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从天牢归来 > 第十章 ?镇北王麾下一老兵

  陈锋一惊,这老者居然知道自己一路尾随?

  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老者莫不是什么武道高手,扫地僧之类的吧?

  一瞬间,陈锋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念头。

  自己原本就没有什么跟踪的经验,被人识破也正常。

  “咳,前辈,在下刚才在茶馆听书,听到精彩处前辈突然停下来了,晚辈内心好奇,一时兴起,不知不觉就跟着前辈走了一路,没曾想到就来到了前辈住所,晚辈并没有什么恶意。”

  “老头子风烛残年,身无长物,贱命一条,也不怕你惦记什么,如果你是监国司的走狗,想让我停止传颂镇北王的英雄事迹,恕我做不到,

  君上当年下过圣旨,以镇北王打入天牢的那一年,也就是乾元58年为分界,乾元58年前,有关镇北王北境抗敌的事迹可以宣扬,老朽今天讲的是乾元34年的历史,并没有违背君上的指令,

  想要老头子闭嘴,除非我死,你大可以拿我性命,老头子皱一下眉算我输,哼!”

  一个非常硬气倔强的老头!

  陈锋一听,这老头似乎对镇北王有些感情,当即说道:

  “前辈,晚辈不是什么监国司的走狗,只是一个普通人,对镇北王也是钦佩得很,可否容我进来说说。”

  片刻沉默之后,老头说道:

  “门没关,想进来就自己进来吧。”

  陈锋不敢大意,当即全身灌注大圆满境界灵力,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防御罩。

  推开门,是一个小小的院子,白发老者端坐在屋檐下的一张破旧椅子上,叼着一个一尺长的铜烟斗,冷冷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陈锋。

  陈锋走入院子,对老者抱拳示意,

  “见过前辈!”

  老人看到陈锋的一瞬间,突然眼神一亮,似乎有些激动,强行压制,缓缓归于平静。

  “小子,你说你钦佩镇北王,你和镇北王是什么关系?”

  我和镇北王什么关系,我能告诉他我是镇北王的儿子吗?

  敌我不明,陈锋自然不会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样太危险。

  “晚辈是被镇北王杀敌保家卫国的英雄气概所感动,所以内心很钦佩他老人家,只是可惜,一代战神,后来怎么就为了一己私利通敌卖国呢?”

  “放屁!”

  老者突然暴怒,手中烟斗使劲磕向地面的青石板,啪地一声,烟斗折断。

  老者的情绪变化大大出乎陈锋意料,愣了一下。

  “前辈,我,说错了吗?”

  “乳臭未干的小子,你知道什么?镇北王在北境浴血奋战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呢,不,你娘都还在她娘的肚子里。”

  陈锋:.......

  根据陈锋的观察,眼前的这位老者对镇北王似乎有很深的感情,否则,不会如此激动。

  就冲他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扬镇北王的英雄事迹,便可以看出他是拥护镇北王的。

  尽管君上颁布法令可以宣扬乾元58年之前镇北王的英雄事迹,可是,一般人为了不惹麻烦,早就不敢在公开场所谈论镇北王了,更别说赞美镇北王曾经的英勇。

  这老头如此维护镇北王,可见对镇北王感情至深。

  一个大胆的猜想出现在了陈锋脑海内,

  “前辈,难道您认识镇北王?”

  老人沉默片刻,突然长叹一声,

  “唉,老朽曾经是镇北王麾下陈家军的一员,乾元34年,镇北王带领我们抗击雪国的入侵,镇北王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浴血奋战,

  ......

  我当时杀红了眼,没有留意到,身后有敌人一刀砍向我的脑袋,镇北王当时正好在我附近,是他将手中长枪投向了那名背后偷袭我的敌人,救了我一命,

  ......”

  老人说着,双眼泛出泪光,仿佛当年战场上的情景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看到老人如此动容,陈锋也是肃然起敬。

  “前辈一直跟随在镇北王的身边?”

  “呵呵,我倒是想啊,我哪里有那个福气,我只是陈家军的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兵,可惜,那场战争之后,我眼睛瞎了一只,腿也瘸了一条,无法继续追随镇北王杀敌,

  镇北王对我们伤残之人非常照顾,让我们拿了一笔丰厚的抚恤金回家养老,我原本就是依云县人,便回到了这里。”

  “那,镇北王为什么又被关入天牢了?”

  陈锋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无论是作为镇北王的儿子,还是穿越者,他都太好奇了,无法控制。

  老人这次没有再动怒,只是长叹一声,有些悲愤地说道:

  “镇北王绝对不会通敌背叛,我敢拿我的人头担保,一定是那些奸人陷害的,奸人!该死的奸人!”

  老人说着,将手中的半截烟斗狠狠砸向远去的墙壁,砰地一声,砸得粉碎。

  陈锋一惊,看老者无意中露出的这一手,至少是个炼体境七段以上的武道高手。

  陈锋现在基本可以判定,老人应该是父亲以前军队的一个小兵。

  一个小兵对父亲都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可见父亲当年的为人处世光明磊落,深得部下爱戴,不愧为大炎帝国的战神,北境抗击雪国的旗帜。

  “奸人?前辈可知道是谁陷害的镇北王?”

  “哼,我要是知道是谁,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杀了他。”

  陈锋对老者深深鞠躬,

  “受教了,多谢前辈教诲,您老保重身体,晚辈告辞,有空我还会去茶馆听您的评书,您讲的非常好。”

  陈锋说完,转身离去。

  老者看着陈锋离去的背影,呆坐在门前屋檐下的椅子上,良久,感慨一声,

  “太像了,他们两人的眼睛眉毛实在太像了,可能是我想多了,镇北王的儿子关在天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

  陈锋回到悦来客栈。

  “陈公子,”

  小二喊住了陈锋,

  “上午器物轩的伙计过来,送了一个包裹给您,我拿给你。”

  小二从柜台下拿出了一个包裹递给陈锋。

  “多谢。”

  “陈公子,您是在修炼武道吗?”

  谁都知道,器物轩是依云县最大的武道书籍兵器丹药销售商铺,陈锋在器物轩购买东西,自然是和武道有关。

  小二对此非常好奇,也非常有兴趣了解武道,期待地看着陈锋。

  在小二的心中,总是幻想着某种机缘,获得某位高人指点,得到一本秘籍,成为武道高手。

  陈锋一笑,

  “我最近对武道感兴趣,今天路过器物轩的时候随便看了看,买了一些书,你要不要看看?”

  这种小事陈锋没有必要隐瞒,越是坦率小二才越会认为陈锋是个没有心机的单纯的富二代。

  陈锋打开包裹,露出了里面的一些书籍,

  “要不要拿一本去看看?”

  小二看了一眼,随手翻了几本,只是一些常识性的介绍书籍,并不是什么神功秘籍,当即尴尬一笑,说道,

  “我哪有那个命,每天忙不完的事情,我去擦桌子了,陈公子你忙。”

  小二说着,拿着抹布跑去擦桌子。

  陈锋回到客栈,拿起一本《我是如何突破到炼体境大圆满的》,慢慢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