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不是真想秀恩爱 > 第122章打翻一船人

  刘玉玲冷冷瞥了刘镇岳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态度丝毫不退却,针锋相对地说道:“我又不是来征询你意见的,我只是带他来认识认识你,顺带通知你一下。”

  刘镇岳看到刘玉玲态度如此坚决,知道自己女儿是个吃软不吃硬性格的他立刻软了下来,几步走到女儿跟前,苦口婆心地说道:“小玲,谈恋爱可是关乎一辈子的事情,绝对马虎不得,不能冲动。”

  “呵呵。”刘玉玲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一抹讥讽,她似笑非笑地看了自己这位“好闺蜜”崔颖芝一眼,而后意有所指地说道:“不能冲动吗?我倒是觉得,冲动挺好的!这一块,刘镇岳先生应该比我更有发言权吧?”

  “那个,你们先聊,我进去照看涛涛了。”知道刘玉玲说的是什么事情,崔颖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嗫嚅了一下嘴唇,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不过最后还是叹息一声选择了沉默,随后找了个借口,准备离开现场,避免继续尴尬下去。

  “胡老师,对不起,我那孩子比较黏我,时间久了没有看到我,容易闹起来。”对着虎虎老师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崔颖芝转身离开了客厅,往内宅走去。

  “我这不用照顾,你忙你的。”感觉到崔颖芝的尴尬,虎虎老师点了点头,理解地说道。

  “你别转移话题好不好,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的事情。”刘镇岳眼眸之中多了几分闪躲,他看向刘玉玲,而后转移话题地说道。

  “那你说说,你准备讨论我的什么事?”刘玉玲毫不闪躲,与刘镇岳对视,声音不咸不淡地说道。

  “他和你,不合适!”刘镇岳再次看向虎虎老师,眸中的不喜之色显而易见。

  “你说,虎虎老师哪点不合适我了?”刘玉玲掰着手指头,表情戏谑地说道:“年龄上,我们相差五岁,属于同一年龄层次,肯定拥有共同话题,嗯,至少比某些差了两轮还多一点的结合,要靠谱得多。刘总,你说呢!”

  听到最后,刘镇岳已经身体如同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差了两轮还多一点的结合”这是在内涵谁呢?

  刘镇岳只觉得,自己这个女儿说话越来越牙尖嘴利,也越来越气人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敢这么埋汰自己,他绝对已经一巴掌呼过去了。

  不过崔颖芝的事情,始终是自己私德有亏,对不起刘玉玲,所以他也不好发作,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转化为了劝导:“两个人走到一起,何止是年龄的问题。”

  说完,刘镇岳又看了虎虎老师一眼,虎虎老师厚着脸皮,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气得前者牙痒痒,不过却又无可奈何。

  刘镇岳猛呼了口气,让自己保持克制,继续说道:“照你这么说,只要年龄合适,直接绑在一块就可以了。”

  “当然不是,毕竟即使年龄不合适,不照样可以强行捆绑在一起。”刘玉玲呵呵一笑,接着往下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话听得虎虎老师憋笑,以刘玉玲这个尖酸刻薄的劲儿,他毫不怀疑,刘镇岳早晚会被前者给气出病来。

  刘镇岳喝了口周姨端过来的茶水,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继续循循善诱道:“你知道的,爸爸说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两个人要走在一起,还要考虑家庭背景、生活环境、经济基础、事业规划等诸多问题!”

  刘玉玲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仿佛第一次听说一般,“哦,原来要考虑这么多问题,我还以为睡一觉就可以。”

  刘镇岳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再也忍不住了,陡然拔高音量道:“玲玲,你非要这么挤兑我和芝芝吗?”

  刘玉玲怡然不惧,径直说道:“敢做敢当,既然你们都做的出来,又何必担心别人议论。”

  说罢,又继续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你确定是我在挤兑你们,而不是你们在膈应我?”

  刘镇岳徒然叹息一声,而后神情颇为落寞地说道:“自从你妈妈走后,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心里有数,难道你就这么不待见你爸我再找一个,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生活?”

  刘玉玲冷笑一声,“呵呵,我记得,我还规劝过你,叫你重新再找一个,鼓励过你,去寻找自己的精彩。”

  说到这里,刘玉玲的神情蓦地变得激动起来,“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不仅找了,而且还直接找上了我的好闺蜜。”

  狠狠瞥了一眼刚刚崔颖芝离去的方向,刘玉玲继续不忿道:“且不说你俩差了二十五岁,单是我和她的关系,你怎么能和她好上,你让我怎么面对她,怎么称呼她!”

  刘镇岳嗫嚅嘴唇,半天方才语气复杂地解释道:“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忘记你妈,也正是因为这点,我一直没有在续弦,可是感情有时候是不受控制的。”

  “这点,我赞同,所以今天我把胡老师带来了。”刘玉玲闻言难得地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虎虎老师,微笑道:“毕竟我们也是不受控制的。”

  知道自己女儿是什么性格的刘镇岳深深看了虎虎老师一眼,“我希望你是真正的发乎情,而不是为了挤兑我,故意找的他。”

  听刘镇岳说完,虎虎老师也向刘玉玲投去一抹询问的目光,事实上,他虽然喜欢后者,但也害怕后者是因为想要埋汰自己父亲,意气用事做出的不理智决定。

  虽然即使是那样,他也不会介意,但是如果能够排除,弄清楚女孩儿的内心真实想法,肯定是更好的。

  刘玉玲闻言看向虎虎老师,微微思索片刻钟,而后神情严肃地说道:“我们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的真心实意,如果没有好感,我不会答应你的追求,一辈子的事情,我不会儿戏,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虎虎老师听到这里,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神情郑重地承诺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我相信,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

  旁边的刘镇岳啧了啧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能眼神复杂地保持沉默,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和一个不熟悉的男孩子言定三生。

  过了良久,刘镇岳徒然叹息一声,而后释然一笑:“算了,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懂,也不明白,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只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听到刘镇岳态度转变,刘玉玲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虎虎老师已经一马当先开始表态了,“刘叔叔,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玲子的,把她看做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呵护她,爱惜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我不会让她有机会后悔。”

  说完,顿了顿,旋即又郑重其事道:“我是老师,师者,最重承诺,既然我说了,那我肯定就会说到做到。”

  分别扫视了刘玉玲以及刘镇岳一眼,虎虎老师开诚布公道:“我也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毕竟我的经济基础摆在那里,而玲子,确如您所说的那样,从小锦衣玉食,过惯了优渥的生活,跟了我,可能在物质上会有所亏待,但是我会努力的,我会上进,我无法承诺给她什么样的物质条件,因为我的工作摆在这里,没办法让她大富大贵,但是我会竭尽全力,让她过得更好。”

  听完虎虎老师的一番凿凿之言,刘镇岳眉头紧锁,而刘玉玲却是眉目含春,随即故作不满地说道:“不要把我说成那种一身公主病的富家千金好不好,我自己能挣钱,我能养活我自己,我靠自己也能生活得很滋润,你只要真心实意对我好就可以了。”

  刘玉玲转头和虎虎老师对视,而后继续说道:“再说了,物质条件这种东西,上没上限,下没下限,只要不差就可以了。”

  刘镇岳看到这一幕,知道事不可为,也便不再强求,再次叹息一声:“哎,看来你们是真认定彼此了,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事实上,我也没有资格说什么,我只是希望你幸福。”

  刘玉玲目光坚定地说道:“我肯定会幸福的,虎虎老师,你说呢?”说完,淡笑着看向虎虎老师。

  虎虎老师满脸堆笑,也不在乎旁边是不是有人,声音奉承地说道:“对,玲子说的都对。”

  刘镇岳失笑摇头,得了,看这情形,自己女儿已经把人家吃的死死的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该担心的是人家小伙子的父母才对!

  无奈呼了口气,刘镇岳苦笑道:“好了,你们就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了,今天晚上留在家里吃饭怎么样?”

  说完,刘镇岳招呼了一声,周姨听到刘镇岳的招呼,立刻走了过来。

  简单述说了一下,周姨听了之后,立刻满脸堆笑地说道:“对呀,玲玲,你难得回来一趟,周姨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脆皮猪肘,桂花鸭,糖醋排骨和可乐鸡翅。”

  刘玉玲听了周姨的这一顿爆料,满脸窘迫模样,“周姨,你快别说了,我又不是猪,哪能吃得了那么多。”

  周姨“呵呵”一笑,而后语气慈和地说道:“哎呀呀,还害羞了呢,周姨哪一次做的不是被你吃的精光了。”

  听了周姨的爆料,虎虎老师立刻朝刘玉玲投去一抹好奇的目光,那眼神之中似乎含着一抹戏谑。

  刘玉玲登时就跳脚了,狠狠剜了虎虎老师一眼,而后竭力否认道:“周姨~,我哪有每次都吃的精光!”

  不过现场气氛被他们这么一闹,倒是轻松了不少,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剑拔弩张。

  知道这一切都是谁的功劳的刘镇岳,偷偷朝周姨竖了竖大拇指,周姨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

  中午,餐桌上,崔颖芝对着刘玉玲关心道:“玲子,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你多吃点。”

  刘玉玲低着头吃饭,没有一点回应,她能原谅刘镇岳,毕竟那是自己的父亲,亲情无法割舍。

  但她崔颖芝凭什么得到自己的谅解,自己那么信任她,把她当做自己最要好的闺蜜之一。

  却是没有想到,自己把她当闺蜜,她却想睡了自己的父亲,当自己的后妈。

  反正短时间内,刘玉玲是不可能接受崔颖芝这个和自己同年龄的后妈的。

  一顿饭,除了有点惆怅的崔颖芝,其他人吃的还算比较开心,饭后,几人把刘玉玲和虎虎老师送到了门口。

  看向刘玉玲,刘镇岳语气关心地询问道:“玲玲,要不你搬回来住吧?”

  看了一眼站在刘镇岳旁边一言不发的崔颖芝,刘玉玲撇了撇嘴:“不了,我在外面住的挺舒心的。”

  刘镇岳微不可察地瞥了虎虎老师一眼,而后继续语气关心地说道:“你一个人住在外面,我不太放心。”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我们西湖市这治安,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刘玉玲毫不在意地说道:“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住在哪里,小区什么安保情况你也清楚。”

  刘镇岳没好气地白了自己这个傻女儿一眼。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真正担心的是什么。

  自己哪里是担心什么小区治安问题,最担心的是你这个傻姑娘会主动“引狼入室”。

  所以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毫不忌讳地说道:“我是对他不太放心。”

  “我……”虎虎老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满脸委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辩驳。

  “哎呀,老爸,你在想什么呢!”刘玉玲难得俏脸羞得通红,都不敢抬头看虎虎老师。

  没有理会自己那已经羞得快说不出话的傻丫头,刘镇岳对着虎虎老师警告道:“臭小子,我可警告你了,虽然你们现在在谈朋友,但是没有结婚之前,不许碰我女儿。”

  虎虎老师见刘镇岳说的这么露骨,不住地干咳了起来。自己好歹是个老师,看起来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刘玉玲微微抬起纤细的脖颈,如同一只高傲的白天鹅,满脸自信地说道:“他不敢的。”

  虎虎老师欲哭无泪,只能摊了摊手,而后一脸无辜地看向刘镇岳,“叔叔您看,我哪敢?”

  刘镇岳也是一脸尴尬,“咳咳咳,那个,玲玲,你也不能太强势,男人有时候,特别是有外人的时候,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刘玉玲却是摆了摆手,而后说出一句让刘镇岳都汗颜的话:“没事,他们西艺那一圈年轻老师都是这样的。”

  “呃……”虎虎老师无语叹息。你这是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不过回头想想,何言风老师,张泰龙老师,李子江老师……好吧,虎虎老师不得不承认,事实好像真如刘玉玲所说的那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刘镇岳突然有点同情自己那个准女婿,他咂了咂嘴巴,“那,随你们吧……”

  送到别墅外面得马路上之后,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不过刘镇岳还是再次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打算回家住。”

  刘玉玲看了看留在不远处别墅大门口的崔颖芝,摇了摇头,态度坚决地说道:“算了吧,我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如果朝夕相处,我会尴尬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