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 第七章 她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第七章 她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你们合伙欺负单身狗,本汪不跟你们玩了!呜呜呜~~~”

  看到黄毛狗哭得那么伤心,沐诚立即安慰道:

  “我也不欺负你,你什么时候还清欠款,我什么时候还你自由。”

  这是真话。

  “真的?”黄毛狗眼中光芒一闪,仿佛看到了希望。

  “嗯,在此期间,我会为你提供饮食住宿,价格嘛……算你半价,一天一百。”

  “又要钱?”

  “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自己解决。”

  “那本汪想啃大骨头!”

  这年头,猪肉这么贵……

  沐诚迟疑了不到一秒钟时间,开口说道:

  “想吃大骨头可以,要让我先看看你的赚钱能力。”

  “汪!”

  黄毛狗立马起身,鼻子贴着地面,闻了起来。

  很快,它就在门口玄关处,发现了一件东西。

  它立马叼住,快跑到沐诚面前,坐下,摇着尾巴的同时,抬头挺胸。

  沐诚看到它嘴里叼着一件东西,好奇的拿下来一看。

  一百二十五块钱。

  这不是之前自己,给云若打车回家的钱吗?

  看着黄毛狗一脸期待的表情,沐诚将钱收进衣袋,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本来就是我的钱,不算。”

  黄毛狗:“……”

  看到它失落的表情,沐诚继续说道:

  “你现在已经开启了灵智,已经不是狗了,目光要放长远一点,捡钱是没钱途的。”

  “那本汪该怎么做?”

  “这……”

  沐诚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让黄毛狗当网红。

  网上的自媒体这么发达,以黄毛狗现在的智商,绝对能完成各种各样,普通狗完成不了的动作、技巧、事件。

  将它拍成小视频放到网上,没准能大火一把。

  现在网上就有很多,光记录家里宠物的日常,就疯狂吸金的网红。

  不过,拍这种小视频要想迅速火起来,必须得有一定量的粉丝基础。

  内容再好,也需要团队炒作,或者时间积累。

  沐诚没玩过这个,拍短视频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想到这,沐诚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我现在不是有了,那个什么“许愿”能力吗?

  我直接许愿要个几百亿不就完事了,搞得那么复杂干嘛?

  这个能力原本是属于云若的,我也愿意还给她。

  但完全可以在还给云若之前,先给自己许一个愿望啊。

  就是不知道,这个能力用起来,有没有什么限制条件。

  要不要问问云若?

  思绪电转间,沐诚对着黄毛狗说道:

  “你今天刚开启灵智,先好好休息一下,我明天再告诉你做什么。”

  “好。”

  黄毛狗抖了抖身子,刚想跳上沙发睡觉,就被沐诚制止:

  “你洗澡了吗?”

  黄毛狗一愣,随即摇摇头。

  “没洗,睡地板。”

  即便洗了,沐诚也不会让它睡沙发。

  客厅这套布沙发,洗起来麻烦得要死,要是经常拿来洗,多浪费水。

  水不要钱啊?

  黄毛狗一脸委屈,但还是乖乖趴在了,冰凉的瓷砖地板上。

  因为御兽决的缘故,它现在不能违背,沐诚的任何命令。

  等哪天恢复自由了,临走前,一定要把这里全给拆了……黄毛狗偷偷在心中发了个誓。

  看到黄毛狗这么听话,沐诚暗松了一口气。

  御兽决的效果,真的是杠杠的。

  搞定黄毛狗,沐诚本能得看向云若。

  结果发现,此时的云若,正单手托着腮,看自己看得入神。

  四目相视。

  反应过来的云若,立马红着脸颊,低下了头。

  沐诚也心头一跳,急忙将目光望向别处。

  一阵沉默。

  现场气氛有些尴尬,沐诚假咳几声,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

  “对了云若,我可以通过许愿的方式,将神力还给你吗?”

  “不行。”云若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

  “许愿者不能自主决定,愿望承受的目标,也不能主观决定许愿的内容。”

  “这么多限制条件?”沐诚心好痛。

  他想通过许愿,来发家致富的愿望,彻底落空了。

  想起誓言的内容,沐诚继续问道:

  “云若,通过‘拜堂成亲’将神力还给你后,我是不是就不用,完成誓言内容了?”

  “不可以。”

  “为什么?”沐诚神情一愣。

  我想快点将神力还给你,其中有一半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要命誓言。

  “誓言之力与发誓者紧密相连,”云若说:“如果你不完成誓言内容,即便我们拜堂成亲,我也拿不回神力。”

  “还有这说法……那我吞假剑算不算数?”

  这世上有许多那种,专门用来表演“吞剑”的魔术道具。

  怎么吞,吞个几百遍,就跟没吞过一样。

  云若再次摇摇头,“在誓言之力的作用下,不得有任何一丝作假。”

  意思就是得用真剑了!

  “完了!”沐诚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现在手里就有一把真剑,锋利无比,吹毛即断。

  用这把剑表演倒立吞剑,拿命吞吗?

  现在的人不都喜欢立flag吗?

  他之前不过是追逐潮流,随便立了个flag,结果……

  沐诚暗暗发誓。

  只要神力在身上一天,以后打死也不能随便立flag了。

  嗯?

  思绪电转间,沐诚眼角瞥到,黄毛狗在暗中偷笑。

  一旦他死亡了,御兽决就会瞬间失去效用,它就能恢复自由。

  沐诚现在本就心情不爽,还要被狗嘲笑,这能忍?

  “云若,你力气大,麻烦你再在它脸上来一拳。”

  “嗷呜!”

  看着黄毛狗头上那个凸起的大包,沐诚再次神情一愣。

  他刚才就随口说下了,谁知云若还真的照做了。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回了。

  想起她老是对自己脸红的画面,沐诚突然心头一颤。

  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了,之前云若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

  尤其是那个强吻……

  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哼!

  别以为你长得好看点,就可以为所欲为。

  劳资宁死不屈!

  思绪纷呈间,沐诚发现自己又想多了。

  没办法,单身久了,有时候脑子就是会控制不住,幻想一些稀奇古怪、不切实际的事情。

  这是病。

  这种病,在找到女朋友之前,就是不治之症。

  这不重要。

  现在还有一个,更要命的事情没解决。

  直播倒立吞剑,这个誓言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