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缉拿

  文字,总有一些规律可言,上古宗门的文字也是如此,只要找到规律就很容易被破解开,而修者的学习能力是很强大的,方逸自然不用说,很快就认识了一些上古文字,而那玉简中的内容,却是带给了方逸出乎意料的惊喜。

  “大哥,帮我把这两卷玉简翻译出来。”方逸将两卷玉简递给彭斌,他只能认出一些简单的文字,但想通篇翻译出来却是力有不逮。

  “好。”

  彭斌拿过一卷玉简,用神识翻阅起来,过了好一会彭斌放下了玉简,看了一眼盘膝坐在地上的骷髅一眼,对方逸道:“这卷玉简不是功法,而是这位公孙前辈的生平吧。”

  这座府邸的主人叫做公孙正,痴迷于阵法,入太虚宗以来,以其毕生精力钻研阵道一途,修真世界破碎之际,公孙正不愿自己辛苦钻研一生的阵道就此失传,因此将自己对阵道的理解和研究记载到一卷玉简之中,留待有缘人。

  接着,彭斌将另外一卷记载了阵道的玉简,翻译给了方逸,方逸则是一边听,一边将那些内容和玉简中的文字一一比对。

  方逸等人之前已经都发下心誓,不能擅自抄录带离这个秘境中的任何文字,不过将其记在脑海之中,并不算违背心誓。

  这卷阵道,从阵法的入门,一些简单的阵法布置开始,一直到幻阵、困阵、杀阵等多种阵法的组合,都被这位修者以自己独到的理解记录在玉简当中,其中许多注解更是深入浅出,直指本源,只听彭斌复述,就已经另方逸茅塞顿开。

  就连从来没有学习过阵法的彭斌和龙旺达二人,此刻对于许多入门阵法都有了全面的认知,只要经过短暂的练习,相信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也不成问题。

  方逸本就略通一些阵法,见识了这卷阵道中的种种记载更是如获至宝一般,原来许多似懂非懂的地方,经由这位公孙前辈的玉简指点顿时豁然开朗,再到后面的各种攻杀、防御阵法,以及各宗阵法的结合,更是让方逸眼睛发亮。

  “这位前辈真乃是阵道天才。”

  方逸记载下全部内容,又重新翻阅一遍,忍不住惊叹道:“阵法一道,本来晦涩难懂,但这位前辈却是把阵道精髓化解成了一个个浅显易懂的道理,就算是资质差些的,也能轻易学会一些简单阵法。”

  “是啊。”彭斌也感叹道:“连我这样从来都没学习过阵法的人,此刻也觉得想要布置一些入门阵法也不是难事了。”

  “的确如此,我也有此感受,这次真是获益匪浅。”龙旺达亦是点头说道。

  “阵法有什么用,还是修为最重要。”唯独小魔王对此不屑一顾,压根就没听进去他们说了些什么,在小魔王看来,实力可以碾压一切,阵法之类的都是小道。

  “玉简中也有记载这位前辈府邸的阵法,是以五行宝物为根基布置的一座无形法阵,五行流转,生生不息,只要天地之间还有灵气存在,就足矣保证这座阵法运转,根本不需要消耗灵石。”

  刚刚看到这座漂浮的巨石时,方逸等人也很惊讶,不知道需要提前放置多少灵石才能使得这种悬浮的阵法维持数万年,现在才知道,只是用了五件并不算珍贵的五行法器,便可以自行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来供应给阵法的消耗。

  “看看这位前辈的府邸之中还有些什么。”翻译出了阵道,方逸又把两卷玉简放回原处,四人又将这座宫殿给寻了个遍,倒是再也没发现什么。

  “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四人飞离这块巨石,回到了主山路上,沿着其他的岔路又找到了几座宫殿,除了又找到一卷功法秘籍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发现了。

  再往上,却是被阵法阻挡住了。

  “看来,当年那三位元婴老怪也就探查到这个地方了,上面的阵法他们应该还没有破解开。”

  方逸若有所思的说道,在过来的这一路上,方逸发现那些阵法都有残缺,想必之前是被那三个元婴老怪给破坏掉了,至于再往上的阵法,或许他们也没有能力破开。

  在方逸看来,若是有能力为之,三位元婴老怪没理由不去破解上面的阵法,因为越是往上高阶修者的物品才会越多,不过方逸也只猜对了一半。

  殊不知,三位元婴老怪当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破解过什么阵法,这座太虚宗的护山大阵,早就因为经历世界破碎,又在几万年岁月流转中损耗殆尽。

  但是从这里再往上,则是太虚宗的中枢要地,布置的层层阵法也都是以五行宝物为根基,所以这许多年过去,这里的阵法依旧保持完好,即使以三位元婴老怪的修为,对这里的阵法也是无可奈何。

  “上不去了,咱们还是先回公孙前辈的府邸吧,剩下这几天时间,我可以学习下公孙前辈的阵道。”得到前辈修者的阵法之道,方逸已经感觉是此行不虚了。

  而且不想被那三大岛禁锢,方逸等人心里已经做好了斩杀四位守卫的准备,一旦斩杀了四位守卫,他们恐怕就要面对混乱之岛的疯狂报复,目前来说,对他们帮助最大的就是阵道,若是能够破解开山路上的阵法,或许就能找到逃生之路。

  “也好,还有六天的时间,我也把刚得到的那卷功法翻译出来,万一有用呢。”彭斌点了点头,他心里也生出了危机感,早知道是如此机缘,彭斌未必会愿意来此。

  四人又再次回到了公孙正的宫殿之中,方逸盘膝而坐,学习起阵道玉简中的内容。

  彭斌和龙旺达也都消化起那七卷功法中的内容,虽然并不适合他们的功法,但是两人也希望能从这些功法中触类旁通,得到一些启发,唯独小魔王有些百无聊赖,干脆服下一颗清灵丹睡了起来。

  “原来还可以这样简单。”方逸神识沉浸在公孙正的阵道之中,从最简单最浅显的地方学起,发现相比起公孙正的理解,以前自己所学阵法无论是从灵石的使用,还是布置的方法,都要复杂的多。

  “这里摆放一块灵石就能解决了,还真是另辟蹊径……”

  “这就是刚才我们所经历的幻阵吗?果然和我猜测的没错,放大修者的欲望或恐惧,根本不需要阵法设置什么,全都靠被困入阵法的修者自己想象。”

  “这杀阵真是厉害,我那一百零八道锋刃刚好可以布置出一座杀阵。”

  “嗯?这是幻阵和杀阵的组合?居然还能这样组合,幻梦之间就可以杀人,实在高明,真不知道公孙前辈怎么研究出来的。”

  方逸沉浸在其中,不知疲倦,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最终被彭斌神识传音打断。

  “方逸,最后一天了。”彭斌道:“明天就是第十五天了,咱们必须下山去了。”

  “怎么这么快?”方逸一愣道:“我感觉也就才过去一天多的时间。”

  “你那是痴迷进去了。”龙旺达道:“有没有什么收获?”

  “修炼无岁月,要是真让我闭关,恐怕能一口气闭上个几年。”方逸闻言叹了了口气,说道:“时间太短,收获是有一些,还是要看运用时会有多大威力,待会儿我布置几个阵法试试。”

  “你们想出来好办法没有?”睡醒了一觉的小魔王,突然说道:“咱们要不要杀掉那几个护卫?杀掉之后怎么跑路?现在都要想好啊。”

  “要不算了。”彭斌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这两天我也想了想,咱们四个人,没理由要你们三个陪我一起犯险,这个因果,我自己来承担就好。”

  能翻译这些文字的人是彭斌,只要他留下,那几个元婴老怪未必会为难方逸等人,在他们眼中,不成元婴终究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彭老大,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龙旺达一脸不悦道:“你这话是说我们三个贪生怕死了?”

  “就是,彭老大你什么意思?”小魔王也说道。

  “大哥,咱们可是磕过头的兄弟,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发过誓的。”方逸道:“再说了,咱们都记住了这里的功法内容,你以为那三个老怪物会允许我们活着?”

  “拼一把,还有活路,不拼,就只有死路一条。”

  自从猜测到了三位元婴老怪的意图,方逸等人就已经知道,只要他们记下了功法,必然只有死路一条,三位老怪绝不会允许其他人掌握这种东西,就算有心誓的约束也不行。

  “好。”彭斌也不再矫情,道:“那咱们就给他们干了,奶奶的,和元婴老怪对上,咱们这是不是在作死啊?”

  “我选了几种阵法,最适合逃跑用。”方逸道:“我这就布置出来试试效果如何。”

  方逸从公孙正的阵道中,选了一座束缚阵和一种一次性的传送阵盘。

  这种束缚阵布置起来很简单,只是需要以上品灵石为根基才有效果,一旦触发,就连金丹修者都能束缚片刻,在几个方位布置了上品灵石,方逸将阵法布置了出来。

  彭斌一脚踏入那阵法范围,立刻感觉到四周巨大的压迫力用来,硬是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动弹不得,用出了体内的八成灵力,彭斌才得以冲破了束缚,这个过程大概花费了彭斌十几秒钟的时间。

  “哈哈,有了这束缚阵,就算是金丹中期的修者,也能让他们在几息之间无法逃脱。”彭斌哈哈大笑道。

  至于一次性传送阵盘,镌刻并不复杂,也不需要太好的材质,只需能承载灵力的玉石即可,只能支撑一来一回,然后便会破碎。

  方逸在宫殿之中布置好了传送阵,然后找了块玉石雕刻上一次性传送阵,从屋内出来,再回去,那块玉石便化为齑粉。

  经过了几次试验,确保了两种阵法的可行,剩余时间方逸四人略作休息,在第十五天准时下山。

  四位金丹修者见方逸彭斌等人回来,立刻上前道:“十五天期限已到,将你们所见所得所知如实上报。”

  “好。”彭斌也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这座山峰,其实是上古时代一宗门,叫做太虚宗。”

  四位金丹修者守卫听到彭斌的话顿时一愣,随后就是一阵惊喜,其中一位修者道:“彭岛主,你能看懂这上面的文字?”

  “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又一位修者道,不过他也知道,对方受心誓的限制,应该不是信口开河。

  “谁跟你们开玩笑,心誓都发了,我敢跟你们开玩笑?”彭斌瞥了那人一眼,说道:“我们找到了总共八卷功法秘籍,还有一卷阵道秘籍,全部对照翻译了出来,现在我口述,四位还请一一记录。

  ”八本秘籍?还有一本阵道?”

  四位修者顿时眼睛一亮,神色中充满惊喜,据他们所知,来此地的修者们一批接一批,得到功法的人不少,但到现在还没有哪个能够翻译破解这些文字,现在在他们职守的期间翻译出了功法典籍,肯定也是大功一件。

  “好,你说。”

  彭斌开始复述起这些功法,一位金丹修者以玉简一一记录,脸上不是露出了喜色,以他的修为,也是能看出这些功法巧妙的。

  但就在彭斌念出最后一句功法的时候,方逸的神识猛然化作四柄飞剑,刺入四位金丹修者的识海。

  那四个金丹修者压根都没有想到方逸等人会动手,自然也没有任何防备,突然觉得识海一阵刺痛,神魂也跟着一阵剧痛,方逸金丹期的神识力量并不比几人弱,全力攻击下,让几人一时间均是神魂失守。

  与此同时,彭斌长身暴起,一把黑色长刀划过,两颗人头飞起,收起自己的法器,彭斌伸出手罩住另外两人的头顶,魔功运转,将那两人的修为全部掠夺过来,两具干尸倒地。

  “我们已经将所见得所知尽皆上报,可不算我们违背誓言。”彭斌冷笑着,从那位负责记录的修者手中拿过玉简,手一攥,那玉简便化为了飞灰。

  “怎么回事?驻守那里的人怎么都死了?”三大岛掌控那些金丹修者的心灯,这四位金丹修者一死,幽冥府、鬼王岛和恶魔岛,驻守在城主府内的三位长老立刻知晓。

  “在第七处秘境?”三长老错愕了一下,“那不是彭斌和方逸他们?”

  得到了彭斌和方逸斩杀金丹守卫的消息,三长老心中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来不及多想,立刻通过传送阵来到了距离雷暴区最近的那座小岛,沙魁和贺木年也几乎在同时赶到。

  再次见面,沙魁冷笑一声道:“哼,魏老三,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岛主?”

  “沙魁。”三长老脸色瞬间冰冷道:“我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让岛上的人立刻传讯给镇雷号,让镇雷号通知秘境中的岛主们全力缉拿彭斌方逸四人。”

  “这个不用你吩咐,你还是想想怎么对几位大人交代吧。”沙魁向守卫出示了长老令牌,然后让守卫通知镇雷号。

  有雷暴区阻隔,修者身上的晶卡无法接到外面的传讯,但是镇雷号有和这座小岛特殊的联系方式。

  “通知镇雷号,即刻返航,我要前往秘境亲自坐镇。”三长老沉吟道,幽冥岛所辖区域的修者出了问题,他坐镇幽冥府,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下决定前往秘境,亲自坐镇缉拿彭斌和方逸等人。

  “哼。”贺木年冷哼一声道:“三长老是打算保护他们离开吗?别忘了现在秘境之中除了他们几人,还有九位金丹中期和九位金丹初期,你以为他们能跑得了?”

  “是啊,没有你去,他们一定跑不了,但是有你在,可就不好说了。”沙魁也是语带讥讽的说道。

  “这么说来,你们两个是不打算让老头子我插手此事了?”三长老冷眼扫视两人,沉声问道。

  “难道说,我们两位长老共同处理此事,三长老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沙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去了。”三长老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我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那就有劳你们两位了。”

  三长老本想亲自前往坐镇,也不过是表露一个姿态,表明对此事的重视,现在有沙魁和贺木年阻拦,他也正好乐得清闲,更为关键的是,他也可以藉此摆脱和彭斌等人的关系。

  镇雷号上,接到信息立即向秘境其余九位岛主传递了信息进去,九个中岛岛主几乎同时接收到了消息,有人杀害秘境守卫,反出了三大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