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60章 作乱谋反(上)

  汴京!

  四月十五那日的早朝之上,元祐帝下令让翰林院整理书库,对那些老旧的古籍进行一次全面的誊抄,归类,入档。

  翰林院的人手不够,便只能向各部借调。

  如今在工部任职的盛紘除了为人圆滑之外,还有一个比较突出的优点,那就是字写的特别好,好到什么程度呢?

  想他盛紘区区一个刚入京的五品小官,已经为官十余载,距离他那届殿试已经过去如此之久,可元祐帝却仍然对他的一手好字印象深刻。

  不说别的,这次各部借调给翰林院的人员当中,元祐帝金口玉言,直接在早朝之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直接点了盛紘的名字,让他去帮忙誊抄古籍。

  四月十六日晨,盛紘便和如今在翰林院当值的盛长柏一道出了门,去了翰林院。

  要将所有的古籍誊抄,归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差事儿,如今只是初夏,天气已然开始转暖,但汴京的雨水却不如盛夏的时候多,太阳的温度也刚刚好,不会太过炙热,正是晾晒书本,防止潮湿虫蛀,整理书库的好时节!

  另一边,自那日带着亲卫去了京郊锦衣卫大营之后,卫允便直接住在了大营里头,每日除了去大理寺上衙和五日一次的早朝之外,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呆在锦衣卫大营里头。

  卫允的发小柳存早在年初的时候,就被他的族叔安排了外放,如今正在外地做父母官呢!

  四月十八,这个注定被载入史册的日子。

  这一日,天朗气清,旭日和风,天空一片碧蓝,万里无云。

  这样的天色,原本该是个好日子,骑马,射箭,游玩,踏青,打猎,下地,这些都适宜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里头进行。

  原本应该被欢声笑语环绕的汴京城,却笼罩上了一层阴云。

  巳时初刻,宫里派出内侍往各家传旨,说是奉了皇后的旨意,宣京中三品以上文武官员家的命妇即刻入宫相见。

  来人是宫中内侍,手里头又拿着皇后的懿旨,自然无人怀疑,纷纷随着前来宣旨的内侍一同入了宫。

  一同被宣召入宫的,还有邕王那一大家子!

  午时刚到,数十名汴京城中有头有脸的命妇官眷悉数汇聚在荣妃的昭华宫中!

  然则,迎接他们的不是什么美酒佳肴,珍馐美味,各式精致的点心,而是软禁,明甲钢刀守在门口,禁止出入的禁卫军,迟迟未层现身的皇后和荣妃。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寻常。

  申时初刻,城中忽然响起了暮鼓,汴京四面八方,各门同时紧闭,禁止出入,军士上街驱散新人商贩,各自归家,不得随意在街上逗留,若有违者,是为贼寇,立杀无赦。

  惨叫声彻响在汴京城上空,恐慌的情绪迅速在人群之中蔓延,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原本纷繁热闹,人流汹涌的汴京界面,顿时便被肃空。

  而皇城里头,宫门早在午时三刻之际,便已然关闭,宫墙之上,刀枪林立,禁军将士们森然而立,面色冷峻。

  宫墙之外,一片寂静,宽阔的大道之上,闹市之中,空无一人,只偶尔有一队队披甲带刀,提枪执矛的军士整齐走过,那森然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宫墙之内,却早已被血腥与杀戮占据,猩红的献血染红了玉阶,有军士狰狞的恶笑着,将姿色不错的宫女们拖到廊下,就这么光天化日,当着众人的面强行玷污。

  有放声大笑的军士拔出长刀,面色狰狞的抽出腰间长刀,砍下内侍护卫们的首级,猩红的献血飞溅,染红了军士们的衣甲,锋利的长刀还在往下低着献血,一个个军士好似是从十八重地狱之中走出的修罗恶鬼,只为杀戮索命而来!

  慌不择路的内侍宫人,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们,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她们只能逃,慌不择路,惊慌失措,面色惊恐至极。

  可杀戮依旧在继续。

  原本庄严肃穆,让人敬畏的皇宫,在这一刻,竟成了世上最肮脏和龌龊的所在,滔天的恶行,在不断地上演。

  养心殿,一千多名禁军将团团围在四周,可却诡异的并未往里进攻,而且足足距离养心殿有五十余步左右的距离。

  因为养心殿前的玉阶之上,同样横着一队甲士,一队衣甲皆黑,队列整齐如一的甲士。

  黑甲黑盾,黑衣黑弩。一面面足有成人般高低的大盾拦在最前,其后是一个个身高力壮的黑甲军士,便是数人同冲,亦不能破其阵型。

  最关键是其后还有一群手持弓弩的军士,只要稍一靠近,便是铺天盖地,络绎不绝的箭雨覆盖,躲都躲不及。

  原本将近一千五百多的禁军,已经连续冲击了三次,可却只丢下了数百具尸体,没有半点进展。

  一身蟒袍,腰佩宝剑的兖王,在一众禁军的拥护下,出现在养心殿前面!

  “怎么回事?”兖王厉声问道。

  禁军副统领石进无奈的道:“回王爷,挡在前边的是锦衣卫黑甲军!末将已经下令攻了三次,损失了数百儿郎,仍未有半点进展!末将无能,请王爷治罪!”

  “锦衣卫?黑甲军?”兖王面色阴沉:“黑甲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一直驻扎在城外的锦衣卫大营的吗?”

  石进道:“王爷,这里只是小部分的黑甲军,不到千人!”

  “不到千人,不到千人就把你们拦在了外面,攻了这么久都没攻进去,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禁军精锐?”兖王的眼中已然升起了火焰。

  一旁的荣喜忙道:“王爷,禁军虽然有近万之众,可还要分出大半守住宫门,把守宫中各处,石副统领的一千余人再加上末将带来的两千人,合计有三千人!”

  兖王眯着眼睛,:“三千人对数百人,我就不信了,一个刚刚组建六七年的锦衣卫,能够训练出多精锐的士兵,传我命令三千人全部压上,率先攻入养心殿者,赏万金!”

  石进顿时眼睛一亮,高声道:“兖王有令,率先攻入养心殿者,赏万金!盾甲在前,给我杀!”

  石进长剑一挥,高声大吼,身后的三千禁军将士顿时便化作一道钢铁洪流,朝着养心殿前的八百黑甲军冲杀而去。

  “呜呜呜!”

  “杀!”

  ············

  万金是多少,三千禁军,眼中悉数升起一股叫做贪婪的目光,人心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当利益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甚至可以抛却一切,舍生忘死,奋不顾身。

  “准备,御!”黑甲军统领虽然目光凝重,但却依旧沉着的发号施令。

  “火字营,三段抛射准备!”

  “射!”

  火字营的三百人分做三队,交替而站,弓弩齐发!

  霎时间,箭如雨下,避开了最前面的盾兵,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入禁军的队伍之中。

  刹那之间,便如同割麦子一样,禁军们一片片的倒下。

  可禁军足有三余千人,两军相距五十步,冲锋也不过是十息不到的功夫,而且距离一近,抛射便不管用了,只能平射,前有盾甲兵挡着,火字营所能造成的伤害顿时锐减。

  随着一声声指令下达,黑甲军顿时便如同一个钢铁机器一般运转起来。

  “重枪营准备!”

  三百重枪营军士,与重盾营的军士交错而立,手中将近九尺长的长枪枪尾杵地,满色凝重的注视着前方,身形已然微躬,双脚一前一后成弓步站开,只等一声令下!

  养心殿内,店外的冲杀声,惨叫声,金铁交织之声络绎不绝。

  元祐帝坐在案前,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沉得几乎都快能滴出水来,周遭站着的内侍宫女们也纷纷面露惊魂未定之色,有些胆小的,甚至还在不断地颤抖着。

  一身华服的皇后亦有些惊恐地听着店外的厮杀声,眉头皱成了川字,俯身对着元祐帝激动的说道:

  “陛下!禁军有近万之众,黑甲军却只有八百人,敌我的人数相差太过悬殊,纵使黑甲军再精锐,只怕也扛不住叛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呀陛下!”

  元祐帝使了个颜色,目光看向旁边的赵内官。

  赵内官当即会意,站出来道:“陛下放心,您吩咐的事儿老奴都已安排妥当!”

  元祐帝点了点头,看着皇后到:“皇后放心,便是让那孽障攻进来又如何,难不成他还想弑君不成!”

  元祐帝阴沉着脸,感慨道:“朕早已料到这个孽障心有不甘,悄悄在暗中谋划,只是让朕始料未及的是荣家竟然也倒向了那个孽障的那边!”

  忽的元祐帝哎声一叹:“说来都是朕的错,是朕处事不公,在元宵节的那件事情上面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让荣家受了委屈!是朕亲手把荣家推向了那个孽障那边!”

  “陛下!”皇后忙道:“正所谓雷霆雨露,皆为君恩,荣家纵使心有不满,那也不该和那孽障一同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更何况事后陛下不论是对荣妃,还是对荣家,皆多有补偿,三番两头便有赏赐送下,他们却还不知足,不知感怀陛下的恩德!”

  “哎!”元祐帝叹息一声,颇有些自嘲的道:“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何用!”

  皇后也是一声叹息,眼中的担忧却依旧未曾散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