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营救(中)

  西伯利亚地广物博,人口却是十分的稀少,有时候开上几个小时的车都看不到一个人,尤其是在严寒的冬季,无垠的旷野就像是个无人区一样,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生机似乎都被大雪给覆盖住了。

  沿途只能偶尔看到路边的一辆栋木屋,也都是被大雪覆盖的严严实实,没有人清理的道路积雪很厚,要不是宋艮的那辆车子上装了防滑链,怕是开不出多远就会陷在雪地之中。

  两个半小时之后,谢尔盖的车子在一片树枝均是光秃秃并且挂着冰的林地边停了下来,对车上的方逸和宋天宇说道:“今天没下雪,视野很好,我要是再往前开,就会被他们发现了,剩下的路,你们只能走过去了。”

  谢尔盖很清楚,自己从来都不是战斗型的佣兵,他在这次任务中的作用除了使用无人机给方逸二人提供情报之外,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说实话,对于方逸和宋天宇两人的这次行动,谢尔盖打心眼里不看好,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重返这个地方。

  “好,你在这里等我们,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方逸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出于角度问题,坐在驾驶位上的谢尔盖无法看到,当方逸的身体踩在松软的雪面上之后,竟然没有下陷半分,他就像是一根没有重量的羽毛一般落在了雪地上。

  相比之下,宋天宇的修为就要差了很多,他的双脚刚一落地,积雪就淹没到了脚面上,不过地面上的积雪可是能没到大腿根的,宋天宇的表现已经是常人难及的了。

  “哎,车上有滑雪板和手杖。”

  看到方逸两人直接就跳了下去,谢尔盖连忙喊道,他们原本就是出自俄罗斯的战斗部队的佣兵,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的熟悉,在雪地行动的工具也是非常的完善。

  “用不到那个。”

  方逸摆了摆手,也不见他抬脚,身形忽然出现在了三四十米之外,而当谢尔盖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后,原本车外的方逸和宋天宇,已经变成了雪地上的两个黑点。

  “这,这是上帝还是撒旦?”

  谢尔盖使劲的揉搓了下眼睛,当他的目光看到雪面上之后,整个人顿时惊呆住了,因为在两人离去的方向,只有一个人浅浅的脚印,而另外一人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

  在距离谢尔盖停车处只有十多公里的矿场锅炉房里,站立和坐着的有四五个人,其中站着的那个人光着上身,正用铁锹将面前堆成小山一般的煤炭往锅炉里送着,虽然屋内有好几个先天级别的进化者,但零下五六十度的低温,也不是他们能长时间抵御的。

  屋角处有一个铺盖,上面躺着一个人,即使盖着厚厚的被子,那人似乎还在瑟瑟发抖着,不知道是因为生病还是寒冷导致的。

  “秋野前辈,我们这次的目地到底是什么?”

  一个身材只有一米六出头,但却十分精悍并且长着一副亚洲人面孔的年轻人,一把寸许长的小刀在他的右手五指间飞快的旋转着,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的神色,看着坐在自己右侧的一个中年人。

  “青木君,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被称作是秋野君的中年人,从眼角到下巴处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或许这道伤疤正是他留着长发的原因,低垂下来的长发刚好将那道伤疤给遮掩住了。

  “秋野前辈,我可不是你们樱花会的人。”青木有些桀骜不驯的说道:“在这个地方看着这么一个废物,那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如果秋野前辈再不说出缘由,我想明天就告辞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懂礼貌吗?”

  秋野被头发遮挡住的那只眼睛,射出了一道寒光,原本烧的有些燥热的屋子,气温像是骤然下降了几度,秋野掌管樱花会将近半个世纪,还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的不礼貌。

  “秋野前辈,是我不对!”似乎感受到了秋野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丝杀机,青木像是突然清醒了过来,打了个寒颤之后,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对着秋野鞠了一躬。

  青木是岛国一个存在了千年的世家子弟,在三年前自己二十八岁的时候成功突破成为了上忍,也成为了岛国近百年最为年轻的一个上忍。

  这里所说的上忍,和岛国对外宣称的忍者制度是有很大不同的,世家的忍术,全都是从一海相隔的华夏演化而来的。

  从汉唐到现代,他们几乎没有停止过从华夏窃取修炼功法,国力衰弱的时候他们就装孙子,各种阿谀奉承,而强大的时候他们就明抢豪夺,甚至不惜发起战争,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决定华夏国运的战争,背后就有着这些世家的影子。

  不过华夏完整的修炼体系,大多都是在修者界之中,所以岛国的这些世家只能从外界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功法,经过他们歪曲的理解和补充之后,形成了岛国世家所引以为豪的忍术,继而又演变出了诸如空手道之类的技击功法。

  不得不说华夏的功法博大精深,虽然只是得到一些皮毛,但岛国仍然有一些人藉此突破到了先天境界。

  心理扭曲一向不喜与人正面交锋的岛国人,将他们那些旁门左道的功法发扬光大,从实战上而言,这些先天境界的忍者比之华夏的同级修者,倒是还要强上几分。

  这也造成了岛国忍者夜郎自大的毛病,在华夏近代极少有先天修者出现的情况下,最近百十年岛国的忍者非常的活跃,即使是岛国战败了,他们仍然不愿意承认自己在进化层面的失败,并且一直将华夏作为假想敌。

  “青木,你说说,我们国家,最缺少的是什么?”

  见到青木赔礼道歉,秋野的神色缓和了下来,虽然看上去只是个中年人,但秋野已然是九十多岁高龄的人了,眼前的这些人都只能算是他的后辈,秋野也懒得和这些小辈计较。

  “资源!”

  想到了有关于秋野的那些传闻,青木这会儿早就收起了他那桀骜不驯的姿态,异常恭敬的说道:“我们国家虽然有不少的金银储备,但局限性很大,很多资源都没有,所以我们想要强大,就必须对外掠取。”

  “没错,就是资源,国家需要资源,我们也需要资源。”

  听得青木的话,秋野微微点了点头,青木所说的话,正是岛国半个多世纪以前实行的国策,虽然这个国策在百多年前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也曾经一度让他们尝到了甜头,只不过到了现代,岛国将武力掠取变成了经济侵略,依然暴露出了他们的狼子野心。

  “秋野前辈,这里有我们需要的资源?这个地方不就是一个钻石矿吗?”

  屋内几个忍者的眼睛均是亮了起来,他们都是来自传承千年的家族,当然知道修炼资源的重要性,青木之所以如此年龄就晋级到上忍,和他自幼就浸泡药浴强身是分不开的,而那些药材,就是修炼的资源了。

  “愚蠢,能被华夏宋家盯上的矿藏,岂会是普通的矿场?”

  秋野的年龄虽然很大,但脾气却是不怎么好,打断了那几人的话后,开口说道:“如果这个矿在华夏,那么咱们就没有什么办法,但这个矿藏既然在华夏之外的地方,咱们无论如何都要抢过来,我相信它会带给咱们惊喜的。”

  “是,秋野前辈,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做。”

  青木几人同时站起身来,对着秋野深深的鞠了一躬,他们在来此之前就曾经被家族叮嘱过,要全力配合秋野的行动,青木刚才对秋野的顶撞,实际上却是有几分试探的意思在里面。

  “秋野前辈,这个人还要不要留?”青木看向墙角处的宋晓军,右手抬到自己的脖子处轻轻比划了一下。

  “等宋家送来文件和手续,就送他们一起上路。”

  秋野看了一眼宋晓军,脸上突然现出一丝戾气,“现在的宋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宋家了,要不是顾忌华夏别的世家,我早就将宋家给灭门了。”

  秋野说话的时候,脸上的伤疤像是蚯蚓一般的向外凸了出来,显得他的脸色愈发的狰狞,在场的几人并不知道,秋野脸上的这道伤疤,就是五十多年前在华夏的时候,一个宋家的子弟给他留下来的。

  五十多年前的秋野正值壮年,跟随樱花会被称之黑龙会的前身,来到了华夏,配合着军队对华夏的一些修者世家进行了围剿和打击,在最初的时候的确剿灭了好几个华夏的世家。

  但随着岛国军队的溃败和那些世家的觉醒,黑龙会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在撤出华夏之前,黑龙会的人和宋家遭遇了,上百个中忍以上的忍者几乎全军覆没,只逃出了包括秋野在内的寥寥数人。

  或许是受到了刺激,秋野在回到岛国之后,修为却是突飞猛进,在十多年后晋级到了上忍,然后又组建了樱花会,成为了岛国忍者界为数不多的几个大佬之一。

  “秋野前辈,如果需要我们出手,请尽管吩咐。”看到秋野的狰狞面色,就是同为上忍的青木心里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秋野是岛国公认的刀法大师,他的刀法已经是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他能在三个人近距离向其开枪的时候快速出刀,然后将子弹一一劈成两半。

  青木畏惧秋野的并只是他的刀法,而是秋野那近乎变态的心性,相传秋野为了感受他的刀砍中人身时的细微变化,曾经在三天之类连砍了一千人,岛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一把名刀,就毁于秋野的这次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