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闲修记趣 > 第三十三章 东方轻裳

  那中年大汉走到台前,将手中大刀从肩上放下,众人只听当的一声巨响,一股气浪以大汉为圆心奔涌而出,离得进的衣裳猎猎,头发乱飞,直教人睁眼不得。

  文慧着的长裙,姜逸闲暗运天神道神力,将她护在身后,免去了和其他女弟子一样尖叫捂裙的尴尬。

  文英则一脸惊奇,她也在姜逸闲的保护范围内,只是没想到姜逸闲居然有这么高深的修为了。

  文慧轻声向姜逸闲道谢,双眸中尽是柔情。

  中年大汉哈哈大笑:“都说蜀山乃是天下第一的宗门,剑圣酒圣两位的厉害我是领教过的,就是不知道这弟子有什么厉害之处,是否当真当得我家荒城小公主的同窗!”

  广场外某峰,沈月华道:“大师兄,当真放任这人渣诚在新晋弟子面前胡作非为?”

  王清风则摇头笑道:“一个妙人罢了,我等既将他放上山,便随他去,当年平昆仑之乱,他可是头功,又救为兄一命,蜀山也算欠他一个人情。”

  中年汉子音若洪钟,直把众人震得双耳发鸣,胡霁麟运功强行压下不适,朝中年汉子拱手行礼。

  “敢问这位前辈,上我蜀山有何指教?”

  中年汉子笑道:“没什么指教,这里是不是以你小子最大,说话好不好使?”

  胡霁麟道:“今天这场典礼,确由晚辈主持。”

  中年汉子道:“那便大好不过,我既上得蜀山,你家师长是清楚的,我今日来可不是胡乱闹事,只是我家东方妹子非要将我家这小公主送上蜀山,蜀山乃是天下第一宗门,不过就是不知道新晋弟子有何过人之处,若是无人胜得过我荒城小公主,那上这蜀山又有何用,不若留在荒城修行,以免浪费光阴!”

  众人哗然,蜀山是天下第一大门派,想上蜀山的不计其数,蜀地之外的人想入蜀山则是难上加难,看他说话的口气,这个荒城小公主应当是取得入山资格的,他竟然还敢口出狂言,藐视所有新晋弟子,难道不怕就算进了山门,这蓝衣姑娘没朋友吗?

  胡霁麟道:“那前辈的意思是?”他也不傻,能过蜀山大阵的禁制将这个蓝衣女子送到山上来,必然是师长们的默许,既然他能来到这里且几位先生都没有现身,那说明这大汉也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这大汉环视一圈,哈哈大笑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今天就一个意思,在场的蜀山新晋弟子,跳出来与我家轻裳比划比划,要是有人撑得过百招,我就给各位赔礼道歉,从此蜀山有老也有小,青黄皆英雄。”

  姜逸闲听得有趣,这大汉说话夹缠不清,思路倒是清晰,很显然这老哥是被老的揍过,今天跑上来拿小的立威,不过他既然有这样的自信,想来这个东方轻裳也是个狠角色。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大汉身上时,姜逸闲却猛然察觉到一股杀意,他回头看去,南宫在台上死死盯着大汉,眼中竟欲喷出火来,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极力克制着,否则只怕已经早已冲上去拼命了。

  这股杀气被南宫婷压制得很好,甚至一点也没有外露,外人看她最多是怒目而视,是感受不到杀意的,但姜逸闲不同,从杀意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天神道神力捕获,并传达到了他的脑海中。

  姜逸闲有些奇怪,思忖道:难不成她和这个中年汉子还有什么深仇大恨?

  其他许多弟子也是心中憋了一股火气,这汉子说的是能走百招,而不是直接击败,这和对所有人说,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各位都是垃圾有什么区别?

  上官云面色逐渐沉了下来,只见他右手握住葫芦,就要上前,却被姜逸闲拉住。

  “上官兄,别冲动,你第一个不划算。”

  上官云冷哼一声,却也止住了身形,姜逸闲说得对,现在不能冲动,他虽然嘴上说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自己,但当年的平局确确实实是对方给的一个台阶,虽然这三年功力涨了不少,但东方轻裳何许人也?荒城第一天骄,身负多种绝学,三年后的今天成长到什么地步他自己也摸不实在,不如上别的弟子先上去探探底。

  果然,不过瞬息之间就有人受不了这口气走上前去。

  在场所有人让出一个巨大的战圈,中年汉子哈哈大笑,一把将手中大刀甩飞出去,只听轰然一声,一阵地动山摇,大刀已然没入远处山体之中,惊起一山飞鸟。

  “你们大可放心,比斗途中我查诚绝不出手,无论结果如何,若是我对谁出手,那就是王八羔子乌龟蛋。”

  众人惊呼,开始低声议论。

  原来这就是荒城十大高手之一的人渣诚,相传他是个妙人,做说话夹缠不清,事颠三倒四不能以常理度之,修为却极为高深,在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侠名。

  第一个出来挑战的人听到查诚的名头气势已然落了大半,这查诚修为高深,是六位先生级别的人物,他带来的人,总应当是二师兄胡霁麟这种实力的,先前听他说话难听气不过,一时冲动就上来了,现在知道了他是查诚,才知道人家说的恐怕是实话,而不是什么大话。

  不过出都出来了,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众人只见他报了家门,提剑就要发起攻势。

  东方轻裳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面容被斗笠遮挡,也瞧不见表情,但给人一种感觉,她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就是寒梅傲雪,独立于世。

  眼见这人提剑攻来,东方轻裳右手掐了一个法诀,那是一个最简单的水系法诀,就连一个刚入学的六岁小童都会的凝水诀。

  那人方才跨出三步,便觉足底冒出一股寒气,冰寒彻骨,动作登时迟滞了五分有余,他心下骇然,欲夺步跑出这被寒气覆盖的区域。

  可惜还是晚了,眨眼之间,一记冰柱从地底骤然顶出,结结实实地擂在他胸口上,惨叫着飞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