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七章 赤目一脉

  数十年前,藏龙山发生山鸣地震的那个夜晚。

  山脚的深处,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村庄内一帮村民正处于炼狱之中。

  这个村庄名为赤霞村,村内之人天生赤红双目。

  而赤霞村的名字由来,则是因为这个村庄似乎一直与世隔绝。

  村里的人只在晚霞过后才外出活动。

  以至于甚至没人知道这里竟然有一个村落族群,更不知道这个村庄出现了多久。

  而今晚那惊天的山鸣与动荡,始源全因赤霞村所进行的一场神秘仪式。

  “齐村长,这可如何是好?想不到这大阵损耗灵力的速度竟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现在反噬已起,再不阻止的话会良成大祸的。”

  说话这人名为王越,是赤霞村的长老之一。

  而被他叫做齐村长的人,则是站在他一旁的一位仙风道骨且身型矫健的老人。

  老人身高八尺,一头黑发之下是一副颇具正气的剑眉,在眉心处竖有一道的口子,仔细观瞧那竟是一只赤红色的眼睛。

  他身穿一席黑色卦袍,负手而立在这震动得无比凶险的大山面前。

  而在他一旁的地上斜插着一柄巨剑。

  剑柄处是一个猿头,虽然剑身一部分深埋于土中,但裸露在外的部分肉眼打瞧就足有九尺,剑宽更是五尺有余。

  此人名叫王白齐,当今世人口中的“三目金仙”,也是这隐世赤霞村的村长。

  此时的王白齐剑眉紧皱,三目仅开天目,面朝着前方十米开外的偌大法阵沉默不语。

  他没有应声王越的话,似乎在思考权衡着什么。

  而再瞧那阵法,阵法的中枢呈圆形,阵眼处摆放着一杆青天旗,旗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书文。

  在那旗杆处竟盘踞着一条通体金色的蛟龙,此时正通体被火焰包裹燃烧着,那响彻苍穹的山鸣声正是从蛟龙口中发出。

  除此之外在阵法的左翼、左巽、左艮、右乾、右坎、右坤六个方位,以每位三排,每排四十九人为例,纷纷都全神贯注双手掐诀地盘腿端坐着,这些人中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年幼的孩童。

  只不过此时不仅是那金龙被那火焰焚烧显得痛苦不堪,阵法内的场景也可以形容为一片炼狱之色,因为每个人的身上跟蛟龙一样都燃烧着火焰。

  这些人虽然没发出惨叫声,但从他们额头的汗水和那嘴角渗出的鲜血,可以看出他们都在硬抗着火焰所带来的痛苦。

  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到逐渐的开始有人因为承受不住,先是大口吐血随即便昏迷倒地,而倒地的人不一会就会被熊熊火焰彻底包裹住身体,在发出短暂的惨叫声后便被烧为一堆灰烬,连尸骨都没能留下。

  阵外不少人看着自己的家人和兄弟姐妹遭受如此折磨,都想冲进法阵内救人,可结果只是又多添一道惨叫声与一落灰烬而已。

  “你倒是说句话啊!阵内的大火们都快撑不住了!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多人丧命!啊!王诚!”

  见村长不吭声,一旁的王越更是焦急,因为他看见此时阵内,自己的亲弟弟王诚已经因承受不住那无情天火的焚烧,吐血倒地昏迷不醒了。

  “阵法一旦开启,就无法关闭,这是你我都知道的....”

  王白齐咬牙说道。

  只是不等他说完,只见王越就飞冲进那阵法中,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想着自己那天仙境的修为若只是闯入阵法救出弟弟王诚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王越!不能去!”

  王白齐本想制止,可终将是慢了一步。

  王越一个瞬身已经闯入阵法之中,本想背起昏迷的王诚就往外跑,可就在触碰到王诚身体的瞬间,王越如阵内其他人一样,被燃烧的火焰吞噬在了其中。

  在王越被火焰袭身的那一刻,他清楚的意识到他错了,他小瞧了这天火的厉害,这火远比他想象中的恐怖,根本不是他一个天仙能够撼动得了的。

  他承受着火焰带来的剧痛,双目通红,用最后的气劲冲着阵法外喊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枭儿快跑!”

  在阵法外一个看上去稚嫩的少年。

  看着眼前那因为想要救王诚从而也被大火活活烧为灰烬的王诚。

  头也不回的拔腿就朝村口的方向踉跄跑去。

  而看着眼前这一切,王白齐依旧站在原地,只是那双手不知何时起早已死死地攥成了拳头。

  片刻过后,他似乎终于作出了抉择,一声叹息过后,握拳的双手也舒展开来。

  随后只见他朝那旗杆处的金蛟开口道

  “谛鸣,事已至此,你伴我百年,此番是我的劫,因已种果也结,而我绝不能让这天火流入到外面去,因此今天怕是凶吉难料了,你若还留有余力,大可抽身而退。”

  话罢,金色蛟龙的呜名声更大,随即蛟龙身上发出金光,印射出一道巨大的金色残像,残像围绕山峰盘踞,把整座山给死死的扣了起来。

  见状的王白齐,面向金龙撩袍施礼道:“谢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今日我定保你道行!”

  随后王白齐仰面朝天道:

  “这天火真是好大的威能啊!视这人命如蝼蚁般践踏,当真还想灭世不成?”

  良久,那天空之上也不见有什么反响,王白齐当下怒从心头起接着道:

  “只不过窥得一丝天道机缘罢了,蛮不讲理也该有个限度,现在的这般作态,到底是想让我王白齐背上多大的因果啊?这么想要置我于死地,到底是神威浩荡还是怕我日后把这天给你捅破了?”

  说到这里,王白齐也便不再多说,双手合十开始运作法门,那斜插入土的巨剑随之开始发出嗡嗡的响声。

  而此时阵法上空会聚起一片火云,由那云中传来一道空灵的声音:

  “王白齐,大道可修不可欺,你赤目一脉仗着异瞳,窥探天机不说,还妄想扭转法则,连天道边缘都未曾触及也斗胆要破天?看清楚现实吧,这小小天火便能将你连根拔起。”

  “大道之下皆为蝼蚁,得知道什么能做,什么该做以至于配与不配。”

  “而你,王白齐,一个连道都未入的凡人却做了不能做的和不该做的,更加不配谈及天道。”

  对于火云中声音的指责与嘲弄,王白齐先是一愣,随后不怒反笑道:

  “哈哈哈哈,好一个天道可修不可欺,可这大劫也只该是我王白齐一人的,本可不用这一族之人乃至更多人来承担,这笔因果买卖又该算在谁的头上?”

  “自然是你的恶果。”

  闻言,王白齐此时心中顿时怒意滔天,只见他三目通红,怒斥道

  “多说无益!今日你就且看我这蝼蚁能否捅天!接招吧!”

  王白齐脚尖轻点地面,便升起一股飓风,整个人踏风腾飞,朝着那空中火云而去。

  而先前那巨剑也停止了嗡嗡声,转而发出了猛兽一样的咆哮声。

  只见巨剑自己破土而出,竟也飞了起来,仿佛有生命一样紧随王白齐身后,随之落入王白齐手中。

  此时的王白齐已是三目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他单手拖剑,手中巨剑幻化出一尊九头巨猿,面目狰狞地朝那火云劈去。

  “剑破苍穹,山海啸!”

  “猿王剑?真是下作....”

  此时此刻的王白齐境界已是大罗金仙后期巅峰,而此时的他觉得体内境界在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攀升,竟然给直接突破到了通天道人,这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无限地在接近那所谓的天道……

  而最终这一战王白齐惨败。

  十甲修为道行被打到仅剩一成。

  猿王剑毁,金蛟重创退化为蟒,而赤霞村更是被烧为灰烬,夷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