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奈何无以言表 > 八十五、给许佳的礼物

  好一顿解释之后,刘志扬终于明白了林叶脑子里到底有什么样的计划。

  唉!这帮孩子,一个比一个贼!他是跟不上时代了吗?不过这样也好,比当前辈,带“小白”来得轻松。

  郝源溯打电话约了许佳在一月三日见面。她不用上班,这群人不用上学。

  许佳接到陌生人电话的时候是蛮囧的,电话响了许久她才接起来。一开始以为又是广告电话。

  结果郝源溯开门见山就告诉她,他是征信社的,最近在查钱川,希望她能够提供一些线索和帮助。

  一提到钱川,对方又是说在调查他,许佳立马答应。不管是真是假,有人在查钱川,一定是个有来头的,说不定对自己有帮助。

  万一是骗子,她也不担心。俗话说得好,“死猪不怕开水烫”,她许佳宁愿错认了,也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绊倒钱川的机会!

  她这么一答应,变相地验证了林叶他们的理论,郝源溯直接表示:“有戏!”

  ……

  一月三日下午,知弥茶馆。

  许佳被迎宾小姐带到这个古色古香的包厢里的时候,见到三个年轻男女,一时间是有些愣神的。

  这就是自己猜测的有背景的人?还是孩子吧?但是她没有动声色,既来之则安之。

  “你好,你就是许佳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人,郝源溯。”郝源溯不是没看出来许佳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但还是客气地介绍了起来,“这位女士是林叶,就是调查钱川的人。另一位是林叶的发小,穆林。”

  “你们好!请问你们说是要调查钱川,需要了解些什么?”许佳索性开门见山。

  “我们其实是想要提前和你打声招呼。要调查的,基本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不然也不会找到你,是不是?”

  “哦?和我打招呼?为什么?”

  “我们想问你,如果我们把钱川拉下马,可不可以搞大?”

  “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势必会把当年的事又揪出来,我们需要知道你的态度才能决定到底要怎么做。毕竟,可能会再一次影响到你的生活。”

  “再一次?”许佳苦笑,“钱川对我的影响一直在继续着,没有所谓的‘再一次’。揪出来也好,反正靠我的一己之力,实在是无法撼动到他!如果……

  “如果你们有这个能力,就放手去做吧!我也想要他付出代价!不用顾及我!”

  “想不想落井下石?”林叶问她,“请诚实回答!”

  “呵呵!想,做梦都想!他这样的人,完全就是应该遭受唾弃的渣!”许佳又是自嘲一笑,“你们可能觉得我心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除了这样,还能如何让我找到公正!”

  “去找律师吧!”林叶继续说,“三天以后,钱川一家就会落马。你想要了结也好,报仇也好,只要你不介意我们行动,那这个机会,就当是送你的礼物。”

  “真的可以吗?你们没有骗我?你们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他也想用同样的方式对付我!”林叶说完这句,就把话语权交给郝源溯解释。

  “他这次只是未遂,现在人还在医院里。

  “钱川是松苗懂事胡余雯的儿子,你应该知道吧?林叶现在是松苗的执行总裁。

  “我估计钱川想要染指林叶,是为了胡余雯在松苗的地位而搞的把戏。只可惜,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

  “我们今天找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你知晓此事后,不要打草惊蛇。给我们三天,耐心等我们处理完了松苗内部,再决定要不要行动。可以吗?”

  “耐心?那么多年了,我耐心有的是,也不差这三天。至于要不要行动,答案是肯定的!

  “我不在乎我周围的人怎么看,反正早就被他们贬低到泥层里了!我只想要看到他受到应有的惩罚,让我可以重新站在正义的那一方!

  “我不想永远当一个别人眼里的受害者!

  “再说了,现在的男人女人,也不见得有多干净,凭什么觉得我脏?”

  “你是怎么理解的?”林叶又问,她是赞同这个说法的,但是她想知道许佳是不是和自己看法一致。

  “现在的男人,女人,有多少是初恋到结婚,一个人到底的?

  “很多人都经历过好几个男女吧?只不过她们的第一次,第二次,甚至若干次,都是两相情愿的。而我的第一次,是被迫的而已。

  “若是说和异性发生关系,就是‘脏了’,那我只‘脏’了那么一次,他们可能‘脏’了很多次了。为什么我要被鄙视,被嫌弃呢?

  “只是因为我是个无法为自己争取权益的‘可怜人’吗?我不想当可怜人,我想要真真正正地告诉我身边的人,告诉大众,想要欺负人的,一定会遭到应有的报应!

  “让他们知道,这个社会有时候也是有公正的,让他们知道,我就是要抬头做人!”

  “说得不错,希望事情解决之后,你可以堂堂正正地‘抬高你骄傲的头’,不要让我们失望!”穆林也认可了许佳。

  “把工作辞了吧!”林叶又丢了一颗炸弹。

  “啊?为什么?我做得好好的啊?”

  “穆林!”林叶又需要解说员了。

  “为了让你专心,为了让你不在谣言中动摇。”穆林解释道,“你现在打算和钱川对上,必定会在公司受到更多的八卦和谗言,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正直的三观的。

  “虽然你可能说你不在意。但是多少会影响到你的工作专注度。你是做财会的,不能出错,会留下污点。

  “另外,闲言碎语听多了,也会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对了。所以何不背水一战,和周遭的环境来个主动了断?

  “等你成功了,我们还有一份大礼等着你收!”

  “还有?大礼?我糊涂了!”

  “我缺一个财务部副经理,你顺便抽空写个简历。等一切解决之后,投到松苗人事部去吧!”林叶直接表态了。

  “什么?你要聘用我?财务部副经理?”许佳惊讶了,“松苗那么大的公司,随随便便就这样决定,太草率了吧?”

  “草率吗?”林叶问。

  许佳点点头。

  “你工作几年了?”

  “加上实习期,四年了。”

  “经手的财务出过错吗?”

  “没有。”

  “有做假帐,鸡鸣狗盗没?”

  “没有,怎么可能?要坐牢的!”

  “那不就成了?有经验,三观正,仔细不犯错,不够要求吗?”林叶反问。

  “呃……”许佳被问倒了,的确没有差错,逻辑合理。

  “我只是招个靠谱的财会而已,你不靠谱吗?”

  许佳摇摇头,彻底无言以对了。

  “那还觉得我轻率?”

  许佳还是摇摇头,这会儿,她觉得买到了一张中奖的彩票,就差去兑现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

  “真的可以吗?”

  “哎!你这人!刚才不是还要骄傲地抬头做人,这会儿自信都被狗吃了?”穆林急脾气又爆出来了!

  “没,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好人会有好报的!努力生活的人,上帝会给他们留扇看得到光明的窗。”郝源溯摆出了一副大哥样,安慰她。

  听了他的话,许佳刚才还飘着的情绪,终于找到了落脚点。“踏实”是她心里的真实感觉,从来没有觉得做人那么踏实过!

  她的眼里泛出了水光,是为自己的过去祭奠,也是为将来的希望憧憬!

  “谢谢!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她对着林叶郑重其事地表态。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早了,回去吧!”林叶觉得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

  许佳走后,穆林提议去吃火锅。

  “我跟你们说,最近我看上了一家老重庆的火锅。哎哟!那个红红的辣椒油啊,一想到就流口水!

  “一起去吧?碧臻不吃辣,还吃不多,想要解馋都无方!你们两个行行好,舍命陪君子吧?

  “我们去吃点辣椒,把最近凉凉的心暖一暖再战!怎么样?”

  “你吃辣吗?”林叶问郝源溯。

  “吃,无辣不欢!”

  “那,去吧!”

  “耶!”穆林欢快地比出个老土的剪刀手,惹得郝源溯一脸嫌弃。

  面对着辣油飘香的重庆火锅,郝源溯的思绪又飘了飘。“圆圆啊!我正在吃你最爱的美食,你什么时候出现,再来和我抢食呢?我好想你!”

  看着两个在红汤里捞肉片的人,郝源溯忽然问起:“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辣的?天生爱吃?”

  “这个么……”这个问题勾起了穆林满满的回忆。

  那是初二的时候,穆林和几个同学们聊天的时候说到吃辣。穆林没什么吃辣的经验。平时家里吃得都比较清淡,林叶因为要照顾到苏柏衫的健康,也不太会选择浓油重辣。

  因为好奇,下课以后,穆林跟着他们一起去吃了变态辣的麻辣烫。没有习惯辣味的穆林,这天吃得汗水,眼泪,鼻涕一大把。

  一个同学问他:“爽吧?我跟你说,男生不能随便哭,但若是想流泪,那就吃辣吧!吃了辣就能哭出来了!心情就爽了!”

  从眉毛辣到肚肠的穆林对他的话没有很专注,只知道隐约间,听见他说“吃辣可以帮助流泪”。

  在场的那群人当时看到的情景就是穆林要了一碗麻辣烫打包,红着眼,红着脸,眼泪鼻涕都来不及管,就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他们不知道的是,穆林毫无形象地抱走了一碗麻辣烫,只是为了跑到林叶面前,告诉林叶:“吃辣可以流眼泪!”

  初二的穆林非常希望林叶可以和大家一样,开心的时候能哈哈大笑,难过的时候能哇哇大哭。笑他是无能为力,哭,也许这个方法能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