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劫杀

  

  “想不到这么顺利,我之前吩咐郑达,只要有人出价竞拍,就跟他竞价,防止出现那些存在侥幸心理的人,想不到那位直接跟着一路竞价,以一千九百块上品灵石的价格拍下了黑玉剑,他们一行两人和一只妖丹中期的妖兽,其中那个拍下黑玉小剑的人貌似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天霄城金丹期驻地,天源客栈内,刘青山和封昱对面而坐,刘青山把玩着手中的传讯晶玉,拿着传讯晶玉说道,拍卖会上的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人传给了他。

  “筑基后期?也没什么,随手碾死而已。”封昱碾着手指狞笑,仿佛看到了几个筑基修者就是他手上的蚂蚁,被他碾死时的情形。

  ------

  安排妥当,方逸和龙旺达像没事人一样,带着小魔王拿着号牌领取了玄灵草、黑水玄石、黑玉小剑、玲珑花瓣,方逸还当场拿着黑玉小剑把玩了一会儿,才收进了储物袋。

  龙旺达收起了那个拇指大小的人偶,小魔王则是一下把玲珑花瓣吞到了体内的空间之中,没有直接服食,它也不知道这花瓣吃下去会不会陷入沉睡,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

  “老龙,小魔王,天霄城里有家不错的酒家,带你们去尝尝。”

  走出拍卖会场,方逸春风满面,像是遇到了大喜事,说道:“我跟你们说,那家酒楼的酒可不便宜,要不是今天高兴,我自己都舍不得喝。”

  “哦?那我们可要沾光了,我和小魔王可很久好喝过好酒了。”龙旺达呵呵笑道,任由方逸带着他们走街串巷,绕了几个圈子才来到了那家酒馆。

  “你看我这记性,绕了那么大圈子才找到,不过好酒不怕晚,保证你们喝了忘不了。”

  方逸的声音不大,也不小,要保证一直跟着他的人能听得到,这一路走来,他已经确定,的确有人在跟着他们,自己感知不到,应该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进了酒家对面坐下,要了些小菜三壶酒,小魔王站在方逸的肩膀上直接抱着酒壶喝。

  一口酒下肚,龙旺达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错,真是好酒,要说这天霄城真是好地方,只要有足够的灵石,真是要什么有什么。”

  “要妓院还有妓院呢,我就知道老龙你没忘了女修者的事。”小魔王在一帮讥讽道。

  “瞎说什么,什么女修者。”龙旺达一脸正色,“天霄城里禁止私斗,相比外面的混乱,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神经紧绷着,在这里住的这几天,浑身都舒畅多了。”

  “还是老龙会聊天。”方逸闻言笑了起来,嘴里顺着龙旺达的话往下接,“这好办,咱们再多住个几个月,好好享受享受。”

  “方逸,这里的客栈不便宜吧。”小魔王难得放下酒壶,“咱们的灵石不多了,省着点吧。”

  “喝你的吧。”方逸摸了摸小魔王,“你们俩只要别天天往这里跑,咱们的灵石在这里住几个月绝对没问题,放心吧。”

  “那可好,真是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龙旺达还伸了个懒腰,当晚,方逸便带着龙旺达和小魔王在一家客栈住下了。

  就这样,方逸带着龙旺达和小魔王在天霄城里吃喝玩乐,一直没有走的意思,看起来轻松自在,不过方逸的神经却时刻紧绷着,他还真怕监视他们的人耐不住性子在这里出手。

  第三天的时候,天源客栈里,刘青山和封昱坐不住了。

  “这几个家伙搞什么鬼,我可陪不起他们在这里待上十天半个月,明天我再不回去,就要惹得那位生疑了,这件事我可不打算再让别人掺和进来。”

  “我也是。”封昱也是苦笑道:“别忘了,我那岛上也有一位呢。你那边有没有心腹?”

  “倒是还有两个,一个在岛上,另一个出门办其他事情了。”刘青山道:“反正就是就是一个筑基后期,一个妖丹中期和一个筑基初期,两个筑基后期对付他们绰绰有余了。”

  “别,稳妥起见,我那边还有个心腹,也是筑基后期,让他明天来天霄城会合,慢慢陪着那小子玩。”封昱咬牙切齿说道。

  刘青山点点头,“三个筑基后期修者,倒是足够了。”两个人咬牙切齿,又没有办法,当天离开了蓬莱仙岛。

  七天,方逸和龙旺达和小魔王在天霄城里一连住了七天,期间大部分都是两人一兽在一起,不过为了确认对方的目标,他们也时不时的会分开走动一下。

  连续几天,方逸终于确认,对方的目标就是自己,回顾踏进天霄城至今的一幕幕,接触的人其实并不多,之前也没有被人盯上的感觉,拍卖会一结束,就被人盯上了。

  不用说,肯定是自己拍下的某件东西是对方想要的。总共就拍下了四件物品,不难排除,应该是黑玉小剑的问题。

  四件拍品中,只有黑玉小剑有人一直和自己争到了最后,而且只有一个人,有些事情捋顺了就显而易见,现在方逸就只剩一个问题不明白,就是黑玉小剑拍卖时如果自己不出价,这件物品就流拍了,为什么那人非要在自己出价后才开始竞价。

  或者说,那人也在等待最后的时刻,只是耐心比方逸好了那么一点,不过不重要了,只要出了蓬莱仙岛的海域,随便找个传送阵一走,等着对方追上来就真相大白了。

  街道上,正在闲逛的龙旺达突然对方逸说道,“方逸,现在感觉这天霄城也没什么意思,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我觉得也挺没意思的。”小魔王说道,“要是每天都能喝那家的酒还行。”

  “那快走吧。”方逸说道,“那就两壶就要一块上品灵石了,管不起你们。”

  “那……咱们就走了?”龙旺达问道。

  “走吧,这几天我开始有点心疼灵石了。”方逸掂了掂储物袋,“就这几天咱们就花了十一块上品灵石,受不了了。”

  一人一兽打定了注意,沿街而行,走起路来也是不疾不徐,出了天霄城,经过传送阵来到了海边,随便选了个方向乘船而行,方逸站在船尾,面向蓬莱仙岛,看着后面的一条条船只,分辨着一直盯着自己的那道气息。

  “不对!”方逸脸色变了,那个始终盯着他的气息找到了,问题是,那条船上站着三个人,全都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一个筑基后期,他有把握联合龙旺达和小魔王干掉对方,两个后期修者,他们三人配合起来也差不多能抗衡一下,但是三个后期修者,方逸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他身子不动,传音给龙旺达和小魔王,“老龙,小魔王,麻烦大了,对方是三个筑基后期修者。”

  “什么?三个后期修者!”龙旺达顿时一惊,差点喊出声来,他有些偏门的手段,有方逸和小魔王的配合可以极大的发挥威力,但是自身战力可是弱的很。

  “三个就三个。”小魔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还没和人类筑基后期的修者交过手,不过小魔王凭借自己的天雷珠和雷灵珠碎片,完全不怵筑基后期修者。

  方逸可没那么乐观,大脑在快速思索着,“不能就近登岛了,恐怕一上岛咱们就要被围了,在蓬莱仙岛的海域上还算安全,咱们得想想办法离开了蓬莱仙岛海域怎么办。”

  “干他们,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们。”

  小魔王彻底兴奋起来,“等咱们出了这片海域,停船等他们一会儿,我瞬移到他们船上先给他们来个雷电领域,然后趁他们发懵的时候,老龙就用上次那个什么镇魂音,再然后方逸你那个飞剑不是可以一化三吗,一人来一下,最后老龙再用那个什么招魂幡收尾,完美的计划。”

  听着小魔王的计划方逸苦笑,“真要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办了,你那个雷电领域自己也说了,范围越大威力越小,笼罩一艘船,你确信那威力能影响到人家?”

  “我的镇魂音也不能距离太远,要不也没什么作用。”龙旺达也说道。

  “我的飞剑一化三,但是威力要比极光弱很多,对筑基后期修者,怕是没什么用。”面对筑基后期,御剑术中也就只有极光有能力给对方造成伤害。

  “对了。”方逸眼睛一亮,“小魔王,你有没有办法带着老龙飞行,而看起来又像他带着你飞行那样?”

  “很简答啊,让老龙抱着我就行啊,看起来是他抱着我飞行,实际上是我驮着他。”小魔王不假思索回答道,这个问题对它来说太简单了。

  “有办法了。”

  方逸看着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那艘船,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传音给小魔王和龙旺达,“一会儿按照我的计划行事,说不定可以干掉他们其中一个。”

  船只没有选择周边的岛屿靠岸,而是穿过海峡向外驶去。

  “他们没靠岸?不打算使用传送阵离开?”船上,李梦军微微皱眉。

  “管他呢,追上去拿下拷问就行了。”另外一个叫关仝,和郑达一样是刘青山的心腹。

  “量他们也不出什么浪来,过了那片群岛,就算出了蓬莱仙岛的海域了,把船速提起来。”郑达看着那条小船已经在横穿海峡,当即加速了行驶速度。

  驶出了蓬莱仙岛海域,过了一片群岛,眼前是一片极开阔的海域,放眼望去,一片碧波海浪,望不到劲头。

  “前面的船只,停下,我怀疑你那船上有海盗!”

  海面上,李梦军声音凝聚成真气,穿过几里的距离,直接灌入到方逸龙旺达的耳朵里。

  李梦军一声喊,方逸他们的小船却是跑的更快了。

  “哼哼,还想跑?”关仝操控着船只全速前进,没多久就赶上了方逸他们的小船。

  “叫你们停下没听到吗?”

  “停船,信你的鬼才怪,怕是死的更快吧。”方逸收起了船只,脚底下出现一把飞剑,而龙旺达也抱着小魔王漂浮起来,像是要御空飞行逃跑。

  “还想跑?跑得了吗?”三人分别踏上飞剑腾空而起,围成一个三角形把方逸龙旺达和小魔王围在了中间。

  “说吧,你说你也没什么灵石,干嘛花一千九百块上品灵石拍个没用的小剑?”郑达凌空站在剑身上,双手环抱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方逸问道。

  对于筑基后期的修者来说,御剑飞行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时间久了太消耗灵力。

  “你就是拿着八百三十七号?”方逸反问道。

  “没错。”

  郑达显得很轻松,“一个筑基后期、一个妖丹中期、一个筑基初期,我劝你们还是别挣扎了,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说不定老子心情好放你们一条生路。”

  方逸双手一摊,“你想知道些什么?”

  郑达问道:“拍卖会后,你在凌霄城只住了七天,而且客栈也不怎么样,看起来不像是有灵石的人,那么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舍得花去一千九百块上品灵石去拍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东西。”

  “我说因为好看你肯定不信吧。”方逸说道:“我的确知道一点这东西的作用。”

  方逸说着,周身撑开了一层淡淡黑色的光罩,随机就收了起来,“我有两个问题想问,如果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这小剑有什么用。”

  “好,你问。”郑达痛快答道,在他看来,眼前这两人一兽已经死了,对死人就算说些秘密也无所谓。

  “第一,是不是我说了,你就能放我们一条生路。”方逸问这个问题,目的还是未了让眼前这几人放松,要让他们认为自己这边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郑达无所谓的摊摊手,“你们的命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只知道那玉剑的秘密。”

  “第二,竞拍的时候,我是等到要流拍前才出的价,加入我要不出价,你就看着它流拍?”

  郑达耸了耸肩,无所谓说道:“流拍就流拍吧,忘了告诉你,我们才是这黑玉小剑的卖家,你告诉我它的用途并归还给我,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原来如此。”一直困扰方逸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然后,骤变陡升。

  就见关仝周身突然雷光大作,整个人全身都被笼罩在雷电之内,紧跟着,龙旺达的左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金刚降魔杵,横在神奇,吐气开声:“啵!”一声轻响,郑达李梦军连同被笼罩在雷光内的关仝都觉得脑袋恍惚了一下。

  郑达和李梦军还好,只是瞬间就恢复了原状,关仝原本被小魔王的雷电领域笼罩,猝不及防下神识都被雷的一阵麻木,紧跟着就是龙旺达的一声镇魂音,炸的识海之中嗡嗡作响。

  就在小魔王行动的同时,方逸丹田处升起一点极亮的光芒,瞬息而至,从关仝的眉心一闪而入。

  紧跟着,龙旺达的身躯极速飞行,右手中招魂幡一裹,关仝的尸体从空中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