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岁缴

  彭斌心中有数,自己踏足混乱之岛的时候,只不过是接近半步金丹的修为,短时间内突破到金丹初期还好说,要是一年过去就又晋级到金丹中期甚至后期,必然会让三大岛屿中的金丹后期修者所忌惮,甚至会惊动三大岛屿上的那三位岛主。

  所以彭斌早就想好了,他现在要低调发展,最多也就是在晋级到金丹中后期,立即就离开混乱之岛,到时以金丹中后期的修为,连云海域之大,何愁立足的所在。

  “彭斌,抢下金沙岛,你安心修炼就好了,还想要图谋什么?”龙旺达不解的看向彭斌,能成为一岛之主,在这混乱之岛上已经可以活的很舒服了。

  “呵呵,有些东西你们可能不知道。”

  彭斌摇了摇头,说道:“每一座中型岛屿上面,都有三座跨界传送阵,可以连接到三处秘境,嘿嘿,这些秘境可是好地方,里面有诸多机缘,常人难得一进。”

  “作为中型岛屿的岛主,每年都要从三大密地之中获取相应的宝物,上缴给三大岛屿,被称之为岁缴!”

  彭斌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说道:“我知道有一处秘境,连接着混乱之海一百一十六座中型岛屿,那处秘境中的机缘是魂花,每次到岁缴的时候,每位中型岛屿的岛主都要上缴三十片花瓣给三大岛屿。”

  “是这种魂花花瓣吗?”听到彭斌提起魂花花瓣,方逸拿出了个储物袋,递向了彭斌,说道:“大哥,这是给你的,之前也算是机缘巧合得到一些,给你留了一份。”

  彭斌接过储物袋,神识扫过,就见二十六片洁白花瓣静静躺在其中。

  “这就是魂花花瓣?”彭斌有些吃惊的看着方逸,说道:“我只是听说过,但是真正的魂花花瓣却是没见过。”

  “是魂花花瓣。”方逸笑道,将自己三人登陆红棕岛时,被红棕岛主bī)迫着去密地抢夺魂花花瓣的事说了一遍。

  “这红棕岛岛主也是该死,竟然敢bī)迫你们!”听到方逸所说,彭斌手中拳头攥的咯咯作响。

  “这红棕岛岛主加快了我们居留在红棕岛上的时间,也算信守承诺了,而且我们还得了八十片魂花花瓣,也算不错了。”方逸摆了摆手,大家各有所需,自己也不吃亏,没有必要在混乱之岛树敌。

  “每次岁缴,上缴宝物最多的十位中岛岛主,都有机会进入三大岛屿共同看守的一处秘境之中,那里边可是有元婴老怪们都需要的东西。”

  彭彬说着眼睛发亮道:“所以我打算,抢下金沙岛之后,起码也要去那三大岛屿中的秘境里面转转,看看能获取到什么机缘。”

  “距离今年的岁缴还有两个多月,应该够干掉金老鬼的了。”彭斌握了握拳头,他来到连云海域之后就只在两个人上吃过亏,一个是那个宗门的金丹期修者,另外一人就是金圣达了。

  “大哥,对方可是金丹中期的高手,你有把握吗?”方逸有些担心,如果金老鬼是金丹初期的修者,方逸还能帮得上忙,但对金丹中期的强者,方逸纵然攻击力强大,在战斗中也不会对彭斌有太大的帮助。

  “哈哈,要不说你们来到及时呢。”彭斌道:“我这功法中,倒是有一招可以对付金圣达,不过这招对神识影响非常之大,我没把握。”

  “不过只要我转修了司徒魔尊的功法,不用以神识压制那邪功侵袭,再要施展那招就没什么问题了。”

  “对了,老弟。”彭斌看向方逸道:“你确定能斩杀金丹初期修者?”

  方逸点点头道:“可以,不过也有局限,距离不能太远,我只有一招之力,一招干不掉对方,那就是我死了!”

  “我和老龙可以在旁边协助。”小魔王道:“如果只是对付一个金丹初期的话,问题不大。”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一会儿我就开始闭关,转修司徒魔尊的功法。”彭斌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他以前在连云海域都是单打独斗,吃了不少被对方围攻的苦头,现在方逸等人到来,彭斌也算是有了帮手。

  当天晚上,彭斌开始闭关,转修司徒魔尊的功法,彭斌对这功法上手极快,在闭关的第一天,体内灵力就开始慢慢转化,灵力之中的煞之气也在慢慢收拢炼化着。

  足足一个月后,再度出现在甲板上的彭斌,已然像是了变了一个人,修炼那魔功导致环绕体的煞之气全部消失,像是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金丹期修者。

  “大哥,感觉怎么样。”方逸感觉到了彭斌的变化,出声问道。

  “哈哈,很好,非常好。”彭斌哈哈一笑,道:“的确如功法中描述的那样,对神识不再有影响,心中杀意也降低了很多。”

  “你给我的魂花花瓣也是好东西,我服用了一片,神识明显有了增长,金圣达那老鬼,这次必死无疑。”彭斌此时信心十足。

  “那咱们现在就去金沙岛,这一个月在海上飘着,太憋闷了。”小魔王挥舞着拳脚道。

  “还是你懂我。”彭斌冲着小魔王伸出大拇指,方逸摇头无语,小魔王和彭斌倒真是臭味相投,小魔王上不少的坏毛病都是被彭斌给教导出来的。

  方逸设置好了前往金沙岛的航线,三天之后,就回到了金沙岛海域,远远的可以看到岛屿上的金沙城。

  彭斌依旧是凌空立于海边,声音中凝聚着灵力喊道:“金老鬼,还不出来受死。”

  方逸和龙旺达、小魔王则是纷纷立于彭斌后,静静等待着。

  没有等待太久,金圣达和上次那位金丹初期修者飞掠而来,反正这金丹初期修者已经暴露,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金圣达看向彭斌,神识扫过方逸龙旺达和小魔王,嗤笑道:“姓彭的,这些是你找来的替死鬼?”

  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后期,还有一个半步金丹,在这种级别战斗中,和炮灰也没什么区别,上次金圣达受到方逸影响,只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

  “老鬼,少说废话,受死吧。”彭斌冷哼了一声,黑色长刀横斩,刀光带着丝丝黑色雾气将金圣达笼罩起来。

  “还是这手段?一点进步都没有,今天看我斩你!”金圣达周被凌厉包裹,轻松抵挡住了这些刀光和黑色雾气的侵袭,金色飞剑一分为七,围攻向彭斌。

  与此同时,那金丹初期修者也cāo)纵飞剑斩向彭斌后背方向,前后夹击之下,彭斌顿时显得有些慌乱起来。

  “看来咱们是被他们给小瞧了。”方逸摇了摇头,忽然高声喝道:“你的对手是我!”

  说着话,方逸的本命飞剑化作一道银光,挡住了那金丹修者的飞剑,两剑交击,一股巨力将方逸撞飞了数百米远,显然境界上的差距,让方逸还不是这个金丹初期修者的对手。。

  “小辈,找死。”看到方逸拦住了自己的飞剑,那个修者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喝,手一扬,三道银色剑气飞出,干脆将小魔王和龙旺达也都罩入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

  “说了你的对手是我!”方逸冷哼一声,三道庚金剑气飞出,抵挡住了金丹初期修者的三道剑气。

  “嗯?”看到这一幕,金丹初期修者不由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只是随手释放出三道剑气,但每一道剑气的威力也都是金丹期的攻击强度,却没想到被那个筑基中期修者,竟然以同样三道剑气就抵挡了下来。

  “有些本事,筑基中期的修者,居然有着半步金丹的实力。”那金丹初期修者立刻重视起来,也不再管彭斌,驾驭本命飞剑向方逸杀来。

  方逸本命飞剑迎上,同时分出一道剑光刺向那金丹修者,方逸的本命飞剑和那金丹初期修者的飞剑磕碰在一起,被撞飞了开来,那金丹修者的飞剑被微微阻滞,正要继续攻杀方逸,却见方逸周环绕着四色光罩直接撞向那柄飞剑。

  金丹修者的飞剑先是被方逸的本命飞剑阻滞,威力本就降低了不少,现在再撞上方逸瘦的四色光罩,结果只破开了两层光罩就再无后劲,而方逸撞开金丹修者的本命飞剑之后,和那金丹修者的距离也快要接近了寂灭的攻击范围。

  “这怎么可能?”

  金丹初期修者见自己的本命飞剑被一个筑基中期修者挡住,顿时吃了一惊,不过眼睁睁看着方逸朝着自己急冲而来,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心中想着,那个金丹初期修者正准备调用周围的天地灵力束缚住方逸,却突然感觉到体传来一阵酸麻,连神识都被麻痹了一下,然后紧跟着就看见一个黑衣少年挡在了自己的前。

  “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魔王的影陡然消失,紧跟着就见方逸手持飞剑一剑刺来,耳中听到两个字:寂灭。

  方逸的剑尖所指方向,剑气喷薄,空间震dàng),一阵空气波动般的剑气,轰击在那金丹初期修者上。

  那金丹初期修者眼见剑气爆发,立刻意识到了不妙,想要躲闪时发现周边空间都在震dàng),根本无法躲闪,只能以灵力抵抗似乎连空间都能撕裂一般的剑气。

  “这是什么剑法?竟然能越阶而战?”

  仿佛亿万道剑气轰击在上,金丹初期修者先是体内腑脏被震碎,紧跟着失去灵力支撑的躯,被其余剑气冲击的支离破碎,甚至都没能来得及金丹自爆,那个金丹期修者就泯灭于剑招之下。

  “走。”

  一剑斩杀了这个金丹初期修者,方逸吞服了两粒复元丹,和龙旺达小魔王三人同时飞掠向海面,在距离海面还有二三十米处,一艘海船突兀出现,将方逸三人笼罩进去,与此同时,一道金色剑光轰击在了船只的防御阵法之上。

  “轰隆!”船只被金色剑光轰中,加速砸落在海面之上,激起阵阵海浪。

  金圣达眼睁睁看着方逸施展寂灭斩杀了自己这位金丹初期境界的属下,顿时心中惊恼,腾出一道剑光想要斩杀方逸,却没想到方逸还在空中就取出了船只,并开启了防御阵法,躲过一劫。

  “还有心思担心别人。”彭斌咧嘴一笑,虽然已经知道方逸能够斩杀金丹初期修者,但是亲眼看见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尤其是那如撕裂空间般的剑气,就连彭斌都感觉到心悸。

  那金丹初期修者一死,彭斌再无顾忌,抽后退出近千米,将黑色长刀横卧手上,口中爆喝:“五鬼噬魂。”

  金圣达见到彭斌抽后退,以为是四人斩杀了一位金丹初期就又要遁逃,立刻飞掠跟上,然后就见彭斌上,猛然爆出五道黑色灵力,向他笼罩过来。

  “又是这些东西。”金圣达冷哼一声,以灵力遍布周抵挡,任由那五道黑色灵力攻击。

  “呵呵。”

  彭斌看着金圣达轻蔑一笑,体一震,五道黑色的灵力直接穿透了金圣达的灵力防御,从他的体中穿透而过,金圣达只觉得灵魂震颤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神识在这一瞬间像是被冻结住了。

  在金圣达体一顿的同时,彭斌已经掠到了金圣达的后,一道刀光划过金圣达的脖子,只见金圣达脖颈处出现一道红线,然后头颅滑落,鲜血喷涌而出。

  彭斌顺手抄了金圣达上的几个储物袋,飘落于船头甲板之上。

  “方逸,你那招剑法可真是厉害,估计连我也扛不住。”彭斌掂量着储物袋笑了起来,斩杀了强敌,此时彭斌的心自然极好。

  “大哥这五鬼噬魂也是厉害,直接攻击神魂,物理防御都没有用处。”

  “你们两个就别互相吹捧了,恶心不恶心。”小魔王道:“还不快看看有什么东西。”

  “就你着急。”彭斌抖落开储物袋,甲板之上立刻堆成了一座小山。

  “才五千多块上品灵石。”小魔王陪撇嘴道:“我以为中岛岛主都富的流油呢,怎么全都是灵石,你说的秘境中的宝贝呢?”

  “这魂花不就是嘛。”

  彭斌摇了摇头,说道:“有些岛主从密地之中得不到宝物,就只能从其他中岛岛主手中花费大量灵石去求购宝物,好凑齐岁缴,看来金老鬼也是个穷货,从秘境中没能得到东西。”

  彭斌又拿出了一个储物袋,说道:“看来这金沙岛主今年也是想挤进岁缴前十,前往三大岛的秘境。”

  彭斌递过一个储物袋给方逸:“看看,光魂花花瓣就有三百多片。”

  “三百多片魂花花瓣?”方逸闻言吃了一惊,他可是亲自去过了那片丛林密地,知道要想获取到三百多片花瓣究竟有多么困难,不知道是多少筑基后期修者用命堆出来的。

  “这是金沙岛岛屿的控制阵盘。”彭斌拿起一个阵盘,说道:“这东西必须有金丹期的修为才能炼化,就归我了。”

  “这些储物袋中,都是岁缴的宝物。”

  彭斌的神识从另外几个储物袋扫过,脸上露出喜色,说道:“这金沙岛主也真是下了本钱,应该是攒了几年的宝物都用在今年了,想要争取前十的位置,没想到便宜了咱们。”

  “走,上岛吧,金沙岛属于咱们了。”彭斌笑道。

  “大哥,能不能缓缓。”方逸苦笑道:“我现在神识几乎全部耗尽,倒是让我打坐恢复一下。”

  又一次施展寂灭,况比斩杀钟沛的时候又好了些,已经不影响御剑飞行,但是想要再次战斗,就必须要恢复部分神识才行,方逸不知道上岛之后是否还会有战斗,所以恢复修为才是当务之急的事。

  “好,反正金老鬼已死,上岛也不急于一时。”彭斌道。

  在金沙岛周围海域飘dàng)了一天,方逸恢复了部分神识,四人这才进入到了金沙城之中。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