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剑法

  “方逸,我们就在这儿等着吗?”

  使用了敛息术,气息全部收敛,不再暴露一丝一毫,方逸和龙旺达还好,小魔王有点坚持不住,以往使用敛息术,也只是把气息收敛到灵兽的级别,现在这敛息术,真的要跟装死差不多了。

  “方逸,这样真的管用吗?”龙旺达也有点心虚,现在灵力还没完全恢复,实在没有底气。

  “不知道,死马当活马医吧。老龙,复元丹准备好,随时准备战斗。”方逸也不知道究竟行不行,反正总比瞎跑来的实在。

  “还不如我去偷袭呢。”小魔王撇嘴道,“我用瞬间移动,过去给他一下子,然后我再瞬移走,打不死他我可以腻歪死他。”

  “可能还没等你给人家一下子,人家就先给你一下子了。”方逸说道,“你看看咱们在这儿多好,偷袭的绝佳位置,关键是看他们上不上这座岛。”

  方逸才刚说完,就听见郑达的声音喊道:“方逸,龙旺达,小魔王,我知道你们在这儿,出来吧,”

  小魔王刚要飞出去,被方逸一把拉住了,“干什么去,唬你呢。”

  这么近的距离,筑基后期修士的气息不难感应,筑基期的眼力也不错,小魔王顺着方逸手指的方向就看到郑达站在一块山石上,但却是在面向另一个方向说话。

  “他奶奶的,差点就被骗了。”小魔王悻悻说道。

  “轰。”就这时,郑达一抬手,剑光爆射,不远处的一块山石崩飞,李梦军也是有样学样,剑光四射,一瞬间山石树木乱飞。

  “还能这样玩?”

  方逸心中怒骂,现在已经知道了,郑达和李梦军肯定有人能追踪到他们的气息,现在气息消失了,这俩人干脆来个无差别攻击,管你岛上有没有人,先乱轰一气再说。

  “老龙,准备好,看来是藏不住了。”

  看着两人距离藏身的地点越来越近,方逸知道肯定是藏不住了,体内本命飞剑一分二,和之前战斗时一样,一把常态,一把逐渐压缩。龙旺达一手降魔杵,一手招魂幡,小魔王也早就早好了准备。

  “小魔王,待会儿我会用三把小剑撑起防护光罩,你要在光罩内随时准备着给老龙打掩护。”方逸叮嘱道。

  “好了,开始吧。”方逸陡然释放全身灵力,一道银光闪烁着雷电划过天空,直奔李梦军。

  “哼,终于肯露头了。”李梦军狞笑一声,飞剑划过一道弧线和方逸的飞剑对撞。

  “砰砰砰砰”

  两人的飞剑在空中瞬间对撞十余次,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这是怎么回事?”就在刚才,李梦军亲眼目睹了方逸的飞剑,要说攻击的变化灵巧,的确是超出了他和郑达,但是攻击的威力却远远不足,毕竟方逸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灵力的水准上还是差了太多。

  可是,这才一会儿的功夫过去,这飞剑的威力怎么比刚才提升了一个档次?

  方逸自己也是一惊,不过查看体内顿时明白了,原本体内取自黑水玄石的三道精纯灵力现在就只剩下了两道。

  本来自己怎么也控制不了的三道精纯灵力此时伴附着在了本命飞剑之上,另飞剑威力大增,堪堪有了筑基后期的威力。

  只是即便如此,方逸也只能和李梦军斗个不相上下,这还是加上御剑术之中的种种变化,至于极光,面对筑基后期的修者也只有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才可能有些效果。

  另一边,龙旺达手中招魂幡迎风而展,滚滚黑云笼罩天空,也笼罩住了郑达。

  郑达对于这招魂幡还真有点忌惮,这东西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神识。可是,他的飞剑每次要攻击龙旺达的时候,总会被小魔王以天雷珠给截下,偶尔还被小魔王进到身前感受一下雷光笼罩的爽快。

  虽然这东西对他造不成损害,但真就像小魔王说的,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

  把攻杀的目标换成小魔王,又被龙旺达的招魂幡影响,结果和之前一样,依旧只是斗了个平手,不过这次不一样的是,方逸根本没消耗什么灵力,倒是龙旺达又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老龙也没吝啬,一粒复元丹下肚,立刻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见分不出胜负,双方又再次罢手。

  “两位,送君千里仍需一别,就到这儿吧。”方逸心情不错,竟然和对手开起了玩笑。

  “姓方的,你别得意,咱们还有的斗,刚才龙旺达吃的那个丹药你们有多少?我给你们数着。”

  “不用数,要多少有多少。”方逸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是无所谓。”郑达说道:“我们反正也没什么事,就跟着你们了,有事没事找你们打一架,你们要是休息睡觉没准我们也去搞个偷袭。”

  方逸两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好啊,又不是只有你们会搞偷袭,看到小魔王了没?那小家伙速度极快,还有雷电天赋,最擅长搞偷袭。”

  龙旺达手拿招魂幡也说道:“我看啊,你们休息的时候小心身边有鬼。”

  “哼,人都不怕还怕鬼?”李梦军嗤笑一声,“我倒要看看咱谁熬的过谁。”

  两拨人分散开来,倒也没有多远,保持着飞剑攻击能有反应的一个距离,方逸闭幕盘膝而坐,打算再感受一下那三道来自于黑水玄石的灵力,可是却发现,附着在飞剑上的那道灵力已经没了,体内就只还剩两道灵力。

  方逸猛地睁开了眼睛,又缓缓闭上,生怕自己的异常举动引来那面的猜忌。

  “这黑水玄石里的灵气都是消耗品?”

  他有些搞不懂,难道这东西是消耗品?可是他也没去调动那道灵力啊,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虽然不知道这灵力具体能干什么,但要是知道会消失,方逸宁愿刚才自己也是服用复元丹恢复过来,也比消耗这样的精纯灵力要强。

  丹药还可以再炼制,但是黑水玄石这种东西却是可遇而不可求。

  “钧天,刚才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问道。

  “你是说黑水玄石的灵力被你的飞剑消耗了一道的事吗?”

  钧天鼎器灵说道:“可能是一种保护的机制吧,本来你是无法调动这灵力的,但是当你潜意识觉得危险的时候,可能潜入你识海的那个意念也能感觉到吧。”

  “这么说……”方逸沉默了一下,“首先是因为我自认为打不过那两个家伙,所以潜意识里的那道意念感觉到了,才把那道灵力附着在了我的本命飞剑之上?”

  “只是我的猜测。”钧天鼎器灵说道,“我观察了一下你的经脉,比之前又宽阔了一点,韧劲和强度也略有加强,应该是黑水玄石中获取的三道灵力有关。”

  “嗯?”方逸倒还真没注意这个问题,神识内视,果然看见自己体内的灵力在经脉中的占比变小了一点,而那两道黑水玄石的灵力正不受控制的在每条经脉内游走。

  “从这黑水玄石中汲取的最纯粹的能量,难道就是为了给我再塑经脉用的?”最终方逸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以后对上这两个家伙还不能害怕了,要不然三道灵气都不够用的。”

  毕竟,第一次交手耗费了全身灵力的七成才勉强退走,第二次交手身上本来灵力就没有完全恢复,没有一点担惊害怕的心思才奇怪吧。

  站起身,却发现小魔王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问龙旺达道,“老龙,小魔王呢?”

  “它说要在岛上走走,让我们不要担心。”

  “方逸,方逸。”正说着的时候,小魔王突然在远处大喊。

  只是喊方逸名字,也没说是干什么,方逸就知道了,这是不想让郑达和李梦军知道。

  和龙旺达两人走过去,就发现小魔王从一个山洞里探出半个头,“这里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

  又指了指另外一边,“他们不知道,咱们山洞里歇着,气息一收敛,让他们去偷袭吧。”

  这山洞口被树木花草遮住了一般,比较隐蔽,山洞不大,内部也不潮湿,人在里边待着也很舒服,小魔王也不知道从哪找来了几堆干草铺在了地方,坐上去还是舒服。

  “这地方不错。”方逸笑道,“小魔王干的漂亮,以后我们在暗,他们在明,就只剩下我们骚扰他们了。”

  “别说,这一追一逃的,还真累,方逸,小魔王,我先休息会儿。”两人一兽收敛了气息,钻进山洞,龙旺达找了地方盘膝一坐,开始恢复修炼。

  “小魔王,你受累看着点,我要看看一下我的识海了。”方逸心中总是想着那个意念,虽然不知道探查了多少次识海了,但还是决定再探查一次,当即也是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神识沉入识海。

  “你们两个……太没义气了吧。”小魔王看看龙旺达,看看方逸,恨不得扑上去抓花他们的脸。

  识海的最底层,方逸就像是个灵魂体飘荡在空中,看着这片空间。

  “方逸,方逸……”

  突然,方逸的神识‘听’见了一声声的呼唤,然后眼前空间变换,就见一个邋邋遢遢的中年人站在自己的身前,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衣服,蓬乱的头发,身背后背着一柄长剑,腰里还挎着个酒葫芦。

  “前辈是……”方逸猜测,这邋遢中年人大概就是在自己识海作祟的意念了。

  邋遢中年人并没有说话,看向方逸的目光中充满了慈祥,开口说道:“剑不是你那样用的。”

  “啊?”方逸一愣,剑不是那样用的,那还能怎么用?

  “御剑术,御剑术,只是御剑之术,主要是为了让你熟悉飞剑的感觉,而不是说,飞剑应该这么用。”

  方逸眼睛一亮,这前辈的意思是,御剑术之上,还有更高级的剑法?

  “我来教你。”邋遢中年人说了一句我来教你,然后身背后剑鞘中的飞剑出鞘,落在手中。

  “斩落月。”一剑上挑,寒光四耀,空间碎裂,整个天空都被劈成两半。

  “诛斜阳。”一剑斜刺,光柱直入天空,仿佛要把天给桶个窟窿。

  “一剑光寒。”一剑横空,银光照耀大地。

  “十九洲。”剑光闪耀,如同瓢泼大雨,覆盖天下。

  “走吧。”邋遢中年人说一声走吧,消失不见,方逸的神识竟然也不受控制的离开了识海底层。

  猛然睁开双眼,却发现周身已被汗水浸透。

  识海深处,邋遢中年人施展的几招剑法,连他在识海中观望都会不自觉生出一身冷汗,真难以想象,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法。

  “御剑术,只是御剑之术。”方逸细细品味着邋遢中年人的话。

  “那几招剑法,我竟然一点都看不懂。”方逸心生懊恼。

  不过嘴里却嘀咕着:“斩落月,诛斜阳,一剑光寒,十九洲”识海中一遍又一遍反复倒映着中年人施展这几招剑法的场景,努力领悟着其中的意境。

  “斩落月……”他自己都不知道,随着脑海中的放映,他嘴里一边嘀咕着,手上一边模仿者邋遢中年人的动作。

  “诛斜阳……”一遍又一遍,方逸的整个精神都沉浸在那意境之中。

  “方逸,方逸?你怎么了?”小魔王看着方逸魔魔怔怔的样子,忍不住趴过来拿小爪子巴拉着方逸的胳膊。

  被小魔王硬生生打断,方逸真是苦笑不得,说道:“我的小祖宗,你不碰我就完事大吉了,你知道你打断了什么吗?”

  等方逸再去脑海中寻找那种意境,却发现已经是空空荡荡,好像出现过,有好像没出现过。神识再次沉入识海底层,也是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了一点点影影绰绰的记忆,方逸差点都以为是自己魔怔了,还以为是自己做梦梦到的东西。

  好在,方逸还记得那几招剑法的名字,再有那影影绰绰的记忆,让方逸确信,自己的识海中的确有一位了不起的存在,还教了自己几招剑法。

  “斩落月,诛斜阳,一剑光寒十九洲。”方逸嘴角露出笑容,“还真是霸气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