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从天牢归来 > 第九章 ?一段关于镇北王的评书

  “老板,附近哪里有茶馆?可以听评书的那种。”

  陈锋回头问器物轩的老板。

  “陈公子对茶馆感兴趣?出了天虚这条街,右拐,一直走,有一家名叫‘忙乐’的茶馆,里面就有说书的先生。”

  “多谢老板,告辞。”

  “陈公子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一路慢慢走来,体察风土人情,留意人间百态。

  经过这两日的观察体会,这个世界的繁华程度接近地球上中国古代大宋时期,基本的纲常伦理文化风俗也差不多,但是武道文明却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步行十多分钟后,果然看到了一座茶楼,写着“忙乐”二字。

  这应该是忙中偷乐的意思。

  陈锋进入茶楼,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叫了一壶茶和几碟小吃瓜果。

  扫了一眼周围,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比较少,像陈锋这样的年轻俊朗的后生来茶馆,还真是平添了一道风景。

  年轻人要么上学工作找对象谈恋爱,哪有功夫去茶楼喝茶闲聊,只有中老人年,人生百态看尽,酸甜苦辣尝遍,才能忙里偷闲去喝一壶茶,和几个老友聊聊家长里短人生百味。

  茶馆为了招揽生意,每天上午十点和下午两点,会有一些免费节目表演,比如戏剧,杂耍,评书等等。

  陈锋来的时候正好快到上午十点了,大家都等着评书开场。

  片刻之后,一位单眼失明,左腿有点瘸,拄着一根拐杖的白发老者慢慢走上前台,在一张宽大的桌子前坐下。

  老者年纪虽大,但是精神看上去却不错。

  “啪!”

  老者用惊堂木使劲拍了一下桌子,茶馆正在闲聊的几十号客人立即安静下来。

  “各位客官,老朽今日给大家说一段评书,名字就叫:

  雪国狼虎大军压境,镇北王一枪挽狂澜。”

  正在喝茶的陈锋听到这句话,一口水差点呛死了,

  “咳咳咳,”

  这老头是知道我要来找镇北王的线索么?

  陈锋虽然是镇北王的儿子,但是,当年被关入天牢的时候才八岁,加上镇北王长期在北境守卫边疆,每年回家的时间极少,和儿子陈锋相处的时间自然不多,所以亲子关系一般。

  当然,镇北王作为大炎帝国神将,在全国人民心中都有一个光辉形象,作为儿子的陈锋从小也是非常崇拜这个战神老爹的。

  现在的陈锋,因为穿越者的关系,对于这个老爹的感情并没有到同生共死的地步。

  父亲到底为什么突然背叛君上,陈锋要先弄清楚,然后才会理智的去选择若何应对。

  让陈锋不顾一切地跑去京都刑部天牢去送死,那是不现实的,也不符合穿越者陈锋的理智。

  昨天在天牢怒怼监天司侍卫的话,也不过是发泄一下压抑了十年的怒火,冷静下来之后,还需要理智行事。

  陈锋和镇北王现在更多的是血缘上的生物学关系,感情上,即便不是穿越者,从八岁到十八岁,十年的天牢生活,十年隔绝,父子感情上也不会太深厚。

  陈锋擦了一下嘴角的茶水,继续听老者讲故事。

  “话说当年,雪国戎君野心勃勃,为了争夺我们大炎帝国领土,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南下,攻打我们大炎帝国边境,

  雪国大军来势汹汹,一副气吞山河的架势,其先锋军是雪国号称最精锐的部队,雪狼铁卫,统帅是凝神境大宗师,白铁熊,”

  ......

  老人讲的是几十年前雪国入侵大炎帝国的一段往事,白铁熊率领的雪狼铁卫和镇北王率领的陈家军在边境草原展开了殊死决战,双方势均力敌,损失惨重,最后,镇北王凭借自己的枪意——一枪定乾坤,击败了白铁熊,挫败了雪国的入侵计划。

  老人讲得极为生动,一会儿慷慨激昂,一会儿悲壮流涕,仿佛亲身经历一般。

  一个小时的评书,茶馆满桌鸦雀无声,在场的人都被老人生动的描述打动了,一会儿扼腕叹息,一会儿击掌叫好。

  .........

  “只见镇北王右手握枪一挥,一道金色光芒爆炸开来,天空降下惊雷,虚空裂开,一杆金色长枪破空而出,携带着雷霆之威和狂暴的枪意,对着白铁熊高达百丈的兽魂爆射而去,

  列位看官,在此千钧一刻,是镇北王的枪意击败了白铁熊的兽魂,还是白铁熊的兽魂挡住了镇北王的枪意呢?

  啪!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白发老者端起桌上的茶碗,猛吸一口,收拾东西,起身准备告辞。

  评书一天一场,而且上午下午不确定,这也是茶馆老板耍的小手段,吸引大家每天都来喝茶捧场。

  虽然大家都知道结果是镇北王打败了白铁熊,可是,这说书人说到精彩处,突然就断了,惹得众人内心烧痒难受,一个个立马起哄,怨声载道,拍着桌子,敲打茶杯,真恨不得跑上去揍那老头一顿。

  “唉,老头,讲完这一段再走嘛。”

  “老人家,你这就不地道了,吊人胃口啊,这晚上睡觉都不安心了。”

  ......

  陈锋也是无语,特么这不是“断章狗”吗?

  你就不怕老子寄刀片给你?

  穿越过来了也逃不过断章狗的虐待?

  一朝刀在手,斩尽天下断章狗!

  陈锋下意识地去腰间摸刀,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带刀。

  白发老者面无表情,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自顾自地准备离开。

  老板赶紧出来打圆场,

  “各位,各位,老先生年纪大了,每天只能讲一个小时,需要休息,大家明天再来不迟,明天点心一律八折,介绍新朋友过来,送一碟干果,提前预定座位的,送一盘水果...”

  一片嘈杂声中,有人离开,有人继续喝茶聊天打屁。

  陈锋此刻脑海微微一震,出现了一条信息,

  “恭喜你完成了任务,获得奖励伐骨洗髓,晋升化气境,

  请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完成此项修炼,大概需要时间半个时辰。”

  看到这条信息,陈锋既欢喜又无语,

  在茶馆喝喝茶,听听评书,就能直接完成伐骨洗髓突破到化气境,这要传出去,你让那些苦修几十年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化气境的武者情何以堪?

  看到那个说书的老者走出了茶馆,陈锋立即起身离开茶桌,快步走出门,尾随在老者身后。

  白发老者杵着拐杖,不紧不慢地走着,路过街边一个包子铺的时候,停下来买了两个大包子,一边大口吃着包子,一边继续走着。

  大概走了一百多米,老者拐入了一条小街,又连续拐了几个小巷,最后来到了一处破旧的民房前,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入里面。

  陈锋尾随而来,站在房屋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突然,老者的声音传来,

  “外面的朋友,你一路跟随而来,所为何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