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相遇(下)

  “是大哥!”听到那笑声,方逸立刻分辨出来是彭斌的声音,眼睛不由亮了起来,来到混乱之岛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终于让他没找到了彭斌。

  循着声音望去,距离他们几十里外,一道高大人影凌空而立,手中一柄黑色长刀,刀身之上有丝丝黑色雾气缭绕。

  方逸刚要驾驭飞剑过去,就听到另一个声音怒喝道:“彭斌,有种你就别跑。”

  随着那喝声,一道流光从金沙城方向瞬息而至,在距离彭斌千米之外的地方停下,正是金沙城的城主金圣达,看到此人出现,方逸和龙旺达还有小魔王,顿时停住了身形。

  见到金圣达出现,彭斌咧嘴一笑:“金老鬼,这次学乖了,不用我毁你岛屿了?”

  彭斌靠着海边的便利,虽然屡次战败,但都能顺利遁逃到海域之上,所以这几次彭斌再来到金沙岛海边叫阵,金圣达都想置之不理,但是他不出去,彭斌就围着金沙岛外围大肆破坏,直到逼他出来为止。

  “亏得你也是个金丹修者,做事怎么如此瞎做?”金圣达怒火中烧,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本命飞剑祭出,那柄金色飞剑像是直接跨越了千米的距离,一出现就已经到了彭斌身前。

  “老子就是下做了,你能耐我何?”彭斌手握长刀,凌空一劈,金圣达的本命飞剑被刀光劈中,偏离了原本的方向,顺着彭斌的刀光,丝丝黑色雾气向着金圣达笼罩过去。

  “又来这一招,你那功法对我无用。”金圣达冷哼一声,周身升腾起一圈以灵力形成的防护罩,抵挡住了彭斌长刀释放的黑色雾气,操纵着本命飞剑继续杀向彭斌。

  面对疾速飞来的金色飞剑,彭斌不闪不避,待那金色飞剑近身,横刀一斩,刀身砸到金色飞剑之上,将飞剑砸飞出去,彭斌顺势飞掠,千米距离转瞬及至,手握刀柄斜斩。

  金圣达手掌横推,自身灵力喷涌而出,彭斌的长刀被金圣达灵力包裹,立刻迟滞下来,与此同时,金色飞剑折返而回,刺向彭斌后脑。

  “妈的,我就不信干不死你!”彭斌催动灵力,长刀瞬间爆发出一团黑色雾气,冲散了金圣达的灵力,继而向金圣达笼罩而去。

  金圣达的灵力溃散,彭斌的长刀再无阻碍,向脑后一背,任由金色飞剑撞击在刀身之上。

  “轰隆!”一声炸响,刀剑相撞的中心,扭曲的空间像是水面一般,泛起一层层涟漪向四周飘荡开来。

  “这就是金丹中期修者的实力么。”

  此时,方逸三人的船只距离彭斌和金圣达交战的地方还有近十里的距离,单单这刀剑相撞的余威冲击过来,方逸都感到一阵阵心悸。

  “本来我还想去帮忙的。”方逸苦笑道:“现在看来,金丹中期级别的修者战斗,根本没有咱们插手的余地。”

  “才一年不到的时间没见,想不到彭老大的实力已经到达了这种地步。”龙旺达也是摇头惊叹。

  借着刀剑相撞产生的冲击力,彭斌速度突破极限,一拳击向了金圣达,金圣达连忙举拳格挡,拳力交击之下,两人均是向后倒飞出去了数百米。

  “啧啧啧,金老鬼,你的实力有下降啊,是不是最近把力气都用在女人肚皮上了。”彭斌摇头嗤笑道。

  “姓彭的,少呈口舌之快,你若有胆,就和我到生死台上一战。”金圣达金色飞剑悬浮于身前,摇摇指着彭斌道。

  “好啊,只要你能挑战我。”彭斌无所谓笑道。

  中型岛屿的岛主,可没有资格向岛屿上的修者挑战,而且彭斌压根就不算是岛民,他现在是混迹在混乱之海的海盗。

  “死。”金圣达眼中露出怒色,飞剑之上突然金光大盛,向彭斌袭来,彭斌长刀横斩,准备劈飞金圣达的飞剑。

  可就在这一刹那,那金色飞剑突然分化开来,化作七道流光分七个方向袭来,几乎将彭斌给包围了起来,封锁了所有躲闪的方向。

  “破!”彭斌面色凝重,大吼一声,体内猛的爆发出七道黑色气流分别冲向那七道金色流光,同时本人借着黑色气流阻挡住其中一道金色流光的时候,飞快的抽身向后退去。

  “咻!”一道银色光芒袭来,又是一柄飞剑,划破长空,同时一道人影阻住了彭斌的去路。

  “姓彭的,想不到吧。”金圣达冷笑道:“真以为你待在海边就安全了?”

  “属下拜见岛主。”这时候,又一道身影凌空站在彭斌的身后,对着金圣达的方向躬身道。

  “金丹初期的修为!”彭斌眼角瞥过,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没好气的说道:“原来是找了帮手,不过金丹初期有个屁用。”

  “姓彭的,今日你在劫难逃。”金圣达也不废话,心念一动,七道金色流光奔袭而至。

  彭斌没有和金圣达硬拼,身躯突然斜着飞了出去,向着那筑基初期修者冲去,同时手中长刀连连挥舞,抵挡着金圣达一分为七的七柄飞剑。

  只见彭斌后背聚集起一层厚厚的黑色浓雾,硬生生撞飞了那柄银色飞剑,银色飞剑被彭斌后背撞飞后一个翻转,继续袭杀而来。

  而此时,彭斌正面抵挡着金圣达七柄金色飞剑也越加吃力,每一次长刀和飞剑的撞击,都令他胸口发闷,腑脏震荡。

  “奶奶的,你们两个最好不要落单,不然老子一个个把你们给宰掉。”彭斌神识不断观察着四周,寻找遁逃的路线。

  “咻。”就在彭斌进退维谷的时候,一道厉芒划破长空,刚好挡住了彭斌身后那个金丹初期修者的飞剑。

  “大哥,走。”方逸本命飞剑挡住了那筑基初期修者的飞剑,而后脚踏剑光紧随而来,向彭斌神识传音道。

  “方逸?你小子怎么跑来了?”彭斌眼见是方逸,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就发现方逸竟然只是筑基中期的修为,眼睛不由瞪大了,什么时候筑基期的修者,也敢掺和到金丹强者的交锋之中?

  “别废话,快点到船上去,我挡不了多久。”方逸哪里顾得上和彭斌叙旧,体内三十六道庚金剑气尽出,也仅仅阻挡了七柄金色飞剑一瞬,紧跟着方逸的身形便被七柄金色飞剑刺过,直接在空中湮灭。

  但有了方逸的阻挡,彭斌已经飞掠至海面的船只之上,金圣达再想追击已然是来不及了。

  “又让他跑了。”金圣达心中气结,七柄金色飞剑合而为一攻向海面上的那艘船只。

  “轰!”

  海面掀起一阵惊涛骇浪,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非同小可,隔着阵法也有不少力量传递进来,但经过船只层层阵法削弱,传递进来的力量到也不足为惧,被防御阵法给吸收炼化掉了。

  混乱之海上有空间乱流,别说是金丹修者了,就是元婴老怪也不敢在海面上去追逐船只,片刻之后方逸等人乘坐的船只就驶入到海域深处,将金圣达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大哥。”方逸看着彭斌,向他胸口重重的锤了一拳,说道:“你可真能折腾,竟然到了金丹期了,咱们哥几个就属你修炼速度最快了。”

  “哈哈。”再见方逸和龙旺达,彭斌也是心中畅快,哈哈大笑道:“你小子也不错,才筑基期的修为,居然能使出化身来,还真把我给吓了一跳。”

  “老龙,你也不赖,已经到了半步金丹,打算什么时候渡劫?”彭斌打量了一下龙旺达,看出了他的修为。

  “短期内我可不打算渡劫。”龙旺达摇了摇头,说道:“根基不稳,强行渡劫失败的几率很大,我等等再说。”

  “奶奶的,你以为我想渡劫?当时也是被逼的没了办法。”彭斌苦笑着说道。

  彭斌最初登陆混乱之岛,可不像方逸龙旺达那般小心谨慎,而是仗着一身魔功大肆杀戮劫掠,修为很快就推升到了半步金丹的极限,不过彭斌这般行径,也终于是引起了众怒,遭来小岛上所有修者围杀。

  最终走投无路之下,彭斌做出了和钟沛同样的选择,引发金丹雷劫,并且最终渡劫成功,将那座岛上围攻他的修者屠戮一空。

  “这小子是谁啊?”和方逸龙旺达闲扯了几句,彭斌看向一旁站着的小魔王,面露疑惑的问道。

  小魔王仰头看天,一脸倨傲的说道:“就你这眼神,还金丹修者呢?”

  彭斌围着小魔王看了好一会,忽然一拍大腿,说道:“你是小魔王?你,你怎么化形了?”

  方逸和龙旺达面有惊讶之色,方逸道:“大哥,你能看出来?”

  “他虽然化形了,但还是以前那副德行。”彭斌手腕一翻,一瓶酒出现在了手中,冲着小魔王说道:“怎么样?上好的灵酒,要不要尝尝?”

  “你都被人追着屁股杀了,还能有什么好酒?”小魔王不屑的撇了撇嘴,有方逸这个会炼丹会炼器的金主在,他早就储存了不少好酒,哪里看得上彭斌拿出来的。

  “嘿。”彭斌立刻捋胳膊挽袖子:“以前打不过你我承认,现在老子已经成就金丹,还敢跟我顶嘴。”

  “咦?这是什么身法?”彭斌说着伸手就要抓小魔王,可是就在手掌要抓到小魔王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小魔王的身影突兀的消失在了眼前。

  “金丹又怎么样?”小魔王的声音从彭斌的身后传来。

  “这……难道是瞬间移动?”彭斌看着出现在方逸身边的小魔王,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算你还有点见识。”小魔王一脸的得意。

  “想不到咱们才一年不见,各自就都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彭斌感叹,然后又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混乱之岛?”

  方逸算了下时间,开口说道:“我们来的时间短,大概也就三个半月的时间吧。”

  “三个半月?”彭斌跺了跺脚下的甲板,说道:“那这艘船,是你们抢来的?”

  “大哥,这船和你还有点关系呢。”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龙旺达和小魔王脸色都有些怪异,这艘船的前主人,还曾经遭遇过彭斌的劫掠。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彭斌摆手道:“嗨,我打劫的海盗多了,哪记得那么清楚。”

  “彭老大,我和方逸在连云海域得到了一门功法,司徒魔尊留下的。”龙旺达顾不得说别的,先把获得司徒魔尊功法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将那玉简递给了彭斌。

  彭斌接过玉简翻看了一遍,不住的点头道:“这门功法看起来合理多了,虽然炼化他人修为的效率低了很多,但确实没有了那些负面影响。”

  “老龙,你这功法送来的可真及时。”彭斌挠了挠头,说道:“我现在时常都会感觉神识快要不受控制了,杀心也越来越重。”

  “既然如此,大哥你也别再去找金圣达的麻烦了,抓紧时间先将功法给纠正过来。”方逸知道彭斌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自己等人要是不来,估计他能和那金沙城的城主死磕到底。

  “对付那老鬼倒是不急。”彭斌道:“修炼功法也不急,倒是咱们这么久不见,当好好痛饮一番。”

  “你那破酒就别拿出来了。”

  小魔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筑基期海兽的尸体,扔到了甲板上。这只海兽重逾千斤,扔在甲板上使得船只都下沉了一些,这还是当初小魔王从那些筑基期海兽尸体中挑选的比较小的。

  “筑基期海兽?”彭斌眼睛一亮道:“你们几个胆子也是不小,居然敢去海域上猎杀筑基期海兽,难道就不怕碰到空间乱流吗?”

  “那次情况特殊。”方逸道:“那是在古林岛周围海域,刚好在那片海域的海底诞生了一株潜龙草,吸引了大量海兽聚集在一起相互厮杀。”

  任由船只在海域上随意飘荡,方逸四人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肉,聊着过往的事情,先是彭斌说,然后方逸又将他们来到连云海域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当听到方逸在古林岛上斩杀渡劫成功的钟沛之后,彭斌的眼睛亮了起来,问道:“方逸,你现在真能斩杀金丹期的修者?”

  “最多只能斩杀金丹初期的修者,而且我只有一击之力。”方逸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把寂灭这剑法的优劣向彭斌说了一遍。

  “大哥,你既已成就金丹,不知道今后有何打算?”方逸是希望彭斌跟他们回金鳌岛,但此时不同往日,现在的彭斌已经不需要依仗他来生存修炼了,还是要以彭斌自己的意志为主。

  “金圣达那老鬼是一定要杀的,先夺下来金沙岛,再徐徐图之。”彭斌眼中闪着寒光,说道:“混乱之海很适合我修炼,我想修炼到金丹后期再说别的。”

  “大哥,难道你打算一直待在混乱之岛不成?”方逸闻言皱起了眉头,混乱之海适合彭斌和龙旺达,但却不适合他。

  “那怎么可能。”彭斌果断摇头道:“我现在修为还低,等到金丹后期的时候,必然会遭来三大岛屿的重点监视,我要在那之前离开混乱之岛。”

  彭斌在混乱之岛已经生存了近一年之久,对于混乱之岛更深层次的规则也有了些了解,他知道自己以魔功吸收炼化他人修为的行为,必然已经传了出去,只不过自己现在的修为,还没有被那三大岛主放在眼中而已。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