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四章 异瞳

  那黎胖子为何会这般作态,枭六是猜不到的,其中缘由只有黎胖子自己心里清楚。

  其实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这一路上下来,黎胖子一直扭扭捏捏,口中的话也比平时更密。

  时不时那眼神就往身后的姜卿雯瞟上两眼,对姜卿雯的称呼更是由起初的全称,逐渐变成姜小姐、姜姑娘、雯儿姑娘.....

  无疑是这北荒的汉子对那姜卿雯动了别样心思。

  不过这也不怪黎胖子,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更何况姜卿雯本就算得上一个小美女,脸蛋和身材那都是中等偏上的胚子。

  姜卿雯本身五官就不差,柳眉、桃鼻、大眼睛,再加上巫蜀之地的气候长年温润养人,更是使她的皮肤就算在东方女人之中也算得上少有的白润透彻。

  虽然此行一路上姜卿雯都是身穿黑色缚身服。

  但也正因如此越是把她那傲人的玉丰和翘臀勾勒了出来,显得张弛有度。

  要不是性格实在从小就泼辣,如今刚满二十岁的她,怕是早就被他老子安排在家中应付那些上门提亲的说客了。

  而相比之下,黎胖子在这方面就要凄惨许多了。

  黎胖子的家族在位于北大陆的翼北州,而整个北大陆的地质多为干旱的平原和荒漠。

  在北大陆出生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从小体型外貌本就较为壮实浑厚。

  加上后天的训练后更是一个个变得不仅外貌体型,就连那性格也是较为粗犷。

  这也是为什么对北荒人的评价大多都是骁勇善战著称的原因,其实说难听点也就是野蛮好斗。

  而黎胖子自己首先是对北荒的女人那五大三粗的外貌和性格,着实看不上眼。

  再者是黎胖子这身段也不允许他跟那些出生在北荒的女人进行择偶配对。

  因为别看黎胖子足有六尺之躯,这在其他大陆或许可以算是比较挺拔的身段了。

  但是在男女都异常雄壮的北大陆中,黎胖子这六尺之躯真就属于是“半残废”。

  而北荒的那彪悍民风也造就了,本土姑娘也素来只喜欢找高大威猛的男人做伴侣的特性,因为这样她们才觉得自己未来产下的孩子会更优秀,更威武。

  所以当姜卿雯这个美人出现在黎胖子眼前时,不管是从容貌,身段,还是跟北荒女人截然相反的阴柔的气质,甚至那火爆脾气带来的一股跟北荒女人不同的凶悍劲,都深深吸引住了这个北荒汉子。

  黎胖子是打心眼里的欢喜这个巫蜀姑娘,而这一路上的做派一半是谄媚,还有一半则是真打心底里欣赏姜卿雯那股子泼辣凶悍的气焰。

  而此时的姜卿雯哪有心情理会黎胖子对自己的解围。

  她清楚眼前的枭六,这个她一直尊称为枭哥的人,是那种做任何事情绝不拖泥带水的男人。

  原本赶路的他,现在猛然停了下来,那自己接下来一定少不了一通严厉的训斥了。

  本还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诡辩的姜卿雯只见枭六停下脚步后,慢慢朝自己这边转过头来。

  在枭六转过头时,只见枭六那一路都紧闭的双眼已经睁开,而他脸上则面无表情,就那样直勾勾看着姜卿雯。

  短短一秒的时间,枭六就再次转回头去,而原本该有的责骂和训斥声并没有从枭六的嘴里传出。

  但这似乎并没有让姜卿雯变得轻松,反而此时的她越发的紧张起来。

  因为就在刚刚,是她第二次看见枭六那一双眼睛赤色的异瞳。

  还在她愣神之际,只听见前方的枭六淡淡说出几个字:

  “到了,藏龙山。”

  此时三人面前,连绵不断的山脉中一座高耸入云不见顶的大山傲视群雄的杵立着。

  “枭哥,你....”

  姜卿雯刚要说什么,一旁的黎胖子比她更激动的大喊道:

  “老六!你!你!你的眼睛......”

  只是不等黎胖子把话说完,枭六则平淡道:“不用那么惊讶,我本就不是瞎子”。

  闻言黎胖子先是一愣,随后也恢复了常态,只是心中不免自嘲“娘的,合着这几年是自己先入为主了呀。”

  自打五年前认识这枭六起,黎胖子从没见他睁开过眼,所以一直还以为枭六是个盲客。

  再结合这几年与枭六的几次合作来看,不管是与人交战,还是遇到危险,一个瞎子总能处处避开凶险,化险为夷。

  黎胖子一直认为是枭六因为双目失明,所以更是练得一身听声变位的好本领。

  这也是为什么枭六比黎胖子实则小上些许,黎胖子却愿意喊他一声六哥的原因。

  现在看见枭六突然开眼,并且现在枭六已经亲口说了自己不是瞎子,才使得黎胖子恍然大悟,原来他一直都是看得见的啊。

  “黎胖子,把东西拿出来吧,从这再往里走,就算是进山了。”

  “雯儿把护身蛊用上,进山后切记不可乱闯,不要分散开,看见不管任何东西,都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

  枭六后半句话不仅是对姜卿雯说的,也像是在叮嘱黎胖子,只是这话音除了往日的平淡外还加深了几分低沉。

  随后只见黎胖子取下腰间的黑色匣子,嘴中轻轻念动,黑匣子内几道黑光闪烁。

  只见黎胖子从里面拿出一副一尺长,通体呈红色的小镰剑和一个约莫半尺长梭型的金色小盒。

  当看见黎胖子从黑匣子里拿出最后一件东西的时候,一旁的的姜卿雯惊奇道:

  “这就是血曼陀?”

  黎胖子此时拿出的是一个外观似雨伞的摆件,下方是六棱底座,上面刻画有精美的花纹。

  中间则是一根两尺来长拇指粗细的杆柱,顶端是三片红色扇叶,每片扇叶上分别写着吉、凶、危。

  见姜卿雯有些惊奇,黎胖子倒是一脸得意起来。

  “没错,这就是我黎字门引以为傲的血曼陀。”

  一边说着黎胖子拿着小镰剑走到姜卿雯跟前,向前一递道:“会使吗?”

  姜卿雯也不答话,一把拿过镰剑,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大小正好。

  再细看这把镰剑,做工很是精湛,剑刃上不但有用于实战的凹凸小糟,跟曼陀仪一样还刻着一些精美的花纹。

  而剑柄处应该是用某种皮筋所制成,拿在手里既不会太糙,也不会打滑,舒适度刚刚好。

  一时间姜卿雯竟有点如获良器的感觉,越看越喜欢手中这镰剑,正当她准备用手去触摸剑刃把玩时,黎胖子急忙开口道“雯儿姑娘,万万不可!”。

  黎胖子叫住姜卿雯后解释道“此物名为红镰,是我特制的兵刃,那剑刃上涂有北荒赤金蝎的毒液,此毒可麻痹人的神经,虽不入体则就要不了人性命,但一般人只要粘上一点也会马上丧失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