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66章 再见盛紘

  热门推荐:

  卫允在庄子上呆了三天,一直到四月二十四日才依依不舍的回了汴京城。

  原本张氏也想跟着一起回城的,可谁知道一听说兖王兴兵造反,事败被杀之后的英国公夫人,却死活也不准张氏回汴京,严令张氏必须得先待在庄子上面养胎。

  张氏也知道母亲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怕遇上什么意外才不许自己回京的,虽然心中有些不愿,但自家母亲的话,张氏还是得听的。

  于是乎连着小卫氏,大卫氏,都被留在庄子上,但明兰那丫头还有长桓却随着卫允一起回了京城。

  没办法,盛家那边来人报信,说盛紘让明兰和长桓赶紧回去,原本盛紘是想让大卫氏还有小栎哥儿一同回去的,可考虑到刚刚在那日镇压逆王叛乱的大战之中又立新功的卫允,盛紘权衡再三之后,还是只让人把明兰和桓哥儿给叫回去。

  卫允还是很好说话的,盛紘这么着急的派人把明兰和长桓叫回去,定然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

  把明兰和长桓送回去的同时,立马让人打听盛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成想这一打听,差点没把卫允给笑出内伤。

  说来也好笑,卫允刚刚让梁昊去打听盛家发生了事情,这家伙就支支吾吾的把事情给说了。

  犯事儿的是梁昊的弟弟梁晗,梁昊虽只是个庶子,却也是梁家的一份子,妻儿皆住在永昌侯府里头,再加上他娘子家的那个表妹,叫做春舸的姑娘,如今被梁昊搞大了肚子,梁昊的嫡母吴大娘子正满汴京城的替梁晗寻摸能够压得住春舸的正房大娘子呢!

  说来着也里头也有梁昊这个庶长子功劳,如今梁昊在锦衣卫里头已然做到了镇抚,虽只有正五品,但手里头却握着实权,加之锦衣卫又是天子亲卫,享有殊荣,论出息,在梁家这一辈的几个兄弟里头,不论嫡庶,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梁昊。

  嫡子比不过庶子,这本就是极悲催的一件事情,吴大娘子又极为清高,不屑于打压梁昊,可春舸的身份又摆在那里,她又得顾忌着梁昊的身份,不能将其随意处置,只能先给梁晗娶一个正房娘子回来,然后再把春舸纳给梁晗做小娘。

  寻摸来寻摸去,吴大娘子还是觉得明兰的性子最合适,最像她,定能够将梁晗的后宅打理的井井有条,再加上明兰一个五品官的庶女,能够嫁给永昌伯府的嫡子做正妻,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吴大娘子看上了明兰,可她那个儿子梁晗偏偏看上的是明兰的四姐姐墨兰,而且还和其有了首尾,如今吴大娘子正为这事儿头疼着呢!

  盛紘如今虽然只是个五品官,可毕竟有着有着王家做姻亲,府里头还有一个勇毅侯府独女的老太太,尤其是和卫允的关系也不清不楚的。

  若是前者也就罢了,可后两者,便是吴大娘子也不得不慎重对待,尤其是卫允,如今在官家面前正是当红得令的时候,年纪轻轻就已经做到了指挥使的位置,便是永昌伯也比不过。

  听梁昊把这事儿说完,卫允心里开始有点同情盛紘了!忽的又想起盛老太太昔日对明兰的关照,随即便是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失声笑了出来。

  看来这事儿自己还不得不插手了,盛老太太如今一大把年纪了,若是再让她亲自拉下脸面去登永昌伯府的门,那这些年盛老太太白关照明兰了。

  卫允素来都是有恩报恩,以仇报仇的人,尽管这事儿盛紘定然不想让别人知道,可现如今卫允已经知道了。

  不过这事儿还得等下了衙之后再说,如今卫允还得先处理一下这次锦衣卫和黑甲军的伤亡事宜。

  此番锦衣卫那边人手倒是没什么损失,也就是十几个重伤,七八十人受了轻伤,危及性命的倒是没有,可黑甲军的损失就惨重了些。

  先是在元祐帝宫门之外的那八百人,直接死了六百多,就连侥幸活下来的那一百多人,身上也都多多少少带着伤。

  元祐帝那边已经发了话,守卫在养心殿外,阻拦逆王的那八百黑甲军,皆官升一级,赏纹银百两,良田百亩。

  而那些个阵亡了的,封赏其家人,同样赏百金,赐良田百亩,免赋税十年,同时,令其兄弟或者子侄顶替其在黑甲军之中的位置。

  原本元祐帝同样想给这些顶替阵亡将士位置的人官升一级的,可却被卫允给劝了回去。

  元祐帝一句话擢升说的好听,那可是整整八百人呀,汴京的黑甲军四营本就只有两万四千人,一个萝卜一个坑,那一百多个升了一级的卫允还头疼怎么安排呢!

  如果真照着元祐帝说的那样,那就只有把在汴京的黑甲军继续扩增了!

  而且这一批顶替而来的人肯定是良莠不齐的,若是就这么贸然塞入黑甲军之中,只怕其他的人会不服!

  每一个黑甲军将士,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上一次便是上一次补充的那一批,如今大部分的时候也都是在训练,这次将他们带出来,也只是存着让他们见一见世面,看一看战场的残酷,其余人冲杀的时候,新人们都是冲在最后面的。

  这也算是黑甲军对新人的优待了吧,没有把他们当炮灰,让他们冲在前面挡羽箭,送死,做炮灰!

  这事儿卫允交给了丁健、梁昊以及袁文绍三个人去处理,让他们先商量着拿一个章程出来,既要让大家觉得满意,又要能够合理的实现,不要太过夸张。

  卫允忽然有点怀念在庆州的时候了,想起庆州,卫允闹钟灵光一闪,庆州那边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选吗!

  彼时的庆州判官文泰,如今的庆州同知,这家伙虽然做的是判官,隶属于提刑按察使司,可实际上他处理政事的能力亦丝毫不弱,当时卫允把庆州的公务交给他和同知杨斌一同处理,可这家伙每次处理完自己手头的公务,还不忘给杨斌打下手,处理庆州的政事。

  如今卫允升迁入京做了大理寺少卿,杨斌也谋了个知州的差事,唯有文泰还留在庆州,不过如今已经被升为同知。

  当即卫允便笑了,坐到书桌前,提笔写了两封信,盖上了自己锦衣卫指挥使的大印,唤来杜远,吩咐道:“送去庆州,交给张千均!”

  如今锦衣卫的摊子越铺越大,虽然地下不缺梁昊,张千均这种既勇猛能打,又能调兵遣将,领军作战的将领,可管理后勤的官员除了提供财力支撑的运转司之外,还差一批处理琐事的文书,主簿。

  文泰如今是从六品的同知,调来锦衣卫,给他个正六品的主簿做,而且还是在汴京城,不怕他不动心呀!

  卫允也是最近忙昏了头了,他素来都不是那种事事亲力亲为的人,能丢给属下那就丢给属下!而卫允自己只要把这些锦衣卫的‘高层’们管理好就行了。

  下午,卫允便直接去了盛家。

  如今盛紘正满头的官司,忽然听到说卫允又来了,脑袋不禁更痛了。

  可不见不行呀,官大一级压死人,如今卫允比他大的可不仅仅是一级,而是好几级啊!

  盛家,花厅!

  “三郎怎么来了?”

  盛紘依旧是那副模样,微微笑着,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完全没有半点方才在主屋那边的气恼模样。

  卫允拱手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找盛兄,自然是有事!”

  盛紘心底一突,面上虽然依旧面不改色,可眉梢却不受控制的挑了挑:“哦?不知三郎有何事?”

  卫允笑着道:“盛兄莫要多想,此番卫某登门,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盛兄!”

  “为了我?”盛紘微微蹙眉,不解的道。

  卫允道:“正是,亦或者说,是为了盛家!为了明兰!”

  盛紘眼睛微微眯着,看着卫允说道:“三郎可是听说了什么?”

  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说是为了盛家,难不成卫允知道了墨兰的事情?是谁告诉他的?是明兰还是长桓?可转眼一想,明兰和长桓都是今日才回到家里,刚刚知道这事儿,今日连门都没有出,一直呆在家里,会不会是他们派身边的人去给卫允报的信?

  不过瞬息之间,盛紘的脑海之中就已经闪过了无数念头,甚至已经做好了打算,待会儿就让人去问问今日明兰和长桓身边下人们今日可否出过府门!

  卫允不禁失笑,盛紘在这件事情还真是谨慎,“盛兄放心,此事卫某并不是从盛家这边知道的!”

  盛紘眉心间的印痕更深了,可嘴上却依旧存着一丝侥幸:“不知三郎说的是?”

  看着装傻的盛紘,卫允摇了摇头,直接说道:“好了,盛兄,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的了,今日你让人匆匆忙忙将明兰和长桓叫了回去,我便觉得不太对劲,这不像是盛兄一贯的作风,便当即让人打听打听盛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盛兄不要误会,我没有插手盛家家务事的意思。”

  说着卫允话音一顿,看着盛紘的眼睛,说道:“盛兄应该知道,永昌伯梁家的庶长子梁昊如今在锦衣卫南镇抚司之中坐着镇抚的位置,而这事恰好和他也有些关系,是以我也就从他那儿知道了此事。”

  盛紘紧皱着的眉头顿时松开,颇有些无奈的苦笑着道:“原来如此!让三郎见笑了,事关盛家的名声,盛家所有女眷的声誉,我不得不慎重,还望三郎莫要见怪!”

  卫允摆摆手拖长了音:“唉!此乃人之常情,理解,理解!”

  随即卫允的话音却忽然一变:“不过盛兄确实是多虑了,明兰是我的亲外甥女,我可是把她当成了自己女儿一样来看待,事关明兰的名誉,我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就是希望能够助盛兄赶快解决此事,免得拖得久了,途胜变故呀!”

  盛紘也面色焦急的道:“三郎说的是呀,哎!”说着一拍大腿,唉声叹气的道:“说来都怪我,往日里对那个孽障太过宠溺,竟纵的她无法无天了,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卫允说道:“不知如今盛兄究竟作何打算?不妨说来听一听,卫某帮着盛兄参谋参谋!”

  盛紘眼底满是辛酸:“事到如今还能如何,只能顺了那孽障的意,全力促成她和梁晗那小子的事情!”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