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老祖我实在太稳健了 > 第150章 你选择北冥神鲲形态,还是霹雳雷鹏形态?

第150章 你选择北冥神鲲形态,还是霹雳雷鹏形态?

  漆黑而粗糙的树干。

  诡异到了极点的瞳孔。

  更可怕的,是那双瞳孔之中暗藏的一口古井!

  而且不光是李宵隐和尹星海,在场的石牢内的众人也都见了。

  此时此刻,一股阴森而又恐怖的气氛蔓延在石牢里。

  那些人就像是被一只从沉睡中惊醒的猛兽给盯着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云霄道人僵硬的扭过身子,问道:

  “师兄...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逃吗...”

  李宵隐无奈的摇了摇头:

  “师弟,我现在已经不能动了,你呢?”

  “我也是,双脚好像被粘在了地上一样,根本伸不起来腿。”

  云霄道人一愣神,然后连忙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

  大家的脸上都挂着苦相,神情十分的悲伤。

  很显然,他们也都是双脚不能动弹的。

  要不然,按照这群炎徒们胆小怕事的性格,他们应该早就跑了才对!

  “尹姑娘,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我们可不能就死在这儿啊,这运气也太背了吧?”

  云霄道人一边挣扎着,一边发出了唉叹。

  他打开了资金红葫芦,试图用里面存着的灼热火焰来驱散地上的奇怪粘液。

  然而,当那些粘液一样的东西被火焰的红光照亮之后,众人这才看见。

  地上哪里是什么粘液啊,完全就是成千上万株的铁蒺藜!

  那是一种青灰色的细刺植物,它们如同针毡一般,悄然蔓延在了整个石牢的地面上!

  现在,谁要是敢轻举妄动,那一双脚恐怕是要就此作废了...

  正当众人惊慌之际,尹星海从背后抽出了墨色玉笛,轻轻的吹了起来。

  那笛声悠扬而又婉转,不仅回荡在了大家的心头,也环绕在了这石牢的四周。

  片刻之后,笛声戛然而至。

  尹星海眉头一皱,语气十分的严肃:

  “这座石牢外面,应该是没有出去的路了。”

  “覆盖在石牢上的藤曼可以生长的无穷快,而那些藤曼所落下的种子,又会像这些铁蒺藜一样迅速的落地生根。”

  “这些都是带着魔性的东西,它和天魔血骨树一脉相连,你走到哪里,它就会追到哪里,直到它们喝了你的血。”

  云霄道人迟疑着问道:

  “难道我们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吸血?”

  “好家伙,我在这世上才活了二十多年啊......我可不想死的这么早,呜呜呜~”

  李宵隐笑了笑,说道:

  “师弟莫慌,我有办法带着你离开这里,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一试。”

  “额,师兄,你不会是在坑我吧?”云霄道人有些不相信。

  李宵隐再次开口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刚刚听懂了那棵大树想要诉说的东西,你相信么?”

  “额...大树说了啥?”云霄道人试探道。

  李宵隐沉吟着答道:

  “大树说,通过那口古井,就可以进到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有一座陵墓,还有一个黄金打造的棺材。”

  “而且大树还说了,它这是在和我们做交易,它需要我们打开棺材,看看里面的东西还在不在,如果我们不遵守交易规则,它会直接出手杀掉我们。”

  “所以,师兄你同意了?”云霄道人有点犹豫的问道。

  “没办法了,这个交易我们必须答应,或者说,你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打败比树精还要强大的...天魔血骨树?”

  李宵隐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隐约有些头皮发麻。

  紧接着,石牢陷入了沉寂。

  当然,这也意味着,李宵隐一行人默认了这样的交易。

  而且这次不光是李宵隐它们三个,莫濯和十余个炎徒草莽,也都是和这棵大树交易的对象。

  大树寂静无比,树上的瞳孔里出现了一个混沌漩涡。

  下一秒,古井里传来了水波荡漾的声音。

  紧接着,一阵巨大的吸引力降临在石牢的顶端。

  李宵隐一行十余人,全部被这巨大的吸引力,给带入了那口幽深而又晦暗的古井之中。

  伴随着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李宵隐被摔在了一个幽暗的地洞里。

  周围的伙伴,似乎一个也没有在身边。

  他找遍了附近,甚至还大喊着尹星海和云霄道人的名字,依旧是没人答复他。

  李宵隐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默默的沿着这幽暗的通道继续向前出发。

  既然没有人在附近,那么只好顺着地洞往后面继续走了,他没有别的选择。

  ......

  在相隔不远的另一边,尹星海也是被一个人分隔在了单独的通道里。

  她十分警惕的望着四周,然后做出了和李宵隐一样的选择,继续往前探索。

  但是与李宵隐不同的是,她所进入的道路里,越往前走,居然越宽阔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地底的洞穴深处,难道还有着其他的生物存在么?

  ......

  或许是那棵天魔血骨树的特意安排,

  或许是云霄道人和莫濯都是修炼了火之一道的缘故,

  他们两个居然被分在了一个地洞里!

  尤其是莫濯,此刻他的灵力还没有恢复,整个人都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没有自身的火焰力量,他只能靠着体内残余的其他力量支撑自己的残躯。

  于是,淡淡的雷电力量浮现在了莫濯的身躯之上。

  丝丝的闪电缠绕,点点的雷光闪动。

  云霄道人见此情景,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在火灵力之后,莫濯的体内还存留着雷电一道的力量!原来,他是火灵力和雷灵力的双修者!

  “不过,双修的人,真的能证道么?”

  云霄道人看了看那缓缓起身的莫濯,又审视了自己一番,叹息着,冷笑着。

  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别人且不说,云霄道人本身就是水火双修的修士,他在双修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很远,不过越往后面走,他也就越失望。

  水火一道上,最强的巅峰人物,应该就是五百多年前赫赫有名的旱魃了。

  但是旱魃的修行也并不完美。

  他在踏入仙境的过程之中,烈火之道的修炼速度明显要快于水寂之道的修炼速度。

  虽然这两条道路的修炼的进程只有轻微的差距,但是这对于旱魃来说却是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因为火与水的不均衡,旱魃在某次的大战之时突然暴走,丧失神智的那段时间里,他甚至残杀了不少的无辜百姓。

  关于旱魃,云霄道人在北山城的典籍里只看到了这么内容。

  至于如何使自己的水火之道可以匀速的修炼下去,云霄道人并没有在典籍中找到相关的记载。

  唯独有一点,他的师父火藏真君在弥留之际,曾说道:

  “水与火本不相容,一但强行使二者融合,只能得到天地之间的一种至刚至邪之气,此物名为煞气。”

  “如果真的修炼出了煞气,那么就是走到了面临崩溃的边缘,所以你在出现生命危机的时候,必须要学会舍弃,舍弃水或者舍弃火,然后你才能活下去!”

  云霄道人想起了师父的教诲,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要不是北山城的动乱,他也不会惨死了。

  “北山城,你们等着......”

  云霄道人牙关紧咬,额头暴起青筋,双眼之中燃起了不灭的复仇之焰。

  若非是莫濯及时打断,恐怕他此刻已经半只脚踏入了走火入魔的边缘。

  ......

  炎徒们或许是这些人里最幸福的一伙儿了。

  他们自知自己的实力不足以逃脱目前所处的地洞,干脆大伙儿就窝在一起不走了。

  无聊之际,十来个人开始攀谈了起来。

  “兄弟们,我们只要在这里等上三天,到时候再结伴离开这里,肯定可以安全逃脱的!因为我在来之前啊,听赵大哥说,最近会有一批外来者,他们要去祭拜一个祖先,最多不超过三天。”

  “所以,等三天期限一到,想必这棵大树就会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然后就放我们离开!”

  “......可是,万一这棵大树把我们当成养分吸收了咋办?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不用怕,我在火山口值守的时候,也悄悄的听到了一些消息,据说这次的外来者里,还有几个人是来找我们谈合作的,他们就是树精的同伙儿。”

  “而且他们还和老大谈条件说,要合起伙儿来,一起铲除掉整个黑暗森林呢!”

  “只要我们几个坚持住,就算没能抓住这些外来者,能够在摧毁黑暗森林的事情上功过相抵,那我们不仅无罪,还是功臣嘞!”

  “咳咳,我也说两句吧。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完全不知道这黑暗森林有多可怕。”

  “二十年前,我参加过两次对于外来者的围剿,那时候我们互有胜负,我们杀了几个他们的人,他们也俘虏走了我们的几个同胞。”

  “十年前,我再次参加了对于外来者的围剿,那时候我们炎徒部落投入了上百人的力量,打算一举将入侵者围杀,但是那些人,他们的实力变得更强了许多,而且,这黑暗森林居然也在给他们帮忙!”

  “于是,那一次,我们炎徒部落损伤惨重,而那些外来者在黑暗森林的保护下,居然全部都安然逃脱!”

  “所以十年后的今天,我没有一点理由认为,我们这次的围剿计划会成功......就算我们和树精们达成了同盟,你觉得,他们一定可靠么?”

  话音到此戛然而至,十余个炎徒拥挤在黑暗之中,没有人再发出一点声音。

  ......

  其实,这几条地下通道的终点都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炎徒们没有大胆的往前走罢了。

  当李宵隐沿着洞窟往前探索了几百米之后,他遇到了同样从黑暗之中出来的尹星海。

  紧接着,云霄道人和莫濯也结伴走出了他们的通道。

  此时此刻,摆在四人面前的,是方圆不到五百米的一个幽暗湖泊,以及在湖泊对面的一处青苔石门。

  而在四人的旁边,只有一条蜿蜒至此的干枯树根。

  这是刚刚那棵大树的一条触须,它也随着他们四人来到了这里。

  李宵隐把四人叫在一起,然后指着前方的湖泊说道:

  “大家加油!只要我们齐心协力,马上就能到达对岸的出口了!”

  尹星海迟疑道:

  “对岸的石门后面,究竟是通向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李宵隐沉吟一声,低下身子按住了那根枯萎的树根。

  紧接着,树根上传来了一阵抖动,它已经给李宵隐带来了消息。

  “哦哦,原来如此啊!”

  李宵隐自顾自的点头,随即解答道:

  “天魔血骨树说,在这石门之后,就是通往黄帝陵墓的地方,只要我们打开了黄帝陵墓里的黄金棺椁,然后将在里面看到的东西告诉它,这交易就算完成了。”

  “可以,”尹星海点头,继续说道,“但是有一点你需要保证,你所说的这些,必须保证是真的,要不然,这个交易自动作废。”

  她话音未落,那干枯的树根再次传来了一阵抖动:

  “成交。”

  ...

  幽暗的地洞,深不见底的古潭。

  四个人各施所能,冲向那最终的石门。

  尹星海脚踏黑白飞剑,贴着湖面飞驰而去;

  云霄道人则是骑着自己的紫金大葫芦,乐呵呵的在湖面上划水游梭。

  莫濯大喊道:

  “李宵隐,快,将你体内的火灵力凝结成雄鹰的模样,然后我们俩个就可以乘坐它飞过湖面了。”

  “额,火灵力啊,啧啧啧,我瞧见你用的时候还挺强的,不过我不会用~”李宵隐奸笑一下,继续说道,“不过谁叫我这么正直而又乐于助人呢?我这次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吧!”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只黄毛小鸟,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小百灵,我可是带着你在中都吃了很多天好吃的啊,今天,你就给我献身吧!”

  小百灵朝着李宵隐翻了个白眼,反问道:

  “你想让我变成北冥神鲲,带着你游过去,还是让我变成最终形态霹雳雷鹏,带着你飞过去?”

  “额,”李宵隐有些犯难了,“这两个选择有啥区别?”

  “都需要交钱的,只不过后者更贵一点而已~”小百灵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三分钟后,脑袋上多了一个大包的小百灵变成了最常见的瞌睡鱼形态,极不情愿的载着李宵隐和莫濯跃入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