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二十一章 盖世英雄

  听到姜卿雯的话,刘二狗先是一愣,姜卿雯见状心里一喜,正准备接着开口,谁料到那刘二狗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姜家大小姐?对对对,你是姜...姜家大小姐!”

  此时刘二狗似乎被什么事情给逗得大笑,笑得都有点合不拢嘴了,姜卿雯见到他这幅样子不由得心里生出一股恼怒和恶寒。

  “既然知道,还敢找人来跟我报仇,上次只是瞎一只眼,这次你就不怕我让你有来无回吗?”

  姜卿雯要是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说出口。

  刘二狗刚还在哈哈大笑的声音截然而止,随后便是阴冷道:

  “你是姜家的千金没错,但是姜家镇谁都知道,你平时贪玩无度,从来不好好留在你那家族门庭里潜修,明明有这么好的先天条件却就这样浪费了。真是让我这个普通人都替你感到可惜.....至于你那点放蛤蟆尿的道行,也就可以欺负欺负像我这样的老实普通人罢了!没猜错的话......你到现在也只是刚进炼气期大门,连聚气恐怕都还没形成吧?你再看他们!”

  刘二狗说着手抬起指向那八名壮汉。

  “他们个个可都是我花重金聘请的武师强者,为了对付你这样的一个丫头片子,我可是下足了本钱呀。”

  可恶,这个刘二狗怎么知道自己的底细的?

  自己的修为道行确实跟自己的辈分一样,在姜家都是垫底的,原因也确实是因为自己太贪玩平时没好好练功修行。

  但是这种事,从这个死刘二狗口中冠冕堂皇的说出来,不由得让姜卿雯感到羞怒!

  气死我了!

  可即使姜卿雯现在心中百般恼怒,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她虽然性格有点大咧咧,但不代表没脑子。

  这几个壮汉出来时,她其实就已经察觉到了这几个人都是武修高手,虽然刚入炼气期的她不能确切知道对方到底在什么层级,但不管从数量还是对方身上的气势来看,都比她要强。

  所以此时这个情形下,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强装镇定,先唬住刘二狗再说,否则今天真的可能就会被狗咬一口了。

  “哼!本小姐的境界可是你能猜测的?大可放马过来!不过.....动手前你和你这帮请来的打手可都要想清楚,我可是姜家的千金,你对我寻仇出手,我父亲和姜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到时候你就不怕你刘家从姜家镇上被........”

  姜卿雯话未说完,突然只感觉精神一晃,似乎突然身上力气被抽离了一样,整个身子一软,差点没直接瘫软倒地。

  正在她满是疑惑还没搞清楚情况时,面前的刘二狗嘿嘿地怪笑了起来。

  一边怪笑一边还说道:

  “嘿嘿.....我当然知道你是姜家的小千金了,别说我,我爸和刘家当然也都承受不了你们姜家的怒火。但是他们要不知道呢?...嘿嘿...嘿嘿...”

  刘二狗那副猥琐的脸一边笑,一边还在向姜卿雯靠近,显然正在缓缓朝姜卿雯近前靠来。

  此时姜卿雯大感不妙,这显然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着了刘二狗的道。

  虽知如此,但为时已晚,她现在还能勉强站着已经很吃力了,晃晃悠悠的从口中骄怒一声:

  “混蛋!刘二狗,你不要过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而刘二狗则是不慌不忙的说道:

  “姜家镇谁都知道你贪玩,没猜错你今天又是从家里溜下山的吧?你说你要是就这么失踪了,谁又会想到是我刘二狗干的呢?至于我要做什么嘛......”

  “嘿嘿...卿雯小妞,这八个虽然是武师不错,但同时他们也是这周边远近闻名的采花贼,刚才他们从草堆出来的时候,你不觉得周围的空气在一瞬间有特别地好闻吗?我可是为了让你一会能力敌他们,特意为你准备了蜜欢散哦!嘿嘿...不过嘛...在这八位大哥开始前,还是先让哥哥来试试妹妹你这贵为千金的娇躯吧....嘿嘿嘿...”

  刘二狗一边猥琐的笑着,离姜卿雯越来越近

  “我呸!下流!卑鄙!”

  姜卿雯出身巫毒世家,哪里会不知道那齐欢散是何物,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粉末状毒药,可以让人神志不清,把清纯玉女变为任人摆布的荡妇的邪魅毒物。

  若中了齐欢散,人的神志会逐渐模糊,最后任人摆布,没有解药的话就必须与男子方能解毒,否则时间一长则会体内爆血而亡。

  可她姜卿雯偷溜出来玩,身上哪会随时带有家中的解毒药物?

  难道想我冰清玉洁的身体,今天就要被刘二狗这个畜生玷污了吗?

  要跟这么一个恶心的人发生那种事情?之后还要被八个聚炁境的壮汉凌辱.....

  想到这里,姜卿雯都不敢往下想之后的情景,因为她身上的药效此时也开始正式发作起来,全身再也支撑不住。

  “救命呀!谁来救救我!”

  姜卿雯挣扎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嘴里发出求救声!

  只是此时她的泪水,和这样的求救不但没让刘二狗心生怜悯

  可就在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只听见有人惊声道:“你是谁?”

  随后只听见一个冰冷冷的声音道:“死人无需多知”

  此时心中早已崩溃的姜卿雯只隐约看见,正准备向自己继续下毒手的八个人的手停在了半空,而她的脸上似乎传来一片水渍。

  姜卿雯能模糊的判断出,那应该是血。而她心里也明白此时来人了,自己总算是得救了。

  心中不免的松了口气,在药效和之前高度紧张挣扎下,原本早就该意识模糊失去知觉的姜卿雯,哪怕在被刘二狗侮辱时也一直苦苦支撑着自己的神志,就是为了希望能等到有人经过可以救出自己,现在得知自己能得救了,瞬间整个人迷迷糊糊地昏了过去。

  等到姜卿雯再次醒来之时,自己躺在姜家镇的一家小客栈的床上,床边是一个挺拔昂首却不那么雄壮的背影正端坐着喝着茶。

  那是姜卿雯第一次清楚的看到他,那天他穿的是一身白衣,与他腰间那柄长长的黑色大刀显得格格不入。

  他执意要护送姜卿雯上山回家,可姜卿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死活不让地给拒绝了,最后独自的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中的姜卿雯在面对父亲和叔父们焦急的质问时整个人都显得傻痴痴的,这可把姜家一些长辈急坏了,因为细心的长辈已经发现,姜卿雯此次回家后似乎已不再是处子身...

  可对于家中长辈的追问,姜卿雯始终是闭口不提此次外出所发生的事情。

  那天姜卿雯醒后,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对那个端坐在那房间里背对她喝茶的救命恩人也没有太多感激,她只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那天后姜家镇刘家,刘二狗尸体在姜家镇外百里之处被人发现。

  只是刘二狗的头不见了,与之在一起的还有八具无头死尸。

  据现场的人说,这些人的头似乎是被人一刀斩飞,切口处整齐光滑,喷洒出的血染污了一大片地。

  不久据说姜家的教书先生下了山,而刘家人集体失踪了。

  那年王枭二十七岁,是个已经步入武尊初期的天才,但他却告诉所有人自己名叫枭六。

  那天王枭在前往那大隋王侯府的途中,阴差阳错的遇见了九个男人正在欺辱一名一丝不挂的少女,最后又阴插阳戳地拔了那把五尺环首刀。

  至于要问他拔刀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是为自己刚步入武尊碰巧找几个武师来试手?

  是因为行到此处,看见如此场景坏了心情?

  又或许是一时动了恻隐善心?

  但不管如何,姜卿雯在客栈的床上醒来时,她看见一个背对着她正坐在客桌前小酌的男人。

  男人身旁有一柄五尺长的大刀,而男人转过头来时,她见到了一双赤红色的双目。

  当她开口问男人是不是也看光了自己身子时。

  他只是淡淡地说道:

  “只是觉得应该有个人出手帮帮你而已,九个人的血太多,弄得太脏了,所以我帮你洗了澡换了身衣裳。”

  最后他告诉女孩可去大隋王侯府找他,他叫枭六。

  ..........

  一个刚步入武尊的武人一刀下去能有怎样的威力?

  这一刀下去对王枭来说,不过只是多了九条人命。

  这一刀下去对姜卿雯来说,是在懵懂少女的心里斩出了一个盖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