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十一章 王枭出手

  姜卿雯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又气又惊。

  她很清楚若不是紫龙护身替自己挡下这一记扫尾,估计那火焰就得烧到自己身上了,而看情形那火焰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扑灭的。

  黎胖子看着不领自己情的姜卿雯也不恼,仍然好心说道:

  “雯儿姑娘,你也真是的,这动物精怪修行本就不易,一旦成了气候一身道行是不能跟我们人一样相比的。更何况你枭哥都说了,这虫子是金丹初期,你明知打不过,还冲动上前,这是会吃大亏的。”

  原本黎胖子说这话是关心的,可此时听在姜卿雯耳朵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哼!你金丹中期也没见你上,真是白有一身修为了,怂包一个,一个大虫子就把你吓住了?”

  对此黎胖子无可奈何,只好话锋一转朝王枭道:

  “虫子也能修炼吗?”

  王枭如实回答道:

  “我也是第一次见。”

  “今天可算是开眼了,想不到除了动物,虫子也能修炼了。”

  黎胖子用眼角余光又看了看那已站起身的姜卿雯,感叹道:

  “只可惜这漂亮白兔了,怕是要沦为这大虫的盘中餐了。”

  进这一趟藏龙山,可不是刷新了他的认知吗。

  奇异的气候,野蛮生长的植物,炼气的白兔和金丹的千足....不管哪一个放在外面世界都算得上是罕见。

  这样想想,黎胖子那心中对王来的耿耿于怀似乎也能释然一点了。

  一般情况下这动物若真修了道行,成了境界,那它们的修为可是不能跟人一样相提并论的。

  这藏龙山内一条虫子都能到金丹期,这要放到外面去,还不被一些宗族门庭作为高阶妖兽供起来?

  所以那王来若是这山内生活的淬体武修,那跟外面世界的一般武修比起来,若要说强大许多也似乎更能说通了,更何况他还很可能隐藏了境界。

  “我说那小子也真有趣,难不成是自知敌不过你我二人,才特意将我们引到此处,想来个借虫杀人不成?”

  王枭此时也是皱起了眉头,但口中却说道:

  “我看不像。”

  听见王枭这样说,黎胖子气乐了。

  一指那远在百米开外一个小土堆上的王来道:

  “不像?你看那孙子就在那里看着我们,看那架势就是巴不得我们赶紧跟眼前大虫子干起来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来气嘿!”

  而这一次姜卿雯出奇的没跟黎胖子唱反调,附和着说道:

  “就是,就是,也不见他过来帮忙,肯定就是想借虫杀人!”

  王枭则是冷静道:

  “若真想借虫杀人,何必还在那里悠哉哉的看戏?以他刚才在树林里的速度,你们不觉得他大可以甩开我们,将我引到此处后直接让这千足来对付我们就够了吗?又或者干脆联合起这千足来对付我们不是事半功倍?”

  黎胖子挠挠头道:

  “你这么说的也对,但我就是看那小子来气,说不定也可能是个心理变态,喜欢看人幸灾乐祸的那种主儿。”

  姜卿雯也嘟囔道:

  “反正我跟黎胖子一样,也觉得他不像好人!”

  话已至此,黎胖子也懒得再在王来到底安的什么心,这件事上多费口舌了。

  话锋一转略显严肃地朝王枭道:

  “那这千足你打得过吗?瞧样子那兔子肯定救不活了,想必这玩意也得先弄了我们,才会安心用餐的。那一会你先上?我来负责盯着那小子,以防他搞什么偷袭?”

  对此王枭也不推脱,丢下一句:

  “试过便知!”就果断拔刀出手。

  王枭的刀很快,都没看清他是如何抽刀出鞘的,就见人已经冲了出去。

  那身形如闪电疾驰一般,踏着千足的巨大躯干而上,所过之处生起一股劲风,把那躯干之上原本还不算太盛的火焰硬生生地掀起了一股燎原之势。

  “瞧瞧你枭哥这气势,刚突破大宗师便能有如此功力,不愧是武尊强者。”

  黎胖子则在原地,看向王枭那气吞山河的身影啧啧称赞道。

  一旁的姜卿雯却是白了他一眼讥讽道:

  “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只会在一旁看热闹?”

  黎胖子本想开口解释,自己这是为了顾全大局,防止那还在一旁的王来会偷袭这边。

  可想了想也就作罢了。

  跟女人讲道理?那是讲不通的!

  更何况还是一个自己心仪的女人。

  转而则是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在快到千足头颅近前,已经一跃而起的王枭来。

  只见王枭一跃十丈之高,借由空中向下直冲的引力,单手持刀奋力地朝千足的头颅劈去。

  刀刃顺着头颅劈下,擦出一连串火苗煋子,而一击完毕后,王枭也不恋战则是迅速退回。

  看着那完好无损的千足脑袋,李胖子略感惊讶的朝退回来的王枭道:

  “没斩破!?”

  王枭点点头道:

  “比想象中要硬。”

  马上他又补充道:

  “也仅仅只是硬而已了。”

  说罢只见王枭运起体内灵力,将灵力释放为体外真气后,将其缠绕在五尺大刀的刀身上,便又提刀朝那千足奔袭而去。

  这一次千足明显学聪明了,那火焰躯干在王枭动身前,率先发难地朝王枭袭来。

  袭来躯干呈环绕之势,看样子是想把王枭与那灵兔一般绞杀。

  见那飞舞而来的巨大躯干,王枭也不惊慌,大喝一声:

  “神刀剃——瞬斩!”

  只见王枭在那袭来的火焰躯干中以极快的身法挥动大刀穿梭起来,速度快得带起一阵刀光残影。

  而黎胖子此时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王枭这一招,口中还不忘数着:

  “一、二、三、十、十二、十五.....十七…十七刀。”

  数完数的黎胖子带有赞许道:

  “比上次见他用这招又多了两刀呀!”

  “白痴!是二十一刀,会不会算数。”

  听到姜卿雯打脸式的纠正,黎胖子倒没觉得尴尬,只是略带震惊地看向姜卿雯道:

  “你能看清?”

  姜卿雯则没好气道:

  “不废话吗?难道你瞎了?刚刚枭哥明明就出了二十一刀。”

  姜卿雯可不知道,她这随口的一句话让自己在黎胖子心中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不为别的,就凭姜卿雯虽然是筑基的境界,但却能看清王枭这一招瞬斩,这让黎胖子更加坚定这个小女人确有过人之处。

  果不其然,瞬斩过后,只见千足虫率先传出一阵哀鸣,那缠绕绞杀灵兔的躯干部分也随着疼痛松动下来。

  随后才见那想绞杀王枭的小半截躯干被齐刷刷地斩成了一块一块的,从空中掉落至地上带起不小的震感。

  黎胖子还特意朝那地上一块块的躯干数了一数,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一块。

  他赞许的看了姜卿雯一眼后摸着下巴道:

  “老枭这招瞬斩,不管看几次都能让人眼前一亮呀,那么重的刀,要在瞬息之间完成这么多次斩击,且还要保证力量,这样的速度和力量还真就是....真就是....有点离谱啊!”

  对于黎胖子的赞许,王枭可没有在意,因为此时他可不打算就此了事。

  俗话说趁它病要它命。

  一击奏效斩碎了千足小半身躯,王枭提刀便要趁胜追击,再次朝那千足头颅袭去,打算一刀斩下其首级。

  可就在他提身飞跃起后,眼看那举起的大刀就快要砍向千足头颅之时,多年习武的本能给他的身体传来了危险的信号,使其整个人在空中身形一顿。

  与此同时姜卿雯也大声提醒道:

  “枭哥小心!那湖里有东西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