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三章 三人行

  三秋转瞬即逝。

  又是一个鹅毛纷飞的寒辰天,一行人脚不停息地朝着西南方赶着路。

  此行人一共有仨,两男一女,而他们此行的目标地正是那东大陆最南边的藏龙山。

  “唉~我说六哥,你倒是走慢点,这都两天两夜没歇脚了。”

  说话的是个面相中年的男人,身高六尺,皮肤黝黑,一脸的横肉与满身的肥膘,身着虎皮大衣和不知道是什么动物作成的毛绒背褡。

  腰间还挂着一个方方正正的黑匣子,一看就显然不是东大陆的人。

  “黎胖子,还有十里地左右了,咱们必须得赶在天黑前到才行,否则不好行动。”

  走在队伍最前面被叫作六哥的男人头也不回说道,脚下步伐不但没停,反倒加快不少。

  此人名叫枭六,看面相倒是比黎胖子年轻少许,他身着青装,腰间配有一块白玉,至于五官面容跟他口中的黎胖子相比起来那是俊俏了不止一星半点。

  若不是他腰间那柄五尺长的环首大刀实在太过扎眼,就凭他这扮相,要说他是个书生也不为过。

  “六哥,你能不能别老一口一个黎胖子,都说多少次了,黎是我家的字门,如果按照东大陆这边的叫法我应该是姓厄,名尔多才对”。

  “你要是实在嫌麻烦,就叫我“耳朵”也成啊,嘿嘿”。

  对于枭六叫自己黎胖子这事,厄多尔似乎有点不满。

  但也没有生气,只是打哈哈地希望自己这个六哥能给换个称呼。

  见枭六说不停,他脚上也是不怠慢,同样提速紧跟其身后疾行。

  紧接着黎胖子又打哈哈地说道:

  “再说了,六哥,俺可不是嫌累啊!你说我们大老爷们日行百里那都不叫事,但雯儿姑娘毕竟是女孩子,这一路不歇别真给累着了,到时候也耽误事儿不是吗?”

  “死胖子,一路上就属你话多,还黎字门出来的人呢,就这点体力?自己累了就直说,少拿本姑娘作挡箭牌。”

  没等枭六回话,只听走在队伍最后的女人开口了,语气里满是讥讽与不屑。

  “嘿嘿,雯儿姑娘说的是,确实是我自己觉得累了,但我这也不是为雯儿姑娘着想吗?毕竟都走了两天两夜,这六百里的脚程,除了睡觉就没歇息过。我这也是担心会伤到雯儿姑娘的玉.....”

  听到女人的讥讽,那黎胖子也不生气,反倒是一脸献媚的说道。

  只是这话还没说完就又被身后的这位雯儿姑娘给打断。

  “我呸!雯儿姑娘也是你叫的?叫我全名姜卿雯!”

  “谁用得着你担心?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像只猪似的。要不是怕你半道后悔打退堂鼓,我和枭哥早把你甩了八百里地了!”

  姜卿雯丝毫不给黎胖子面子,依旧是不依不饶的说着。

  “够了!雯儿,有点太过份了,黎胖子虽然出生北荒,但也算得上是我的朋友。”

  “而且这次咱们是请人家帮忙的,说话不可太过无礼,赶紧给人道歉。”

  一直没出声的枭六似乎也有点听不下去了,对姜卿雯厉声呵斥道。

  看见枭六给自己打圆场不说,竟然还要姜卿雯给自己道歉。

  黎胖子则赶紧道:

  “六哥严重了,这可使不得!”

  “雯儿...啊,不,姜小姐性情豪放,说话难免直言快语,难得的江湖儿女女中豪杰啊,不必道歉,不必道歉的。”

  黎胖子的这番话无疑是将自己放足了低姿态,很好的给了姜卿雯一个台阶下。

  这胖子虽然外表三大五粗,但就冲这一番作风,可不谓是粗糙的外表下有一颗玲珑心。

  而姜卿雯对于枭六的呵斥明显一开始还有点委屈。

  但在听到黎胖子夸自己是女中豪杰时却很是受用,那一丝委屈顿时烟消云散。

  随后只见姜卿雯小声的说道:

  “枭哥,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这次我们找这胖子办事,也不是没给他钱和好处。

  “再说了,都说北荒人沉默寡言,骁勇善战,他这倒好,一路上叽叽歪歪,比娘们还娘们,我都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方才一时失态。”

  说完她又朝走在自己前面的黎胖子压低了声音恶狠狠说道:

  “算你识相,但要姑奶奶我给你道歉,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随后还作了一个讨打的样子威胁道:

  “你要再敢叽叽歪歪的,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本姑娘第一个毒死你!”

  尽管姜卿雯这番话小到几乎只有她跟黎胖子两个人能听见。

  可这哪里逃得过枭六的耳朵。

  只见前方领头的枭六脚下步伐骤然一停。

  姜卿雯眼见不妙,自己的话铁定是被枭哥听到了,这下看来非给这胖子赔礼道歉不可了。

  见枭六停下,黎胖子也站住了脚。

  显然他也以为枭六这是真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了,于是赶忙又打圆场道:

  “算了,六哥,咱俩这也不是一两年的关系了,我什么脾性你还不了解吗?我这嘴确实也碎了一点,雯儿姑娘说我两句,这点小事,不打紧滴!”

  说着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姜卿雯继续道:

  “况且雯儿姑娘本是巫蜀姜家的小千金,性情刚烈一点也是情有可原。”

  “你也就别跟小姑娘较这个真了,大不了我路上少说两句就是,犯不着因为我这碎嘴,责怪人家,多伤和气呀。”

  要说他厄尔多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到底是图个啥?

  难道真因为身后这位小姑奶奶是出自巫蜀名门姜家的小丫头,就对她敬畏三分不成?

  答案显然不是,毕竟这二人也才刚认识不到四天的时间。

  知道这丫头是出自那个号称“毒人遍地”巫蜀地界不说,偏偏还是巫蜀剧毒世家姜家的小千金,也不过就是昨天的事。

  更何况这黎胖子别看一天嘴碎没个正行,放在外面这扮猪吃老虎的本事时常还真就把不少老岔子也能忽悠瘸了。

  但在枭六这里可行不通,他口中自家的黎字门,别说是在那北荒翼北州,就是放眼整个四大陆八大洲的百炼派系里也是排得上号的存在,其家族底蕴和根基丝毫不逊色于那巫蜀的姜家。

  更何况姜卿雯只是姜家的小千金,而这黎胖子却是黎字门的长子。

  所以说要是因为家族背景的原因就使黎胖子摆出这幅谄媚谦卑的作态,处处谦让着姜卿雯的话,是很不符合常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