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61章 作乱谋反(中)

  南镇抚司衙门。

  将近四百锦衣卫汇聚在演武场中,梁昊一身绯色飞鱼服,按刀而立,站在阶上。

  南镇抚司对外号称三个千户所,可实际上人数并不足三千,每个千户所基本上都只有七八百人左右,而且还是分散在整个开封府里头,不独汴京城一处。

  而且如今锦衣卫执行的是三班轮值,昼夜不息的制度,人数又得减去一大半,再加上分散在周遭各州县的各个百户所。

  是以此刻的南镇抚司衙门里头,只有区区四百余人。

  梁昊按刀而立,面对着众人,一脸的凝重,沉声说道:“如今不过午时,暮鼓便已经敲响,而暮鼓一旦敲响,汴京各门便会在第一时间封闭城门,禁止出入。诸位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梁昊灼灼的目光扫过场中众人,此刻,他的内心之中没有半点畏惧,他也终于知道为何这几日卫允会忽然变得这般警惕,让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密切注意城中的动向!

  “这意味着一旦有人想要图谋不轨,城门紧闭,那消息就传不出去,京卫大营之中的十万大军,形同虚设!”

  这时,队伍的前边忽然又有人道:“镇抚使大人,说那么多做甚,如今五城兵马司的军马围在衙门之外,咱们还是赶紧想点法子,不能坐以待毙啊!”

  说话的是杨五,如今的杨武虽说话还有些吊儿郎当,但却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纨绔子弟,如今已经因功做到了千户的位置。

  南镇抚司之外!

  只见一披甲持枪的大将,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身后带着一众刀枪林立,铁甲森然的军士,朝着南镇抚司冲来!

  守门的两个锦衣卫当即色变,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退入门内,顺便关上了大门!

  那将领也不急着直接进攻,而是一挥手,命麾下的军士迅速将整个南镇抚司悉数包围起来。

  “报!”

  演武场中,只见一锦衣卫着急忙慌的跑着进来,一脸的惊慌失措。

  “何事如此惊慌?”梁昊心里一突,意识到了不妙。

  “镇抚大人,大门外,大门外来了一队军士!”

  紧接着,四方各门负责守卫的锦衣卫尽皆来报,有大队军士堵在门外,将整个南镇抚司彻底围了起来。

  梁昊目光扫过众人,当即便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正所谓富贵险中求,黑狱之中,还有一条密道可以绕过四周的军士,若是愿意跟本镇抚一同出去,搏一场富贵的,就站出来,若是不愿的,就留在此处,外边的军士只围不攻,应当是不会为难你们!”

  杨五第一个站了出来,脸上透着一丝狠厉,说道:“镇抚使说得对,富贵险中求,老子今日就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着镇抚使干上一场!”

  “大不了就是一死,算上我一个!”

  “还有我!”

  “还有我!”

  “我也去!”

  一时之间,从者如云,一些原本摇摆不定的,也都纷纷被带着站了出来!

  “好!”梁昊目露精光,看着众人,笑道:“来日,诸位定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言罢,当即便带着众人去往锦衣卫最中心位置的黑狱,入了地下,径直来到最底层,走至最里边的那间‘小黑屋’!

  梁昊推开泅水的铁门,走了进去,杨五赶忙俱着火把照明,只见梁昊俯身在墙上一按,一块尺许见方的石头便被按了进去,只听得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响动,囚室之外的墙壁忽然打开了七八尺高,五六尺宽的黝黑通道。

  “啧啧啧!大人,这是谁想出来的点子,竟然把密道设在了此处!此人当真是天才!”杨五打量着黝黑的通道,啧啧说道。

  梁昊横了他一眼,道:“你说是谁?”

  额!

  杨五被说的一楞,忽的脑中闪过一个人影,随即便自嘲似的笑道:“我怎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梁昊忽然说道:“你还不算太蠢!”

  杨五嘿嘿笑着问道:“镇抚大人,咱们这是去哪儿?”

  这也是身后一众锦衣卫的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梁昊说道:“自然是去和指挥使会合!”

  “什么?”杨五惊呼,随即眼睛一转,问道:“难不成指挥使大人早就料到了会有今日之变?”

  梁昊摇摇头:“不知道!”

  大理寺衙门之外,亦有一队甲士将大理寺团团围住。

  卫允脱下了外面穿着的绯红官服,在白杨的伺候下,换上了黑色的飞鱼服,将白杨递过来的佩刀悬在腰间,问道:“事情进行的如何了?”

  白杨道:“都已探查清楚了,军士只是守住了各门,东南方向的高墙外便是大街,只有两队十人的士卒在那儿巡逻,亲卫刚才发来信号,他们已经就位!”

  “好!咱们走!”

  ···········

  半刻钟后,大理寺东南方向高墙之外巡逻的那两对士卒直接被放倒,杜远带着二十四个亲卫,迅速将卫允和白杨接了出去。

  半柱香之后,兖王府之外,一墙之隔的宅子里头,卫允带着白杨和亲卫走了进来。

  早已等候在此的梁昊当即过来见礼:“卑职见过指使!”

  卫允道:“情况探查的如何了?”

  “回指使!”梁昊道:“已经查清楚了,如今兖王府中,除了兖王父子之外,其余人都在!”

  卫允道:“府中的防卫力量呢?”

  梁昊道:“除了王府原本的户外之外,再无其他!”

  卫允点了点头:“很好!”

  随即便露出个诡异的笑容:“兖王啊兖王,也不知我送你的这个大理你会不会喜欢!”随即大手一挥,厉声道:“杀!除了兖王的家眷之外,鸡犬不留!”

  “是!”

  当即,卫允便抽刀出鞘,冲在最前头。

  如今尚在皇宫之中苦战的兖王,只怕做梦也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这么大胆,在如此局面之下,还敢对他的家眷出手!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家丁率先发现了卫允等人的踪迹,可回答他的,确实一道宛若新月的刀光。

  一刀划过,血如泉涌。

  四百多名锦衣卫,在卫允的带领下,直接化身猛虎。

  刹那间,原本安静祥和的兖王府,化作一片修罗炼狱。

  卫允亲口说了,除了兖王的家眷之外,鸡犬不留。

  梁昊素来都是个严谨的人,对于卫允的命令执行的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卫允已经说了鸡犬不留,那就必须得鸡犬不留。

  半柱香之后,兖王府后宅,正房之中,浑身浴血的卫允笑着走了进去,看着惊慌失措的宛若小鹿一样的兖王妃,微笑着拱手躬身,温柔的说道:“锦衣卫指挥使卫允,参见兖王妃!”

  “卫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可是兖王妃!”兖王妃扶着扶手,面色苍白,强撑着故作镇定道。

  卫允笑着道:“我不想做什么,只要王妃乖乖配合,我可以指天发誓,我卫允绝不会伤害王妃半根汗毛!”

  看着浑身浴血的卫允,兖王妃吸了口气,说道:“说吧,你想要我配合你什么?”

  卫允说道:“其实很简单,如今城中皆是兖王的兵马,我这区区五百多人,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只是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避避风头,顺便再借贵府的几位公子一用!”

  兖王妃忽然脸色骤变:“你到底想干什么?”

  卫允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看着兖王妃:“看来王妃还没有意识到如今您的处境呀!”

  随即卫允便命人将兖王妃还有兖王的几个女儿捆了起来,额,为了防止她们自缢,卫允让人把她们捆成了一个个大粽子,塞住了嘴,丢在了主屋。

  紧接着便又让众人换上王府护卫还有家丁小厮的衣服,架着马车,自己带着亲卫和一百人马,亲自压着兖王的二子,带着无数的酒肉往城西而去。

  而梁昊则领着另外的两百人,扮作护卫小厮,压着兖王的三子,带着酒肉往南城而去。

  酉时三刻,袁文绍领着黑甲军出现在城门之外。

  “来将何人?”城楼之上,守门将领高声问道。

  “吾乃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袁文绍,受兖王之命,入城相助!”

  城楼之上,那将领却微微皱眉,问道:“可有凭信?”

  袁文绍自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高举着道:“有王爷的书信为证!”

  守门将领吩咐士卒放下吊篮,对着袁文绍道:“袁将军见谅,为谨慎起见,还请将军把书信放入篮中,待卑职查阅无误之后,再行开门!”

  袁文绍笑着拱手道:“将军谨慎,文绍佩服!”

  却在此时,副将忽然走了过来:“将军,二公子带着酒肉过来了,说是奉王爷之命,前来犒赏我等!”

  “二公子?”将领虽然疑惑为何此事犒赏,可对方是兖王次子,日后便是王爷,身份尊贵。忽然又想起了袁文绍手中的书信,忙道:“快去将二公子请上来,让他帮忙鉴别一下王爷书信的真伪!”

  守门将领虽然见过兖王的亲笔书信,也见过兖王的印信,可终究不如二公子这位兖王亲子来得熟悉。

  片刻之后,一身护卫打扮的杜远被副将带上了城楼。

  “这位杜大人跟在王爷身边十余年,如今被王爷安排到了二公子身边,对王爷的笔迹和印信皆十分熟悉,一眼便能分辨出真伪!”副将冲着主将介绍到。

  主将忙拱手道:“原来是杜大人!”

  杜远微微一笑,瞬间拔刀出鞘,刀光划过长空,直接一刀划过了守城主将的脖子,而刀势不绝,顺势落在了副将的脖子上,直接将还没回过身来的,一刀枭首!

  周遭的士卒还没反应过来,杜远直接一步上前,砍下了主将的人头,高声喝到:“无奈锦衣卫杜远,叛贼将领已死,尔等若是弃械投降,便既往不咎,否则,便视为叛逆大罪,当诛九族!”

  城楼之上的士卒们还晕晕乎乎的没有回过神来,城下,卫允直接当先,领着二十四名亲卫直接提到杀至城门口,连着砍翻三人,打开了城门。

  城外的袁文绍当即便直接驱马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