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从天牢归来 > 第一章 ??天牢十年

  大炎帝国,

  北部边境,

  依兰城,

  天牢。

  这是大炎帝国专门关押皇族囚犯的一处地方。

  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坐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面,蓬头垢面,披头散发,百无聊赖地闭目打坐。

  两名来自京都监国司的带刀侍卫,一胖一瘦,在天牢总管带领下,来到了少年的牢房前。

  “两位大人,这就是陈锋的牢房。”

  两名带刀侍卫彼此看了一眼,皱眉掩鼻。

  天牢阴暗潮湿,有一股很浓的霉味。

  “打开牢房。”

  “是。”

  牢房总管拿出钥匙,插入铁门上一把生锈的大锁,或许是久未打开,钥匙在里面扭动了许久才啪地一声弹开。

  牢房总管看了一眼里面的少年,喝道:

  “陈锋,京都监国司的两位大人来找你了。”

  正在打坐的年轻人似乎没有听到,依然闭目打坐。

  “两位大人,陈锋平时就这样,没什么事情,整天打坐,我去里面叫一下他,或许他睡着了没有听到。”

  牢房总管正要跨入牢房,被一名侍卫摆手阻止。

  体态较胖的侍卫对着年轻人大声喊道:

  “陈锋听旨,”

  年轻人还是没动。

  想让他跪着接旨似乎不可能,作为天牢重刑犯,一关十年,谁还在乎接旨的规矩?

  两名侍卫彼此看了一眼,知道拿此人没办法,于是从背包里拿出一份帛绢圣旨展开,非常恭敬地大声喊道:

  “君上有旨,赦免陈锋一切罪孽,从即日起恢复自由之身,恢复镇北王世子身份。”

  正在打坐的年轻人突然身体微微耸动了一下。

  十年了,特么十年了,老子从十年前穿越过来,直接就成了天牢的犯人,我特么造了什么孽啊?

  十年前,陈锋从地球上穿越到这个奇异的世界,连阳光都没见过,直接就附身在了一名天牢重刑犯身上。

  那个时候,这名叫陈锋的犯人只有八岁。

  八岁啊,还是花骨朵啊!

  然后,陈锋代替他坐了十年牢。

  十年光阴啊!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老子也不奢求什么金手指什么系统外挂,你特么给我一个正常人生活也行啊,哪怕穿越成为一个乞丐在大街上乞讨也行啊,

  居然一来就坐了十年天牢,

  十年啊!

  整整十年!

  老子连一天好日子也没过,

  连这个世界的女人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天理何在啊!

  陈锋依然坐在地上,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任凭内心思潮起伏。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气氛压抑。

  两名侍卫彼此看了一眼。

  瘦子侍卫以安慰的口吻说道:

  “世子,君上还有一句话让我转告给你:

  有时间,可以回去京都看看,

  另外,君上带给你一万两银子,这是银票和一些碎银,方便你出去之后的生活。”

  瘦子侍卫说完,将一个小包裹放在地上。

  两名侍卫看了沉默的陈锋一眼,彼此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去。

  他们此行的任务就是当面宣布赦免陈锋的一切罪名,其余的事情就不归他们管了。

  “我父母被赦免了吗?”

  陈锋开口了。

  两名侍卫一愣,站住不动。

  “没有,镇北王仍然关在京都刑部大牢。”

  “替我带个话给陈天齐那个糟老头子,”

  两名侍卫一惊,敢直呼君上名讳,还污称为糟老头?

  胆子够大啊,这是不怕死吗?

  “放肆,对君上大不敬,你找死吗?”

  一旁的牢房总管厉声斥责。

  大炎帝国,君上至高无上,

  大不敬,杀无赦。

  陈锋依然端坐在地上,不理会牢房总管的斥责。

  倒是两名监国司的侍卫彼此相视一笑,静静地看着陈锋。

  “告诉他,我会去京都的刑部天牢去救我父亲,你让那个糟老头好自为之,记住,如果我父亲死了,

  他必须偿命!”

  最后几个字,他是一字一句说的,

  口气异常坚定。

  两名监国司侍卫听了,不仅不怒,反而轻笑一声。

  胖子说道:

  “世子,我们离开京都的时候,君上当面交代了,说是,

  如果你有什么大不敬的行为或者过激的话,念在你坐牢十年的份上,让我们不要追究你的责任,

  虽然君上仁慈,但我还是要警告你一句,刚刚被赦免,还没出监狱,连站都站不稳,就不要说什么狠话了,

  十年天牢,你还没有坐够?

  或者说,你破罐子破摔,不怕死?

  你不怕死,难道我们就在乎多杀一个人吗?

  你父亲现在被关在京都刑部天牢,

  那是什么地方?

  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的地方,

  是你一个熊孩子能够闯的吗?

  可笑,

  哈哈...”

  两名侍卫大笑数声,轻蔑地看了陈锋一眼,转身离去。

  在他们眼中,陈锋就是一条丧家之犬,甚至还不如一条狗。

  他们甚至不理解,为什么君上要派两人千里迢迢跑来依云天牢,当面宣布赦免陈锋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大炎帝国有千里传书的法阵,直接宣布一道上命,传送到依云县衙不就解决了吗?

  两人刚走出三步,突然感觉背后风声呼啸,杀气逼人。

  两人内心一惊,几乎同时转身,双拳合击。

  “砰!”

  一声巨响,两名侍卫身体一震,向后倒退数十步。

  两人的右臂无力垂下来,已经断了,

  脸色惨白,嘴角有鲜血渗出。

  监狱的走廊上,陈锋长发飘舞,傲然而立,杀气逼人,婉如一尊神像一般威严不可直视。

  和刚才那个盘坐地上一声不吭的蓬头垢面的陈锋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完全换了一个人。

  “你?”

  牢房总管惊恐地看着陈锋,突然颤抖地喊道,

  “来人呀,来,”

  话还没说完,身体一震,直接就被摔飞十几米远,撞在监狱墙壁上,晕死过去。

  两名侍卫用无法置信的神情看着陈锋,仿佛见鬼了一般。

  两人都是炼体境九段高手,一拳之力过千斤,开碑裂石如拍豆腐一般平常,一身横练功夫几乎刀枪不入,

  可是,陈锋居然一招就碾压了两人的联手一击,这是何等恐怖?

  要想如此轻松一招击败两人,至少是炼体境十段大圆满,甚至化气境宗师才能办得到。

  可是,陈锋八岁被关入天牢,一关就是十年,没有出过一天牢房,他就怎么变成了武道高手了?

  “回去告诉那个糟老头子,他坏得很,

  我会去京都找他的,让他保重身体,不要死那么快...

  你们俩不想死就...滚!”

  两名侍卫知道自己不是陈锋的对手,再说,出来前君上特意当面交代,赦免陈锋的一切无礼言行。

  两人彼此看了一眼,一咬牙,向监狱外走去。

  他们收拾不了陈锋,等回到京都禀告君上后,自然有人会来收拾这臭小子,扒他的皮,抽他的筋,让他服服帖帖,老老实实做人。

  ......................

  “呼——”

  陈锋长吁一口气,

  “老子熬了十年,终于可以出去看看花花世界了,

  就是代价太大了,倒了血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