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59章 娴静时光

  热门推荐:

  汴京城外,卫家的温泉庄子里头。

  原本在小湖边的荒地,已然被开发了出来,被清理成了一块大平地,还种上了青草,如今正是绿草油油的季节。

  阳光明媚,绿草如茵,正是游玩踏青的好时节。

  张氏和小卫氏坐在大伞之下,英国公夫人和大卫氏坐在旁边,中间还放着一个小摇床,里头躺着睡着了的栎哥儿。

  温暖的阳光下,青葱的草地上,众人看着在草地上玩捶丸玩的正开心的明兰和淑兰姐妹两,脸上都泛着灿烂的笑容。

  “看着两个孩子,玩的多开心!”英国公夫人感慨道。

  张氏一手捧着小腹,说道:“若不是身子重,我也想去和她们姐妹两一块儿玩儿!”目光之中透着几分遗憾,几分向往,但脸上的笑意却没有退过半分。

  “你呀!如今胎虽然是坐稳了,可还是得小心谨慎,不能有丝毫大意!”英国公夫人当即便横了张氏一眼,语重心长的道。

  张氏赶忙告饶:“母亲!我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

  小卫氏笑着道:“弟妹如今胎位已稳,玩一玩捶丸投壶什么的并无大碍,而且多动一动,还有利于腹中的胎儿成长呢!”

  大卫氏也道:“姐姐说的是,不过亲家母说的也有道理,弟妹如今的胎位虽然稳了,可弟妹这毕竟是头一胎,还是得小心谨慎才是!”

  张氏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两位好姐姐,弟妹知道啦!”语气颇有几分撒娇在里头。

  英国公夫人对着卫氏姐妹道:“看看!看看!这丫头如今是越活越回去了,都怀胎快要做娘的人了,竟还学着人家小女孩儿撒娇卖乖!”

  张氏却侧身挽住自家母亲的手臂,撒娇道:“在母亲跟前,女儿永远都是那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儿!”

  卫氏姐妹看的抿嘴直笑。

  英国公夫人却叹了口气,横了张世一眼,道:“也亏得她是嫁到了你们卫家,女婿和你们两个大姑子都宠着她,若是嫁到别的人家,就她这性子,可不得愁死我!”

  “哎呀母亲!您说什么呢!”张氏有些急了。

  国公夫人却看着她,一脸正色道:“我说什么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卫氏笑着道:“咱们三郎能够娶到弟妹这样的大娘子才是福气呢,把家里头里里外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如今更是怀了子嗣,是咱们家的大功臣呢!”

  大卫氏也道:“弟妹才貌双全,又持家有道,能够有弟妹这样的当家大娘子,也不知三郎花了几世才修来这样的福气!”

  “哎呀!”张氏直接把脸埋进了自家母亲的臂弯,害羞的道:“大姐姐、二姐姐,妾身哪有你们说的那般好!”

  这时,明兰和淑兰也手挽着手,笑着走了回来,两姐妹的额头之上,都已经见了细汗。

  “咦,舅母这是怎么了?”和众女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察觉到了张氏的异样,明兰不禁好奇的问。

  张氏显然不想在明兰和淑兰这两个‘晚辈’的面前‘出糗’,当即便否认道:“没什么,常听夫君说明儿得了他的真传,习了一身的好武艺不说,便是在读书上也有极高的天资,若是男儿,将来定能出将入相!”

  张氏直接扯开话题,夸起了明兰,旁边的国公夫人,大卫氏和小卫氏虽笑的开心,却也没有揭破。

  明兰眼睛闪了闪,狡黠一笑,说道:“我也常听舅舅说,舅母文武双全,不仅仅能够吟诗作赋,更是自小习练武艺,尤其是一手箭术甚是厉害,可惜现在舅母身子重,否则的话,咱们便能见到咱们家女英雄的飒爽英姿了呢!”

  张氏谦虚的道:“都是你舅舅的自夸之言,我不过是跟着父亲哥哥学了点皮毛罢了!”

  明兰却道:“舅舅亦是文武双全,只是不知舅母和舅舅那一个更厉害一点!”

  “自然是夫君更厉害一些,我如何能与夫君相比!”张氏含笑道。

  明兰笑着道:“我这舅舅还真是个妙人,这世上别的男子,都希望自家的妻子女儿温柔娴静,就他是个例外。”

  “哦?”明兰旁边的淑兰有些诧异,有些好奇。

  明兰挽着淑兰的手,脸上露出回忆的神采,缓缓说道:“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第一次到舅舅家,原本以为舅舅一个读书人,会带着我读书写字的,没成想当天舅舅就带着我和小桃去地里挖一下午的泥鳅!”

  “挖泥鳅?”淑兰有些不敢相信,明兰一个官家小姐,竟然也会做这种事情!

  一旁的小卫氏也出声说道:“说起这事儿,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那时明儿才六岁,长得瘦瘦小小的,就这么高点!

  三郎见明儿长得瘦弱,说这是娇养的太过了,动的太少了,对身体不好,就变着法儿的带着明儿四处跑,一忽儿去了田里捉泥鳅,一忽儿又跑到树上掏鸟蛋。

  后边说什么泅水有助于拔高筋骨,明丫头那时才六岁呀,豆丁儿大一点,便被他带去河里,又哄又骗的硬是被他给教会了!”

  大卫氏也点了点头说道:“明兰小时候跟着我吃了不少苦,长得确实有些瘦弱,可那次在老宅呆了一个多月,回来之后竟然长高了不少,身子也鼓了起来,气色也好了许多!”

  说着说着,大卫氏的脸上便洋溢着幸福的灿烂笑容。

  明兰又道:“对了对了,我还记得那会儿舅舅说只要我每天肯跟着他学泅水、习武,他便让姨母给我做好吃的,我那会儿年纪还小,哪里经得住这等诱惑,每日就这么被舅舅忽悠着跟着他习武,学习泅水,四处跑,到处玩!”

  张氏眨了眨眼,好奇的问:“夫君没有教明儿读书吗?”

  明兰摇了摇头:“舅舅说盛家乃是书香门第,父亲和大娘子自会安排我们的学业,不用他操心,他只要把握的身体将养的健健康康的就行!”

  张氏道:“夫君拉着我习武打猎,四处走动的时候,也时常这么对我说!”

  小卫氏透着一丝回忆,叹息一声,说道:“是父亲和母亲的病逝影响了三郎!”

  说到这个,大卫氏也不禁面色一黯。

  众人也纷纷竖起了耳朵,看着小卫氏,皆分外好奇。

  小卫氏幽幽说道:“那个时候,缠绵病榻整整三年的父亲,终于熬不住了,在床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三郎在父亲灵前悲痛交加昏了过去,待醒来之后,便开始每日锻炼。

  初时还只是在村中四处晨跑,后来又在父亲留下的典籍里头寻找强身健体的法子,又不知事跟谁学了点拳脚,便日日练习,从未懈怠。

  开始的时候我和相公还有些担心,可后来眼看着三郎瘦弱的身板一日日的慢慢强壮起来,便也就随他去了!”

  明兰幽幽一叹,说道:“怪不得舅舅自小便让我习练武艺,强身健体!原来还有这样的缘由!”

  大卫氏的神情也有些黯然,眉宇之间,染上了几分悲怆。

  明兰旁边的淑兰听着听着,眼中竟泛起了丝丝的泪花,好在小卫氏没有细说,否则若是让她听到了卫家小时候过得有多艰难,只怕要忍不住落泪了。

  张氏和英国公夫人的脸色也有几分低落。

  见众人的情况都不太对,明兰眼睛一动,赶忙说道:“说起来如今我的身体可好了,这些年来几乎都没怎么生过病,我家里的几个姐姐只要一到换季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受凉,那时看着她们和那些又苦又涩的汤药,我心里不知有多庆幸。”

  说着又对着大卫氏道:“阿娘,日后就让桓哥儿和栎哥儿跟着我这个姐姐习武吧!”

  大卫氏斜了明兰一眼:“净瞎说,你如今已然及笄,也是时候该说亲嫁人了,还怎么教桓哥儿和栎哥儿!让三郎教还差不多!”

  明兰顿时羞红了脸,低着头,拉着大卫氏的手臂轻轻的摇着,撒娇道:“阿娘!”

  英国公夫人也不禁点点头道:“明丫头已经及笄了呀!那是时候该说亲了!”

  张氏也一脸好奇的道:“不知道盛家准备给咱们明丫头相中了那户人家的公子?明丫头,说给舅母听听,舅母好给你掌掌眼呀!”

  明兰扭过身躯,挽住了另一半的盛淑兰,将脑门顶着淑兰的手臂,低着头不肯看人,急道:“哎呀!舅母!”就差跺跺脚了!

  大卫氏见明兰一副羞涩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明丫头自小便养在咱们家老太太跟前,老太太对她也很是疼爱,她的亲事有老太太做主,我这个做娘的也放心!”

  “盛家的老太太?”英国公夫人问道:“可是昔日老勇毅侯的那位独女?”

  明兰抬头看着英国公夫人,好奇的道:“夫人认识我家祖母?”

  英国公夫人笑道:“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听过一些你家老太太的事情,说起你家这位老太太,满汴京的勋贵世家里头,怕是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只是这些年也不见她出来走动,不知她如今怎么样了!”

  明兰道:“祖母过得很好,身子骨也很硬朗,只是性子喜静,不爱热闹!不喜四处走动!”

  ·········

  众人在草地上坐着闲聊了许久,唯有盛淑兰有些寡言少语,大多数时候都只静静的听着众人说话,偶尔才冒出一两句,还异常简短,不过虽只是听众人说,却也被欢乐的氛围影响着,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显然心情不错!

  后来,一直睡着的栎哥儿也醒了,一岁多的小栎哥儿虽然还不会说话,走路也有些歪歪扭扭的不稳当,但依然能够咿咿呀呀的四处乱爬了,众人又围在一块儿逗弄栎哥儿,这个抱一抱,那个逗一逗,偌大的草场上空,回荡着众人欢畅的笑声。

  一直到太阳西斜,阳光带上一丝昏黄的时候,众女才依依不舍的往庄子里赶。

  晚上,明兰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大桌的好吃的,众人一块儿坐在屋里,围成一桌,也不讲究那许多的繁文缛节,只一切从简,开开心心的吃了饭。

  除了张氏和小明兰之外,其他几人都不知道庄子的周围,已然驻扎了整整两千的精兵,负责保护她们的安危。

  和安逸平静的温泉庄子相比,此刻的汴京城,完全是另外一幅场景。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