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会合

  

  “黑玉小剑?那是什么东西?”龙旺达看到方逸和小魔王一脸惊愕的样子,立刻意识到自己似乎是错过了什么。

  “老龙,前些天我和小魔王出去了一趟,机缘之下得到了两把和这个大小相同的小剑,一把青色,一把白色。”方逸也没隐瞒,把自己和小魔王去无人岛的事情说了一遍,除了雷灵珠碎片的事情之外,都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也该那陆海山倒霉,碰到小魔王这样的克星,要不然你想杀他也没那么容易。”龙旺达也是唏嘘,看了一眼小魔王,“你是从无人岛得了什么好处吧,一回来就找我切磋,还说修炼了什么神通,鬼话连篇。”

  “嘿嘿。”小魔王嘿嘿一笑,“老龙,你也不用难过,那次还真没适合你的宝贝,真要有合适你的,我跟方逸也不会吞下。”

  “你?方逸我信,你就算了。”龙旺达对小魔王的脾性摸的很透,只要是好东西,也不管用得到用不到,肯定先自己收起来,也就方逸还能从它口袋里掏出点东西。

  “也不知道这黑玉小剑到底是谁的。”方逸看着那图册介绍,“这上面写着,黑色玉质小剑,炼制者未知,材料未知,功效未知,品级未知,起拍价格一千块上品灵石。”

  “我也觉得诡异。”龙旺达道,“按理说,要是琢磨不透,不会标那么高的价格,除非卖家多少知道这小剑的价值。”

  “也可能是卖家根本无所谓,随便标个价格碰运气。”小魔王道,“方逸,你要不要拍下?”

  “我当然想拍下。”方逸点头,“虽然我现在也不太清楚这些小剑除了能有一点防护能力之外还有什么用,但是我觉得它们绝对不简单。钧天也说过,这东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炼制出来的,我总觉得,这些小剑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一千块上品灵石,还只是起拍价。”龙旺达咋舌,“咱们没有那么多上品灵石吧。”

  “没有。”方逸盘算了一下,“我这里只有几十块,之前苏子君答应我可以由宗门帮我拍下一件三百块灵石的物品。还有那卷御剑术,可以拍卖给剑宗,虽然现在知道那卷御剑术即便放在上古恐怕也不是凡品,但是现在能拍出个什么价格还真不清楚。”

  龙旺达和小魔王同时开口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俩本想说,手里还有一些上品灵石,可是想了想,几十块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干脆就没提。

  “也不是没有办法。”

  方逸笑道:“这里是天霄城,那些顶尖的大门大派几乎都在这里有商铺,还有自由集市,想买些天材地宝还是很容易的,大不了我找个安静的地方炼上几炉丹药,凑够一千块上品灵石问题不大。”

  复元丹的成本也就一块上品灵石,苏子君和苏子茂估算的拍卖价格是四百五十块上品灵石,自己手里还有六颗,就算是卖的便宜些,也足够拍下黑玉小剑了。就算不卖复元丹,钧天鼎那有的是丹方,随便炼上几炉,几千块上品灵石还是有的。

  要不是怕暴露炼丹的能力,就算方逸想拍下灵枢飞车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想想,这连云海域所谓的炼丹师炼器师地位崇高简直就是放屁,现在自己手里大把的上古丹方,还不是藏着掖着,哪敢享受这所谓的地位。

  “对了。”龙旺达突然似想起了什么,“方逸你说你开始根本无法控制那两把小剑,这黑玉小剑的介绍也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么,那个陆海山是从哪里得到使用青玉小剑的方法的?”

  “不清楚。”方逸摇头道,“他说这青玉小剑是得自某处上古仙人洞府,或许他有自己的机缘。”

  “可惜人已经死了,要是当时我在,把他的阴魂拿住,说不定可以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龙旺达摇头叹息。

  “切,死了就死了,方逸又不是没办法掌控。”小魔王撇嘴,人是它杀的。

  “算了,我们也该去和苏氏兄弟碰头了。”方逸站起身,把图册收进了储物袋,又看了一眼地图,确定了位置,招呼龙旺达和小魔王起身离去。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天机宗的商铺内。

  丁松手里又拿出一份地图和拍品图册,递给一个年轻修者,“这位道友,我见你就觉得亲近,也算是有缘,这是我自己画的天霄城地图,那些能拿出拍品的宗门都有固定的驻地,上边都标注着,也标注着自由集市的位置,这幅画就送给你了。还有这本手册,是这次筑基期修者拍卖会的部分拍品图册,想来对你有些用处。”

  那年轻修者自然是欣喜感谢,只是逛了一圈什么都没买,人家客客气气接待,想不到临走前还有个意外惊喜。等他远离了天机宗店铺,丁松微微叹了口气,嘴角又带了点笑容,“已经送出一百三十九份了,差不多三块中品灵石出去了。”

  这丁松,原本不过是天机宗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但是嘴甜又会办事,宗门内倒是也有不少人照顾着,获得的资源也远远超出了其他外门弟子。修为进境不算快,但也不算太慢,晋级筑基期后被收入内门,拜了宗门内一位普通长老为师。不知道是那位长老福缘到了还是丁松运气太好,拜在师傅门下没两个月,这位长老被派驻到了蓬莱仙岛的天霄城负责这里的所有事情,而丁松,作为这位长老门下最会说话的弟子,自然而然也跟了过来,看他这能说会道的样子,干脆把他给派来看着商铺。

  对于别人来说,这可能是个无聊的工作,天天与人说话打交道,劳心费神还耽误修炼,但是丁松并不这么想,他觉得这是他的机会。

  于是,参加蓬莱仙岛十年大拍的人陆陆续续来到天霄城之后,丁松就拓印了几百本拍品图册,又自己亲手画了天霄城内的地图。然后,以自己总结的一套选人模式,择机将这东西一份一份送出。首先,年龄不能太大,起码看起来是年轻人;其次,修为,至少也是要和自己同等修为;第三,不能太富;第四,待人接物不能傲慢无礼。前面两点筛选了修行的潜质,至于第三点,太富有的修者,根本不在乎灵石,更不会在乎区区一张地图和一本图册。

  这样一一筛选出来,以几块中品灵石的代价结下几百份善缘,将来只要能用到一人就可以赚个盆满钵满,退一万步讲,真的完全用不到,也就几块中品灵石,对他来说不算少,但也绝不算多。

  ------

  时间尚早,方逸、龙旺达和小魔王边走边逛,第一次来蓬莱仙岛的天霄城,难免要走走看看,也不算白来一趟。

  “专业定制法器,本店定制的法器保质保量,童叟无欺……”

  “来看看来看看,各类奇珍异宝,有需要的来挑挑选选了啊。”

  “本店商品两块上品灵石,所有商品,一律两块上品灵石。”

  方逸有种错觉,好像回到了世俗界的商业街,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叫买叫卖的方式都从哪学来的。

  “一件下品法器就要十块上品灵石,像还阳丹那样只够先天境界使用的丹药也要几块下品灵石。……”

  方逸摇头咂舌,看来上古留下的炼丹炼器的手法实在太少了。现在在连云海域,只要能炼制几炉丹药,最次的那种,的确是可以获得不错的地位,一些像布衣宗这种规模的宗门岛屿,都对这种等级的炼丹师炼器师求贤若渴,来了给个长老供奉不在话下。

  再有点本事的,可以炼制出法器、或者可以炼制出上得了品级的丹药,那就成了一些大宗门的拉拢对象,再好一点的,就要惊动八千大岛了。

  至于像方逸这样的,手中握着大量上古丹方、拥有灵器级别的炼丹炉、只要有材料,随手就可以把中品法器提升到上品法器的,真正暴露出来,要么被三大仙岛上的超级宗门圈养起来,要么就是死。

  “这里竟然还有妓院……”龙旺达看着前面一栋建筑,啧啧叹道:“难不成这里的妓女也都是修者?”

  “你去逛一圈不就知道了。”小魔王奸笑道,“听说有些魔道功法,可以采阴补阳,老龙你修为这么差劲,还不赶紧去补补。”

  “采阴补阳的功法的确是有,再怎么说我也是佛门中人,不淫邪乃是佛门第一戒律。”龙旺达正色道。

  “还佛门中人?”小魔王嘲笑道,“你那招魂幡里的阴鬼有几百了?”

  “两码事,佛家慈悲为怀,但也要有降魔手段。”龙旺达脸色微红,勉强胡诌了几句话混过去。

  “你们两个……”方逸把小魔王从肩膀上拎下来,“这街道上人来人往,你少说几句,别不小心吐露出什么秘密,再胡说八道给你塞背包里。”

  又看向龙旺达,“老龙,我看也没什么逛的了,要么看不上,要么买不起,还不如先找到苏子君苏子茂,去看看自由集市里可以淘到什么东西。”

  “早该如此了,我现在就一个感觉,穷。”这一路上,但凡龙旺达看上的东西,无一不是天价,这一趟转下来,狠狠刷新了一下三观。

  二十几公里的距离对于筑基期的修者不算什么,以方逸和龙旺达的脚力,要是放开手脚,也就是几分钟的事。但这天霄城内的修者川流不息,放不开手脚不说,看起来也实在别扭。即便如此,两人脚下发力,加快了些脚步,半个小时就来到了筑基期门派的驻扎区域。

  所谓的驻扎区域,就是专门规划好的一片区域,这片区域中,全都是客栈,大大小小,一片一片。

  “好壮观。”方逸一眼望去,这一片起码有数百家客栈,“这还只是一部分,只有小宗门或者筑基期的散修有拍卖物品的才有资格居住在这片区域。”

  “方逸,这边有图纸。”在这片区域的入口处,有一面墙按比例画着每个客栈的位置和每个宗门的分布。

  “在三区的流云客栈。”对于筑基后期的强悍神识,方逸只是稍一覆盖就看到了布衣宗所在的位置。

  确定了位置,没几分钟就来到了流云客栈,与苏子君苏子茂碰了头。

  苏子君见到方逸可谓是笑容满面,“方老弟,可把你给盼来了,你是不知道,你不来,我在这儿可是吃不香睡不着。”他这话倒是不假,但不是想念方逸,是真怕方逸带着家人走了。

  苏子茂也是长出了口气,“大哥,我就说没问题吧,是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行了行了,算我输了还不行吗?”

  苏子君苦笑,自从到了天霄城,苏子君就一直担心方逸会不会放弃金鳌岛走人,毕竟以方逸的本事就算去了大宗门也必定地位不低,获得的好处却是比在布衣宗多的多。反而苏子茂一点都不担心,觉得是苏子君想多了,为此两人还打了个赌,赌注是什么,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苏宗主,二岛主,实在抱歉,家里突发的琐事耽搁了几天。”方逸和龙旺达笑着和兄弟二人打招呼,小魔王则是窜上窜下打量起这家客栈。

  “不碍事,不碍事。”苏子君摆摆手,“来了就好,对了,一会儿让子茂带你们去自由集市转转,说不定能淘到什么好东西。”

  “大哥。”苏子茂偷偷拉了一下苏子君的衣服,“先捡着重要的说吧。”

  苏子君稍稍沉默,“好吧,咱们先上楼,方老弟,正有事和你商量。”

  “哦?什么事这么郑重?”方逸笑着问道,但脚步不停,和龙旺达跟在兄弟二人身后上了楼。

  “这里的房间都有隔绝法阵,声音、味道、神识都传不出去,不用担心被人偷听。”进了房间,苏子君对方逸说道,“方老弟,御剑术怕是不用拍卖了。”

  “什么意思?”方逸一愣,他知道兄弟俩还指望着拍出御剑术换来剑宗的庇护呢,怎么就变了主意了。

  苏子君文言苦笑,“方兄弟,这次的十年大拍和以往不同,改了规则。”

  “以往虽然也区分了炼气期、筑基期和金丹期的物品拍卖场所。但是这次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什么境界的拍品对应什么境界的修者,也就是说,无论你拿出来的丹药还是准备好的御剑术,都只能在筑基期拍卖场进行拍卖。而且筑基期的修者,也不能去另外两个拍卖场。”

  “而剑宗,这次压根就没有筑基期修者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