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五章 血曼陀

  听到黎胖子的解释,姜卿雯只是翻了一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北荒赤金蝎?

  自己还是孩童时就知道了,以姜卿雯现在的修为,这般毒素她还不放在眼里。

  只见姜卿雯伸出双手,随后只见那双手上出现数条蠕动的紫色地龙,她拿起其中一只在黎胖子面前晃了晃。

  “雯儿姑娘,这...这是紫龙!?”

  黎胖子开口问道,看着那蠕动的小虫子,脸色有点恶寒。

  “算你胖子有见识,我家呢,我最小,所以叔父他们只给我了这个,全家也就只有我还在用这小小的紫龙作为护身蛊,唉~”

  “不过你放心,虽然这紫龙算不得什么厉害的毒物,但是作为护身蛊,要是遇上个什么万一,咱们靠它保命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姜卿雯语气里带有一点委屈的说着,手上也没停着,一边说一边不等黎胖子反应过来,就把一条紫龙放在了黎胖子的手背上。

  随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紫青龙在黎胖子手背上蠕动了两下后,就慢慢的消失了。

  见状姜卿雯则笑眯眯道:“完事!进入得很顺利!”

  而黎胖子此时心中可谓是巨浪滔天。

  竟然说紫龙算不上什么厉害的毒物?

  这玩意可是一小只就能屠村的凶物啊。

  确实如姜卿雯所说,紫龙的这种东西不算厉害,那只是从它的攻击性上来说,因为这小虫子根本就不具备攻击性。

  通常只有在遇到不可逾越的危险时这小虫子才会采取自爆式的攻击,体内的毒液会一起溅射出来跟敌人同归于尽。

  一条紫龙体内储存的毒液并不多,但是紫龙这东西的毒性可是剧毒,只需要一滴就可毒死比自己体积大上百倍千倍的生物。

  曾今就有村庄因为井水里误入进了这样一条小虫子,结果村里上百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暴毙,可见这紫青龙的毒素是有多厉害。

  所以恐怕天底下也只有这出自姜家的小千金才说得出口紫龙不算厉害毒物这种话了。

  关键这种紫龙的繁殖能力还巨强,不需要配对也能进行自我繁殖。

  这种特性下,姜卿雯又刚好还能自由操控这种小虫子,这种手段要是用于杀人越货,神不知鬼不觉地往对方身体里埋下一条紫龙,真是让对方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现在这姜卿雯竟把这种毒物,作为护身蛊来使用,还给自己身体里也种下了。

  黎胖子只觉得太离谱了,想中也同时感叹:“看来父亲说要对外面的漂亮女人提防三分是有道理的,还真应了那句话,最毒妇人心呐!”

  “雯儿姑娘,这紫龙作护身蛊,你确定没问题吗?它这要在体内自爆....?”

  姜卿雯似乎看出了黎胖子的担忧,不以为意开口道:

  “瞧你那胆子!放心吧,我姜卿雯养的小龙还是都挺听话的!”

  随后她顿了一顿,面色一改带有威胁的说道:

  “不过....你要是再敢让我不高兴,我不介意让他们在你身体里爆一下试试....”

  姜卿雯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枭六跟前,给枭六也如法炮制地注入护身蛊。

  而黎胖子则是一脸黑线地拿着那血曼陀来到枭六身前。

  只见枭六把右手食指放入口中轻轻用力咬破,鲜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滴在了血曼陀上。

  黎胖子拖着血曼陀的底座慢慢地转动,让血液在曼陀仪的三片扇叶上围绕一圈后,只见血曼陀发出微微的红色亮光。

  见此好似祭祀一般的场景,一旁的姜卿雯坐不住了,大声叫道:

  “喂!胖子,你这是在搞什么?”

  而这一次,黎胖子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专心的摆弄着自己手中的血曼陀。

  枭六也则是一脸严肃的盯着黎胖子,开口低声且严肃地朝姜卿雯道

  “雯儿不可大声喧哗!”

  “他在结因,不能分心。”

  听到枭六这么说的姜卿雯则是一脸茫然,看向一旁的黎胖子,小声带有疑问地嘟囔道:

  “结因?结什么因?”

  心中更满是疑惑的想着:“这血曼陀使用需要这样祭祀吗?从没听说过使用此物需要滴血和什么结因啊,而且凭什么要枭哥的血?这胖子体重膘肥,自己不会咬手指吗!”

  姜卿雯一旁闷闷不乐的想着,可黎胖子手上功夫没停下。

  不一会只见黎胖子似乎做完了所谓的“结因”。

  抬头看向枭六,点头道“可以了”。

  此时的黎胖子额头鬓角处有渗出少许汗珠。

  但看到一旁的有点恶狠狠看着自己的姜卿雯时,还是连忙解释道:

  “嘿嘿,雯儿姑娘,你应该也知道这血曼陀的用处便是寻物的”

  “屁话!本姑娘知道!刚才枭哥往上面滴血是怎么回事?”

  黎胖子满脸堆笑接着道:

  “雯儿姑娘,你别急啊,且听我慢慢跟你讲明白这其中的道道。”

  “寻物总要知道找的是什么才行吧?但是通过什么去找呢?这便需要结因了,凡是都有因果,用所求之人的精血滴在这血曼陀上,再以我黎字门的秘术催之,便可将这因给它接上,然后通过血曼陀去就可以找到所求之人想要的果了。”

  “但血曼陀的基础规则是,所求之人本身需要与所求之果有一定关联才行,这也是需要老六滴血在这上面的原因。”

  “因为我都没来过这藏龙山,滴我的血是没用的啊。”

  姜卿雯听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

  “听你这意思,这血曼陀是什么都可以寻?这样不有违天道吗?”

  “此言差矣,血曼陀这滴血寻物,结因寻果,虽理论上是什么都可以寻,但那也得看所求之人能不能承受得住所求的果才行,其次这制作血曼陀的品阶以及使用之人的道行也是关键。”

  顿了一顿黎胖子挠挠头道:

  “就我手里这盏来说,首先就还得必须遵循这血曼陀的基础规则,所求之人与所求之物必须还得有一定关联才行,其次寻找范围上来说也远不及我老爹手里那盏来得厉害。”

  “那你这血曼陀能寻找多少范围内的东西?你爹手里的又怎么个厉害?”

  听姜卿雯这样问,黎胖子稍许自豪神色道:

  “我爹手里那盏是可以不用遵循基础规则的,只要滴血便可寻心中所想,当然前提还得是所求之人能承受住因果才行。至于范围嘛,一个大陆之内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听到黎胖子这样说,姜卿雯脱口而出道:

  “无视规则,一个大陆的范围,那照这样说,你家的宝贝岂不是很多了?”

  对于姜卿雯这个问题,黎胖子没有正面回答,话锋一转:

  “不过我自己制作的这盏,就以这座大山为限来说,还是够用的。”

  突然姜卿雯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朝黎胖子开口问道:

  “那如果一个患有隐疾的病人,想找一味救命灵药,你这血曼陀能找到吗?”

  “可以的。”

  黎胖子想了没想就答道,随后似乎意识到什么,开口反问道:

  “雯儿姑娘,是想寻什么灵药?”

  而姜卿雯则是马虎说道: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一个身患隐疾的朋友,如果你这东西真那么神奇,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帮我那朋友寻一下。”

  说完姜卿雯也不给黎胖子推脱的机会,双手一拍说道:

  “我明白了!总之你这血曼陀理论上只要滴上血后什么东西都可以寻就是了对吧?那就这么定了,这次事情结束后,你也帮我寻一物。”

  随后姜卿雯嘟囔道:

  “怪不得要枭哥的血才行,因为只有枭哥是赤霞村里出来的人啊。”

  黎胖子对姜卿雯私自决定之后帮忙寻物到也没有表现出不愿意,只是点点头应予答应。

  可马上黎胖子就反映了过来,大声道:“什么!?赤霞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