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天羽神皇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唐舞桐的欺骗

  早晨。

  唐羽凌的议事帐篷,蔡媚儿和仙琳儿脸色难看的从中走出,唐羽凌接到他女仆的汇报,立刻就赶了过去。

  “师父你们考虑的如何?如果有结果了,我现在立刻就去转告我妈妈。”

  仙琳儿犹豫了一会儿,道:“羽凌,这个我们还要考虑考虑,我们想先去见见其他的势力在做决定。”

  “嗯好,没关系的,这个我们可以等。”

  唐羽凌对此没有感到意外,如果蔡媚儿和仙琳儿直接就答应了,那他才觉得有问题呢。

  “对了,师父你们要不要先吃点早饭?我家里人已经准备好了。”

  仙琳儿摇了摇头,道:“谢谢你家族的好意,不用了,现在我们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啊。”

  唐羽凌送蔡媚儿和仙琳儿离开天羽家族的营地,等蔡媚儿和仙琳儿走远,他身旁的一个女仆不悦的道:“哼,她们可真是不知好歹,还以为她们是那个天下第一的史莱克吗?”

  “正是因为她们是天下第一,所以她们才放不下心中的傲气,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了。”

  中午的时候,唐羽凌帐篷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唐羽凌正在帐篷里研究着晚上吃什么,突然收到了她女仆的传音,“主人,营地外面有一个人要见您。”

  唐羽凌顿时心中疑惑,“点名要见我,这个时候会是谁?”

  “他是谁?”

  “他不肯说名字,说要主人您亲自去见他。”

  “那他是男的女的?”

  “是一个少女,长得很漂亮,从外貌看上去年纪在15岁左右。”

  “好,你让她等一会儿,我这就出来。”

  唐羽凌整理了一下衣服,阔步走到了天羽家族的营地门口,那里有唐羽凌的两名女仆,和一位身穿靓丽白色衣裙的少女。

  看到这个少女唐羽凌立马就愣住了,因为这个少女实在是太漂亮了,就算有唐羽凌两位国色天香的女仆在旁边,也压制不住她那令人深陷其中的美。

  她有着一头粉蓝色的长发,一直垂到后背,她的眼眸也是动人心魄的粉蓝色,贴身的衣服把她那玲珑的娇躯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哪怕用完美,也不足以形容她那动人的身材比例。

  绝色的娇颜令唐羽凌的女仆黯然失色,每一丝光芒,每一道曲线在她身上都是那么的契合,那如凡尘女神的气息让唐羽凌的女仆自愧形秽。

  唐羽凌都有点看呆了,愣愣的道:“请问……你是王冬的姐姐吗?”

  唐羽凌看到她的第一眼反应,就联想到了王冬,这实在是太像了,发色眼睛全都是一样的,连容颜也有八分相似。

  要不是这身材差距的太过明显,唐羽凌就要以为,这是穿着女装的王冬了。

  而之所以问是不是姐姐,是因为这少女的身高,要比王冬高上一点。

  而且,从身体的发育情况来看,也完全不像是王冬的妹妹。

  那名少女声音娇柔的开口,“羽凌,我们能进去说话吗?”

  唐羽凌微微一惊,“知道我的名字,看来她跟王冬一定有关系。”

  “当然可以了。”

  唐羽凌把她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帐篷里,让自己的女仆不用跟着。

  那名少女和唐羽凌在沙发上面对而坐,她深吸一口气,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羽凌,其实……我就是王冬!”

  “你说什么!你是王冬?”唐羽凌面露震惊之色,不敢相信的说道。

  王冬樱唇轻启,“对不起,羽凌,我一直都在骗你,其实我是一个女生,我一直都在女扮男装。”

  “我知道你应该早就察觉出来我是一个女生了,对不起羽凌,我知道我不应该骗你,但我没有办法。”

  “我之前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一个和你同吃同住,被你当成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却一直在欺骗你。”

  “连最基本的名字、性别都是假的,我不敢去想你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我怕我们这建立在谎言之上的友谊会就此消失,我怕我们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王冬说到这里已经哭了出来,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一副惹人怜惜的娇弱样子。

  唐羽凌现在的心情只能用复杂来形容,没错,他早就知道王冬是个女的了,也早就知道王冬一直在骗自己。

  他想让王冬和自己坦诚面对,可是他一次次的询问,换来的却只有一次次的失望,他没想到,这次王冬会主动把事说出来。

  唐羽凌神情复杂,如星辰般的黑色眼眸直视着王冬的双眼,“王冬,我想问你,既然我以前一次次的询问,你都选择了欺骗,那这次你为什么要主动告诉我?”

  唐羽凌的话让王冬心中一凉,但她还是快速选择了回答,“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

  唐羽凌愣住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羽凌,我发现我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你,在我发现我喜欢上你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因为我之前的性别,我根本不敢把这份喜欢表现出来,只能偷偷的藏在心底。”

  “以前我一直对你无理取闹,对你没来由地发火,那是因为我看到你身边的女孩儿越来越多,你和她们的关系越来越亲近。”

  “而我和你的关系,却因为我的欺骗越来越疏远,我感觉你离我越来越远,那种难受的感觉,让我的心每天都像刀割一样痛。”

  “我怕我失去你,但我又不敢告诉你,可我现在再也忍不住了,羽凌你能原谅我吗?”

  唐羽凌没有回答,他现在心里是五味杂陈,精神力让唐羽凌的感知无比细腻,他能够感觉到王冬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真心的。

  可正是因为如此,唐羽凌才无法马上做出决定。

  王冬每天都在饱受煎熬,可他又何尝不是每天都在承受着欺骗。

  在王冬感觉度秒如年的等待中,唐羽凌慢慢的开口了,“王冬,你说你连名字都是假的,那你的真名叫什么?”

  王冬毫不犹豫的道:“我真正的名字叫唐舞桐,唐门的唐,跳舞的舞,梧桐的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