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从天牢归来 > 第二章 ?爷,里面请

  陈锋关在天牢十年,从八岁到十八岁,是如何变成武道高手的?

  当然是系统外挂。

  十年前,陈锋第一次穿越过来的时候,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系统:天牢十年。

  每天打坐十小时,十年期满,你将获得炼体境大圆满境界。

  在这个世界,放眼武道界,普通人勤奋修炼二十年也不一定能够达到炼体境大圆满。

  刚才被陈锋击败的两名侍卫,苦修三十年才进入炼体境九段,距离十段大圆满仍然远远不够。

  话说回来,炼体境大圆满就就能够让陈锋安心天牢十年吗?

  当然不能。

  “我好歹蓝色星球985大学毕业生,阳光个性,自由独立的一代新青年,区区一个炼体境大圆满就想骗老子坐十年天牢?

  我不同意。”

  可是,这事情由得陈锋同意和不同意吗?

  当你无法反抗的时候,最好闭上眼享受。

  他根本没有选择权,即便不同意,也是要坐十年天牢,与其到时候一无所得,白白浪费十年光阴,还不如按照系统的要求,每天打坐十小时,好歹十年之后还能小有成就。

  就这样,陈锋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天牢里面打坐。

  就在监国司两名侍卫到来的时候,他距离坐牢十年期满还差2分钟。

  少一秒系统都不给他炼体境大圆满的奖励。

  侍卫宣布赦免之后,他的十年天牢时间正好完成,在一瞬间,系统给予了他炼体境大圆满的武道修为。

  陈锋捡起地上的包裹,简单看了一眼,里面有一叠银票,此外还有几十两碎银子,还有一块写着“镇北王世子”字样的玉牌。

  那块玉牌一看就是质地上乘,做工精良,一定是皇宫出品。

  这老头真有意思,还送一块玉牌给我,难道我的身份恢复就靠他一块玉牌不成?

  作为一名穿越者,当初只是继承了八岁小孩的思想和情感,在这十年天牢中,那个八岁小孩的意识已经越来越薄弱了,他对镇北王一家和当今君上的恩怨情仇并没有多大兴趣。

  穿越而来,坐了十年牢,现在一朝恢复自由,我只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快乐享受几天,至于什么报仇之类的,暂时放一边吧。

  陈锋拿起包裹,走出牢房。

  “叮,系统任务发布,去依兰城县衙档案馆找到天字168号档案,

  任务完成将获得奖励:

  觉醒真龙血脉。”

  “觉醒真龙血脉?”

  什么情况?

  陈锋一愣。

  他从十年前穿越而来,这具身体带给他的只是一个八岁孩子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信息。

  被关在天牢十年,几乎与世隔绝,除了监狱里面的狱卒偶尔闲聊说一点外面的八卦新闻,他对当今大炎帝国的现状基本没有什么了解。

  不过关于真龙血脉,从前任的记忆中还是能够找到答案。

  大炎帝国武道盛行,历代君上都是以武立国,现在的君上就是一名武道顶尖强者。

  同样的武道境界,战力的大小,与血脉有着巨大的关系。

  拥有远古血脉的人比普通武道修炼者要强大数倍,甚至碾压。

  血脉之间也是有区别的,比如炎狼血脉,暴熊血脉,飞鹤血脉,猛虎血脉等等,不同的血脉爆发出来的战力不同。

  所有血脉之中,以真龙血脉最为尊贵强大,唯一能够与之匹敌的只有神凰血脉。

  当今君上就是一位拥有真龙血脉的强者。

  真龙血脉极为罕见,大炎帝国最近百年来也就出了一位,就是当今的君上。

  现在陈锋也将觉醒真龙血脉,这让他感觉震惊不已。

  “系统啊,我只想过一点平淡的生活,你不要老是拿这些东西诱惑我,行吗?”

  ......

  出了监狱,陈锋走在大街上,抬头看了一眼蓝天白云,深吸一口气,伸展双臂,这是自由的空气,自由的味道,

  “呼——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万岁!”

  对面走来两个妙龄少女,远远一看,身材婀娜多姿,皮肤白皙,陈锋眼前一亮。

  “美女啊!”

  十年没有见过女人了,能不激动?

  两个少女距离陈锋五六米左右,突然掩鼻避开,满脸嫌弃表情,从街道旁边急匆匆走过。

  街道的宽度不过十米左右,两人几乎是挨着街边的商铺墙壁擦过去的。

  “呕,呕,”

  身后还传来了两位少女呕吐的声音。

  陈锋一愣,

  什么意思?老子有那么可爱吗?

  “咦,好臭!”

  后面一位大叔嘀咕一句,捂着鼻子快步从陈锋身旁走过。

  一位精壮大龄女青年推着一辆垃圾车缓缓走过来,看到陈锋站在大街中间,突然双目圆瞪,满脸肌肉跳动,

  “喂,臭要饭的,你站在路中间干什么啊?臭死了,赶紧滚开。”

  “@#$%”

  陈锋突然醒悟,这才意识到自己十年天牢生活,此刻蓬头垢面臭气熏天,已经是非人模样。

  他自己已经习惯了天牢的状态,现在陡然走出天牢,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哥以前也是帅哥一枚啊,特么怎么就成了臭要饭的了?”

  陈锋用手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抬头四十五度角,直接化身成为了犀利哥,器宇轩昂对着那个扫大街的大龄女青年直接走了过去。

  大龄女青年看到满身臭味的乞丐对她走过来,内心一阵紧张,举起扫把,后退两步,颤抖地喊道: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陈锋突然嘻嘻一笑,

  “美女!”

  大龄女青年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居然有人喊她美女?从小到大都没听人喊过她一声美女啊。

  “哥是你朝思夜想得不到的男人!

  哈哈....”

  陈锋哈哈大笑,扬长而去,留下那名呆若木鸡的大龄女青年站在大街中一阵凌乱。

  .........................

  “悦来客栈?”

  陈锋站在客栈门前,内心纳闷,是不是所有的客栈都叫悦来客栈?

  连锁店开遍不同的世界,这该是多大的连锁集团啊,如果上市的话,肯定比喜来登酒店要厉害。

  店小二站在客栈大堂擦桌子,一转身看到客栈门口站着一位客人,立即满脸笑容地跑出来,

  “客官,里面,”

  “请”字还没有说出来,脸上的表情立马晴转台风暴雨。

  “滚,臭要饭的,站门口干什么?今天没有剩饭,别站这儿耽误我们生意,小心打断你狗腿,滚滚滚。”

  小二每天跑堂对客人低眉顺眼,也就只有见到门口乞丐的时候才能趾高气扬地发泄一番,找回作为人的尊严,享受一下上等人的优越感。

  “啪!”

  一两碎银丢在小二面前的青石板上。

  “给我一间上房。”

  小二一愣,不能为了一两银子就把这么一个臭烘烘的乞丐带入客栈吧?其他客人都要熏走了,这不是砸客栈的招牌吗?

  “有钱了不起吗?

  我们悦来客栈是讲究品位的,不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住的,滚!”

  “啪!”

  一两碎银扔在小二脸上。

  “给我准备几桶洗澡的热水,多准备一点,爷要洗三遍,听好了,是三遍。”

  小二一脸懵逼,

  你敢用钱砸我?来啊,你多砸一点看看。

  “啪!”

  一锭十两的银子丢在地上。

  “去给我买一套上好的衣服,记住,是一套,从内到外,爷都要新的,

  看看爷的身材,记住尺寸了,

  多的钱归你,算你的跑腿费。”

  陈锋双臂平展,在小二面前优雅地转了一个圈。

  小二:@#¥%

  小二揉揉双眼,感觉自己今天肯定没有睡醒,在做梦。

  一间上等客房两钱银子,洗澡水管饱,

  依兰城一套上好的衣服不会超过三两银子。

  这臭烘烘的乞丐,不,这位帅哥是来送钱的财神爷?

  “爷,您里面请!”

  小二满脸堆笑,鞠躬,然后弯腰快速捡起地上的银子,一溜小跑给陈锋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