情,便失信于人,不说,又觉愧对方逸,仔细思量之下,赵宗主还是决定把事情挑明。

  “之前我并未提及此事,便是怕赵师兄担心。”方逸有些无奈的说道:“无论如何,昊天宗与方某也算有些情份,也承蒙赵师兄向天元宗证实方某身份,方某本也不想以此为要挟,赵师兄多心了。”

  听方逸说完,赵宗主顿时长出一口气,道:“多谢方师弟成全。”

  事关宗门的生死存亡,赵宗主心中也在衡量,到底是宗门存亡重要,还是那一份信义更加重要,如今方逸并未以此作为条件,让赵宗主心生感激,对得起宗门的同时,也成全了自己心中的信义。

  “不过。”方逸话锋一转,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将我送到修者界,让我继承道门传承,这个时机的选择,我怕是想不多心都难。”

  方逸正色道:“我不知道师父是否是想让我阻止修者界这场浩劫,若真是如此,方某也责无旁贷,只是若无道门传承,方某怕也是有心无力。”

  赵宗主默默听着,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也请赵师兄心中多做衡量。”方逸又道:“到底是赵师兄谨守的一份信义重要,还是整个修者界重要。”

  方逸的话,犹如重锤一般,敲击在赵宗主心头,让赵宗主心神巨震。

  在此之前,赵宗主所考虑,都无非是自己的信义和昊天宗宗门的比较,经方逸一说,赵宗主也的确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昊天宗的事,而是整个修者界的事。

  “言尽于此,还望赵宗主谨慎考虑。”方逸摆了摆手,说道:“赵宗主准备好玉石和法器,便可差人前来通知我,这几天,我便先改造一下护宗大阵。”

  方逸说完,神识覆盖了整座昊天宗,瞬间便发现了彭斌三人所在,也没向告辞,方逸径自离开,留下还在沉思中的赵宗主。

  “方逸,要我说你就是过于仁慈。”

  找到彭斌等人之后,彭斌对方逸的做法很是不解,说道:“其实你也算不上要挟,只是个交易而已,你帮他改动阵法,他告诉你道门的事情,大家互惠互利嘛。”

  “就是,大不了让老龙将他吸进招魂幡,你想知道什么自然就知道了,干嘛如此费事。”小魔王却是要比彭斌凶残的多,那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主。

  “真要如此做,那咱们和那些魔道修者又有什么不同。”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我与昊天宗,也算有些缘分,帮他们一把也无妨,而且我看赵宗主心中也有些松动,待布置好阵法后,我再和他详谈一次。”

  接下来几天,方逸便忙着改造昊天宗的护宗大阵,赵宗主准备了足够的玉石之后,便去周围门派收购中品法器,以昊天宗本身的底蕴,却是无法凑齐那么多法器。

  材料齐全,改造阵法需要的时间不是很长,七天时间过去,方逸便已将护宗大阵改造好,相比之前的阵法已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但高阶防御法阵还缺少材料,要等赵宗主回来才能进行改造。

  在方逸改造好阵法的第二天,一直出外的赵宗主回到了宗门,不过让方逸等人意外的是,他没有前来感谢方逸,而是直接召集了宗门长老,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