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二十三章 王枭死了?

  可谁知道空中那本翻斗身体的王来,在面对王枭那斩来的大刀时,突然猛地一震竟在空中定住了身型。

  随后只见王来在空中无法稳住重心的前提下,竟然向左侧活生生的硬挪了那么几寸距离,王枭的大刀就那样贴擦着王来的腰间而过,最终大刀斩落于地上,刀锋割落下王来的身上那一片遮体树叶。

  王枭不愧是实战经验丰富的武尊,见王来真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还是从空中躲开自己的甩刀。

  他也不急不躁,顺势猛然一扽右手铁链往回一抽,只见擦过王来的大刀便在空中一个调头,又向着王来后背斩来。

  这一进一退的甩刀可谓是王枭的拿手好戏了,很多人往往是在第一击躲过他的甩刀后,并忘记了刀还没抽回,从而被第二击的回刀所伤或直接命丧当场。

  凭借着这一招的变幻莫测,他也曾斩杀过几个不低于自己武道境界的高手。

  而此时王来就正与那些在他此招下吃亏的人一样,如是那案板上待宰的羔羊。

  就在王枭心里已经开始准备迎接胜利的果实时,只见那还差一个脚尖落地的王来轻声一句:

  “琉璃变!剑!”

  随后王枭只觉得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的白光,然后顿时感觉脖颈处传来一股刺痛感。

  下意识的就用手赶紧按住了传来刺痛的脖颈处,身形连忙往后退避。

  而等他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时,只见王来此时正低蹲于刚才空中落下的落脚点。

  而他的回刀似乎被王来躲过了,此时正插立在王来与自己身前,两人的中间位置处。

  而王来左手上那原本银色的袖匕不知何变为了一柄白色的长剑,剑尖上还有一丝血渍。

  “你竟然能伤我?你竟然伤我!这不可能!”

  此时王枭才终于意识到,他确实被王来这及其怪异的一系列招式给伤了。

  并且刚才那一剑挑破了他的脖颈,好在自己退避及时才没被挑出太大的伤口,也没伤到动脉处,否则就刚刚自己可能就真的阴沟里翻船,交代在这里了。

  看着脖颈处伤口流出的血把自己的掌心染上红色,尽管这是事实,但王枭依然不愿承认。

  他虽从小脱离赤目一脉,或许在修士的道路上没有得到很好的指引,但他另寻蹊径的走了练武的道路。

  并且似乎因为血脉的关系,在习武的这些年他比同年龄的人要杰出许多,而在拜入神刀门后,因为心里想着复仇,更是格外刻苦的钻研武道,在刀法上的造诣更同门里的天骄,十分受门主的赏识。如今更是在而立之年就有了武尊境的实力。

  而今天竟然被一个山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自称是王白齐那个老鬼孙子的毛头小子差点一剑毙命。

  这是何等的羞辱?

  那老鬼明知自己大限将至,所以任由我宰杀,但却派一个小鬼来报复我吗?

  “岂有此理!你给我死!”

  想到这里,王枭更是心中怒火滔天,也顾不得还在流血的脖颈处伤口,右手一扽将大刀收回,身上猛然泵发出一股威压气势。

  提起刀,几个箭步便冲向还在那蹲着的王来,由上朝下以一股雷霆之势照着王来的脑袋就向下砍去。

  “不要硬碰!那小子手上的武器兵刃有古怪!”

  刚才王枭可能因为王来左手上发出的白光晃了眼,所以没看得真切,现在又因为羞愤交加一时才冲昏了头。

  但一旁的黎胖子可把刚才那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早已是惊骇不已。

  他惊的倒不是王来那诡异的身手,而是看到王来那把袖匕竟然由刃化剑。

  什么武器兵刃还能变形的?

  这样的武器已经超出了黎胖子的常知,虽然他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若王来手上的袖匕确确实实是一件兵刃的话,那么他就能确定,那是一件品阶在王枭手中环首大刀之上的兵刃,起码不会低于灵品。

  “这王来刚才手上的袖匕活生生从一把匕刃变成了长剑?武器兵刃能做到这样吗?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黎胖子心中诧异惊奇,满脑袋充满了问号地想着。

  可惜黎胖子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王枭的大刀已经从王来头顶落下,顿时王来只觉得迎面而来一股强大的威压感。

  但即使这样,王来似乎也没想要再闪躲,只是口中又轻轻一念:

  “琉璃刀!”

  随后只见左手长剑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通体雪白大的大刀出现在王来左手之上。

  面对王枭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王来头也没抬地变出大刀后,想都不想左手向上一抡大刀,低喝一声:

  “劈山决!破!”

  两刀碰撞在一起,顿时一股真气浩浪在王来与王枭两人之间炸裂开来。

  “没破!?”

  王来见自己一记劈山决竟然没能破掉王枭砍向自己的一刀,反而是与之僵持在一起,心中也是感到诧异。

  不过也仅仅是一丝诧异停顿罢了,紧接着只听见王来说道:

  “以气裹刀吗?所以才这么大的威压吗?那就看是你的气厉还是我的气劲了!”

  随后左手上也暗劲注入一道凌厉无比的真气于自己的雪白大刀上,在王来刚注入真气那一刻,王枭就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好。

  “你....你是....!”

  “王来兄弟!手下留情!”

  黎胖子见状不妙,也是抄起镰剑就上前向要制止,可他只是一个金丹初期的百炼师。

  若是跟王枭联手对付王来可以算锦上添花,真是在这生死关头想要雪中送炭的去救命,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见一声崩裂的巨响!

  接下来的一幕让冲上前的黎胖子立在了原地。

  王枭那把五尺长的灵品环首大刀被王来的雪白大刀硬生生的劈成两段,而王枭也被这一上劈整个人一分为二。

  连最后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便身首异处。

  王枭就这样死了?

  一个神刀门的武尊高手在一个淬体期少年面前,两招下便就送了命?

  这实在太过于惊世骇俗。

  王来从出现到现在所带给黎胖子的震撼,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着他的世界观。

  此时别说刚才还要联合王枭对付王来了,面对实力如此诡秘的王来,黎胖子此时心底不由生起了一股恐惧感。

  得逃,必须得马上逃,否则接下来就是自己和姜卿雯了!

  这个王来绝对隐匿了自己的实力,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黎胖子此时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可是就在他刚转身准备去抱早已躺在地上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的姜卿雯时。

  身后一道冰冷冷的声音传来:“你要往哪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