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从天牢归来 > 第五章 觉醒真龙血脉(下)

  监天司司正谭云脚踏七星步,在观脉法阵中催动灵力,片刻之后,数百平米的水晶苍穹顶观脉法阵启动,繁星点点,光芒璀璨。

  在某一片黑暗处,一个亮点突然出现,然后,这个亮点慢慢放大,犹如喷薄欲出的金色太阳。

  谭云内心震惊,十年前,他观察到昆仑弟子萧青青觉醒神凰血脉的时候,也出现了类似的场景,

  难道说,真的有人将觉醒罕见的远古血脉?

  而且是那种顶级的远古血脉!

  金色圆球缓缓冲出观脉法阵的水晶苍穹顶,突然,化着一道金色华光冲天而起,

  “轰!”

  金色华光在京都的夜空炸开,化着一条数百米的巨龙,一声长啸,

  “吽——”

  声音响彻夜空,震动环宇,整个京都范围内都能清晰地听到。

  有夜行人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天空的金龙,惊骇不已。

  有人当即跪拜在地,乞求上苍的保佑。

  京都大街上,所有人都昂头仰望,然后跪拜在地。

  传说,能够见到远古血脉觉醒异象的人,都能受到它的保护,四季平安,多福少灾。

  ......

  皇宫露台,君上昂头看着天空的金色巨龙,内心激动不已。

  “感谢上苍,保佑我大炎帝国国运不败,昌盛永隆!”

  “恭喜君上,贺喜君上,大炎帝国又多了一名战神,陈氏皇族又多了一员擎天柱石。”

  说话的是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身体修长,头发微霜,面容干净,气质儒雅,风度不凡。

  此人名叫左铭,大炎帝国监国司司正,君上心腹。

  君上非常高兴,用手捻了一下白须,

  “哈哈...,我陈氏皇族后继有人了,哈哈...,左铭,来,陪我喝一杯。”

  左铭跟随君上几十年,第一次见到君上如此高兴,而且如此亲近。

  左铭端起露台石桌上的酒杯,非常恭敬地弯腰,

  “君上,奴才敬您,祝君上千秋万代,祝大炎帝国国运昌隆!”

  “哈哈....”

  “来人,赶快去请监天司司正过来,谭云怎么搞的,还不过来,”

  立即有附近的侍卫应声道:

  “是,君上!”

  “哈哈...君上,我来了。”

  一阵清风,人影一闪,监天司司正谭云出现在了花园门口,快步走了进来。

  君上看到谭云到来,心情特别好,不禁上前迎了两步。

  “谭云,你快说说,觉醒真龙血脉的人是谁?现在何方?”

  谭云微微一笑,先告罪道:

  “让君上久等了,臣之罪,

  根据臣的观察推断,觉醒真龙血脉的人应该在北方边境。”

  “北方边境?”

  君上一愣,沉默不语。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左铭和谭云两人彼此看了一眼,双手垂下,恭敬地站在君上面前,不敢言语。

  君上脸色茫然,坐在椅子上,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石桌,口中自言自语道:

  “北方?”

  然后抬头望着谭云,

  “你确定是在北方?”

  “没错,而且,具体一点,可能在北方边境依云县城周围。”

  观脉法阵只能推测大概的位置,无法直接推断是谁觉醒了远古血脉。

  觉醒远古血脉这种天大的好事,觉醒者和他的家族一般都会对外宣告,以此获得帝国的殊荣和各种物质。

  觉醒远古血脉的武道修炼者会立即成为时代的幸运儿,没有人会隐瞒。

  同样,一个觉醒远古血脉的武者如果刻意隐瞒,外人也就很难探知。

  “依云县城?不在边境守军里面?”

  “依云县距离北方边境前线有两百公里,大概,”

  “咳,”

  一旁的左铭轻咳一声,似乎嗓子不舒服。

  谭云一愣,立即说道:

  “大概,也是有可能在边境大军之中,观脉法阵只能观察到一个模糊的地点,无法精确定位。”

  陈氏皇族在边境大军之中也有数百人,有些还是武道高手,身居要职。

  君上目光转向左铭,

  “派去赦免依云天牢皇族弟子的侍卫呢?回来没有?”

  “回禀君上,依云县城距离京都有三千公里,即便日夜兼程快马加鞭,恐怕这几日才能到达依云县,至于回来的话,可能还要等五六日左右。”

  “五六日?

  觉醒真龙血脉的人,难道没有可能是在京都的皇族人员中?”

  君上望着谭云,

  他有些不甘心,他最希望的人是在京都的皇族中,而不是在北方依云县天牢里面的皇族。

  依云皇家天牢秘密关押了一百三十六位陈氏皇族弟子,这原本就是君上的一块心病,如果觉醒真龙血脉的人出在这些人之中,他有些难以接受。

  “咳,”

  左铭轻咳一声,说道:

  “君上大仁大义,赦免了他们的罪行,对于他们来说,这是莫大的天恩,我相信,被赦免的皇族弟子一定会感激君上的仁德,效忠君上。”

  君上微微一笑,

  “但愿如此吧,

  左铭,你立即派人去依云县,找到觉醒真龙血脉的人,带回京都,

  此事重大,你应该明白其中的分量。”

  “奴才明白,我这就走安排。”

  左铭对君上鞠躬,后退三步之后转身,快步离开了花园。

  监天司司正谭云看了君上一眼,低声说道:

  “君上,臣昨天在皇宫偶遇皇后,皇后说,”

  谭云欲言又止。

  “她说什么?”

  “皇后说,如果观测到有人觉醒了远古血脉,让我过去禀告一声。”

  “哦!”

  君上哦了一声,坐在椅子上不语。

  谭云不知道君上的意思,是去呢,还是不去呢?又不好再问,便垂手站立一旁。

  片刻之后,君上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

  “你去吧,我乏了。”

  说完,双目微闭,背靠在椅子上小憩。

  “是,臣告退!”

  谭云鞠躬,退后三步,转身,轻声离开了后院,直奔皇宫宫殿而去。

  ....................

  陈锋感觉身体内翻江倒海,整个身体有一种撕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内迸出来,

  脑海无意中跳出了异形的电影画面,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隐藏在身体里,现在被激活了,要现形了,要从身体内钻出来了。

  觉醒真龙血脉的过程一旦启动,是无法中途停止的,除非有人拿刀砍死陈锋。

  陈锋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只能僵硬地坐在床上,仍由这个进化过程自行完成。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身体撕裂的痛苦,半个时辰之后,撕裂感消失,陈锋的身体恢复了自由。

  摸摸身体,看看手臂,照照镜子,

  “从外观看,除了帅还是那么帅,好像没有什么改变啊...不对,好像更帅了,”

  “嗯,感觉身体轻盈了一些,更通透,有一种莫名的飘逸感,”

  “另外,多了一种自信,一种对于力量的自信,这种感觉很微妙,”

  如果以前他相信一拳可以打碎半米厚的石壁的话,现在,他相信自己一拳可以打爆一座小山,虽然这很夸张,很难以置信,可是为什么会莫名增加这种自信呢?

  陈锋对于武道修炼的知识了解的并不多,既然穿越到了这个武道盛行的世界,既然有这样的机缘,何不好好系统地研究一下武道知识,

  最起码,也要了解什么是远古血脉,觉醒远古血脉之后,如何使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