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十六章 兵刃相向

  听见王枭的话,老者这才缓缓抬起头。

  但他并没有看向王枭,而是看向其身后门口方向的王来。

  王来看见王枭刚才一系列的举动后,向其冷冷开口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随后朝着看向自己这边的老者又道:“爷爷,这人是....”

  “是来带你出山的,对吗?看来是时候了....”

  不等王来说明情况,老者却打断了他的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当年因为我的执念,为族人带来了灭顶之灾,这因既然是我种下的,那这果自然还得我来结,这些年我就一直在等,好在算是等到了....”

  在场的人听到老者的喃喃自语都愣在原地,搞不清所以然。

  而黎胖子此时正眯着眼想要看着老者的面容,只是他越细看,眉间越是不由得挤到了一堆。

  他隐约看见老头那额头上确实如王来所说有一道疤痕,只是那疤痕的形状是一道小口子,就有点像一只眼睛受伤后闭起来了一样。

  他真是王白齐?那额头上的疤痕就是传说中的三目?

  王枭在听到老者的话后幽幽道:

  “既然知道我要来,也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

  老者这才用手将那披散的白发梳理一番后看向王枭,眼神里闪烁着复杂神色道:

  “枭儿,这些年.....辛苦你了。”

  “闭嘴!你没资格那样叫我!”

  听见王白齐对自己的称呼,王枭显得愤怒无比,他愤怒的朝王白齐吼道:

  “都是你!全都怪你!要不是你我爹不会死,要不是你我娘不会死,要不是你王诚叔不会死,要不是你所有人都不会死,为了你那可笑自私的理想,所有人都陪你去送命,你手上的沾着整个族人的鲜血,你这个罪人!”

  随之王枭话锋一转讥讽道:

  “怎么?如今还当自己是村长呢?收起你的假仁假义吧,就你也有脸给大家在外面立碑起坟!?你不配!从大隋京都的王侯府上你没少得好处吧?”

  随后王枭指向一旁的王来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小子不是族里人吧?难不成王侯府这些年不仅秘密地给你往这深山老林里送物,还连带着送人?不然你哪里平白无故多出这么个大孙子?看来从金仙跌落的你,这些年在这与世隔绝的深山里依然过得很是滋润嘛?”

  说到这里的王枭,整个人开始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他继续用一种诡异的音调道:

  “呵呵...一千零三十口人....一千零三十....尸骨无存,哈哈哈哈...偏偏骗了所有人的你竟还有脸苟活于世,凭什么?!你凭什么!?”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你,大家也都是蠢得可怜,你与王侯府背地里的勾当那么多年竟然没一个人能察觉,我想我那愚蠢的老爹更是到死都还坚信这你这个好大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族人吧?真是可怜....”

  听着王枭口中说出的话,王白齐是越听眼神越为暗淡,他努力道:

  “枭儿,我与那王侯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对此王枭则是根本不想给他解释的机会,愤怒道:

  “闭嘴!说了不准你那样叫我!”

  随即王枭也不再废话,看着王白齐幽幽道:

  “既然你也算到我今日会来,那你有没有算到今日我能不能取你性命?”

  枭六此话一出,房间里除了姜卿雯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王来直接一步向前挡在了王白齐身前,面朝王枭一脸决然,很显然那意思是要取王白齐性命就必须先杀了我。

  姜卿雯见状也放出蛊虫,看样子是打算跟王枭一起对付眼前的王来以及那王白齐了。

  “老枭怎么突然就要到兵刃相向的地步啊?!你与王老仙人这才刚见面就这样不好吧?都是同族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清楚呢?”

  “王来兄弟,你也别紧张,我看一定是王枭与你爷爷之间什么误会,咱们先把那匕刃收起来,收起来。”

  “雯儿姑娘,你也是的,好好的干嘛把紫龙放出来,这是枭哥的家事,我们就不要跟着掺和了。”

  黎胖子此时倒是在中间打起了圆场,一边是王枭和姜卿雯,一边则是曾今传说中的仙人,尽管从刚才王枭的话语中,他也算听明白了,此时王白齐的修为境界应该已经大不如前。

  但不管怎么说,他作为一个外人可不想无缘无故就跟王白齐这种大能扯上怎么仇怨,更何况他心里还打着小算盘一会还想求到人家呢。

  “哼,怂包!”

  姜卿雯对出来劝和的黎胖子不屑道。

  而王枭更是不理会黎胖子的好言相劝,咣啷啷一抽腰间五尺环首刀指向王来。

  “我与你本无深仇大恨,一切都是我与你那爷爷之间的事,你若现在退下,我可以不伤你!”

  可谁知道面对王枭身上释放出那武尊的威压,王来丝毫不惧回应道:

  “你这贼人,就凭你也想跟爷爷交手,先打得过我再说!”

  见王来不肯退步,王枭也不再二话,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一个箭步蹋前举刀便砍,刀路下意识的避开了挡在身前的王来,径直的朝王白齐身上招呼而去。

  “仓啷”一声。

  原本该落到王白齐身上的大刀被阻拦在了半空中,王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银色匕刃,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刀砍给招架了下来。

  “袖匕!?”

  王枭略感惊奇道,同时那被招架住的持刀右手上暗加了几分力道往下压去。

  “哐啷!”

  又是一声兵器之间碰撞的冰冷声响起。

  看着那被王来用袖匕弹开的环首刀,王枭心中惊讶不已。

  淬体期的小鬼能招架下自己一击还好说,竟然还能将其弹开?

  王枭果断抽回换首刀,这才真正开始正视起王来这个从一开始就颇为古怪的少年来。

  “你真是淬体期?”

  王枭意味深长地朝王来说道。

  “是的。”

  “那你可知道我是何武道境界?”

  “不知道,但看着也不比老毛头厉害多少。”

  王枭不知道王来口中的老毛头是谁,但听到如此回答,还是不免大笑道:

  “哈哈哈哈,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你执意要为那罪人开脱,那也就休怪我了!”

  说着只见王枭身上散发出肉眼可见的气,随后整个人脚下一动带出一道残影朝王来袭去。

  “瞬斩!”

  黎胖子惊呼道,他没想到王枭对王来一出手就用上了瞬斩。

  而此时的王枭其实想得很简单,这王来看上去虽也有几分能耐,但真正难缠的还是那身后的王白齐。

  所以他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个毛头小子身上,这才一上来就直接用瞬斩,想要将其以最快的速度一招斩杀于此。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出手之时,王来的脚下一动也运起了身法,并且速度之快也带出一道残影与之交战到一起。

  “哐!哐!哐!哐!哐!”

  手上五刀过手后,两人又是分开而立对峙起来。

  王枭虽然整个人毫发无损,看上去也依旧气定神闲,但显然对于王来竟然能接下瞬斩这件事是他意料之外的,此时正略微吃惊的仔细打量着王来。

  而王来此时虽然接了下王枭五刀,但是整个人看上去有那么些许疲惫,口中略微喘出粗气,但那脸上却露出了一股兴奋之色。

  随后王来在王枭和众人眼前开始慢慢往下躬倾身躯,最后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面对王枭。

  黎胖子看着王来那有点眼熟的离奇身形若有所思,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是虎豹扑食时才会露出的姿势。

  他似乎意识到王来下一秒要做什么了,急忙朝王枭喊道:

  “老枭,小心!”

  话刚喊出口,果不其然王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王枭突进而去,那速度快得整个人就像一根被拉满弓的箭一样,是弹射而出的!

  王枭显然没想到王来的爆发力竟然如此迅猛,即使他已经用极快的反应去做防御,但大腿处依旧被王来用匕刃划出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王来从攻击到得手整个过程仅在片刻间完成,得手后的王来更是向王枭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个表情在王枭此时看来是尤为挑衅的。

  “混蛋!你该死!”

  果不其然王枭被这一下给激怒了,暴喝一声后,便要使出全力解决掉王来。

  “够了!王来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