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切磋

  这种感觉十分诡异,明明脑子里在想象着着晋级筑基中期的强大,可是脑子里突然钻出一个声音让自己不能晋级。

  这让方逸有种精神分裂的感觉,互相矛盾的两个思维会交替出现,但是方逸很清楚的知道,对于晋级筑基中期这件事,无论是表面的想法还是深层的潜意识,方逸都可以确定是自己迫切需求的。

  可是,识海中的那个意念又是从哪来的?

  不要晋级!只要他想到晋级中期这件事,无论只是想想还是假装要付诸行动,那意念都会跳出来阻止自己。

  方逸敢肯定,绝对是有什么东西混入了自己的识海,可当他把自己的神识沉入识海,却又寻不到那意念的丝毫踪迹。

  这个发现,让他忍不住有些惶恐,他感觉不出那个意念对自己有什么恶意,甚至能感受到一点点的善意,可是,这东西就像是个定时炸弹一样,还是在修者最重要的识海当中,他甚至想到了哪天这个意念突然爆发,把他变成个傻子。

  “要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小魔王张嘴就是彭斌的口头禅,“方逸,我觉得你有一点不如彭斌,太瞻前顾后了。你说你又没什么办法,管它干啥,你该吃吃,该喝喝,该生孩子生孩子,不要理它就是。”

  方逸无奈苦笑,这趟出来,收获颇丰,但也留下了隐患,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不过仔细想想,小魔王说的也有些道理,修者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想要事事顺心,以自己的修为待在世俗界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你说的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认了。”方逸难得光棍了一把,也确实没了办法。

  “这就对了。”小魔王窜到方逸的肩膀上,贼兮兮说道,“走,咱们回去,我要好好调理调理老龙。”只是想想,小魔王都觉得浑身畅快。

  “得,老龙又要遭罪了。”略显无奈的同时,也叮嘱了一句,“小魔王,老龙好歹跟咱们一起走过来的,开始的时候或许有些私心,但是这么长时间过来,咱们早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切磋切磋可以,不要闹太僵。”

  “行了,我当然知道分寸。”小魔王不耐烦道,“我跟你说,不要老拿我当小孩子,我心里有数。”

  “行行行。”两人起身,方逸又回身看了一眼那副画卷,“这副画卷感觉也是个宝贝,我把它带上。”说着伸手就要去揭那副画卷,可方逸手才刚碰到那画卷,突然一团火起,瞬间那副画卷就化为了灰烬。

  “不是我干的。”小魔王见方逸看着自己,第一时间撇清了关系,“虽然我会用火,但真不是我干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方逸当然不会认为这火是小魔王放的,看着小魔王也是下意识的反应,有点寻求答案的意思。

  “看来在我神识沉入进去的时候就注定了这幅画卷的销毁。”方逸想了想说道,“可是,它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呢?”

  布置了一座岛屿,这间屋子还必须是修炼御剑术的人才有机会进来,神识沉入画中才有机会得到青玉小剑,方逸相信,那幅画卷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只是除了许许多多的碎片画面之外,方逸也没有得到什么具体的信息,想象不到这幅画究竟要告诉他什么。

  这次学了个乖,想不通就不再想,免得伤神又伤心。

  -------

  金鳌岛上,卫铭城和司元杰又凑到了一起。

  “还有两天就要去蓬莱仙岛了,你想好了没有?”卫铭城活动活动手腕,“我都快等不及了,方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当然想好了,是你自己心里打鼓吧。”司元杰反问,“你说你这一天问我好几遍,到底是谁没想好啊。”

  卫铭城哈哈一笑,掩饰掉尴尬,拍拍胸脯说道,“我当然没问题,我这不是担心你嘛,给你足够的机会反悔。”

  “我看你才想反悔呢,对了卫哥,等逸哥回来,你跟他说啊,我嘴笨。”

  “俩人嘀咕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柏初夏站到了他们不远处,商量细节的俩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啊?表妹啊,我这不是跟元杰聊聊这广阔天地嘛,没事,没事。”卫铭城赶紧拉了一把司元杰,怕他说漏了嘴,在司元杰耳小声边说道,“行,我说就我说。”

  “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好事。”

  柏初夏见到卫铭城,那真是一百个不客气,走过去伸手拽了卫铭城的耳朵就给拉到一边去了,然后对司元杰道,“元杰,他的话我不信,你说,你俩成天嘀咕什么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能拿出来当面说?咱们可是一家人。”

  ‘一家人’三个字有点触动了司元杰的某根神经,回想起来,自从方逸把他带到金陵,真是当做兄弟看待,这让从小孤身一人的司元杰心中多了温暖和牵挂。没有所谓的感动和感恩,就是把这里当成了家,把这里的人当成了家人,这种变化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就好像春风化雨般自然而成,然后水到渠成,且又刻骨铭心。

  “我……”司元杰内心松动,刚要说些什么,就听见旁边卫铭城一声爆喝,“小黑,赶紧把我外甥女放下,别带坏了她。”

  眼见着司元杰就要被柏初夏问出实话,卫铭城果断一声爆喝,祸水东引,把矛头指向了正在陪着方方玩耍的暗夜豹。

  果然,一提及女儿,柏初夏的精神瞬间就被带偏了,等她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卫铭城和司元杰的踪影,这俩家伙倒是跑的快。

  “哼,肯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柏初夏嘴里哼哼两声,然后注意力又到了方方的身上,有些挠头,这小家伙天天和暗夜豹玩的开心,太疯了,看不到一点向淑女发展的可能。看了看没什么大碍,柏初夏索性去找了龙旺达,毕竟这些日子都是龙旺达带着卫铭城和司元杰在周边海域转悠。

  “龙大哥,最近我总感觉我表哥和元杰有点不对劲,您最近带着他俩在周边熟悉,有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常?”见到龙旺达,柏初夏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没有啊。”龙旺达仔细想想,呵呵笑道,“弟妹多心了吧,两个人很好学,这些天来他们问了我许多问题,有我知道的,也有我不知道的,反正是流云海域的事,他俩都会问,我也是把我知道的几乎全都告诉了他们。”

  时间久了,龙旺达和柏初夏也换了称呼,柏初夏叫龙旺达龙大哥,龙旺达干脆就跟着彭斌一样叫柏初夏弟妹。

  “没有吗?”柏初夏又觉得自己疑心有点重,可想起刚才那一幕,她还是觉得两人有事瞒着大家。

  “我们回来了。”传送阵那边,一人一兽同时开口说道,紧跟着就听见小魔王的声音,“老龙,出来,切磋一下,切磋一下。”

  听见小魔王的叫嚣龙旺达也是苦笑,“小魔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个天雷珠专门克制我,还老切磋切磋,你这是要我老命啊。”

  “嘿嘿,我又修炼了新的神通,专门找你试试招。”小魔王咧嘴笑着,不过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点奸诈,接着说道,“放心,我不用天雷珠,灵力也压制到筑基初期怎么样?”

  “这样?”

  龙旺达心中顿时有些意动,要说小魔王屡屡欺负他,不想报仇那是假的,但奈何真打不过,现在它主动说不用天雷珠,又压制灵力,这样切磋一下感觉也挺好。

  方逸一看龙旺达的表情就知道这老头又上当了,心中为他默哀半分钟,口中却是说道,“都是自家人,差不多就完了啊。”

  “老大。”这个时候,暗夜豹带着方方也上了山顶,挨到小魔王跟前讨好。

  方方见到方逸立刻从暗夜豹身上爬了下来,张着两只小手往方逸身上跳,“爸爸,方方一直都很乖,抱抱,抱抱。”

  “好,抱。”方逸对于这个要求答应的很痛快,抱起方方问道,“有没有听妈妈话啊。”

  柏初夏看着方逸气嘟嘟道,“听话?她听话才怪了,现在让你宠的又是喝酒又是疯闹,这也就是小黑,换成普通的豹子估计不知道要被你闺女折腾死多少只了。”

  “哈哈,那也不是你闺女嘛。”方逸哈哈笑道,“虎父无犬女,我方逸的女儿怎么能跟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相提并论。”

  “好好好,你们都对,就我错。”柏初夏堵气道。

  方逸赶紧一把搂过柏初夏,“谁说你错了,孩子嘛,让她自由成长就好。”

  “那还不是说我错了?”被方逸搂着的柏初夏胳膊肘使劲怼了方逸的肋部几拳,这才消了火气,低声对方逸说道,“我跟你说,表哥和元杰绝对有问题,不知道他俩在密谋什么。”

  “放心。”方逸轻轻拍着柏初夏的后背,“卫哥和元杰或许有些小心思,但无大碍的。你还是看看老龙待会儿怎么受罪吧。”

  “小魔王还真修炼了厉害的神通啊?”柏初夏听方逸这么说,这才注意慢慢拉开距离的小魔王和龙旺达。

  “算是吧。”方逸点头,“小魔王这次的运气有点逆天了,碰到它,老龙也算倒霉。”

  “有热闹看了。”本来就没跑多远的卫铭城和司元杰这时候又跑了回来,站到了方逸旁边,卫铭城碰了碰方逸问道,“哎,这回又有什么收获?”

  “逸哥,小魔王是不是又得了什么好东西?”司元杰也是问道。

  “秘密。”方逸笑着两个字打发了两人。

  “切,不说就不说。”两人几乎异口同声说道,然后卫铭城躲开了柏初夏看贼一样的眼神,指着小魔王和龙旺达道,“看戏,看戏。”

  分开了一段距离,龙旺达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小魔王,你说你修炼了新的神通跟我切磋,那意思是不是就不使用瞬间移动啊。”除了雷灵珠,小魔王的瞬间移动也是大杀器,悄无声息就可以来到你身前,再加上小魔王本身的速度,让龙旺达颇为忌惮。

  “好,不用就不用。”小魔王答应的很干脆,“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啊。”

  龙旺达左手一伸,金刚降魔杵出现在手上,口中念念有词,降魔杵上隐隐有佛光闪现。然后右手一伸,招魂幡出现,霎那间阴魂缭绕,一边是佛光普渡,一边是阴鬼缠身,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这金鳌岛的山顶早已被方逸布下法阵,即便龙旺达拿出招魂幡也不会引来布衣宗其他人的注意。

  “小魔王,我最近也修炼了些东西,你也试试。”然后他左手中金刚降魔杵一横,口中轻吐,“啵!”

  一声轻响,却如同炸雷,在小魔王识海中炸响,猝不及防之下,炸的小魔王有些头晕,然后紧跟着,就觉得自己的灵魂有被拉扯出身躯的迹象。

  “雕虫小技。”

  小魔王识海中雷霆闪烁,立刻那股吸力消失无踪,紧跟着就见小魔王张口一吐,龙旺达身上陡然想起了隆隆雷暴之声,再然后,众人就见一道金光闪过,小魔王的利爪已经横在了龙旺达的脖颈前。

  “服,我服。”龙旺达吓的一哆嗦,那雷电虽然本身伤害不大,但是架不住这一击之下让自己全身麻痹,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可对于小魔王来说却足够要他命了。

  刚才小魔王利爪伸来的一刹那,龙旺达差点以为自己就要人头落地了,赶紧认输投降。

  “哼哼,你那佛音配上招魂幡倒也厉害。不过奈何不了小爷我,怎么样,考不考虑给我当个小弟?”

  “老大威武。”暗夜豹很配合的喊了一句。

  “行了。”方逸适时的出声制止,“老龙你也别上心,小魔王真是得了大好处,要不然不用雷灵珠和瞬移,它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得,说起来还不是小魔王的对手。”龙旺达苦笑,自己得到司徒魔尊的功法,可以吸纳他人灵力又没有什么副作用,自认为已经算是很逆天的际遇了,想不到始终被这小兽压制的死死的。看来等到十年大拍之后,自己得找个地方好好提升一下修为了。

  “不过话说回来,小魔王你那是什么?可以随意操控雷霆”龙旺达又细细想了一下自己的遭遇,看向小魔王的眼神有些不可思议了。

  “那是,小爷我可是上古神兽,操控雷霆什么的还不是顺手拈来。”小魔王又开始吹牛。

  方逸也不去揭穿,雷灵珠碎片对于小魔王来说是天大的秘密了,越少人知道越好,权当让别人以为是它自己修炼的神通吧。

  “为了庆祝小魔王修为精进,我建议抓上几只海鱼妖兽烧烤了庆祝一下。”卫铭城举手喊道。

  “终于还是要摊牌了。”司元杰心中忐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