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 第四章 本汪冤枉啊

  一挣脱掉中二神经病少女的束缚,沐诚第一时间跑出房间。

  十几秒后,他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棒球棍,怒气冲冲来到卧房门口。

  看着坐在床边的少女,他当即喊道:

  “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从我家里出去,我真的要报警了!”

  说完,他还不忘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手机是拿来报警的。

  棒球棍是拿来防身的。

  沐诚不得不承认。

  单纯比力气,在这个中二神经病少女面前,他这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完全被碾压。

  这事说出去很丢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别看少女看起来身材消瘦,体内所蕴含的怪力,堪比数头牛。

  沐诚心中甚至有一种错觉。

  之前小区门口的那扇铁门,没准就是被这少女暴力推倒的。

  面对沐诚的警告,少女抬头看了眼沐诚,随即情绪低落地低下了头,小声说道:

  “我回不去了……”

  沐诚一愣。

  少女在没有犯病的时候,真的怪好看的。

  看她那楚楚可怜的表情,只是一眼,他这个大叔就不自觉心软了。

  再心软,也不能向恶势力妥协。

  沐诚放下手机,紧握着棒球棍问道:

  “那个你……叫什么?”

  淦!

  问错问题了。

  沐诚本来想问,少女家在哪里的,结果心头一热,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看着少女困惑的眼神,他突然间有点莫名的心慌,赶紧解释道:

  “那个……我是好人,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聊天嘛,互道姓名……你懂的,对了,我、我叫沐诚。”

  “云若。”说着,少女红着脸,低下了头。

  说个名字都能脸红,之前你还强行吻……呸!想什么呢?

  轻轻假咳几声,沐诚继续问道:

  “云、云若,你家在哪里?”

  “天外天。”

  “好奇怪的地名……咳咳!请问,你所说的这个天外天,在夏市的哪个位置?”

  “天外天不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天的上面。”

  说着,少女云若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朝头顶上方指了指。

  “天的上面……”沐诚抬头,呆呆望着天花板。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特别想报警。

  想起云若是一个,中二病晚期的神经病少女,他又强行压制住了这股冲动。

  中二病嘛,幻想自己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可以理解。

  想到这,沐诚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眼下这种情况,他还不能随便报警。

  云若拥有一身怪力,这中二神经病一犯,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万一到时候警察叔叔们来了,被她一拳一个撂倒怎么办?

  袭警可是重罪。

  万一云若被当场枪毙怎么办?

  云若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她除了有点中二神经病外,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她要是袭警或者被关入精神病院,这辈子算是完了。

  看着云若那仙女般的容貌,沐诚承认自己心软了。

  想了想,他决定先安抚好云若的情绪。

  之后再想办法从她嘴中,问出她家人朋友的联系方式,叫他们把人带回去。

  沐诚立即接着云若的话头,问道:

  “我要怎么帮你,你才能回到天外天?”

  这话说得,沐诚自己都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你把神力还给我就可以了。”云若说。

  什么神力?

  沐诚顺势问道:“可以,但我要怎么还你呢?”

  “只要……”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云若突然害羞地低下了头。

  看到她瞬间满脸通红的样子,沐诚心中充满了好奇。

  她是想到了什么,脸才会一下子红成这样?

  不愧是个中二神经病少女,连情绪变化都这么跳跃,让人摸不清头脑。

  “我以前听人说过……”

  云若低着头,小声说道:

  “要想取回神力,只要跟男方拜堂成亲,就……就可以了……”

  云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拜堂成亲”这几个字时,头已深深埋进了,自己的胸脯之中。

  “拜堂成亲……”沐诚实在忍不了了。

  这一刻,他真的很想报警。

  不管云若会不会袭警,会不会被当场枪毙,他都不在乎了。

  他现在只想快点把眼前这个,中二神经病少女弄走。

  双方思维层次相差太大,沟通起来实在太要命了。

  讲真的,要不是云若那仙女般的容貌,沐诚都想动手打人了。

  把人打晕了,再从自己家扔出去。

  咚!咚!咚!

  沐诚刚想要不要动手,门外就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在敲门?

  邻居吗?

  正好,我一个人打不过这个,中二神经病少女,可以叫邻居来帮个忙。

  “稍等,马上就来!”

  沐诚看了眼云若,随即快步朝门口走去。

  来到门口,他先是通过猫眼,看了下门外的情形。

  没人?

  那刚才是谁在敲门?

  疑惑间,沐诚将门打开一条细缝。

  一股难闻的气味,瞬间扑鼻而来,让他一阵恶心。

  他憋了口气,打开门一看,差点当场破口大骂。

  此时,一泡还在冒着热气的狗屎,正傲立于他的门前。

  那金黄的颜色,诡异的臭味,跟他不久前,在马路边上踩到的那泡狗屎,一模一样。

  好啊。

  原来罪魁祸首就在这栋楼里。

  中二神经病少女还没搞定,改天再找那狗算账。

  沐诚刚想关门,一道黄影突然从门外一闪而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后就猛地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巨响。

  他本能地关上门后,快步跑到客厅,结果神情瞬间就愣住了。

  一只体型壮硕的黄毛狗,正与云若扭打在一起。

  一时之间,双方你来我往,不分胜负。

  只看一眼,沐诚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原本摆放整齐的客厅沙发,东倒西歪了。

  原本完好无损的客厅茶几,四分五裂了。

  沙发、茶几都是房东的。

  茶几被毁,一千多块钱,没了……

  “啊!这特么是谁干的!!”

  沐诚无意识的一声怒吼,右手突然光芒一闪,凭空多出了一把雪白长剑。

  他没有察觉。

  原本撕打在一起的一人一狗,看到这一幕后,同时停下手中动作,一脸惊愕的看着沐诚。

  沐诚将长剑指向他们,深吸一口气后,缓缓问道:

  “我再说一遍,这、是、谁、干、的?”

  率先反应过来的云若,急忙将手指向黄毛狗。

  黄毛狗不甘落后,同时将一只前爪指向云若。

  沐诚看了眼云若,随即将目光瞪向黄毛狗,怒道:

  “一定是你!”

  黄毛狗当场就急了,“不是!不是!本汪冤枉啊!”

  沐诚一愣。

  狗还会讲话?!

  嗯?

  为什么我手里有一把剑?

  沐诚吓一跳,当即将剑仍在地上。

  锵!锵!

  光听声音,他就知道,这是一把真家伙。

  什么情况?

  是不是因为最近加班过多,导致精神不佳,又出现幻觉了?

  啪!

  沐诚狠狠给自己来了一个耳光。

  疼!

  这不是梦!

  得知结果,沐诚更加困惑了。

  对于沐诚这自残的举动,云若与黄毛狗视若无睹,对视一眼后,再次扭打在一起。

  沐诚见状,急忙拾起地上的长剑。

  “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