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十五章 千座坟堆

  眼看姜卿雯要叫出声,王来反应迅速的回头一手捂住了姜卿雯的嘴,低声道:

  “别叫!这是血蝠王,这里所有的血蝠都是它的崽子,吵醒了它会很难对付的。”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下来的姜卿雯脚下感觉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

  姜卿雯下意识的低头看去,脚下踩断的是一节白森森的骨头,而再细看才发现此时脚下的周围都有些许白骨。

  这些白骨此时在满是血蝠那暗红血光微照的山洞里显得有些渗人。

  她打开王来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轻声道:

  “骨头,是人骨!?”

  王来点头轻声平淡道:

  “是的。”

  随后王枭指了指地上的白骨,依旧作出噤声的手势,示意不要触碰发出声响,然后往前继续走。

  四人小心翼翼地绕开那挡路的血蝠王,朝洞穴深处继续前行而去。

  在昏暗的洞穴里时间就似乎显得不是那么明显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三人发现那洞崖和洞穴之上的血蝠数量在开始慢慢减少,随着血蝠数量的减少洞穴里的光亮也就越来越暗,到最后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片。

  但尽管如此,王枭三人也都还是能感觉到,洞穴里的路线是慢慢在朝上升的趋势行走,而四周的空间似乎也在慢慢收拢变小。

  终于再走了一会,众人隐约看见前面出现了些许亮光,看样子是出去的洞口了。

  “王来兄弟,前面那亮光是不是快到出口了?”

  黎胖子忍不住问道,这一路上可把他给憋坏了,现在周围已没了血蝠,才放心开口朝前面的王来问道。

  “是的,前面就是出口,出去就到了。”

  王来说完这话,还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一眼黎胖子。

  虽然在漆黑的洞里,黎胖子没有看见前面的王来看自己这一眼。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所在,继续问道:

  “我说王来兄弟,这四周的空间怎么越来越窄了,而且我看那出口的亮光处,似乎出口很小啊?”

  这次王来并没有回答他,因为此时王来已经率先来到出口处并钻了出去。

  为什么说是钻,因为这个所谓的出口跟进洞口比那可真是太小了。

  小到仅足够正常一人的身型勉强能通过。

  钻出去的王来在外面朝洞里喊道:

  “快跟上出来吧!”

  王枭和姜卿雯身型都不算太壮硕随后也很顺利地钻出洞口。

  但剩下最后的黎胖子有点犯难了,他这身形刚想往外钻,可是刚钻了了一半,发现整个人被卡住了。

  露了半截身躯在外面的他本想叫王枭来帮忙,但是却看着王来带着王枭和姜卿雯二人已经往前走去,再看看那姜卿雯的背影。

  黎胖子老脸一红,一咬牙整个人向后退回到了洞中。

  此时出了洞的三人,王枭见黎胖子半响没跟上,正准备回头叫他。

  只听见身后“砰!”的一声。

  随后只见那原本只够一人勉强通过的洞口,炸开了一道口子,黎胖子从里面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

  “奶奶的,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钻狗洞....还好里面的石头受潮都比较松弛,不然还真不太好办。”

  走出洞口的黎胖子,看此时不止王枭,连姜卿雯和王来也因为炸裂声,都纷纷正回头望向自己这边。

  不好意思地收了口,一路小跑上前打趣道:

  “嘿嘿...没别的意思啊,就是这洞口实在太小了。牢骚几句,牢骚几句!继续走,我们走。”

  几人没走多久,穿过一片树林后,就来到了一片宽广圆形空地。

  空地前方是密密麻麻一座座小小的土堆,拿眼一扫起码有上千个之多,每个小土堆前还立着一块小木牌。

  在小土堆之后是一片空旷的地带,看样子是作为院子使用的。

  而在最后才是一座破旧的小茅屋。

  尽管已经可以看出那些小土堆是何物,但数量如此之多,黎胖子还是咋舌的问道:

  “王来兄弟,这一个个土堆都是坟堆!?那木牌上怎么连个名字都没有?”

  王来平淡回道:

  “嗯,是的。”

  随后王来一指最后面的那座小茅屋道:

  “我们快进屋吧,爷爷现在应该就在屋里等着呢。”

  听到王来的回复,顿时黎胖子和姜卿雯都觉得这样的场景实在让人感到有点阴风席面的感觉。

  能在千座坟堆前盖个茅屋居住下来,这王来和他爷爷也挺心大啊。

  而王枭看到眼前这一幕千坟的场景时,心中更是生起一股恶寒之意。

  看出众人脸上都浮出那略有不适的神色,王来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我出生时就有这些坟堆了,里面到底都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爷爷说埋的是他以前村子里的人,说很久以前整个村子在这里被天降的神罚全杀掉了,为了祭奠他们,爷爷就修了这些坟堆并立了无字碑。”

  说到这里,王来似乎才想到了什么,转头朝王枭问道:

  “你姓王,爷爷也姓王,爷爷又说今日你是来带我带山的。那你是不是也是爷爷以前村子里的人啊?那这些坟堆下的人你都认识吗?爷爷从来都不跟我多说,你要知道的话能跟我讲讲吗?”

  而王枭听着王来的话,心中的恶寒转为愤怒,他越听越怒,最后冲口而出道:

  “狗屁的神罚!”

  说完这句话后,王枭也不等众人作何反应,便飞奔向着前方的小茅屋而去。

  王枭脚下三五步便来到茅屋门前,只见他并没有礼貌的敲门,而是抬腿一脚。

  “咣当”一声,破旧茅屋那本就不算严实的木门应声而碎。

  这时身后三人才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赶紧跟上前来。

  而王枭踢碎木门后此时已经率先进屋。

  进屋后,映入众人眼帘的首先是那一张尤为显眼的八仙桌。

  除此之外在本就不算宽敞的茅屋厅堂里,就只剩下两把小木凳和两把木椅,以及一把与整个茅屋都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的太师椅了。

  厅堂里没有字画,也没有长条案,陈设及其简单清贫。

  而此时那把太师椅正冲着茅屋大门方向摆放着,椅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发老者。

  他低勾着头,即便是听见有人破门而入,他似乎也没抬头的打算。

  白发太长挡住了他的面孔,但那双干瘦如材的手此时正紧扣在太师椅两侧的扶手上。

  王枭看着眼前的老者,心中丝毫没有为破门而入的举止感到不妥,反而那双眼中的赤红之色相比进山时更深了一分。

  只见他又是抬腿一脚,将面前那应该算是茅屋里最贵重的八仙桌整个踢飞向老者。

  面对拥有武尊境界的王枭,这一脚踢来的桌子,太师椅上的老者既不躲避也不作反应。

  只见那势大力沉的八仙桌在飞到老者面前时自然而然地被阻留在了空中,随后平整安稳降落于地上。

  “好厉害!”

  看着眼前这一幕和那依旧稳如泰山的垂头老者,黎胖子忍不住开口赞道。

  而王枭的态度就没黎胖子那么好了。

  他直勾勾盯着眼前的老者,近似咬牙切齿地从嘴里一字一顿的说道:

  “村!长!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