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52章 调动扩张

  数月前的元宵灯会事件,荣家吃了一个哑巴亏,索性荣飞燕最后幸运的躲过了一劫,没有出事儿。

  事后,不论是对荣妃,还是对荣家,元祐帝都是多次赏赐,以求安抚荣家所受之委屈。

  因为不论是锦衣卫那边送过来的死士供词,亦或者是罗网这边调查出来的重重蛛丝马迹,都将这件事情推向元祐帝最不想看到的地方。

  这也是为何元祐帝明明已经让邕王去替自己祭祀承天了,可过去了这么久,册封储君的圣旨却依旧没有下来的原因。

  正如卫允当初对元祐帝所说的那样,世事无常,人心难测,并不是每个人的真正性情都如同我们看到的那样,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想让我们看到。

  而他们真正的为人,真正的性情究竟如何,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就好似这次的反贼贼首黄渊黄潜九,谁能想到,一个平日里乐善好施,嫉恶如仇的一县县尉,竟然会是什么大明尊教的尊者,表面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可暗地里却在蛊惑百姓,积蓄力量,训练兵士,图谋造反。

  兖王精明强干,素有贤明,邕王虽然平庸,但却以仁善慈悲出名。

  可实际上呢?兖王且先不说。

  邕王呢?为了自家女儿的幸福,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中,朗朗乾坤之下,汴京天子脚下,扮演贼人当街劫掠世家贵女,其用意只恶毒,其胆量只滔天,骇人听闻。

  若是将这样的人立为储君,将来待元祐帝故去之后,他再做了皇帝的话,到时只怕再也没有人能够令其忌惮,彼时又会是个什么模样。

  元祐帝甚至都不敢想象。

  所以他犹豫了,所以一早就定下的立储诏书一直迟迟未曾加印发出。

  四月初五晚,元祐帝夜宿在荣妃的寝宫之中,当天晚上,一封密诏悄然出了京城,往禹州的方向而去。

  三日之后,元祐帝发密诏至禹州的消息悄然传至了兖王府上。

  禹州团练使赵宗全,乃是太宗一脉的子嗣,而兖王和邕王的父亲,乃是元祐帝的兄长,若论其血脉的亲疏远近,这储位的位置无论如何也落不到赵宗权的头上。

  可让元祐帝失望的是,罗网来报,当天晚上,兖王府麾下的势力便有了异动,一队精锐的杀手,一路追着密旨往禹州方向而去。

  元祐帝刚刚因为荆襄大捷而高兴的心情,瞬间又被罩上了一层阴霾!

  ···········

  另一边的卫允,却又陷入了一番紧张的忙碌之中,没办法呀,看着这次黑甲军展现出来的强大战力,元祐帝又动了心思,让卫允暗地里将黑甲军的规模再次扩张。

  同时,将张千重调回汴京,将张千均调去西北!

  命张千均一边代替张千重镇守庆州西北的同时,负责北镇抚司在西北的一切事宜。

  如今还剩下两万两千多人的黑甲营,也被元祐帝调到了京郊的锦衣卫大营,说什么既然锦衣卫是天子亲卫,那就应该有个天子亲卫的样子,必须得拱卫天子才行。

  卫允倒是无所谓,左右现在三国之间承平已久,边境也没有战事,而且经历了这一次的大战,对于黑甲军而言,是一次难得洗礼,只有在战场之上亲自经历过血腥杀戮,见识过战场残酷的士卒,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士卒。

  这第一批的黑甲军,总算是像了样子,先前在西北虽然有过数年的剿匪经验,陕西路周边,乃至与西夏交界之处,甚至于西夏在西夏境内的各路马贼山匪,都已经被黑甲军扫荡一空。

  抓获的贼人也不直接杀掉,而是按着卫允的意思,进行一下废物利用,对他们进行劳动改造,有了这批免费的劳动力,卫允正好省了一大笔招募工匠的钱,对庆州进行了好一番改造。

  偌大一个陕西路,也成了马贼和山匪,水贼们的禁地。

  甚至还因此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许多商人都争相涌入陕西境内,自庆州西北的环县进入西夏,促进了消费,甚至因此还吸引了不少边境的流民涌入庆州。

  也正是因为如此,卫允才能够在短短六年之内,从一届知州,一直做到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

  为了组建第二批黑甲军,卫允让张千均把邓涛、袁晓、张勋还有孙耀武四营的营指挥使带回了西北,还从风林火山四营之中抽调出一千功勋比较卓著的人马,随张千均和四位营指挥使一同赶回庆州,提拔为第二批黑甲军的中下层军官,让他们按着以前卫允和袁文绍训练他们的方法去训练新军。

  却把袁文绍这位北镇抚司镇抚使留在了汴京,让他在京郊大营坐镇,管着剩余的一万八千人马。

  同时,从各营的千户之中,按着这次荆襄之战的功勋,选出四位营副指挥使,统领黑甲军在汴京的这四营人马!拱卫皇城!

  在这一次荆襄之战中,黑甲军总共损失人马两千四百三十一人,其中以林字营的损失最为惨重,其次竟然是以轻骑组成的风字营,然后是身披重甲的山字营,而负责远程输出的火字营,只有零星的伤亡。

  既然一开始既定的一营六千人马,如今人不够了,自然要补充!

  不过好在卫允机智的没有把袁文绍也让张千均带去庆州,而是留在了汴京,如今正好,在庆州的时候这些事情就一直都是袁文绍在忙,卫允只要坐在后边指挥就行了。

  如今也都交给袁文绍来做,卫允放心的很!

  袁文绍这家伙食真有几分才能,就连张千钧也对他赞不绝口,几,而且在卫允跟在卫允身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还有卫允时不时的提点之下,袁文绍一身练兵的本事已然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

  其实最关键的都不是这些,而是这么些年下来,在卫允那不同于此世之人,超越这个时代的独到眼光和见识的熏陶之下,袁文绍在潜移默化被悄然改变的某些观念,某些认知。

  人和人待在一起,不是被对方影响,就是影响对方。

  在这个世界,卫允是孤独的,至少在灵魂上是孤独的,他脑中的那些超出这个时代一千多年的知识、观念,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么多年下来,卫允的某些生活习惯、说话的方式,都被这个世界所谓的礼教所束缚,也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可卫允脑子里头储存下来的那些知识,在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多年积累而养成的思维方式,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

  反而卫允还在用这些知识,这些相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比较跳跃、灵活的思维方式,在潜移默化的默默影响着他们。

  小卫氏夫妇,明兰,丁旭和丁子衿,身边的心腹下人们,还有锦衣卫的一众下属。

  元祐帝原本是想让黑甲军全力扩张,最好组建一个十万二十万大军的,可运转司的财力实在有限,虽然这些年在丁健的努力之下,运转司积累了不少的财富,可是两万四千大军每日的消耗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呀,尤其是黑甲军一日一训,从未懈怠,是以每日的吃食都得够硬,能够补充军士们的能量损耗。

  光是在吃上面的花费,黑甲军就是大周其他军队的数倍,更别说还有其余诸如兵器甲胄,军饷等各种各样的开销了。

  卫允直接对元祐帝表示,如果吏部那边来维持大军日常消耗的话,他是没有意见的。

  可当卫允把如今不过两万四千人的黑甲营日常的消耗说给元祐帝听了之后,元祐帝只讪讪笑了几下,想起近些时日户部的尚书是侍郎们日日阴沉着脸,天天在他面前哭穷样子。

  然后就说让卫允量力而行,尽力扩大黑甲军的规模就行。

  四月初九,卫允照常入宫觐见元祐帝,汇报一些锦衣卫的近况,如今罗网回到了赵内官的手里,卫允着实轻省了不少,连着心情也因为刚刚升了官,张氏也册封而变得不错。

  可御书房里,书案前的元祐帝脸色却不怎么好!

  卫允看着元祐帝有些阴沉的脸色,将自己原本准备了许久的说辞进行提炼精简,迅速的结束了自己的汇报,恭恭敬敬的立在殿中,等候元祐帝这位大领导指示,低着脑袋,不敢出声。

  可元祐帝却有些出神,目光幽幽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元祐帝忽然说话了:“站了这许久,想必卫卿也累了,来人,给卫卿赐座,奉茶!”

  卫允恭敬的行礼道:“谢陛下!”

  小内侍搬来小杌子,端来茶水,卫允端正的坐着,茶水也只是浅尝辄止。

  元祐帝扭头看了看园中盛开的花儿,翠绿繁盛的草木,眼底流转着复杂的光彩,看不穿,猜不透。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朕还记得当初卫卿刚入翰林院的时候,便时常在御书房随侍,为朕读书!”

  元祐帝的目光依旧望着窗外,只是语气,却多了几分唏嘘和怀念,忽的扭头看向卫允。

  “许久都没有听卫卿读书了,不知朕今日是否还有这个耳福,能够再听到卫卿给朕读书呢?”

  卫允忙道:“只要陛下想听,微臣愿意随时为陛下读书!”

  元祐帝沉吟片刻,说道:“给卫卿取一本《孟子》吧!”

  《孟子》?

  以往不是孝经,便是《论语》和《大学》,今日为何忽然换成了孟子!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孟子将孔子‘仁’的思想继承并延伸成了‘仁政’,卫允似乎有些明悟,却又不太确定。

  不多时,小内官将《孟子》送至卫允手上,御书房之中,便响起了卫允那郎朗的读书声!

  不知何时,元祐帝已然闭上了眼睛,半倚着扶手,斜靠在软榻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脸上的表情缓了几分,不再似方才那般!