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差距

  看着虽然被自己击退,但却是毫发无损的公冶晓,方逸站在空中摇头叹道:“金丹修者的确是不一样,这招差不多是我能用出的最强攻击了。”

  本命飞剑压缩成光点大小,再附着庚金剑气,借助星月隐藏后的一击,在方逸所学的剑法中,也就只有寂灭的攻击力比星月更强一些,可即使这样,甚至都未能刺破公冶晓凝聚的一团灵力,这个结果多多少少让方逸有些失落。

  方逸却是不知,看了他的这一剑,沈百川都是心中震惊,刚才隐藏在星月之中的本命飞剑,连他都没能察觉到,然后就看见方逸的本命飞剑好似从虚空中飞出,转瞬之间就到了公冶晓的眼前,连躲闪都来不及,似乎刚才那柄飞剑其实一直都隐藏在虚空之中,至于外面的点点星光和明月,都是种种掩饰罢了。

  对于公冶晓的实力,沈百川再清楚不过了,刚刚抵挡方逸飞剑那一下所释放的灵力,应该已经有公冶晓两成的实力了,也就是说,本来打算拿出一成实力和方逸切磋的公冶晓,被方逸本命飞剑逼的不得不拿出了两成的实力,而且还被轰的倒飞出去了几十米。

  “厉害,厉害。”正面挡住这一剑的公冶晓更是惊叹连连:“方道友你这飞剑上附着了什么东西如此锋利?”

  公冶晓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挡住方逸本命飞剑的那团灵力,其实不是被方逸的本命飞剑刺破,而是飞剑上附着的一层什么物质,方逸本命飞剑刺破公冶晓护身灵力的那一下,让公冶晓觉得自己附着在灵力中的神识都好像被割裂开一样。

  “来而不往非礼也,方道友,你也试试我的攻击。”用了两层的修为,公冶晓心中也生出一丝好胜之心,当下嘴角微微一笑,手中乌光一闪,出现一柄黑色长刀,轻轻一挥,一道刀芒奔着方逸斩来。

  “刀芒!”

  看到那把黑色长刀,方逸面色凝重,心神一动,一百零八道剑光围绕周身流转,然后在那刀芒就要斩到自己身体的时候,隐匿在周身剑光之中的本命飞剑,突然飞出抵挡住了那一道刀芒。

  但是公冶晓的刀芒威力是在太强,破开本命飞剑后又撞在了方逸环绕周身的剑光上,方逸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飞起的巨石给撞到一般,倒飞出去十几米,觉得体内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体内气血一阵阵翻腾,喉咙发甜,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脸色也变得苍白。

  “方逸,你没事吧……”下面观看的柏初夏看到方逸苍白的脸色,忍不住出声喊道。

  柏初夏还只有炼气初期的修为,对于方逸和公冶晓的战斗根本看不懂,但是看到公冶晓一道刀芒就将方逸给轰飞,然后方逸的脸色就变的苍白起来,她也不知道方逸受到的攻击有多重,会不会伤到,心中难免又担心起来。

  公冶晓却是待在空中微微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用手轻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这事怨我了。”

  原来,公冶晓见方逸剑法精妙,硬逼的自己拿出来两成的实力,结果轮到自己攻击的时候也同样用出了两成的功力,却没想到方逸的飞剑攻击威力不错,但是防御就差了许多,本命飞剑再加上护体的剑光没能挡住自己一道刀芒。

  “方道友,你没事吧。”公冶晓凌空飞行,来到方逸身边,拉着他的肩膀飞落回金鳌岛的山顶。

  “没事。”方逸苦笑一声:“看来我的实力比起金丹修者还是差了太多。”

  原本方逸还以为,自己的整体实力就算比不上金丹初期修者,应该也差不了太多,但是今天这一战也让方逸彻底清醒了下来,也算是真正认识到了金丹期修者的强大。

  “已经很不错了。”沈百川说道:“三弟比起普通的金丹初期修者还是要略强一些的。”

  按照沈百川估算,方逸现在差不多有了普通金丹初期修者三成左右的实力,但那只是以攻击力来说,要说防御,大概也就只有一成的样子,但即使这样,方逸在沈百川和公冶晓眼里也足够惊艳了。

  沈百川和公冶晓都是几百岁的人的了,在连云海域上不知道闯荡了多少地方,也遇到过不少所谓大宗门、超级宗门中的天才弟子,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天才可以在筑基中期时,就能够斩杀半步金丹修者的。

  更何况方逸现在的攻杀实力甚至都能达到普通金丹修者的三成,尽管防御弱了些,但是以他们的眼界看来,方逸绝对配得上‘金丹之下无敌’这种称谓。

  “方道友。”公冶晓也挑着大拇指道:“就你现在的实力,很容易就能加入到那些大宗门中了,而且还是精英弟子,估计就算是超级宗门,只要方道友愿意,也能有一席之地。”

  连云海域中的许多宗门,其实也常年吸纳弟子,有觉得自己足够优秀的,就可以去参加试炼考验,通过了就可以加入到那些大宗门或者超级宗门之中,有了强横的靠山不说,还能够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许多散修都盼望着能够通过这样的捷径一飞冲天。

  不过愿望虽然美好,但事实往往也很残酷,为了避免低阶弟子来参加试炼,那些在连云海域上真正能够称为霸主存在的宗门岛屿,对试炼的安排往往都十分凶险,修者死在其中的事情可谓数不胜数。

  这个事实也几乎告诉了所有人,修行路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捷径可以走,不是真正惊艳绝世的天才,也不会被那些超级宗门所重视。

  “我可受不得那些约束。”方逸此时胸口中的一口郁结之气终于吐了出来,苦笑着摇头道:“自由自在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想当初,可是连天霄城主申屠雄都亲自邀请过方逸加入天霄城,但是仍然被方逸拒绝了,为的就是没有约束,在方逸看来,一旦被宗门规矩束缚,修炼时就无法做到念头通达,对自己绝对是弊大于利的事情。

  “自由自在,呵呵。”沈百川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星辰,忍不住摇头轻笑了起来。

  能够丢下沈百天打理宗门,自己和公冶晓跑出来偷闲,就知道沈百川自己也不是个喜欢受拘束的人,但是自幼生长在宗门之中,少不了同门之中的勾心斗角和相互倾轧,一路摸爬滚打坐上了宗主的位子,以为从此可以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但没想到的是,自从坐上了宗主的位子,沈百川更绝的每天焦头烂额,这才感受到管理一个宗门究竟有多难,好不容易挖掘了一个林末出来,沈百川才得已和大哥、三弟轻松了几十年,结果林末还要弑师背叛,林末一死,所有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现在听闻方逸一句自由自在,沈百川才想明白,原来早在自己当上宗主的那一刻起,一切就都已经注定了,有些东西躲不开,逃不掉,注定要跟随自己一生。

  “方道友年纪轻轻,却是看的透彻,在这一点上我们都是不及。”沈百川说道:“方道友,龙道友,今日多有叨扰了,天色已晚,你们也早点歇息吧。”

  “哦,对了。”沈百川又道:“三天后我们再来,看看方道友炼制的丹药。”

  随着两个人的离开,柏初夏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一脸懵懂的女儿,又对方逸说道:“你真的没事吧,腑脏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没事了。”方逸本来也就是被震的气血翻涌了一阵,缓和过来就已经没事了。

  “金丹期的修者,真是可怕。”一旁观战暗夜豹看到公冶晓和方逸对战的这一幕,心中忍不住有些惧意,不自觉的身体向着方方靠了靠。

  “丢人现眼,你现在越来越像宠物了。”小魔王看着自己的小弟暗夜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f

  想想当初那只跟自己大战过一场的暗夜豹,再看看现在眼前这只小猫咪,小魔王真觉得有一种被人掉了包的感觉。

  龙旺达这时候拿出那个虚空兽皮炼制的酒壶递给小魔王:“喏,都给你了,花了将近三十块上品灵石,你可别偷喝。”

  从郑达李梦军和罗飞的身上大发了一笔横财,龙旺达也是狠了狠心,一下子买了近万斤的灵酒。

  虽然这些灵酒比不上给沈百川和公冶晓的,但是总体上也差不多了,也就是蕴含的灵力差了一些,口感上几乎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们现在也不用靠灵酒来修炼,只要口感够好就行了,价格上就便宜了太多太多,要不然龙旺达也舍不得一下子买上近万斤。

  “放心吧老龙,这酒我留着咱们上了混乱之岛再喝。”小魔王接过酒壶拔开塞子把鼻子凑过去深深吸口气,满意的盖上塞子,将其放入到了自己的介子空间。

  “咳咳咳。”小魔王一说混乱之岛,龙旺达立刻咳嗽起来,不由偷眼看看柏初夏。

  之前方逸曾经交代过他们,先不要提去混乱之岛的事情,所以小魔王一开口,龙旺达马上就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说道:“我先回去休息了。”

  “那啥,我有门功法要教小黑,也先走了。”小魔王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也是找了个借口拉着暗夜豹跑了。

  “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样子,我有那么不通情达理吗?”龙旺达和小魔王可不知道,柏初夏早就和方逸谈过了这个问题,看着这一个个的样子,柏初夏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在方逸腰间狠狠的扭了一把。

  “那不是正好?早嫌他们碍事了。”方逸哈哈大笑,抱起方方高高的抛上了半空,接住之后让方方坐在了自己脖子上,方逸知道这时候借助女儿转移话题是最好的办法。

  “高,爸爸,我还要更高。”坐在方逸的脖子上,小丫头一点都不害怕,两只手还拍着手掌笑着。

  “好。”方逸答应一声,伸手搂过柏初夏,脚下飞剑腾空,带着妻子女儿在夜空下飞行,方方坐在方逸的脖子上双手胡乱挥舞,显然是兴奋异常。

  柏初夏却是时刻盯着方方提心吊胆,生怕方逸一个不小心给女儿给甩下去,曾经的地球引力让柏初夏下意识的对天空有种畏惧感。

  回到山顶的屋子,满屋的月光草立刻吸引了方方,小丫头在屋里屋外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在哪摘了一株月光草带在了脑袋上,任由方方乱跑了一阵,柏初夏开始掐着时间督促小丫头洗漱睡觉。

  等到妻子和女儿睡下,方逸盘膝而坐,脑海中开始回放之前和公冶晓的那一战来。

  今天和公冶晓交手,让方逸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他现在才刚刚进入筑基中期没多久,攻杀方面就有了普通金丹初期三成。

  在真正了解了金丹修者的强大后,对于自己能达到现在这个水平,方逸还算满意,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是拼了命施展寂灭,金丹初期的修者起码也要重伤。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逸体内的灵力还在慢慢的增加,也更加的凝实,等到自己彻底稳固了筑基中期的修为,相信实力还能更进一步。

  只不过,今天也暴露了方逸最大的缺点,那就是防御太弱,公冶晓那一道刀芒,方逸要是先使用三色光罩,然后再使用本命飞剑和剑迷离这一招,倒是也能挡的下来,但是那终究只是公冶晓两成的实力。

  实力,终究是硬道理,接下来还要去混乱之岛,现在可没有时间让方逸慢慢修炼积累,如何才能在现有的基础上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才是最重要的。

  首先就是郑达李梦军和罗飞留下的十把上品法器飞剑,之前就有计划,将这些上品法器飞剑给融掉,炼制成一百零八把三寸小剑,以庚金剑气孕养,应该可以将自己现在的防御提升不少。

  然后就是孕养在死穴中的三十六道庚金剑气,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自己的三十六处死穴应该可以承受更多的剑气,可以尝试增强一下庚金剑气的威力了。

  还有影遁身法,相比较刚刚得到影遁身法的时候,方逸现在的灵力和神识都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尤其是灵力,算起来足足增强了几十倍,想来现在应该可以将影遁身法修炼入门了。

  最后,就是白虎所说自己的神识问题,按照白虎所说,自己想要更好的掌控白帝庚金剑,就必须要想办法提升神识,现在自己有了寒冰星髓,就可以炼制出神魄丹用来提升神识,再加上五神养魂丹,积累一些时间,应该可以提升到筑基期的极限了吧。

  接下来还要炼制一些丹药,而且现在有了蛟蛇筋,柏初夏的捆仙索也可以提升一下等级了,方逸盘算了一下,事情还真不少,看来修整的这段时间也是要在忙碌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