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江湖从蜀山开始 > 第四十三章 昔有佳人公孙氏

  感觉是没毒的,杨恪此时,可是带了一张面具,容貌只是寻常。

  武功未曾显露,本在街市上闲逛,意图触发任务。

  闻见糖炒栗子的香味,勾起了杨恪的一丝回忆,那位,记不清面容的高氏,只是渤海高氏庶出,前任大隋宰相,齐国公高颎的庶妹。

  只记得她那温柔的笑容,无论是对谁,都一视同仁,那十年,她不知在这神都,救活了多少贫弱。

  杨恪还记得,那一粒一粒被剥好,香甜的味道。

  这才起了好奇心,上前随意的买了些,那是一个“老婆婆”。

  未曾看到眼目,只听到沙哑着的声音,说了一句:“80文。”

  杨恪随手取出一吊钱来,也不知是哪国制钱,绝对非是元清两国的。

  各国官方,对钱币并不怎么通行,只是民间,商贾来往,就掺杂交易了。

  中原七国,铜钱大都是通用的,斤两也都近乎一致,只有北域的元清两国,因为种种原因,铸钱做得并不好,商贾多对其有折色。

  杨恪的各种礼包中,有时也会获取一些钱币,包裹中攒着得也很多。

  八十文,不贵,也或许贵了,只是杨恪不知物价,早已经忘记了这民情,随意取出一吊钱来,说道:“不用找了。”

  拿着那袋糖炒栗子,杨恪起初也没想吃,只是闻着香味,在回味。

  偶然,想起了什么,点开了任务列表一看,才发现,更新了新的支线任务。

  相同的奖励,第四个女人。

  翻找着脑海中的细节,这第四人,线索不多。

  总不会是那老妪吧?

  适才,竟然未曾打探一下,若是认得气机,那么追寻起来,必然不难。

  不。

  现在也不晚。

  杨恪忽然间,手指拨开一枚糖炒栗子,吃下,良久,未有什么症状。

  果然,她不是来杀人的。

  在这神都中,拿着糖炒栗子,随意杀人,哪怕是她,恐怕也逃不过轩辕剑主的追索吧!

  回转,糖炒栗子无毒,那么她应该还在原地。

  一步一步的走着,手中的糖炒栗子,已然被他遗弃。

  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味道。

  只是,却另有收获,倒也不错。

  是那老妪,仍旧在那里,颤颤巍巍,不时以期盼的神情,浑浊的眼珠,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神都不缺少有钱人,更不缺少有钱的孩子,不时就有生意上门,这桩生意,想必是极好的。

  杨恪瞧了一会,就瞧出了破绽,未有混混窥视,在这个世界,这是不应该的。

  人聚集一处,总不会缺少想要不劳而获的人,也不会少了想要剥削他人的人,这种人不会面向强者,只敢挥刀弱者,看上去,比他力弱的那些人。

  这处糖炒栗子的摊子,生意这般好,不应该没人来滋扰的。

  神都城中,哪怕有轩辕剑主镇守,那么是皇都,道德整体水准,还没达到这种地步。

  只是,杨恪虽然觉得这是破绽,再仔细观察,那老妪,还真不是装扮,应该是真的。

  不应该啊!

  陆小凤未曾扬名天下,西门吹雪还只是名声不显的剑客,叶孤城也不知在何处流浪。

  这篇故事还未开启,这不是熊姥姥?

  女屠户、桃花蜂、五毒娘子、销魂婆婆……这些人,都只是一个人的化名,一个女人,和本人,绝无半点相似的化名。

  公孙兰,一名女剑客。

  托那些年的不务专业,本该是学习时,却常抽出时间,流连在那一个个幻想的世界中。

  杨恪才知道其名,在他那个年代,还愿意去看书的,已经很少了。

  也是因为孤儿院中,电视、电脑,他争抢不过,他只能看看那些,不知来自哪里的书。

  到了这个世界,对于那个世界中,某些事某些人模糊了,也有某些人某些事,却记忆的更清晰了。

  游戏中,未曾参与这剧情,也不知和那书中的,有多少变化。

  但杨恪觉得,这熊姥姥,不应该是真的姥姥。

  一直到天色将暗,百姓归家之时,杨恪才上前。

  走上前,接近了,卖糖炒栗子的老妪,小心问着:“这位…少爷…是…要……多少?”

  再次取出一吊钱来,杨恪说着:“随意!”

  钱被抛出,砂锅中,翻炒的栗子,被一粒粒的捡出。

  手脚很慢,毫无破绽,就是一姥姥!

  还不会武功!

  这是杨恪得出的结论,等他吃下一粒,却是一声感叹,这,才是当年的那个味道。

  “你可认得我?”

  揭下面具,露出本来容貌,那老妪顿时被惊住了一般,手中的木夹子都拿不住了,弃在锅中。

  “是……是小王爷……”

  贵人一念之善,就可救赎一人,当年,那个女人,出府时,偶遇一老妇被勒索,出言斥走那些人,那妇人感恩,以糖炒栗子赠之。

  哪怕,那个神都无数人记着的高夫人已经不在了,这老妇,却仍旧无人敢来欺负。

  并非是她的名声,能震慑那些坏人,坏人哪会怕好人?

  而是,有人在默默的守着她的踪迹。

  “之前的那个人呢?”

  老妪闻言,身子弯得更低了些,并未说话。

  “我不会伤她,只是有一事相询。”

  老妪仍旧未言。

  看着三三两两的行人,并未有人在此驻足,也并未有人留意此处。

  明月逐渐升起,半轮弯月,倒是让这天地,披上了一层黑纱。

  转身走了,杨恪察觉到了一丝气机,刚才,他明着是在逼那老妪,让她交待出那人。

  可她像是个忠烈的,杨恪也只是询问,好像也难以问出什么。

  做一个好人,就是如此的束手束脚。

  只是,杨恪却在以气机,穷搜方圆所有的耳目,所有人的气机。

  那人,必然会是一高手,而这神都,哪怕群英汇集,恐怕也不会有多少能令他注意的高手。

  在此,接近一个糖炒栗子摊主的,更不会有多少。

  就是她了。

  一道敏锐的剑意,被杨恪察觉到了,看她转身就走,也恐怕是看到了杨恪,正在这糖炒栗子摊前。

  远远的跟了上去,不是跟踪江天雄的那种跟法,而是以剑意,远远锁定,两个剑客,不需要照面,剑意升腾,立刻就能互相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