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二十章 姜卿雯的过去

  见到这一幕,姜戍铖只能是无奈得摇头,随后对剩下的姜家小辈们说道:

  “大家都各自散了吧,今天停课,回去后记得温习今天上午所讲的内容。”

  说罢姜戍铖并也走出书堂,急匆匆的朝姜武家走去...

  姜武家的会客厅内,姜武正独自一人在喝茶,只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并响起:

  “不好了!不好了!姜武呀....”

  姜武只听声音便知道是姜戍铖来了,赶忙起身上前迎接,姜戍铖火急火燎的样子,姜武还真怕他一个不稳会栽跟头。

  “哎呀,戍铖老师,你这是怎么了?火急火燎的,慢点,慢点。”

  一边说着姜武搀扶着姜戍铖到会客厅内的上座坐下,顺手还递了一杯茶出去。

  “来来,戍铖老师,这是一个朋友刚给我送的,上好的南阳毛尖,你尝尝。”

  可是只见姜戍铖接过茶杯,来不及喝反而是放到一旁道:

  “你还有心情喝什么茶呀,大..大事不好了...卿雯那丫头她...”

  见到他这幅样子,姜武则是无奈一笑道:“老师呀,你先喝口茶缓缓,是不是卿雯那丫头又溜课了呀?”

  这真不是姜武不关心姜卿雯啊,而是他这个女儿是整个家族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从小就备受宠爱,长大一点后性子越来越顽皮,他也实在是管不了。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孩子都是独自上课,唯独姜卿雯偏偏配了一个书童,为的就是要看住她。

  而像今天这样,姜戍铖急匆匆跑来找自己的情景,在姜武这里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姜家大院的书堂离姜武家还是有好几里的地的距离,自从姜卿雯十岁进入姜家书堂起,这姜戍铖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这样急匆匆跑来报信了。

  这位曾今也是自己老师的老人,如今也已是百岁高龄,为姜卿雯这个顽皮的丫头,还这般尽心尽责,这让姜武心里很是感动的同时也感到满满无奈,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懂事让家里人少为她操心呀。

  听到姜武这样说,姜戍铖这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顺了顺气后说道:

  “是的呀,又溜课了。我已经让书童叫人去找了,耀阳家的小子也跟着一块。”

  “老师呀,这既然已经去找了,就不要着急嘛。你也不是不知道卿雯那丫头,就是贪玩,等她玩累了自己也知道回来!”

  顿了一顿,姜武接着道:

  “倒是您啊,自从我辈起你就尽心尽责地为我姜家授课,现在到了卿雯她们这一代小辈,你还要为了这丫头,老是这样折腾,学生我实在是惭愧啊!”

  说着姜武就端起一杯茶,严肃的对着姜戍铖一饮而尽道:

  “辛苦你了,卿雯这丫头让先生费心了,学生这以茶代酒!”

  见到姜武如此举动,姜戍铖连连摆手道:

  “姜武,跟我你就不必这样了,当年你爷爷要是没有将我带回姜家,我这命怕早就没了,既然我是姜家的人,做好分内事就是应该的。卿雯这孩子平时是贪玩,但是并不笨,倘若用心引导将来是能成器的。”

  顿了一顿,姜戍铖也面色严肃的说道:

  “今天我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我今天一早心中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老是七上八下的。你也知道卿雯那性子,上次不就因为跟歹人起冲突,差点吃亏吗?我这是怕....”

  见姜戍铖这样说,姜武也免去了客套,开始对此事严肃起来:

  “戍铖叔,我知道,你从小看着卿雯长大,对她也很是爱护,可这丫头....你也知道,真躲起来也不好找呀。以往也多是她自己玩够了就回来了。这次....咳....只希望她早点玩够了赶紧回来吧。”

  说着姜武突然面色一凝,一股默然的霸气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至于危险嘛~哼!在姜家这方圆百里的一亩三分地,谁敢对我姜家人出手?就算没有嫡系人在身旁,若卿雯真遇到什么意外,姜家镇的人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以往那些冲突争执不也都有惊无险吗。您老就不要太担心了。”

  姜武所说,姜戍铖心里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他始终还是觉得不妥。

  “可是.....”

  见姜戍铖还是不放心,姜武道:

  “您要实在是不放心,我现在马上亲自带人下山去找吧。老师你就在我这里先做休息。等我找到那丫头回来再跟您赔罪!”

  见姜武这样说,姜戍铖才放下心: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随后姜武便喝一声:“来人!”

  话音刚落,只见两名男子从会客厅外走进来。

  “你们再叫上一队人,随我下山一趟。”

  “武爷,这是要下山办什么事吗?需要让兄弟们准备些什么吗?”

  其中一名男子见姜武面色有点凝重,小心的开口问道。

  “是要办事,小姐又溜课了,跟我一起下山寻人,不用带武器。”

  “是,是”

  听到姜武这样说,两人心中才恍然大悟,还以为是武爷要带着大家下山干仗呢,原来是那个小祖宗又顽皮溜下山了。

  姜家中因为姜卿雯溜下山,组织人下山寻找可谓是忙得热火朝天,可姜卿雯这小丫头片子此时却早就从家里一溜烟跑下山到十里之外的姜家镇集市口上了,正没心没肺的左瞧瞧右看看。

  “哼,戍铖爷爷教的那些东西都太没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来心情就不好,这天的姜卿雯在集市上看什么都不顺眼,一直也没发现能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心里一直想着找点有趣的东西,一直漫无目地走,以至于出了集市都还全然不知,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见天色有稍许暗了下来。

  突然从她后面传来一声叫喊:“姜卿雯!你给我站住!”

  回头只见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长得尖嘴猴腮,右眼戴着一块黑罩的男孩子站在姜卿雯身后,恶狠狠地瞪着一只眼盯着她。

  姜卿雯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下才认出来,噗呲一下就乐了出来。

  “刘二狗?哈哈哈哈,你眼睛怎么了?怎么成单眼狗了?”

  刘二狗虽然才二十出头的年龄,但是由于长相实在着急,本来看上去就及其猥琐,现在头上右眼正戴着一个黑眼罩,在原本猥琐的面容上又增添了几分滑稽,这模样着实让人难以掩笑。

  看见姜卿雯指着自己哈哈大笑,刘二狗彻底怒了。

  “娘的!这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我这只右眼因为你那什么狗屁蛤蟆尿,瞎了!今天我就要你血债血偿!”

  听到刘二狗这么说,姜卿雯没有丝毫愧疚,反倒是秀媚一振,摆出一副小女侠的姿态和口吻说道:

  “刘二狗,你仗着家里有钱,就敢在姜家镇整天胡作非为,本女侠若没看见也就罢了,那天下山正巧瞧见你欺凌一对行乞的爷女,对你小施惩戒是希望你好自为之,至于现在你眼睛瞎了,肯定是平日里做了太多亏心事,是活该!哈哈哈”

  本来开头还大义凝然的姜卿雯,盯着刘二狗现在瞎了一只眼的面容,最后实在绷不住了,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你...你....!!气死我啦!都给我出来!”

  看着姜卿雯满口的大义凝然的说辞,想想自己的眼睛,现在都还能感受到隐隐传来的疼痛,刘二狗忍不了了。

  只见他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手,随后一阵风吹过,以姜卿雯为中心的四周草堆被这股风一吹传来唰唰的声响,而随后只见从草堆后缓缓走出了几行人。

  定睛一瞧竟然都是三四十岁虎背熊腰的壮汉,足足有八人之多,以一个合围的架势把姜卿雯围在其中。

  姜卿雯出身名门,平时也不是没遇到过仇家寻仇,对此时的情况倒是不以为意冷冷道:

  “刘二狗,你这是想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当然是报仇了,姜卿雯,真没想到你个丫头片子脚程还挺快,一会就跑了百里地,我可是从镇上集市就跟着你了,现在这里荒无人烟的,今天你是插翅难逃!”

  听见刘二狗这么说,姜卿雯才注意到,自己似乎真的离开姜家镇太远了,再看看四周环境,可不是荒无人烟吗。

  这时再看看被几个壮汉以及刘二狗围堵的情况,她不免得也有点紧张起来,不过还是强装镇定道:

  “大胆!刘二狗,你别忘了,我可是姜家的大小姐,就凭你找这么几个帮手就想跟我比划吗?你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