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偷袭

  “杀害三大岛的守卫,无异于挑战三个元婴期老怪!”此事一出,三大岛屿的主事人,立即将彭斌等人的行为和修为境界,通报给了其他人,以便于他们缉拿抓捕。

  “缉拿金沙岛岛主彭斌以及随行三人?”

  正在一上古宗门中探索的李青竹,突然感觉到身上的晶卡一震,拿出来一看,随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说那位三长老怎么对彭斌等人如此和善,原来这几人确实实力不俗。”

  李青竹是见过彭斌几人的,知道除了彭斌一个金丹初期修者之外,其余三人都是筑基期的修为,而彭斌带着三个筑基期修者能斩杀四个金丹期修者,说明方逸等人的战力,怕是不仅限于他们表现出来的修为。

  “彭斌一人竟然能斩杀四个同阶修者?”跟随他的那位修士叫做韩彬,听到李青竹的话后顿时吃了一惊:“连云海域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妖孽?”

  “不一定是彭斌一人做的。”李青竹摇了摇头,说道:“那三个筑基期修者修为也是不弱,其中那个筑基中期的修者,甚至斩杀过一位刚刚突破到金丹境界的修者,对于这样的妖孽,不可以常理度之。”

  暗月的情报中,记录了方逸在古林岛斩杀那个刚刚渡劫成功的金丹初期修者,对于方逸这个筑基中期修者的危险评级,甚至要高于小魔王和龙旺达两位筑基后期修者的。

  不过李青竹和韩彬两人都清楚,渡过金丹大劫,虽然已经成就金丹,但其实还是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比半步金丹时强不了太多,只有等到灵力完全恢复,境界稳固下来,才算得上真正的金丹修者。

  但即使如此,方逸的表现也足够让人吃惊的了,毕竟筑基中期和金丹初期相差了好几个境界,就像是李青竹,他站在那里让一个筑基后期的修者攻击,对方也未必能功法他的护身法力。

  “不过他们再怎么妖孽,这次怕是也难逃一劫了。”

  李青竹在混乱之岛多年,自然知道那三大岛势力之恐怖,且不说三位岛主都是元婴期老怪,单是隶属于三大岛的势力,就有多位金丹后期的修者,全力追杀之下,彭斌等人根本就无法逃出生天。

  “岛主,咱们要去追杀他们吗?”

  跟随李青竹的那个修者,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三大岛的缉拿信息中可是言明,谁能抓住或者杀死四人,可以得到元婴老祖赐予的功法一部,对于金丹期的修者而言,这个诱惑可谓是极大的。

  “彭斌早先就以金丹初期的修为斩杀过金丹中期修者,你真当他们那么好杀吗?”李青竹冷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不过三大岛屿发布的命令不可违抗,咱们还是先出去,等待虚空通道开启。”

  虚空通道,每隔十天开启一次,距离再次开启,其实还有五天的时间,本来也不急于这一时,但是李青竹对于进入这秘境时所发下的心誓也有些耿耿于怀,有便宜占不到等于是白给三大岛打工,他早就想趁机离开这个地方了。

  与此同时,另外八位岛主接到信息后也都立即停下了对当前秘境的探索,等待虚空通道开启。

  李青竹对追杀方逸不是很动心,但不代表其余的几个岛主不动心,在连云海域,金丹期几乎就已经到头了,元婴期老怪的功法对于金丹中期的修者来说,那等于是修炼道路的延续。

  方逸和彭斌等人虽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这四位守卫一死,肯定会引来三大岛的追杀,从现在起,除非他们逃出混乱之海,否则时时都要面临被追杀的危险。

  “镇雷号往返一次,大概需要六七天的时间,再加上虚空通道的开启周期,咱们大概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准备,就算是其他九座岛屿的修者过来,也要等五天后。”

  龙旺达计算了一下时间,各岛秘境是有开启时限的,在时限到来之前他们都是安全的,除非三个元婴老怪亲身前来,否则在这几天内倒是没有什么危险。

  “只要那几个老怪物不来,五天的时间,勉强够用。”方逸闻言点了点头。

  布置束缚阵和镌刻一次性传送阵盘很快,最复杂的是方逸想要在公孙正的府邸中再布置一座幻杀阵法,同时最好能够恢复厅堂内原本的幻阵,那可是连金丹期修者都要陷入其中的阵法。

  不敢耽误时间,方逸等人很快返回到了公孙正的府邸之中,并且将沿途的所有楼宇宫殿内全部布置了束缚阵,并且镌刻了数十枚一次性传送阵盘。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方逸以上品灵石和自己的一百零八道锋刃为根基,在巨石上布置了一座天罡地煞杀阵,本来方逸还想在天罡地煞杀阵中融入一座幻阵,但是几经尝试,却是没有成功,他终究是学习阵道的时间太短。

  这几天的时间,龙旺达都在帮着方逸布置阵法,彭斌和小魔王则是围着太虚宗转来转去,将上上下下诸多地方转了个遍,几乎将每一处都牢牢记下。

  五天时间很快过去,三十六位金丹修者齐聚到了第七座小岛的府邸之中,经由虚空通道抵达了太虚宗的山门外。

  除了九位岛主和随从外,每一处秘境还分别调派了两位金丹初期的守卫。

  “这彭斌真是能搞事情。”其中一位岛主有些恼火,道:“刚斩杀了金圣达,才当上岛主没几天,就干出袭杀守卫的事情,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总之是不想活了,居然将咱们全都给召集了过来,也算是给他面子了。”

  “一个金丹初期而已,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

  “好歹也斩杀过金丹中期,那个什么五鬼噬魂,还是有些门道的。”

  “还有那个方逸,居然以筑基中期的修为就斩杀过金丹初期,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要小心彭斌那能吸人修为的魔功,别给他当成了养分,所以我建议咱们每四人一组。”

  彭斌在混乱之海闯荡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也有了不小的名声,尤其是他的功法,让很多人都心生忌惮。

  本来还有一两位岛主瞧不起彭斌的修为,但是经此一说,顿时沉默了下来,这又不是三十六人围杀,在这秘境之中,可以躲藏的地方太多了,真要是被对方瞅准了机会逐个击破,怕是要不了多久,那彭斌就能靠着他们的修为晋级到金丹中期了。

  四人一组的话,刚好是一位岛主带领三位金丹初期修者,就算彭斌等人再有些什么手段,四位金丹修者也足矣应付了。

  “好,那就四人一组!”那个修为的话得到了在场众人的赞同,也不用刻意分配,每一座宗门秘境赶过来的修者刚好就是这样的组合。

  “我和我的随从两人一组就足矣了。”

  这个时候,李青竹突然开口道,同时对随行过来的两位金丹初期守卫道:“我与我这随从配合战斗多年,不习惯有旁人插手,还望两位道友见谅。”

  “随你们。”被人甩开,他们那个秘境的两位金丹守卫面有怒容,但也不勉强,正想要单独一队上山的时候,却被另外两位自觉实力较弱的岛主分别招揽了过去。

  “岛主,为什么要不要那两个守卫?情报中彭斌和那个方逸联手,也并不好对付。”上山途中,韩彬站在李青竹身后问道,面对修炼魔功又是同阶修者的彭斌,韩彬心里没有什么底。

  “为什么要对付彭斌和方逸他们?”李青竹回过了头,脸上露出一丝淡笑。

  “这可是三大岛屿的命令……”韩彬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李青竹。

  “出发前三长老怎么交代的?”李青竹轻声笑道:“三长老可是让咱们互相照应,我们不去围杀他们,算是关照了吧。”

  “你也说了那两人并不好对付,我们干嘛还要去打打杀杀。”李青竹看到手下仍然一头雾水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三十多位修者,又不差我们两个,在这里歇歇脚,看看风景不好吗?”

  “可是,三大岛屿的命令怎么办?而且还有元婴老祖的功法……”韩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功法那也要有命得到才行。”李青竹冷笑了一声,说道:“至于命令嘛,咱们也是搜寻了,这座山这么大,谁知道他们藏在哪里,说不定就在那棵树后。”

  李青竹飞剑一挥,一道剑气斩过,旁边一棵大树轰然倒塌。

  “可惜,没有。”李青竹两手一摊道。

  “走吧,去别的地方看看。”李青竹带着韩彬回到主路,并没有急着向上,而是随意又找了几个低阶弟子居住的地方,随手斩出几道剑气破坏一番,再逗留一会儿,才会继续慢吞吞向上。

  ---

  “这地方也没有,这几个人还真能藏。”有消极怠工的,也有真想抓到方逸等人去邀功的,翠湖岛岛主司马元带着手下的金丹初期修者,就在一路向上搜寻着,而且速度极快。

  “进去看看,有些修者擅长隐匿气息。”司马元中年模样,脸庞方正,如刀雕斧凿一般,两只眼睛凶光闪烁,似乎在捕捉猎物的踪迹。

  神识的确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司马元却是知道有人通晓气息隐匿的手段,躲藏起来神识根本探查不到,更何况,只要一个简单阵法,就能阻隔神识的探查,有些时候,还是眼睛更为靠谱。

  来到这座楼宇门前,司马元伸手一拍,两扇不知道什么材质打造的大门向厅内飞去。

  厅堂内空空荡荡,司马元迈步踏入其中,手下和另外两位金丹守卫也跟着进入其中。

  瞬间,司马元突然感觉到浑身压力骤增,紧跟着,识海之中像有什么东西刺入一般。

  司马元猛然灵力爆发,挣脱了那压力的束缚,识海中也恢复了正常,只见五道黑色气流袭来,司马元知道,这是彭斌的五鬼噬魂,连忙以神识护住识海。

  但是下一刻,司马元就发现自己判断错误。

  那五鬼噬魂,根本不是冲自己而来,而是飞向了身后三位金丹初期修者,那三位修者此时被方逸以神识化作的飞剑刺中识海,出现了短暂的眩晕,紧跟着,彭斌的五鬼噬魂透过三人的身体,三个金丹修者,一时间没了抵抗之力。

  彭斌一刀斩下其中一人的脑袋,随即两只手一手一个扣住了两个金丹守卫的头颅,开始吸收炼化起这两人的修为。

  “找死。”司马元发现被彭斌所骗,顿时恼羞成怒,一道方形乌光旋转放大,就要将彭斌笼罩起来。

  “轰!”一声巨响,方逸外围笼罩着四色光罩,周身环绕着一百零八道锋刃,阻挡在了司马元和彭斌之间。

  金丹中期修者的一击非同小可,四柄剑元化作的光罩瞬间破碎,一百零八道锋刃被那方形乌光轰中,立刻暗淡无光,方逸本人也是被轰的倒飞出去,胸中五脏震荡,气血翻涌,终究没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还没等身体落地,方逸立刻吞服下一枚疗伤丹药。

  “死。”彭斌周身一抖,五道黑色气流卷向司马元。

  彭斌此时已经将两个金丹初期修者的修为吸收了大半,眼看着方逸被司马元一击轰的受伤吐血,立刻杀了过来。

  面对彭斌的五鬼噬魂,司马元也不敢大意,神识护住识海的同时,尽量闪避那黑色气息,但偶尔有一道黑色气流穿过身体,司马元还是忍不住一阵发冷。

  相反,彭斌的这长刀对他来说倒没什么威胁,一方黑色法印抵挡住彭斌长刀攻击的同时,还能偶尔释放出一道道乌光,反倒逼的彭斌四处躲闪。

  “轰隆。”

  就在这时,司马元突然觉得周身被雷电笼罩,神识被麻痹了一瞬。

  “这都是什么人啊!”司马元想起了几人中有个方雷的修者可以操纵雷电之力,反身欲要袭杀小魔王,却哪里还有小魔王的身影。

  就在司马元神识被麻痹的瞬间,接连三道黑色气流穿过了司马元的身躯,一阵寒意自神魂深处蔓延开来,整个人的身体一僵,短暂失神的一瞬之后,司马元就觉得腹部有一丝凉意,浑身的灵力再也调动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彭斌一只大手笼罩向自己的头顶。

  没有了灵力支撑,司马元在彭斌手中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自己一身的修为和生机不断流逝,源源不断进入到了彭斌的体内。

  “居然就在这么死了……”司马元到临死前一刻,都不敢相信,自己堂堂金丹中期修者,还带着三个金丹初期,竟然连几个回合都没走到,就败亡在对方手里。

  “走。”

  待彭斌吸收了司马元的一身修为,方逸抓起彭斌激发了手中的一次性传送阵盘,两人的身影再次回到了公孙正的宫殿之中,小魔王的瞬移比他们还快了一步,已经在宫殿中等候。

  “兄弟,你没事吧。”两人身影一出现,彭斌立即问道,他知道方逸刚才硬抗了一次那个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

  “无大碍。”方逸摆了摆手,尽管看起来脸色仍有些苍白,但是体内的伤患也的确好了大半。

  “金丹中期修者一击,果然恐怖。”方逸苦笑道:“我若是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估计就能勉强挡下这一击了。”

  “大哥你怎么样?又吸收了两个金丹初期和一个金丹中期,什么时候能够突破到金丹中期?”方逸问道。

  “也快了。”彭斌开口说道:“估计再吸收两三金丹中期就差不多了。”

  若是彭斌能够晋级到金丹中期,他们生存下去的把握就大了许多,方逸几人心中有数,一旦这里死伤过多,消息必然会传回混乱之岛,到时候说不定都会派遣金丹后期修者前来。

  彭斌心中也是着急,他也清楚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若是能将这里所有金丹修者的修为全部吸收,说不定就能够突破到金丹后期,到那时,就算真有金丹后期修者前来,他也不惧。

  当然,如此疯狂的吸收他人修为去强行晋级,对于彭斌也未必是好事,即使有司徒魔尊的功法,他也是需要时间来一一炼化这些修为掺杂的纷乱神识和戾气的。

  “司马元死了,他带领的三位金丹初期也全部陨落……”李青竹默然说了一句,司马元身死,心灯熄灭,镇雷号立即向其他八位岛主传去了信息。

  “什么?”韩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一位金丹中期和三位金丹初期,被彭斌他们杀了?”

  “我说了,他们几人并不好对付。”李青竹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心中有些猜想,但这个事实也是让他吃了一惊。

  “可是……那可是四位金丹期的修者啊!”韩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