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元婴之上的功法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元婴之上的功法

  “难怪那些中型岛屿拼了命的想要挤进岁缴前十。”彭斌道:“这还没有进入真正的秘境,这湖水都算宝贝了。”

  彭斌虽然主要是靠吸收其他修者的修为来修炼,但是偶尔也吸收上品灵石中的灵气,这湖水中渗透进皮肤的灵力,竟比上品灵石中的灵气还要精纯。

  “就算是不吸人修为,就在这池子里泡上个十年八年,我也能到金丹中期了。”泡在这湖水中,彭斌都有一种不想出来的感觉了。

  “别说十年八年了,就是让我泡上十天八天也好啊。”方逸道:“可惜到了晚上会有雷霆出现,咱们还要回到府邸之中去躲避。”

  “你们说,三大岛屿为什么不在这里直接布置传送阵?”龙旺达此时也下到了水中,只感觉浑身灵力驳动,舒服的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传送阵应该过不来。”

  小魔王对于空间的理解最深,开口说道:“雷暴区之中的空间,几乎都是扭曲的,普通的传送阵没办法跨越这种扭曲的空间,我的瞬间移动也不行,要是强行一动的话,说不定就被被扭曲空间切割成碎片。”

  “能够抗衡雷暴区的雷电,还能抵御扭曲的空间,三大岛屿打造这艘镇海号,也真是下了大功夫。”方逸道:“也不知道那秘境之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三大岛屿动用这么大的手笔。”

  “七天之后就知道了。”龙旺达头仰头靠着湖岸,闭着眼睛享受着如灵液般的湖水:“咱们还是抓紧修炼吧,我倒希望在这儿多待些时日。”

  天色渐晚,湖水上方的雷霆果然开始变得密集了起来,丝丝雷电之力溢入湖水中,让几人身体顿时感觉有些麻痒,不敢多呆,方逸四人从湖水中出来,回到了府邸之中。

  等到了深夜的时候,整座小岛都已经被雷电给笼罩起来,水桶般粗细的雷电更是随处可见,就连小魔王都待在府邸没敢出去。

  而到了第二天清晨,雷电又渐渐稀疏起来。

  就这样,方逸四人白天在湖水里泡着,夜间回到府邸中休息,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人均觉得肉身强度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经过雷电能量的淬炼,几人感觉自己的灵力都精纯了几分。

  七天之后,就在这座府邸上空,突然出现一道拱桥,拱桥的一端拱门连接到这座府邸的上空,另一端拱门则是一片漆黑,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这就是虚空通道了。”十三站在那拱桥下面,说道:“四位前辈从虚空通道便可以进入秘境了。”

  “这,靠谱吗?”面对那道拱桥上扭曲的空间和对面黑漆漆的拱门,彭斌有些犹豫:“这没问题吗?一旦卷入虚空之中,就算金丹期也得死。”

  “前辈放心,每年都有前辈们来,这虚空通道绝对是安全的。”十四说道。

  每年来此的修者们都和彭斌差不多,见到这虚空通道都是犹豫不决,畏手畏脚,十三十四早就习以为常了。

  “好。”彭斌一咬牙,飞身穿过府邸上空的拱门来到了拱桥之上。

  站在下方的方逸看去,彭斌的身躯似乎都被扭曲的空间拉扯的四分五裂,连忙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彭斌自己也正惊异的看着自己的身躯,一会儿胳膊似乎离体了,一会儿半个身子都像是分离开来,他自己却没有什么直觉,而且神识识海都异常清晰。

  “我们也上去。”方逸飞身踏上拱桥,龙旺达和小魔王连忙紧随其后。

  “小魔王,你能感应到对面的空间吗?”走在最前面的彭斌问道。

  “别说对面,我连你那里的空间都感应不到。”小魔王摇了摇头,说道:“这空间本来就是扭曲的,按理说修者一上来就要被撕碎了,可,可咱们都没事啊。”

  这些虚空通道,应该是元婴老怪们布置的手段,以小魔王现在的境界,还理解不了,在小魔王摇头的时候,方逸看到的景象却是它的脑袋离开了身体,那样子很是诡异。

  来到对面的拱门前,彭斌犹豫了一下,飞身跨越了过去,方逸等人没有犹豫,也先后穿过那扇拱门。

  四人再次出现,入眼处是一座近万米高的山峰,山峰之上,有着种种宫殿建筑,也不知这些宫殿是有什么材质打造而成,历经无穷岁月,那些宫殿尽显沧桑古朴,但却没有丝毫衰败迹象。

  若不是时而从天而降的雷霆闪电,方逸等人甚至以为他们已经出了雷暴区。

  山脚下,竟有四位金丹修者看守。

  见到方逸等人,这四位金丹修者均是一愣,往年都是两位修者,且基本都是一位金丹中期和一位金丹初期,今年却是一个金丹初期带了三个筑基期小辈过来,而且里面居然还有一个筑基中期的修者。

  “难道我们轮值的这三十年,混乱之岛的中岛岛主,都沦落到这种水平了吗?”

  “去年还都是金丹中期来着。”

  “说不定人家有些特殊本事呢。”

  “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这几个金丹修者,见到方逸四人之后,顿时连连摇头,等方逸四人走到近前,四位金丹修者例行公事,检查完了四人的晶卡,其中一人说道:“进入山峰之中,你们四人需立下心誓,山峰之中,所见所得所知,都必须如实上报,所有卷宗文字,不得擅自抄录带离。”

  “还有,每隔十五天必须出来上报一次。”另外一个金丹初期的修者补充道。

  “这他奶奶的就是岁缴前十的奖励?”彭斌立刻翻脸,只是四个金丹初期,对他来说解决起来并不麻烦,这段时间彭斌已经憋屈的很厉害了,眼下还真是杀人之后进入秘境夺宝的心思。

  “彭岛主。”其中一位修者见彭斌的态度,心中也有些恼怒,道:“我们也只是按上面规矩办事,你不想照做,大可以回去。”

  “呦?你还来气了。”彭斌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呵呵,杀了我们?好大的口气。”那位修者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彭斌,道:“莫说你杀不了我们,就算杀得了,你以为你们能跑得了?”

  “算了,大哥。”方逸伸手拉了拉彭斌,道:“此次岁缴前十,也有几位是往年岁缴前十的岛主,既然他们肯再次前来,定是有什么好处。”

  想到自己还需要借助那能穿越雷海的船只回去,彭斌只能压下火气,气哼哼的立下心誓,向山脚下走去。

  “这文字……”来到山脚下,抬头望向山门牌匾,上书着三个大字。

  “和巨石城堡的文字有些相像。”龙旺达道:“彭老大,你看的懂吗?”

  彭斌仔细的看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很像,但还是有些不同。”

  “这座山峰,似乎是一个宗门。”彭斌指着其中的一个字说道:“和巨石城堡中的文字相对照,这三个字的最后一个字应该是‘宗’。”

  彭斌虽然好勇斗狠,但他却是有个连方逸都无法与之相比的能力,那就是彭斌是个语言文字的天才,当然泰国第一任国师所留下的古梵文典籍,就是被彭斌给破译出来的,否则他们也找不到柬埔寨的那处秘境。

  “有了这个突破口,里边的卷宗记录,或许我能看懂一些,不过需要一些时间。”彭斌没有太大的把握。

  “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上古修真时代的一个宗门,不知道怎么,破碎后掉落到雷暴区之中。”方逸说道:“现在也只是在山门外,走,咱们先上山去看看。”

  跨过山门,沿着阶梯而上,几百米的地方有一处岔路,方逸等人顺着岔路拐过来,就见有几处破败不堪的院落。

  建造这些院落的材质,明显不如那些宫殿,根本没有保存完好的院落和房屋,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进入一座院落,从残迹上看,这间院落应该有一间正厅,两边各四间卧房。

  用手稍微一碰,那些砖石便化为飞灰,正厅之中有些金属物件,也早已锈迹斑斑,伸手一碰,便碎为几段。

  “看来,这应该是宗门中低阶弟子们居住的地方了。”彭斌拿起一块金属,打量了好一会,说道:“这里的东西材质,经不住数万年的腐蚀,就算之前是法器,现在也不堪使用了。”

  回到山路,继续向上,每走一段,都会有一条岔路分开,都是些低阶弟子的居所,没有完整保留下来的物件。

  当上到一千多米高的时候,终于见到一座保留的比较完整的建筑,这座建筑是一座三层的楼宇,由某种金石打造而成,只不过年深日久,难免有破损之处。

  两扇不知道由什么材质打造的大门在这些年岁中保存的倒是完好,推门而入,似一间厅堂,正对面有一座细长的石台,看上去像是放置兵器的底座。

  屋内其余摆设,甚至楼梯都已经破损不堪,方逸等人飞身上了二楼,二楼的布置似乎是一间书房,金石打造的书架还在,上面有些类似丝绢的残留之物。

  但房中没有一件完整的物品,因为在方逸他们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修者探查过这里了。

  继续往上走,三楼应该是一间卧房,卧室靠窗的位置,有一张青石打造的床榻,方逸等人伸手触碰,还能感觉到丝丝凉意。

  “这是青凝寒石。”钧天鼎的声音在方逸识海中响起:“不过时间久远,其中冰寒灵气也被吸收的差不多了。”

  青凝寒石,内含一种冰寒灵气,修者盘坐其上,可使神志更加清晰,对于修炼神识有奇效,价格不菲,在上古时期通常也只有大门派中比较出色的筑基期弟子才有资格使用,至于到了金丹期,这种东西就没什么作用了。

  方逸没有隐瞒,将青凝寒石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这座居所应该是某位筑基期修者居住修炼的地方。”彭斌说道:“山峰千米以下,全都是筑基期修为以下弟子,从建筑材质上来看,筑基期的修者才能占据单独的修炼场所。”

  “若是每一千米为一个等级划分……”龙旺达道:“第四层就是元婴修者的居所了?”

  “再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彭斌道:“看样子,这些筑基期的修者们也留不下什么有用的信息。”

  四人继续向上,又走了近千米的距离,随便选了一处岔路过去,依然是三层的楼宇,不过这座楼宇就显得气派了许多。

  正门上方的牌匾上书写的字迹,还依稀可见。

  “钧天,你认识这些文字吗?”方逸问钧天鼎道。

  “不认识。”

  钧天鼎器灵回答道:“上古时代,有许多宗门为了防止自己宗门的秘法被盗泄露,通常都是在通用文字上加以改造,变化成另一种文字,本来是为了记录功决密法所用,后来一些弟子为表对宗门的忠心,将平日里所用文字也都变更过来,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经过改造后的文字。”

  “敝帚自珍,难怪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功法如此稀缺,怕是有人找到也看不懂。”龙旺达说道。

  不知道经过多少拨人的搜刮,这个建筑除了楼宇保存的完整外,立面却是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连居住在此的修者是什么修为也无从推断。

  沿着这条岔路继续向山峰深处走,还有几座建筑林立,但是和这里差不多,除了楼宇之外,内部的东西不是被别人拿走,就是被岁月腐蚀的一干二净。

  再次向上,终于到了四千多米的高度,按照他们之前推算,能够居住到四千多米的高空,应该是元婴期的修者了。

  沿着一条岔路前行了近十里后,前方有悬崖阻挡了去路,从残迹上看,这里原本应该有一座吊桥通往对面的一座小山峰。

  “我们飞过去!”彭斌道。

  四人凌空飞行,到了对面那座小山峰,在山背后发现了一座小型宫殿。

  这座小型宫殿就如同他们在山峰外看到的那些宫殿一样,不知道是由什么质材建造的,外形古朴沧桑,却不显破败。

  推门而入,厅堂中还残留着些金石打造的物品,只是灵气全无,显然没有什么用处,被前人丢弃在了这里,在宫殿逛了一圈,却是在宫殿大厅的一座石台上发现了一卷玉简。

  “咦?刚才好像没有看到这个玉简啊?”方逸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个玉简,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就是从大厅进入后殿的,当时石台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的东西。

  “是没有?不知道怎么出现的。”龙旺达也是点了点头,修者的记忆何等强大,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们是不可能记错的。

  “管他那么多呢,就当时前人送给咱们的好了。”

  彭斌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拿起了玉简,将自己的神识渗透进去,过了半晌之后,彭斌摇了摇头,说道:“还是那种文字,没有更多的对比,我也翻译不出来。”

  “这些修者,可以独自占据一座小山峰,看来在宗门中的位置已经不低。”方逸道:“大哥你先把玉简收起来,这里一共有十三座宫殿,咱们都先去查看一番再说。”

  有了收获,几人均是兴奋不已,行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将十三个宫殿一一探查了一遍,这些宫殿内都有石台存在,但只有七座宫殿中的石台上存有玉简。

  “是不是有点像当年那处秘境的传功之法?”

  殿外,四人围笼在一起,彭斌神识翻阅着这些玉简,过了一会彭斌放下玉简,若有所思的说道:“只是这些石台的设定更加巧妙,只有当人进来之后,传功的玉简才会出现。”

  “大哥,能破译出来吗?”方逸看着彭斌问道。

  “这些玉简记载的应该是修炼的功法。”彭斌道:“有七卷玉简的文字,我应该可以破译出来一部分,不过需要时间。”

  彭斌一字一字对比着,以手指做笔,在地上写写画画,偶尔指着一个字向方逸三人说道:“你们看,这是‘云’字,这是‘录’字……”

  足足花费了五天多的时间,彭斌才终于翻译完了其中一本数千字的功法。

  当最后几个字完成,彭斌豁然起身道:“我明白了……”

  “怎么了大哥?”方逸见彭斌一脸激动的样子,连忙问道。

  “我终于知道咱们为什么来这里了。”彭斌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功法中记载着突破元婴期,进入到下一个境界的功法。”

  “十座小岛,连接的应该就是十座上古宗门遗迹。”

  彭斌继续说道:“而且这些宗门无一例外都用了特殊的文字,到了今时今日,这些文字早已失传,恐怕就是三大岛的岛主也无从破解,但他们应该知道这些功法有助于元婴期的突破!”

  “他们想要突破元婴期。”

  方逸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了过来,说道:“破译文字和修为高低可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想借助众多修者的力量,破译出这些文字,怪不得要进入此间的修者立下誓言,所见所得所知,尽皆都要上报。”

  听闻了彭斌的分析,龙旺达苦笑了一声,说道:“那三位若是真的突破了元婴期,连云海域怕是要遭遇一番腥风血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