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三百零六章 拒绝

  原本,三大圣地镇守着空间裂缝,虽然需要对抗从其他世界跨越过来的修者,但是同样,也能得到大量奇珍异宝,因此三大圣地便联手把持着这些空间裂缝,不为外界所知。

  可眼下,空间裂缝逐渐增多,三大圣地也有些吃不消,最终商议决定,从其他岛屿征兆金丹修者,和其他世界的金丹修者搏杀的同时,也有机会获取种种天材地宝。

  “什么时候开始向其他宗门公布此事?”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申屠雄问道。

  “三个月之后。”丁峰开口说道:“太上长老们的意思是,我们先前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资源,可以相应撤离一部分人了。”

  “同时,培养好那些天才弟子们,尽可能的增加金丹修者的数量,以应对将来发生的种种可能。”

  “太上长老们是不是预知了什么?”吴道炎问道。

  “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丁峰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终归是三大圣地太上长老们共同做出的决定,你们也可以回去询问自家的太上长老。”

  丁峰等人,只不过是三大圣地推出来的明面上的宗主,在宗内实际掌握话语权的人,却是那些身为元婴老怪的太上长老。

  ----

  七星岛上,方逸正在按照之前推演的方案布置阵法。

  “这里植入草木之灵。”

  方逸手中出现一株小草,这株小草似碧玉般清脆通透,从方逸手中滑落,半截草叶埋入泥土之中,顿时,以这株小草为中心,方圆数百米范围的绿植都似乎被注入了活力,一派勃勃生机之象。

  “一株草木之灵便有如此效果,看来,金鳌岛上也该种植几株草木之灵才好。”方逸也是第一次使用草木之灵,没想到对周围的植物影响如此之大。

  方逸能感觉到,草木之灵不仅加速了周围植物生长,同时也能增强种种灵草灵药的功效,只不过相比较其他五行宝物来说,草木之灵可就贵重多了,这一株草木之灵,便要五块上品灵石。

  相比较起来,黑水玄石、铁母精金、硫焱、息壤,加起来也就和草木之灵价值相当。

  植入草木之灵,又将另外四种五行宝物相继按照五行方位安置妥当,又再检查一遍,方逸便开始刻画阵图,将攻击和防御阵法合二为一,整座阵法,用去了二十一块玉牌镌刻阵图,同时,方逸还专门炼制了三柄极品法器级别的短剑作为攻击阵法的阵眼,这三柄短剑,也都被方逸融入了庚金灵力,防御阵法一旦遭遇围攻,三柄短剑便会将吸收到的天地灵气以剑气的方式予以反击。

  将攻防阵法布置好,方逸便以五行宝物为根基,布置好五行聚灵阵,阵法开启,五行聚灵阵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汇聚到各处阵眼之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卫哥,元杰。”布置好阵法,方逸将两人叫了过来,将阵盘交于他俩之后,说道:“阵法已经布置好了,只要没有筑基后期以上的修者来犯,七星岛便算是固若金汤了。”

  卫铭城炼化了阵盘,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种种妙用,惊叹道:“真的不用灵石,想不到还能这样布置阵法。”

  “我说方逸,你要是愿意受雇布置阵法,那些所谓的阵法宗师怕是都要失业了。”卫铭城和方逸开起了玩笑。

  连云海域中,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不靠灵石便可以运转的阵法,单凭这一点,方逸就比那些所谓的阵法宗师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以五行宝物为根基的阵法,我也是头一次布置,而且想要布置更高一级的阵法,宝物的等级相对也要更高。”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阵法只是最低级的而已,真正布置一座能够抵挡金丹修者的阵法,所需要的五行宝物,怕是有再多的灵石都难以买来。”

  像是这次采买的几种五行宝物,在连云海域并不算罕见,若是再高一两个等级,怕是三大仙岛上也未必有卖,而且价值也会增高许多。

  “另外你们要注意一点。”

  方逸继续说道:“平时无事,你们也可以将阵法关闭,吸收的多余灵气便会储存到那三柄短剑之中,若是储存的灵气足够多,触发阵法时的反击,便是连半步金丹修者也能杀死。”

  这座阵法最大的变化之处,就在于三柄融入了庚金灵力的短剑,配合上攻击阵法,威力极强,对于七星岛这种级别的小岛来说绰绰有余了。

  “元杰,打算什么时候去提亲?”一切妥当,方逸向司元杰问道。

  “我翻看了一下黄历,后天算是吉日,不如就后天吧。”司元杰已然不是当初那个羞涩的大男孩了。

  “我说兄弟,你这不是娶人家过门,只是提亲而已。”卫铭城忍不住吐槽道:“提个亲也要择良辰吉日吗?”

  “总比随便的好。”司元杰小声说了句。

  “哈哈,后天就后天,到时候我和大哥陪你一起去。”拉上彭斌,也是因为彭斌的修为在那里摆着,去到灵风岛不至于受了冷落。

  两天时间转眼即过,到了司元杰选定的日子,一大早,方逸和彭斌两人便和司元杰一同出发前往灵风岛。

  灵风岛距离七星岛算不上远,三人也没找传送阵,彭斌通过海图找到了灵风岛的位置,驾驭船只全速行进,仅仅用了不到三个时辰便到达了灵风岛。

  有修者引领了他们上岸,各自租用了灵马一路飞奔到达了灵风城。

  “这灵风岛,和布衣岛也差不多大小。”方逸望着前方的灵风城,感觉到阵法的灵力波动,对司元杰道:“这应该便是你们所说,灵风岛那位阵法师布置出来的阵法吧,确实不怎么样。”

  方逸仅仅凭借灵力波动,便能判断这阵法的优劣,和阵道中记载的种种阵法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

  进了灵风城,说明来意,便有修者将方逸等人让进了灵风宗之中,由于彭斌这位金丹中期的修者存在,灵风岛岛主上官鸿亲自出来迎接,口中道:“三位道友大驾光临,上官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上官鸿一身素青色长袍,身形高大魁梧,和彭斌相仿,也同样是中年汉子模样,脸上表情肃穆,不苟言笑,眉宇间沧桑尽显,显然为了灵风岛没少操心。

  相互介绍过后,彭斌顺手将准备的一些礼品奉上,道:“初次见面,略备薄礼,还望上官兄笑纳。”

  彭斌没有用道友这个称呼,而是直接改为‘上官兄’,也是为了拉近和对方的关系。

  “彭道友有心了。”上官鸿却似乎没有意识到称谓上的区别,客套了一句,安排下面弟子将礼物放置好,对彭斌和方逸道,“三位道友请随我来。”

  带着方逸三人穿过一道月亮门,到达另外一座院子,上官鸿领了方逸等人在偏厅落座,自己也陪着坐下。

  “敢问三位道友,此番前来我灵风岛有何贵干?”上官鸿坐下后开口问道。

  “上官兄明知故问。”彭斌道:“我们来,自然是为了司元杰和令女上官婉儿小姐的婚事。”

  “在七星岛时,我看两人情投意合,因此特来岛上为司元杰提亲。”

  “这样啊……”上官鸿沉默了一下,抬起头对彭斌说道:“这件事情,我也要征求一下婉儿的意见。”

  “这个自然是应该的。”方逸道:“婉儿姑娘和元杰的确两情相悦,想必没有什么问题。”

  “谈婚论嫁,终身大事,终是需要她自己点头才好。”上官鸿骨子中倒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吩咐下面弟子请了婉儿过来。

  一身鹅黄色衣裙的上官婉儿进入偏厅,一眼便见到了司元杰,神色间有些复杂。

  司元杰没看出什么不对,以眼神和上官婉儿偷偷打着招呼,上官婉儿却是没有理他。

  “婉儿,坐。”上官鸿指指自己旁边的座位。

  上官婉儿入座,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场面有些沉默。

  “咳……”上官鸿咳嗽一声,道:“婉儿,这三位道友今日上门提亲,这位司元杰小友想娶你过门,叫你来,也是要问问你的意思。”

  方逸和彭斌、司元杰都在等着上官婉儿点头,可没想到的是,等来了上官婉儿冷冰冰的两个字。

  “不嫁。”上官婉儿吐出的两个字之中,几乎听不出任何情绪,像是从傀儡口中说出。

  “不嫁?婉儿,这,这是怎么了?”听到这两个字,司元杰顿时如同傻了一般,方逸和彭斌二人也均感意外,这和之前在七星岛上的上官婉儿判若两人。

  “爹,没什么事情的话,婉儿先告退了。”上官婉儿起身告退,临走前向方逸等人行了一礼。

  “的确是婉儿姑娘没错。”彭斌神识传音对方逸道:“我刚刚探查了她的灵魂气息,的确是同一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方逸也有些纳闷,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一副模样。

  “我不信,那不是婉儿,刚才那个不是婉儿对不对?”司元杰情绪有些失控,也顾不得修为上差距,目光直接看向上官鸿,说道:“你把真正的婉儿藏在哪?我要见婉儿,我不相信……”

  “抱歉……”上官鸿没有搭理司元杰,而是站起身向方逸和彭斌说道:“各位的礼物我会差人送回七星岛,三位若是有意,可以留下游览一番灵风岛的景色,若是无意,便请回吧。”

  “区区薄礼,不劳上官兄费神,若是上官兄不喜,赏给下面弟子便好。”彭斌亦起身道:“头一次来灵风岛,我等便叨扰几日,还望上官兄不要嫌弃。”

  “无妨。”上官鸿拱了拱手,说道:“不过上官俗务缠身,这几日不便陪伴三位道友,还望海涵。”

  “已是叨扰,不敢多劳烦上官兄。”彭斌闻言哈哈一笑,这样的客套话他说起来丝毫没有压力。

  “告辞。”上官鸿说完转身离开了偏厅,留下方逸三人。

  “怎么会变成这样?”方逸皱起了眉头,说道:“婉儿姑娘神色间明显有些不对,难道是受了什么逼迫?”

  “我也想不通。”彭斌摇了摇头,说道:“如那老仆所说,若是上官鸿反对,早就不会再让婉儿踏足七星岛,如今这又唱的哪出戏。”

  “我们自己在这里瞎猜,肯定找不出答案。”方逸眉头一挑,说道:“上官鸿我们不熟悉,这件事怕也只有私下找到婉儿才有机会得到答案。”

  “不行,我要见婉儿。”司元杰突然起身道:“我不相信婉儿会这样对我,我一定要见她,要她当面和我说清楚。”

  方逸和彭斌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司元杰倒是找出了个靠谱的借口去见上官婉儿,是非对错,大家总是要说清楚才好。

  找来灵风宗弟子,说明情况后灵风宗弟子立即上报给了上官鸿,上官鸿表示他不会阻拦司元杰去见上官婉儿,但也警告三人,莫要仗着一身修为乱来,并明确告知,在灵风宗内,借助大阵之势,上官鸿有把握斩杀金丹中期修者。

  “呵,还敢威胁我。”听到上官鸿让人传回来的话语,彭斌冷笑道:“这什么鸟大阵,老子分分钟拆了它。”

  “大哥,我们又不是来打架的,也没打算乱来。”方逸摆了摆手,道:“还是快些让元杰去见见婉儿姑娘,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咱们也好对症下药。”

  晚上,一轮半月当空,上官婉儿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手肘杵着石桌,双手拖着下巴,仰望着天空中的半月怔怔出神,眼角有泪水滑落。

  “婉儿。”司元杰站在院子的门口,轻轻叫了一声。

  听到司元杰的声音,上官婉儿连忙擦掉眼泪,冷声道:“你来干什么?日间,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当然不清楚。”司元杰声音大了些,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爹逼你?”

  “不是。”上官婉儿果断说道:“是我不想嫁你了。”

  “不会的。”司元杰痛苦摇头,道:“刚刚我还见你流泪,你是不是有什么委屈?你告诉我?”

  “杰哥,现实一点吧。”上官婉儿道:“我都说了我不想嫁你,你还要怎样?终身大事,我思来想去,觉得我和你不合适,不行吗?”

  “不行。”司元杰猛的一把拉过上官婉儿抱在怀里,道:“我不相信这是你的真心话,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你放开我,放开……”上官婉儿在司元杰的怀中挣扎了一阵,可修为差了司元杰太多,挣扎不出,最后干脆趴在司元杰的怀里,低低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