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二章 王来

  寒辰时节。

  山外大雪纷飞,四周的小山早已是白茫一片,唯独藏龙山片雪不沾,屹立在群山之中格外显眼。

  “爷爷,爷爷,你快看,我打死一条大灯笼,今晚就烤了它吧?”

  藏龙山内,山腰处,一座破旧茅屋内,一名身体仅有简陋树叶遮挡的少年些许兴奋地说道。

  少年满身的泥泞,一头长发垂腰,那同样沾有泥泞看不清样貌的脸上,唯独一双慧眼看上去格外清澈,整体约莫看上去应该还不到冠礼之年。

  而再看少年所指那茅屋外的空地上,此时正有一条十尺余长,头顶一根灯笼般大球的黑色怪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去。

  “你这是又去谛鸣那里抢食了?这可不行。”

  屋内一名老者,看也不看那屋外那灯笼苍鱼,用苍老的声音说道。

  随后老人抬头瞥了一眼少年后,略有不满的说道:“王来,那布匹衣物就那么让你不适吗?整天这么衣不蔽体的像什么样子,若要让别人看见害不害臊!”

  王来则连忙解释道:“爷爷,不是那样的,我今天去天地湖找谛鸣玩,结果在湖边没等谛鸣出来,这家伙先出来了,想要一口吞了我,谁知道这大灯笼个头挺大,却一拳就死了,我就将它带了回来。”

  而对于老人指责自己不穿衣服的事情,王来就显得有那么点不以为意了,嘟囔道:“这山里除了我们两个,哪还有什么人,就连那贼人都好些年没见过了。”

  老人对此也不恼,看似八风不动地轻轻丢下一句:“长能耐了?”

  “不敢!”

  王来便乖乖走进里屋,清洗掉身上那实在过于污秽的泥泞后,换上了一身素黑深衣。

  “这就对喽~多有精气神。”

  看着换好着装的王来,老人欣慰道。

  “爷爷,那我去把大灯笼剖了啊?晚上烤着吃,不知道好不好吃。”

  “去吧。”

  面对一条单从体长就比自己大上一倍的鱼,王来并不是不能处理,只不过也需要费上一番功夫折腾。

  “得先把内脏取出来。”

  只见王来手中拿着一把银色匕刃,对准鱼肚处狠狠刺下,随后向前疾跑一划拉,整个鱼肚便被割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活了。

  鱼肚被破,里面的五脏六腑混合着黑色的血水一股脑地流了出来,味道腥臭无比。

  但对于这扑鼻而来的腥臭,王来毫不在意,反而将整个人钻进那鱼肚里,剔起鱼骨来。

  夜幕降临。

  茅屋外的空地上生起了火堆,火堆之上用树干搭建的简陋三脚架上,那条灯笼苍鱼在炙火的焦烤下变成了红色,厚实肥沃的鱼肉正顺着火苗滋滋的往下滴着鱼油,看上去尤为可口。

  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王来手起刀落切下整条鱼最肥美的鱼腩部位。

  也不用器皿盛装,而是用早就备好在一旁的芭蕉叶迅速裹上后,徒手抱着就往茅屋内跑。

  在这从未下过雨的山内,气候本就干旱炎热,虽说这烤鱼的炙热对于王来不算什么,但奈何那破旧的家里着实也没有可盛装五尺余长鱼腩肉的器皿可用。

  好在茅屋内的八仙桌还算较大,把那肥沃的鱼腩肉朝桌上一放,刚好占据了大半个桌子的空间。

  王来兴致勃勃的说道:

  “爷爷,这大灯笼肚子里那么臭,烤出来的肉却好香啊,你快尝尝。”

  说罢也不等老人,自己则先扯下大块鱼腩塞入嘴中。

  而此时的王来,身上衣物和那脸上又早已被剖鱼时的黑血和烤鱼时的浓烟弄得脏乱不已。

  看着大口朵颐的王来,老人则是随手一挥,便见两幅碗筷飘落到二人面前。

  “吃饭需用碗筷....”

  王来似乎没听见老人的话,依旧自顾自地埋头吃着那肥美鱼腩肉。

  老人接着道:

  “你这幅模样,在这山里野惯了,也真就与那山野猿人无二了,修行上亦是,让你修心你偏要练武,这叫我怎么放心你日后出山呀。”

  听到出山二字,王来一下来了精神,肥美的鱼腩也不吃了。

  正襟危坐道:

  “爷爷,不是你说我灵根尚浅,难以入道的吗?再说练武也没什么不好,现在这山中都少有能与我一较高下的活物了,你说我厉不厉害?”

  随后王来话锋一转,认真道:

  “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山去外面啊?是不是我好好穿衣,用碗筷吃饭就可以出山了?”

  对王来的提问,老人没好气道:

  “厉害个屁,但凡你能把练武的一半精力用于修道上,境界也不会一直毫无进展,真是浪费了你那天资灵根,就你这个样子,出山去又要干嘛?又能干嘛?”

  王来想了一想,开口道:

  “还没想好,要不找我娘亲吧?”

  老人闻言则是气得一拍桌子,怒道:

  “跟你说了多少次,你没有娘!”

  见爷爷生气,这次王来不但没有闭嘴,反而力争说道:

  “可是那书上都说,万物皆有由来,而人则是由母腹中来的。我既然是人,怎么会没有娘呢?”

  “你娘死了!”

  这样的对话,这些年一老一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

  就为王来有没有娘亲这事,两人也不记得起过多少次争执了。

  王来一直坚信自己是有娘亲的,而抚养他长大的爷爷却总是一口笃定他没有娘。

  至于王来为何知道人是来自母腹之中,还得从五岁那年,王来在爷爷教导下学会了认字后说起。

  认字后的王来才开始跟着爷爷修习起术法本领,可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王来五岁武脉就很轻松到了先天中期,照理说拥有天资灵根的他,在修士这条路上的造诣应该远胜于练武才对。

  可偏偏不管怎么教导和修炼,王来那修士的境界始终停留在出生就具备的筑基后期阶段,从五岁到现在都丝毫没有一点要突破的痕迹。

  见此情形,老人也无可奈何,心中自知这大概就是天命,所幸最后也不怎么亲自教他术法了,直接将一些相关功法书籍丢给王来,让其自行学习基础的理论知识便罢。

  然后有一天,王来偷偷地看了一本爷爷的藏书,虽然这不是一本有关功法的书籍。

  但书里写到这样一句话: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皆有因果,人因始于母腹。”

  自那以后王来就总会问爷爷,自己从哪里来,自己是不是也有娘亲之类的问题。

  那问得叫老人家一个心烦意乱,甚至都有点后悔教这孩子认字学识了。

  而每次爷爷说不过王来的时候就会丢下一句“你娘死了”来借此搪塞他。

  可这样的搪塞,在王来看来只是爷爷还不想告诉自己罢了。

  爷爷是有大能耐的人,这王来是知道的。

  因为这一座山都是爷爷的,所以出不出山,找不找娘亲,王来觉得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到时间了爷爷自然就会告诉自己。

  而对于本身找娘这件事情,在王来的世界观里,就跟他想要出山去外面世界看看一样简单。

  娘亲这个词,对王来并没有什么太过深邃的意义。

  他只是觉得如果自己也有娘亲的话,那还挺好奇会是长成什么样子的人而已。

  果不其然,这次王来还是开口道:“那就用我的本领,给我娘报仇!”

  “混账!”

  一声怒喝,只见老人撇断木筷一角,指尖轻弹,一颗木屑便径直朝王来脑门射去。

  砰的一声脆响,王来赶紧捂着脑门连连喊疼。

  “教你的本事是让你去杀人的吗?何况就你这点本事,还想出去大杀一方不成?”

  “可之前那些进山的贼人,不也有很多都是我杀的吗?”

  王来有些委屈地嘟囔道,可一见爷爷又要弹指,就立马改正道:

  “不是!我错了!学本事是为了追求大道,所谓大道是.....大道是.....”

  看着王来吃瘪委屈的样子,又半天大不出个所以然。

  老人无奈摇头轻叹道:

  “罢了,王来你记住所学的本事本领,首当其要的是为了让自己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其二才是为追求那大道,而每个人活在这世间的姿态是不一样的,活下去的方式也会不同.....”

  看着王来瞪着那双颇具灵气的清澈慧眼,似懂非懂的看着自己。

  “唉~你现在或许不会懂,更不会明白,但等到你出山后便慢慢会懂,慢慢会明白的。”

  “我懂!爷爷是为我好,让我练好本事不会被人欺负!”

  王来有些天真的说道。

  老人顿了一顿,最终还是开口道:

  “至多三载,三载之内便可出山。”

  一听此话,王来从木凳上一跃跳起,大声问道:“真的吗?”

  而老人不再答话,起身径直朝里屋房间走去。

  “爷爷,你不吃吗?这鱼可好吃了!”

  “辟谷,没胃口。”

  “不是前些年刚辟过吗?”

  王来小声嘟囔道,见爷爷回屋后,还是抑制不住心中那股莫名的喜悦和兴奋。

  “三年,顶多再有三年就可以出去了!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