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天罡地煞杀阵

  

  “砰!”司马元身死的消息传回鬼王岛,沙魁一巴掌将身边的石桌拍成了齑粉。

  “一群废物。”沙魁目光闪烁,立即联系贺木年,两人再次出现在雷暴区边缘的小岛上。

  “通知镇雷号返航。”沙魁一登上小岛,立刻出示长老令牌,命令岛上驻扎的修者通知镇雷号。

  “你这是打算亲自去秘境内坐镇?”贺木年背着双手,看向远方,视线似乎要穿透雷暴区,看到秘境内部。

  “不能让魏老三看了笑话。”沙魁咬牙道:“而且彭斌方逸那四人必须得死,否则咱们交代不过去。”

  “我也正有此意。”贺木年阴恻恻道:“那地方都能让他们逃出来,我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

  贺木年虽然不知道噬魂塔的存在,但是却知道那处秘境从来都没有修者逃出来过,所有进去过的修者无论修为高低,全部陨落其中,却偏偏被他们四个逃出生天。

  这次又传来司马元以及三位金丹初期修者身死的消息,让贺木年隐隐有些不安的情绪,总感觉彭斌方逸这几人要是放任不管,不知道又会搞出什么事情,所以他早就打算好了亲自处理这事,就算沙魁不去,他也会往秘境之中坐镇。

  现在这件事还没有上报给三位元婴老祖,贺木年和沙魁想在老祖知道之前将事情平息下去,否则他们这长老的位置未必能坐稳。

  太虚宗内,接到了司马元极其身边三位修者身死的消息,八位岛主皆有些沉默,司马元的修为在这八位岛主之中虽然不算顶尖,但也绝不算弱者,从他们上山,到接到消息的时间上来判断,面对彭斌等人,司马元和另外三个金丹初期修者并没有坚持太长的时间。

  虽说不知道彭斌那几人用了什么手段,但是对方已经展现出来了能够击杀他们任意一组金丹修者的实力。

  更为关键的是,这四人似乎懂得隐匿气息的法门,他们以神识探查,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踪迹,反而会偶尔感觉到有神识在探查他们的位置,而且探查他们的神识位置飘忽不定,时间极短,根本无法追踪过去。

  有几位岛主此刻心中已然是萌生了消极怠工的想法,但是有两位秘境守卫跟在身边,这个时候若是不出力,说不好就会被身边这些守卫告上一状,这让几位岛主突然有了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幸亏提前炼制了不少丹药。”

  公孙正的府邸中,方逸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再次庆幸来混乱之岛前炼制了足够的丹药。

  “这边现在还没有人过去。”彭斌在地上画出了山下那些人的行进路线,对方逸道:“我们可以趁着他们神识探查的间隙,先到这山坳,然后便可以从这边绕过去埋伏到这座宫殿内。”

  “小魔王依旧伺机偷袭,老龙还是留在这里驻守吧,你的招魂幡对金丹中期没什么作用,反而有可能成为对方袭杀的目标。”方逸对龙旺达说道。

  彭斌自己可以和金丹中期硬碰硬,方逸的两种防御手段叠加起来,也能在金丹中期手中保住性命,小魔王更不用说,他瞬移开来,就算是金丹后期也伤不到他,唯独龙旺达弱了一些,就算有防御法器在身,也挡不住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

  “金丹修者的战斗,的确没有我插手的余地。”龙旺达道:“不过若是那些人闯到这里,我的妖魂幡配合方逸的杀阵,倒是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等他们闯到这里,我们可就得拼命了。”方逸道:“老龙你还是盼着大哥赶紧晋级到金丹中期的好。”

  “方逸,走。”

  彭斌身形飞出,方逸跟在了后面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便到了彭斌所说的那处山坳,小魔王靠着瞬间移动,比他们快了一步,三人落地后,立刻隐匿了气息,绕过几条山路,来到一座他们之前布置好束缚阵的宫殿之中。

  “会不会有人搜寻到这里啊。”小魔王低声道:“用不用我出去钓个鱼?”

  “算了吧,就怕你钓来的鱼太多,把我们俩给吃了。”方逸没好气的看了小魔王一眼。

  方逸敢肯定,斩杀了之前那四个金丹期修者的事情只要暴露出去,一旦他们有人露面,怕是立即会引来十几位修者的围杀。

  “真是无聊。”小魔王道,他们在此守着,也不敢释放神识去探查,完全就是守株待兔。

  约么等了半个时辰,宫殿的门忽然被缓缓推开,一位修者先是站在门口,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左右张望着,躲在左右的彭斌和方逸立刻屏住了呼吸,周身再无丝毫的气机泄露,等着这几个修者进入到阵法之中。

  “嗯?”这位修者一踏入宫殿内,立刻感受到了周围涌来巨大的压迫感,与此同时,识海传来一阵刺痛,等神识再次恢复时,就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正在快速消失,瞬间化作一具干尸。

  “他奶奶的,是个金丹初期。”彭斌骂了一句,他原本是想借助那阵法的束缚力,先干掉一个金丹中期的修者。

  “杀!”

  红莲岛岛主陆平带着三位金丹初期搜寻到这里,他不敢使唤秘境守卫,便让自己这位下属进入宫殿查看,可没想到,跟随了自己多年的一位金丹初期修者,进门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便被吸成了人干。

  陆平心中惊怒,一声怒吼,手中出现一张弓,弯弓搭箭,一道流光瞬间到了彭斌身前。

  “流星箭!”彭斌顿时脸色一变,论实力,陆平在一百一十六位中岛岛主中都可以排进前十,他所依靠的就是这近乎成为灵器的射日弓和流星箭。

  流星箭速度极快,这点距离根本来不及躲闪,彭斌勉强架起长刀抵挡。

  “轰!”射中长刀的流星箭,陡然灵力再次爆发,将彭斌轰的倒飞出去,好在刚刚才吸收过一位金丹中期和三位金丹初期修者的修为,实力有了不小的进步,否则彭斌受这一下难免要受伤。

  陆平再次弯弓搭箭,刚要射出,突然间一个黑色人影出现在眼前,紧跟着身上就被笼罩了一团雷电,等再要寻找那黑色人影,却已经没了踪迹。

  “大哥!”接着小魔王干扰出现的空隙,方逸脚踏飞剑追上彭斌,激发一次性传送阵盘,身影直接消失。

  那一剑之威,方逸也不敢去抗,根本没机会再给彭斌创造吸收另外两位金丹初期修者的机会,直接面对陆平,更是没有胜算,只能先退回到公孙正的宫殿再说。

  “这陆平的流星箭果然厉害。”回到宫殿之中,两人均是心有余悸,亲身感受了流星箭的威力,彭斌咬牙说道:“他有这法宝在手,没有金丹中期的修为,我打不过他。”

  “好在吸了一个金丹初期的修为,总算没有白跑这一趟。”方逸苦笑了一声。

  “原来他们有传送阵盘?”在方逸等人消失之后,陆平目光闪烁,冷哼道:“原来也不是实力强横,仗了一点小聪明。”

  走进那座宫殿,陆平自然发现了阵法的痕迹,算是明白了彭斌等人是怎么斩杀司马元四人的了,想来是那四位一同迈进了阵法,才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岛主,要不要等一下其他人?”他们的晶卡无法主动对外联系,这些情况陆平却是无法通告给其他几位岛主,陆平一个手下面色有些难看,刚才死去的那人和他相识数十年,眼珠子的就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一具干尸。

  “什么要通报?各凭手段好了,死了的都是活该。”陆平冷笑着摇了摇头,能进入混乱之岛的修者,心里哪会有丝毫的善念,旁人就是死干净了,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

  “岛主,您看那边。”

  在半山处,一个修者看向悬浮在空中的那座巨石,“那座巨石,应该有阵法支撑才能悬浮,说不定那几个人就躲在上面。”

  这一行人中为首的修者名字叫严肃,严肃人如其名,一脸的肃穆,听到手下的话,面无表情的说道:“过去看看,小心这几人使诈。”

  严肃刚正是多招揽了一位秘境守卫的其中一位岛主,带着四位金丹初期修者,一行五人向那块悬浮的巨石飞去。

  “嗯?有人过来了,四个金丹初期,一个金丹中期。”彭斌和方逸立即发现向这里御空而来的五位修者。

  “五个人,正好来试试我这罡地煞杀阵。”方逸眼中寒光一闪,一百零八道锋刃破体而出,按照天罡地煞阵势摆好。

  等那五位修者踏上巨石的一刹那,方逸口中喝道:“起!”

  “我助你一臂之力。”龙旺达手中黑色小旗飞出,迎风而涨,融入罡地煞杀阵之中,顿时,阵法黑雾滚滚中闪烁着无数道寒光。

  别看方逸自己除了寂灭就再没有威胁金丹修者的手段,但是靠着阵法,以上品灵石激发这些融入了庚金灵力的锋刃,却是能够对金丹修者产生一些威胁。

  严肃五人脚步才刚刚踏上巨石,顿时周围景色变幻,上下左右全都被一片片锋芒包裹,那些锋芒之中蕴含的杀气,让严肃都感觉到了阵阵威胁。

  “这是杀阵,这些锋芒不简单,大家小心。”严肃连忙提醒几位手下,但他话刚出口,一面黑色旌旗就飞入到阵法之中,顿时天地一片昏暗,他们的神识视线几乎全部受到了阻挡。

  受那旗子影响,四个金丹初期修者觉得神魂有一种被拉扯的感觉,对他们来说虽然不致命,却也感觉到十分的难受。

  “哈哈哈……”耳边传来哈哈大笑声,一位金丹初期修者突然觉得体内灵力正在快速流失,浑身动弹不得,喉咙也发不出声音,片刻功夫便被彭斌吸收了所有修为,变成了干尸。

  相比起四个金丹初期修者,招魂幡对于金丹中期修为的严肃影响微乎其微,倒是那些围绕他飞舞的锋芒让他颇为忌惮,严肃能够感觉到,那些锋芒之上,有一种让他忌惮的威能。

  心念一动,严肃体内一柄伞状法宝飞出,罩住头顶,伞面边缘有道道流苏垂下,化作道道光华,抵挡环绕不断袭来的锋芒。

  彭斌和龙旺达功法同源,在招魂幡笼罩下可谓是如鱼得水,再加上方逸控制下,大量的锋刃都用于围攻严肃,给彭斌留出了足够的空间。

  没用多少时间,彭斌便将四位金丹初期修者的修为全部纳入自身,然后身体一抖,五道黑色气流融入到周围的浓雾之中冲向严肃。

  严肃正打量着这座杀阵,思考着从哪破阵而出,突然神魂深处感觉到一阵冰冷,整个人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失去了控制,就这一瞬间,那柄伞盖失去了严肃体内灵力的支撑,被周围锋刃击飞了出去,彭斌人影出现,长刀挥舞,刺穿了严肃的丹田,伸手笼罩了严肃的头顶。

  直到这时,严肃的神魂才恢复了正常,但是却正在被彭斌吸收着修为,丹田破碎,灵力再也无法调用,片刻之后,也只能落得个身死道陨的下场,而彭斌此时则是浑身煞气环绕血光冲天,整个人犹如魔尊一般。

  严肃身死之后,方逸马上就停下了罡地煞大杀阵的运转,一百零八道锋刃也收回体内,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一百零八块上品灵石便消耗殆尽。

  “只差一点,就还差一点。”

  吸收了严肃一身修为的彭斌,此时并没有过多的兴奋,而是自顾自的焦急起来,他能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只差一点,就可以突破到金丹中期了,只要再吸收一个金丹初期就可以了,到了那时,陆平的流星箭也奈何他不得。

  “方逸,跟我走。”彭斌眼睛赤红,对方逸道:“跟我再去猎杀一个,只要一个,我就能突破到金丹中期了。”

  “大哥,你冷静下。”方逸看着彭斌的模样有些不对劲,连忙扭头对小魔王道:“小魔王,清灵丹。”

  小魔王飞身过来,抓出一把清灵丹,数也没数就直接塞到了彭斌的嘴里。

  一阵清凉舒爽的气息涌入头脑,彭斌摇摇脑袋,冷静了下来。

  这东西本来就是给筑基初期修者使用的,对于金丹修者来说没什么作用,好在也只是让彭斌冷静下来,效果倒是有了。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那魔功还没有彻底清除干净?”彭斌摇晃着脑袋,有些烦躁的说道。

  “有可能。”龙旺达道:“有些东西残留在识海太久,没那么容易一次性驱逐,而且这次你也是太着急了,勾起了杀戮之心,才让那些东西又钻了空子。”

  “是啊,我太着急了。”彭斌彻底冷静下来道:“只差一点就能够突破到金丹中期,刚才只要再多一个金丹初期就好。”

  彭斌知道吸收他人修为,肯定会给自己留下弊病,但此刻形势逼人,不晋级突破的话,他们没有一丝希望能逃出混乱之海,甚至连这片雷暴区都出不去,只会落得个被人瓮中捉鳖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