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从天牢归来 > 第十一章??伐骨洗髓

  从下午到晚上,陈锋一口气看了三本武道修炼常识书籍,恶补了一下武道修炼常识,总算是对这个世界的武道修炼体系有个大概的了解。

  按照书中所说,这个世界的武道修炼大概分为炼体境,化气境,凝神境和化神境等几个境界。

  绝大部分的人穷其一生都难以跨越炼体境大圆满,大部分人会停留在炼体境五段到九段之间,

  有强大资源支撑的修炼者可能会突破到九段十段,但是要突破大圆满,完成伐骨洗髓却是难上加难。

  极少数天赋超凡,或者能够觉醒远古血脉者,同时还能得到强大的修炼资源支撑,则可以进入到化气境。

  化气境之后的修为基本上全看个人天赋机缘运气,很难有定势。

  而要进入凝神境,那是要看天意的。

  了解到这些知识后,陈锋突然对自己坐了十年牢这件事没有那么介意了,如果能够拿十年天牢换取炼体境大圆满境界,这个世界上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乐意接受这样的交换条件。

  到了半夜,悦来客栈已经关门,客人都已入睡,街面上也是一片寂静。

  陈锋坐在床上,准备完成伐骨洗髓的突破。

  炼体境大圆满最后的突破就是伐骨洗髓,只有经过伐骨洗髓之后,武道修炼者的这幅躯体才算是真正脱胎换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在炼体境,武道修炼者通过修炼,每日吸收天地灵气,锤炼身体,同时会在体内形成一个灵力储备的初步功能,就是俗称的灵海。

  整个炼体境都是在为形成灵海做准备,这就好比在平地挖出一个人工湖,通过不管挖宽挖深,在地面挖出一个大坑,将雨水和地下水积蓄起来,最终形成一个水潭或者说湖泊。

  等水潭湖泊形成之后,日后无论严寒酷署,便有了可以稳定使用的水源。

  完成伐骨洗髓之时,也就是体内的灵海成型之时,同时,也是突破到化气境的开始。

  陈锋按照脑海内系统的提升,运转意念,启动了伐骨洗髓。

  一股柔和温暖的灵力从腹部灵海迸发出来,游走全身四肢百骸,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

  黑色粘稠的污垢从毛孔中缓缓渗透出来,片刻之后,陈锋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又黑又臭的泥人。

  闻着臭味,感受到全身粘稠的异样,陈锋叫苦不已。

  现在是半夜啊,早知道这样,我应该让小二给准备几桶洗澡水,等会完成了伐骨洗髓,我去哪儿洗澡?

  慢慢的,陈锋床单上也满是粘稠的泥垢。

  陈锋想起来自己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过独木桥,不小心掉入了满是污水的池塘,那种感觉至今难忘。

  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时辰,一道光华从腹部灵海升腾而起,在全身游走一遍,然后消失。

  陈锋顿时感觉无比惬意舒爽,整个人有一种升腾飘逸的感觉。

  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手臂,外表满是污泥。

  用手搓了一下,大片肌肤露出来,光滑柔顺,晶莹如玉。

  这感觉就像从淤泥里面挖出了一截洁白晶莹的莲藕一样。

  走到铜镜前看了一眼,陈锋哑然失笑,整个非洲黑人一个,露出的两排洁白的牙齿,黑白对比,令人觉得有些森然。

  伐骨洗髓完成便意味着进入了化气境第一段。

  陈锋尝试着握拳,意念微动,一股灵力瞬间从灵海涌到手臂和拳头之上。

  “咔嚓!”

  距离陈锋半米左右的铜镜桌椅瞬间破碎。

  陈锋吓了一跳,什么情况?

  原来是陈锋初次突破化气境,还没有掌握好灵力收放的规律,刚才随意运转灵力,一下没控制好,灵力外放,击碎了周围的物品。

  陈锋赶紧收了灵力,虽然还没有弄明白其中的原理,但还是非常高兴,这说明他现在的战斗力相比昨天又是大大提升了。

  摸了一下身上的泥浆,看了一眼满床的污秽,陈锋突然意识到自己全身的邋遢,一股恶臭涌入鼻中,

  “呕,”

  陈锋一阵反胃,赶紧开门去一楼找小二。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小二。

  小二揉揉双眼,无力地喊了一句,

  “谁啊,这么晚了,什么事不能等明天吗?”

  “小二,是我,陈公子。”

  “啊,陈公子,你等等。”

  小二赶紧起来,打开门,突然呆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黑头黑脸满身恶臭的怪物。

  “啊!我的妈呀!”

  小二被吓了一跳,后退两步,大叫起来。

  “有什么好叫的?有这么可怕吗?”

  陈锋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这一说话,整个人显得更加恐怖。

  小二定神一看,颤声问道:

  “陈公子,是你?”

  “不是我还是谁”

  “那你这是掉到粪坑里了还是去粪坑里面游泳了?”

  小二看着满脸污秽散发出一股臭味的陈锋,内心骇然,这公子哥到底有什么癖好啊?难道正常的生活已经无法满足他那颗追求刺激的内心?

  昨天扮乞丐,今晚游粪坑?

  客栈的茅厕修得很好,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掉下去,除非他自己主动跳下去的。

  小二想着是不是要去客栈茅厕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我呸,你才掉到粪坑里了,你才去粪坑里游泳呢,你全家都掉粪坑了。”

  “那,您这是?”

  “我这是美容,”

  “美容?”

  “就是用一种矿物泥涂抹在皮肤上,可以让皮肤吸收矿物泥里面的微量元素,给皮肤提供营养,增加水分,让皮肤晶莹剔透有光泽,”

  陈锋说着,用右手搓了一下左手臂上污泥,露出光洁的皮肤。

  小二愕然,半信半疑,

  “是不是类似用农家肥给萝卜施肥,让萝卜长得又大又白?”

  小二感觉陈公子颠覆了他的认知,让他很困惑。

  “唉,别那么多废话,给我烧几桶水,我要洗澡,”

  “爷,这么晚了,”

  小二表示很头痛,这公子哥实在太难侍候了。

  “不让你白忙活,给你二两银子辛苦费,快点。”

  “陈公子误会了,我是那么贪财的人么?

  我主要就是欣赏公子,给公子烧水,那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公子等着,我这就去烧水,很快就好了。”

  小二睡意全无,屁颠屁颠跑去厨房烧水。

  小二在悦来客栈工作,一个月也拿不到一两银子的工钱,陈锋才来两天,他已经赚了好几两银子了。

  小二甚至还想,要不要辞工后专门给陈公子做跟班佣人呢?

  但是一想到陈公子独特的癖好,觉得还是算了。

  .........

  陈锋先冲洗了几遍清水,把身上的污泥冲洗得差不多了,然后泡在澡盆里面,慵懒地享受着泡澡的惬意。

  “小二,去把我的床单被子换一套新的。”

  “好。”

  小二用毛巾捂着鼻子,走到了陈锋的床前,当他看到满床的污秽,内心是极为崩溃的。

  陈公子到底是有什么癖好啊?怎么如此重的口味啊!

  他非常想问一句:

  陈公子,你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