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53章 提前准备

  一本《孟子》三万五千余言,分为七篇,卫允只读了头先的四篇,便被元祐帝打断了。

  “卫卿认为,为君者当何如?”

  卫允捧书的动作僵了一下,随即低头想了想,说道:“勤政、爱民、纳谏、善用!”

  元祐帝问:“善用?”

  卫允道:“既知人善任尔!”

  元祐帝沉默了片刻,又问:“卫卿觉得,对待他国,当以王道还是霸道?”

  卫允道:“以霸道却之,并之,再以王道教化,双管齐下才是正道!”

  元祐帝点了点头,说道,“朕乏了,今日便到这里吧!”

  卫允当即起身,躬身拱手,“微臣告退!”

  元祐帝挥挥手,卫允施然退了出去!

  可离开御书房之后的卫允,心里却奇怪今日的元祐帝为何看起来这般别扭,神态,语气、说话,都异于往常。

  尤其是最后问卫允的那几个问题,更让卫允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可卫允脑海里头出现的不是惊叹号和句号,而是问号!

  随即便卫允摇了摇头,清空脑中纷乱的思绪,不管元祐帝现在到底在想什么,想要干什么,卫允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持身以正,让人挑不出毛病就行了!

  积英巷,卫家。

  张氏的小腹已然初显端倪,如今虽然胎位已稳,但为了保险起见,除了每日必要的走动之外,张氏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软塌上的。

  见卫允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较之往常多了一份严肃,张氏便开口问道:“夫君这是怎么了?可是遇上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卫允抬眼看着张氏,握住张氏的手,微笑着道:“为夫是在想再过些时日,便到五月了,天气定然也愈发的炎热。

  到时娘子的身子越来越重,不若娘子和二姐还有岳母一起道城外的温泉庄子里头暂住一段时间,那边靠着山林,便是到了六月七月也比在城里凉快。

  而且庄子上也清静,为夫在请个大夫去庄子上日日替娘子和二姐诊脉调养,若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应对!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张氏看着卫允的眼睛,展颜灿烂一笑,道:“好呀!妾身这几日正愁有些烦闷,预备出去走走散散心呢!夫君思虑的这般周到,妾身倒是轻省了呢!”

  眼睛眨了眨,长而疏的睫毛轻轻一颤,那澄澈的目光,似乎透过卫允的眼睛,直接落入他的心底,看穿了他的打算。

  看着张氏那通透的眼神,卫允起身坐到张氏身侧,将其揽入怀中,柔声道:“娘子聪慧,倒是为夫多虑了!”

  张氏斜身将脑袋靠在卫允的肩头上,说道:“夫君乃是一家之主,自然有自己的考量,如今妾身的身子重,精神也有些不大爽利,虽帮不到夫君,却也不想成为夫君的拖累!”

  卫允道:“娘子怎会是拖累!娘子可是咱们卫家的大功臣,为夫心里感谢娘子都来不及呢!”

  夫妻二人都没有深究卫允忽然让张氏带着小卫氏还有岳母英国公夫人去城外庄子的原因,如今小夫妻俩已然颇具默契,许多事情不需要说的那么直接。

  如今卫允身居高位,又深受元祐帝的宠信,肯定知道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既然是别人不知道的,那自然是机密。

  张氏自小便被英国公夫人教养的极好,知道事情的轻重,因此也就没有过问。

  而卫允也有卫允自己的考量,如今先暂时让张氏去城外的庄子,相当于给她打了打预防针,而且这事儿现在还只是卫允根据自己知道的剧情加以猜测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若是贸然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张氏,那该怎么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呢?某些东西,卫允对任何人说,也不想对张氏撒谎。

  卫允说道:“许是为夫太过敏感了些,但小心无大错,娘子和二姐还有岳母先去庄子上待着,为夫将二十亲卫留在娘子身边,再从黑甲军之中抽调两千人马供娘子驱策,让娘子也体验翻领兵的滋味!”

  张氏顿时笑颜如花,开心的说道:“妾身多谢夫君!”随即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腹,有些遗憾的道:“可惜如今妾身是双身子,不能亲自披甲上阵!”

  “哈哈哈哈哈!”

  卫允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无妨,待日后娘子腹中的孩子生下来之后,还有的是机会领军驰骋!”

  张氏抬头看着卫允,眼角带笑的道:“夫君说话可算数?”

  卫允道:“为夫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张氏又将脑袋靠了上去:“夫君素来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妾身自然是相信夫君的!”

  卫允道:“那此事就劳烦娘子和二姐还有岳母说清楚了!”

  张氏道:“夫君放心,此事包在妾身身上!只是不知夫君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们去城外庄子?”

  “嗯!”卫允沉吟片刻,说道:“此事宜早不宜迟,越快越好,最好是明后两日便动身!”

  张氏思索片刻,说道:“那妾身这就去和母亲还有二姐说,然后让下人们收拾行装,咱们明日便动身!”

  卫允道:“就依娘子所言,明日动身,为夫这就去京郊大营调拨人马,以练兵的名义先行调去城外的庄子附近候着!”

  说做就做,夫妻两当即便雷厉风行的兵分两路,各自开始动起来。

  张氏在府里安排,卫允则直接驱马出城,入了京郊的锦衣卫大营。

  陌刀队五百人卫允并不打算动用,这是杀手锏,关键时刻有大用,卫允索性从林字营和风字营的各自抽出了一个千户所,免得把编制打的太乱,而后让白杨领着两千人马星夜赶往温泉庄子,与庄子周围扎营,风字营的轻骑负责巡逻警戒。

  次日一早,让小白杨去大理寺告了假,卫允亲自将三个女眷送至温泉庄子,陪着家人们呆了一整天,住了一晚,第二日天刚亮,卫允便匆匆爬了起来,快马加鞭赶回汴京。

  四月十二,锦衣卫禹州卫所传来消息,禹州团练使赵宗全遭遇刺杀,幸而被下属及时赶到将其救下,刺杀未果。

  当天,元祐帝的密旨送至卫允的手上,让锦衣卫和罗网合力,秘密调遣八百黑甲军入宫,护卫天子!

  卫允当即便从山字营之中抽调了两百重盾兵,三百重枪兵,还有三百火字营的弓弩手,在罗网的安排之下,通过内官们出入皇城的秘密通道,陆续的送入皇宫之中,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

  卫允不由得佩服起宫里的这群太监,那可是整整八百个活生生的人,又不是什么东西,竟然也能被无声无息的送入宫中,还得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包括负责守卫皇城安危的禁军!

  当天下衙之后,卫允便去了盛家。

  盛紘很是热情的接待了卫允。

  而卫允和盛紘寒暄客套了几句之后,便直接说明了来意。

  “盛兄,实不相瞒,卫某此番登门,乃是有事想要请盛兄帮忙!”卫允话说的很客套。

  盛紘笑脸盈盈的道:“三郎的事便是盛某的事,只是不知究竟是何事?以三郎如今的品阶权势,竟然还要盛某这个区区的五品小官帮忙?”

  “哈哈哈哈!”卫允笑道:“盛兄误会了,卫某说的并非公事,而是家事!”

  “家事?”盛紘眉梢轻佻,心中已然有了猜测,说道:“愿闻其详!”

  卫允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盛兄也知道,如今吾妻与二姐皆身怀六甲,身子多有不便,偏生我卫家人丁单薄,没有长辈在旁叮嘱照料,是以我便想着能够暂时把大姐姐接回去一段时日,大姐姐是生了三个孩子的妇人,经验丰富,有大姐姐在身边照顾贱内和二姐姐,我也能够放心一些!”

  盛紘问道:“不是听说三郎已经将英国公夫人接至贵府了吗?怎么······”

  卫允脸不红气不喘的道:“盛兄也知道,我那岳母的年纪大了,身子骨哪里能和咱们相比,光是照顾贱内便已经累的够呛了,更何况还有一个身子比贱内更重的二姐姐!”

  “哎!”说着忽然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这也是没了办法,这才冒昧过来麻烦盛兄,我也知道大姐姐的身份多有不便,只是我家的情况盛兄也是清楚地!若非如此,我又岂敢登门麻烦盛兄!”

  盛紘却面露迟疑之色,说道:“此事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如今栎哥儿才一岁多点,离不开舒儿这个生母,可若是将栎哥儿也接过去的话,舒儿又要照顾栎哥儿,又要照顾卫氏,只怕会分身乏力,力有不逮呀!”

  卫允却笑了,说道:“此事倒是好办!”

  盛紘心里一突,这才意识到,卫允这是有备而来呀!可还是只能冲着卫允拱拱手,问道:“不知卫兄有何良策!”

  卫允道:“庄老先生已经离开了数年,左右明兰那丫头如今在府里也无事可做,不妨让明丫头跟着大姐姐还有栎哥儿一道去,明丫头还能帮着照顾栎哥儿!不知盛兄意下如何?”

  盛紘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既然能够帮到三郎,那盛某自然乐意之至!”心里却早已了然,卫允这是吃定了自己,那些个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的好听,可实际上,不过是借口罢了,其真正的目的,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