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 第九十七章 一盘定胜负

  打败黄毛狗后,沐诚从它口中得知。

  现实世界来的生物,在这个童话幻境里死后,不会真的死去。

  只会在死去的刹那之间,被自动传送回现实世界。

  不会真死。

  但期间受到的伤害,是真真切切的。

  想到黄毛狗之前那嚣张的气焰,沐诚没有给它求饶的机会,直接一剑结果了它。

  一是为了出一口恶气。

  二是为了走出这片黑森林。

  不“干掉”黄毛狗,他就永远走不出黑森林。

  就永远见不到公主装扮的云若了。

  他还想把云若公主吻醒呢。

  眼睁睁看着黄毛狗,在自己面前灰飞烟灭后,沐诚眼前的景象,突然发生了改变。

  那些阴森的树木,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纷纷往两边退开。

  没过多久。

  他脚下就出现了一条,几乎笔直向前的花路。

  路的尽头充满了光明。

  真是的。

  花样还挺多的。

  沐诚咧嘴笑了笑。

  他刚想迈步向前走去,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马鸣声。

  他回头一看。

  之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白马,此时正“嗒嗒嗒嗒”朝他奔驰而来。

  看到白马停在自己身前,沐诚忍不住在马脖子上,轻轻摸了几下。

  果然。

  在童话里,王子的最佳拍档,永远都是白马。

  沐诚翻身上马,望着花路的尽头,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

  云若公主,本王子来救你了。

  呃~~

  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这么中二的话,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适合自己。

  “驾!”

  沐诚双脚轻轻在马肚子一踢。

  白马仰天长嘶一声,就沿着花路径直向前小跑而去。

  来到花路的尽头。

  沐诚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座青翠的山岗,山头上坐落着一座宏伟的城堡。

  城堡的四周,长满了荆棘。

  密密麻麻的,几乎将城堡完全包裹住了。

  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死寂、阴森的感觉。

  脚下还有一条青石板路,直通山顶城堡的门前。

  沐诚抬头仰望城堡,心想:

  现在的敌人,应该只剩下大魔王了。

  也不知道白玲这个大魔王,又会耍先什么把戏来刁难自己。

  以她对云若的痴迷。

  接下来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我吻醒云若公主吧。

  真是的。

  劳资为什么要陪她们玩,这么中二的童话游戏?

  要不是为了“吻醒公主”这个福利,劳资特么早就拿剑自刎了。

  他现在已经知道。

  只要自己“死”去,就能立马回到现实世界。

  “驾!”

  沐诚立即骑着白马,快速向城堡奔驰而去。

  他现在已经勉强掌握了一点,骑马的技巧,速度可以适当加快一点。

  他是来救公主的。

  要是还骑着马儿,慢慢吞吞走上去,这逼格,瞬间就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只有跑起来,身后那件火红色的披风,才会在风中肆意飘扬。

  情绪也是如此。

  必须快马加鞭。

  来到城堡大门前。

  沐诚就被一根根粗壮、锋利的荆棘拦住了去路。

  就当他准备扔几个火球术过去烧一烧的时候,那些荆棘突然动了。

  在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中。

  那些包围城门的荆棘,纷纷向两旁快速退去。

  嘎吱~~

  伴随着一阵厚重又绵长的开门声,原本布满灰尘的城堡大门,缓缓向两边打开。

  一阵阴风随即从里面席卷而来。

  看着门内杂草丛生、满地枯叶的破败景象,沐诚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叹。

  这童话幻境的场景,实在做得太逼真了。

  这种感觉,不单单体现在视觉上。

  沐诚明知城堡是假的,也忍不住集中注意力,开始小心戒备起来。

  “驾!”

  沐诚握紧缰绳,骑着白马走进大门。

  奇怪的是,一路畅通无阻。

  也不知道白玲这个大魔王,在暗中搞些什么把戏。

  沐诚下马,手持长剑走进城堡大厅。

  环顾四周。

  偌大的大厅里,早没了往日的盛景。

  目光所及之处,都结满了蜘蛛网。

  大厅里,也没有发现白玲大魔王的身影。

  也没有其它魔王爪牙出来攻击。

  沐诚没有放松警惕。

  他一边用剑劈开蜘蛛网,一边沿着宽大的楼梯,小心翼翼往楼上走去。

  不知不觉,他就来到了城堡的最高层。

  楼道尽头有一间花房,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云若公主应该就沉睡在那间花房里。

  白玲大魔王到现在都没出现,极有可能也在那里面。

  沐诚一边小心戒备四周,一边缓缓向花房走去。

  一路畅通无阻。

  白玲这个大魔王,到底在搞什么鬼?

  沐诚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花房门口。

  看着面前虚掩的房门……

  沐诚迟疑了一两秒钟时间,就屏住呼吸,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屋内的布局,出乎意料的简单。

  除了各种颜色鲜艳的花朵外,就只有一张花床。

  花床上躺着一位,让他牵肠挂肚的公主。

  床头边上还蹲着一位,造型夸张的女版大魔王。

  此时,大魔王双手正抱着公主的手,一脸深情。

  沐诚一进屋,大魔王就抬眼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

  白玲大魔王嘴角微扬:

  “沐诚,你终于来了。”

  沐诚也笑了,“我来了。”

  “我们间的恩怨,是该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哈?”

  “今天,我们不死不休,谁能活到最后,谁就有资格拥有云若公主。”

  好中二啊!

  沐诚看了眼,躺在花床上的云若公主,随即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来吧!”

  自己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吻醒云若公主,然后一起过上不可描述的幸福生活吗?

  只要干倒眼前这个大魔王,自己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哈哈哈哈~”

  白玲大魔王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比起打斗这种拙劣的把戏,本尊有一个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你可敢?”

  “是什么?”沐诚满心不解。

  这白玲大魔王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这时,白玲大魔王眼中凶光一闪,冷冷笑道:

  “剪刀石头布,一盘定胜负。”

  沐诚:“……”

  就这?

  搞得劳资热血沸腾的。

  沐诚不知道的是。

  白玲之所以用这么幼稚的决斗方式,也是被逼无奈。

  当初制造这个幻境的最主要目的,是为了检验沐诚的综合能力。

  除了沐诚是真正的自己外。

  其他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的人物设定。

  每个人设的战力都固定,且只能使用物理攻击,不能使用任何法术。

  这些设定,都是根据沐诚的能力量身定制的。

  既能给他带来麻烦的同时,又能给他留下一丝打败强敌的希望。

  结果,白玲跟云若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沐诚竟然会在幻境中突破这件事。

  沐诚突破后的实力,已经是这个幻境里无敌的存在了。

  白玲自知打不过,自然不会傻傻的跟他硬碰硬。

  一旦打起来,她必输无疑。

  而用剪刀石头布来对决,就不一样了。

  双方的胜负都是对半分。

  是输是赢,全凭各自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