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54章 冠冕堂皇

  “哈哈哈哈!”

  卫允大笑着拱手道:“多谢盛兄体谅!”

  盛紘也笑道:“三郎客气了,以你我的交情,这些不过是应尽之义!”

  卫允竖着大拇指道:“盛兄果然够意思,既如此,那卫某也不能不表示表示!”

  “哎!”盛紘却推诿着道:“三郎何须如此客套,岂非太过见外了些!”

  卫允却笑得,笑得神秘而诡异:“盛兄不妨听过之后,再下定论!”

  “额!”盛紘被卫允看的心里一突,眨了眨眼,表情僵了下,讪讪的抬手道:“三郎请讲!”

  卫允却将朝着四周伺候着的侍女仆役们看了看,又煞有介事的看着盛紘,个中意思已然不言而喻。

  盛紘脸色变得有些严肃,沉声说道:“你们都退下,退到院外,冬荣,你亲自守住院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异常严肃认真,为官十余载,当家做主十余年所积累下来的浓浓威严,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众侍女仆役皆低着头悄然快步退了出去,而那个被点名的冬荣就是盛紘的贴身小厮,跟在盛紘身边也快有十年了!

  叫做冬荣的小厮临转身之前,还抬眼瞥了一眼卫允,正好迎面撞上了卫允带着丝丝调笑的目光,随即面色一变,匆匆退了出去。

  “你也出去守着!”卫允对着身侧的白杨说道!

  偌大的外书房顿时一空,只剩下卫允和盛紘两人。

  “现在三郎可以说了吧!”盛紘看着卫允,沉声说道。。

  卫允脸上的笑容消失,严肃认真的说道:“盛兄须得先答应我,此言出得我口,入得盛兄之耳,但绝不能在说与其余任何人知,盛兄,是任何人!”

  盛紘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看着卫允的眼睛,说道:“三郎放心,盛某知道轻重!此言出得你口,入得我耳,便烂在我心里,绝不会再有第三人知晓!”

  卫允看着盛紘的眼睛,压低了声音说道:“近日汴京或有巨变,盛兄还需早做准备,约束家人,若非必要,最好莫要出府!免得途胜变故!”

  盛紘顿时脸色骤变,目光惊骇的看向卫允,忽然想到了近期卫允突然的动作,将妻子、姐姐送至城外的庄子,对外说是庄子安静,有助于养胎,怕只是托词吧。

  盛紘的喉结上下一阵耸动,连续吞咽了好几次口水,有些颤颤巍巍的小声问道:“三郎可是收到了什么消息?”

  卫允却忽然展颜轻笑:“盛兄,过犹不及呀!”目光幽幽,好似能够看穿人心一般!

  盛紘赶忙抬手捂住嘴,目光闪烁着,脸色骤变。

  “好啦,卫某言尽于此,个中厉害,盛兄自己掂量!”

  卫允看着盛紘的眼睛,说的虽然风轻云淡,可每一句话,却都好似有千斤之重,沉沉的压在盛紘的心头。

  盛紘的喉咙使劲滚动了一下,冲着卫允拱手说道:“盛某明白,多谢三郎提醒!”

  看着盛紘一副惊魂未定的震惊模样,卫允说道:“大姐姐和明兰,还有栎哥儿今日我便要接回去,送去城外和贱内会合。

  至于桓哥儿吗!他还要进学,若是跟着去的话他们未免路途太远,多有不便,就暂时留在盛家好了!左右你我两家离得近,若有什么事情也能关照的到!”

  盛紘忽然想到卫允可是锦衣卫指挥使,如今连黑甲军也调至汴京,似乎看见了曙光,眼睛一亮,冲着卫允微微躬身拱手道:“那就劳烦多多关照盛家了!”

  看着盛紘额头涌出的冷汗,卫允笑着打趣道:“好了,盛兄莫要担心,这些不过是卫某的推测而已,况且再说了,纵使是天塌下来了,还有个子高的在前边顶着,盛兄如今不过区区一个五品官,怎么轮也轮不到的!

  我之所以和盛兄说这话,只是想盛兄心里有个准备,莫要待事到临头之际,再惊慌失措,惶惶不可终日!”

  闻言,盛紘面色终是缓了几分,深吸了几口气,暂时平复下波澜壮阔的内心,说道:“三郎好意,那我就愧领了!”称呼也从盛某变成了我!

  卫允笑着上前拍了拍盛紘的肩膀,说道:“这才对嘛!”

  盛紘回以一个颇为勉强的微笑,说道:“还请卫兄移步花厅稍候偏口,我这便命人去将通知舒儿母子还有明兰,让她们简单收拾一下,再命下人准备车马,随卫兄一道回出城而去!”

  卫允却道:“盛兄,不用如此麻烦,我早已命人套好了马车,就侯在贵府后院角门之外,盛兄直接让人先将明丫头他们的行装物品搬过去吧!”

  盛紘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原来三郎早已准备妥当,那便更好了!我这便命人去通知明丫头和舒儿!”

  盛紘向外高呼一声,将冬荣唤了进来,让他亲自去通知明兰和大卫氏,简单的收拾行装和随身的东西,让她们母女三人跟着卫允去卫家小住一段时间。

  半炷香之后,大卫氏母女三人出现在卫允面前。

  “三郎!”大卫氏一见到卫允,明显十分开心。

  “大姐姐!”卫允也笑着走了过去。

  明兰冲着卫允福身一礼:“明兰见过卫叔父!”

  卫允愣了一下,随即便看着明兰,说道:“日后莫要再叫叔父了,还是叫舅舅吧!”

  明兰看向盛紘,却见盛紘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是该叫一声舅舅,今日方才得知,原来卫家竟然和咱们盛家大房有亲,按辈分算,明丫头是该随着大房的几个孩子唤三郎一声舅舅!”

  三双眼睛同时齐刷刷的落在盛紘的身上!随即卫允便道:“盛兄说的不错,方才和盛兄聊着聊着才发现咱们之间竟然有亲,累的明丫头唤了我这么些年的叔父,当真是不该!”

  看着一脸懊恼自责的卫允,一旁笑的如沐春风一般的盛紘,大卫氏和明兰对视一眼,大卫氏的眼底是些许的震惊和不解。

  而明兰的眼里,却满是笑意。

  “明兰见过舅舅!”冲着卫允又是福身一礼。

  “好!好!好!”卫允顿时高兴地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这么些年了,完全先入为主,灯下黑的卫允竟然连最最简单的攀亲都给忘了,平白让明兰这丫头在外人面前叫了他叔父这么多年,还有桓哥儿。

  今日若非盛紘的话,也不知还要这样继续多久下去。

  回头看了看盛紘,卫允的眼底满是满意,看来今日这番交易不仅赚了,而且是大赚特赚!

  “盛兄,时间也不早了,若是再耽搁一会儿,只怕是天黑了我们也赶不到庄子上!”卫允对着盛紘很客气的说道。

  盛紘忙道:“是我疏忽了,你们快些赶路吧,免得耽搁了时辰!”

  “等等!”明兰却忽然出声打断了两人的说话。

  卫允问道:“怎么了?是忘了什么东西?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舅舅,咱们这是要去哪个庄子?您也去吗?”明兰问道。

  卫允道:“就去城外的温泉庄子,我这段时间都要忙着处理公务,没有时间照顾你舅母和姨母,这才想着将大姐姐带去照看一下她们,待将你们送到温泉庄子之后,我便要连夜赶回城里!”

  卫家的温泉庄子在汴京城外四十多里的地方,相去甚远,便是快马加鞭,也要一个多时辰,如今大卫氏还带着只有一岁多的栎哥儿,少说也得半日的功夫才能赶到。

  如今是申时二刻左右,等卫允把明兰和大卫氏送到温泉庄子,怎么也得是戌时了,如今虽然天黑的比较晚,但戌时左右,怎么也差不多全黑了。

  明兰点了点头,看向盛紘,福身一礼,说道:“父亲,既然舅舅不在庄子上逗留,庄子里头除了舅母,姨母还有舅舅的岳母英国公夫人之外,也没有其余外男在,不知女儿是否能够把淑兰姐姐也带过去!”

  盛紘微微蹙眉:“你要带淑兰去?”

  明兰姐姐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虽然淑兰姐姐的心情好了许多,可眉宇之间,还是有些许郁结,上次便是女儿和五姐姐带着淑兰姐姐去了一趟城外的温泉庄子,又在汴京四下逛了逛,淑兰姐姐的心情这才好了许多。

  女儿想着,若是这次能把淑兰姐姐也带过去,泡泡温泉,散散心,闲时还能和舅母姨母说话聊天,同女儿一块儿照顾栎哥儿,不似在家中这般拘束,说不定对淑兰姐姐的恢复有帮助呢!

  父亲,若真能如此的话,那到时咱们对宥阳的大伯伯和大伯母也算是有个交代!”

  盛紘听着不禁连连点头,盛淑兰来到汴京也有数月了,虽然比刚来的时候情况好了许多,可眉宇之间的却总挂着几分悲意。

  盛紘对此还颇为头疼,毕竟盛淑兰是堂兄盛维的嫡长女,是盛紘的嫡亲侄女,血脉相连,盛紘自然希望她能好起来。

  便点了点头道:“此事为父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那是你卫家舅舅的庄子,你还得问过他的意见才是!”

  明兰又是福身一礼,恭敬的道:“多谢父亲!”随即侧身看向卫允,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娇声道:“舅舅!”声音拖得老长。

  一旁的盛紘看的心里酸酸的,自家的亲身女儿,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对着别人撒娇,虽然那是她血脉上的舅舅,可莫名的,盛紘还是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卫允顿时哭笑不得,说道:“好好好,都依你,都依你行了吧,你若是还想带上谁一起去,就一块儿叫上吧!”

  明兰顿时笑的变成了一朵小太阳花,开心的道:“没有了,能够把淑兰姐姐带过去便足够了!从宥阳回来的时候,我可是特意答应了品兰,一定替她要好好照顾淑兰姐姐的,明兰虽是女儿家,却也知道一诺千金的道理!

  更何况,淑兰姐姐也是明兰的姐姐,若是此次真能够帮淑兰姐姐解开心结,回头明兰一定好好的答谢舅舅!”

  “行行行,都随你,如今时辰也不早了,你还不赶紧去叫你淑兰姐姐,若是再拖一会儿,今夜舅舅怕是赶不回来了!”卫允笑着说道。

  明兰吐了吐舌头,忙道:“我这就去,舅舅稍候片刻!”

  说罢,便直接带着小桃和丹橘,迈着小碎步,快步朝着后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